清朝傳奇 「虎變」書生的故事

文/杜若
圖為明 劉原起《松壑高閒》。(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156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

清朝時期有一傳奇故事。一富家子弟暴戾蠻橫,有位道士知曉他的前世今生,擔心他再次淪為異類,於是出手相助,為他「抓虎」。暴戾的書生最終如何改過遷善,免遭化虎之厄呢?

岑溪縣有一書生名叫周琰,字昆玉,生長於鄉里的富裕人家。然而,他稟性極為暴戾,而且很有蠻勁兒。往往為一些小事,心生怨恨,動輒揮拳與人相鬥。因其脾氣粗暴,鬧得家人相處不和,鄰里也不敢冒犯。

清 緙絲《周處擊蛟圖》。( 台北 故宮博物院提供)

同一鄉社裡,有一廖姓書生,很喜愛他的才華,然而又厭惡他為人蠻橫,因而視他為周處。周處(236年─297年),晉朝名臣。少年時代,因其為害鄉里,時人將他與蛟龍、白虎並列為三害。後來他棄惡從善,最終成為剛正不阿的忠臣孝子。

周琰聽說這件事,憤怒地說:「你怎能暗自諷刺朋友呢?」廖生說:「周處年輕時,跟現在的周琰很像,然而他後來能成為一個善士,周琰未必能像周處啊。」周琰一聽,就想揍他。廖生飛快地跑開了。周琰追趕他,幸得眾人勸阻,他才停止。

一天,有個道士來到周家門口,周家施給他錢米,道士都一概不接受。周琰走到門口問到:「道士,你想幹什麼?」

道士說:「貧道我善於抓虎,想為你效力。」周琰嗤之以鼻說:「倘若有老虎,我自己就能抓住,哪裡需要你呢?何況這裡臨近外城,人煙聚集,怎會有老虎呢?」

道士指著周琰說:「你就是老虎啊。」周琰勃然大怒,說:「道士,你是什麼東西?敢罵人為老虎!」說著揮臂上前,打道士的前胸。道士袖子一揮,就把他掀到了一丈之外。周琰趴在地上動彈不得。此時此刻他心生怛怯,壯氣頓消。

道士笑著說:「你這麼軟弱,還想與人較勁嗎?貧道到這兒來,怎麼會有惡行?看你將要淪為異類,所以伸出援手幫你。奈何你如此冥頑不化,以至這般模樣!」

周琰不明其意。道士解釋說:「你前生本是一隻老虎,有幸轉生為人,是因為一念之善所致。不過看你現在的所言所行,肆無忌憚,迷昧太深。不過今年秋天,你將再次化成老虎。」

周琰驚訝地說:「那該怎麼辦?」道士說:「沒有其它辦法,只要你平心靜氣,勉勵自己多行善事,還可以挽回。贈給你一副良藥,服下它必會有效。勿要蔑視。」道士留下了藥就離開了。此後周琰閉門數日。

同社的友人聽說這件事,接踵而至向他道賀。周琰說:「你們都被道士迷惑了嗎?我思考著天命為性,率性為道。既然我天性暴戾,所以就行暴行,我自然能率性而修道。上天賦予我這樣的稟性,豈能有所傷害!」於是他暴戾如故,不思悔改。

清 滑樛指畫《老虎》。(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忽然一天,西風捲葉,轉眼秋天到來。周琰在家恣意縱酒,酩酊大醉,臥在榻上睡著了。

夢中,他發覺自己遍身捲曲,筋骨間發出響聲。周琰一下從夢中驚醒,繼而看見兩手背隱隱顯出虎皮紋,當即驚恐萬分,急忙解開衣服檢查,發現全身竟是如此。他震驚惶恐,失聲大叫起來。家人圍著他,感到錯愕萬分。

他忽然想起道士留下的藥,急忙取來服下。也就一頓飯的功夫,皮膚就恢復了正常。這時,他才知道道士是個奇人異士。

從此周琰改過自新,平心靜氣,約束自己的言行,並勉勵自己多行善事。他將八個字銘刻在座右,曰:「放情詩酒,絕想功名。」由此自號虎變居士。

恭泰(富察氏,號蘭巖)評價此事說到:「一念之善,老虎可以轉生為人;暴戾蠻橫,人也可以轉而為虎。聖賢與狂妄之間,差別非常小。雖然,老虎也不是尋常之獸。周琰慷慨豪爽,所以得以變成虎。世上那些險惡陰邪之輩,恐怕連變成犬都不可能。為人守夜看門的畜牲,還敢奢望成虎嗎?」@*#

事據《夜譚隨錄》卷4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康熙六年(1667年)七月,因為圈地事件殺害三大臣的鰲拜,變本加厲,欲置同為輔臣的蘇克薩哈於死地。康熙帝知曉其中的冤情,力保蘇克薩哈一命。為了攫取更大的權力,鰲拜不顧君臣之禮,竟然攘臂咆哮,再次和康熙帝發生了激烈的爭辯。面對殘暴的權臣,少年康熙帝也展現出非凡的勇氣,堅定地否決鰲拜對蘇克薩哈的處置。
  • 南宋時期的濟公和尚神通廣大,他在杭州淨慈寺的古井運木傳說可謂家喻戶曉。然而早他兩百多年的北宋時期,名將楊延昭在河北的龍泉寺也發生了一起類似的神蹟,卻很少人知道,那就是「古井生木」的傳奇故事…...
  • 中國古代有許多才技超群的女子,她們 「把酒能賦太白篇」。以詩詞自證清白,化解官司,她們的佳作令鬚眉歎息不止,給後世留下了無數傳奇故事。
  • 南宋瘋僧濟公,「有時結茅晏坐荒山巔,有時長安市上酒家眠」。平日穿大街,遊小巷,悠然暢遊喧囂鬧市。或與孩童呼洞猿,或縱身一躍大翻筋斗。濟公「非俗非僧,非凡非仙」,看似瘋瘋癲癲,卻又不時大顯神通。他以袈裟罩山、古井運木,神奇事蹟在中華代代相傳。
  • 法師甘道夫降臨中土後,帶來眾神的恩典——綠寶石「埃萊薩」。這塊寶石封存著太陽的光芒,它可以使雕萎枯敗煥然一新,恢復如初。誰佩戴它,誰就擁有治癒的力量,能夠治癒萬物的創傷。「埃萊薩」的回歸,為人類日漸衰落、消亡的命運帶來了希望。但誰能承擔起這份希望?
  • 2021年在很多預言家眼中,是依舊黑暗的一年。
  • 2003年1月1日,薩斯瘟疫(病毒SARS-Cov)在中國爆發,專家奔赴疫源地,應驗《聖經‧新約》「1260天」的預言,而《舊約》對此預言的是「1290天」,指向的是1月31日,漢曆除夕新年。2020年新冠瘟疫(病毒SARS-Cov-2)全面爆發,武漢1月23日封城,是除夕前一天,「上帝之鞭」再次指向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慘烈和恐怖過後,疫情像退潮一般撤走,轉身掃蕩世界,列國瘟疫大起。
  • 秋獵圖,弓箭,打獵,獵人
    是天敵?還是宿命?幾句碑文,定格了張獻忠的結局,死於「吹簫不用竹」之人;「除非馬生角」,一句童謠唱出時局成敗關鍵之人。是誰擁有穿越時空的洞見、喻事精巧的智慧?
  • 先知們的焦點,一致指向了當代的中國:中共迫害正信,給世界帶來了巨大的災難,包括當前的大瘟疫。是繼續沿襲江黨的逆天迫害、推波助流?還是認清真相、抵制迫害?成了當今成敗盛衰、生死存亡——能否在末劫大難中被救贖的分水嶺。關乎每一個人。
  • 新世紀影視基地於2017年5月份在北美成立,其宗旨是秉承「真、善、忍」核心價值,以純正美好的影視藝術形式,喚醒世人本性的歸真,弘揚和再現神傳文化。其出品的《歸途》從公映至今,已經獲得51個國際電影節的獎項,除了獲得最佳故事片獎,還獲得過最佳導演、最佳藝術導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最佳剪輯等單項獎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