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賢源:決戰時刻,川普會勝券在握

人氣 449

【大紀元2020年10月30日訊】今天(編注:10月26日),對很多反川普、討厭川普的人來說,這無疑是黑暗的一天,因為今天美國最高法院創造了歷史,即參議院通過了川普總統提名的保守主義法官芭蕾特,通過這個法官的任命,最高法院的天平被徹底改寫了,由過去傳統的4:5或5:4,變為保守主義占據絕對優勢,也就是形成了6:3,是美國歷史上的亮麗風景線。因為保守主義占據絕對優勢,今後幾十年裡的美國社會,它很可能會整體地朝著保守方向前進。

與四年前不同,這一次的美國大選,它是保守主義占據了優勢,如國會的參議院是保守主義的共和黨占據優勢,總統是保守主義的共和黨,最高法院也是保守主義為主導。這樣的大環境,它完全在表達著一個語言:激進的時代要剎車,人類將進入到一個相對穩定的保守主義秩序。

如果可以,我認為這樣表達或許會更加清晰一點,即自從宗教革命以來,人類就進入到一個社會秩序大動盪大調整的時期,而激進主義是這個大動盪大調整時期的主導性思想,但是,隨著社會秩序的逐步穩固,特別是二戰確定的英美主導的自由秩序,它實際上是加快了保守主義的自由秩序的步伐,讓整個的社會秩序進入到一個相對穩定、靜態的狀態,如同西方中世紀的漫長階段中存在的那麼一個穩定的秩序。

與四年前相同,我依然以保守主義為偏好,並基於這個標準而選擇支持、看好共和黨候選人的川普。當然,四年下來的變化也是存在的,這就是我對保守主義的了解顯然要比四年前要多得多,也逐漸意識到保守主義與威權主義政治的不同。過去那些認為川普與威權主義代表的普京是隱形同盟的觀點,毫無疑問是一種想像,因為保守主義與威權主義不是同一類,保守主義也不會支持威權主義,反而是威權主義的敵人。因為,保守主義堅定地捍衛自由,強調個人道德、傳統、習俗、成見和宗教。

保守主義是基於現實世界的,也是基於傳統的,正是這種人類的優良美德讓保守主義的政治家非常懂得使命感和責任感。所以,我們也就非常明白:川普就職以來,為什麼美國的保守主義政府對威權勢力的打擊比民主黨更加強硬更加有力?因為,激進主義的民主黨多是叫喊口號,它骨子的”世界主義”、”大同主義”與威權主義僅僅是表面上的對立,在根深蒂固的精神世界裡,保守主義要比激進主義更清晰更明確。

川普及其政府推動著美國社會朝著保守主義方向前進,他對激進主義的民主黨已經逐漸取得了優勢地位,挫敗了民主黨發起的一輪又一輪的挑釁,穩住了保守主義的基本盤。在疫情之前,川普取得的成績,明顯地把激進主義勢力削弱了,擠壓了它的生存空間,所以為了打破這個局面,美國的激進主義和外部的力量攜手,試圖借用病毒來打擊川普政府,從而扭轉保守主義的持續擴張。然而,令人想不到的是,民主黨失算了,親民主黨的主流媒體也失望了,因為疫情並沒有讓川普的民意基礎發生實質性改變。當然,那些威權主義勢力,原本以為可以渾水摸魚,沒想到結果並不如意。

這是一次決戰的選舉,它關係到人類命運,在十字路口的地方,未來通向何方,是擺在世人面前的問題。它不但有激進主義的衝擊,還有威權主義的破壞,如果保守主義在英美取得了絕對優勢,那麼在可以預見的未來,人們是可以看到保守主義在英美擊退激進主義,而在國際上擊敗威權勢力。這個時期就是一次世界秩序大改變的時刻,如同里根——撒切爾聯盟後的秩序之變。

川普的連任不會因為最高法官的任命而發生變化,恰恰相反,最高法官的任命是在加速保守主義力量的壯大和擴張,進而讓川普在未來的施政方向更順利一些。隨著這股保守主義勢力的持續擴張,川普及其團隊在未來幾年裡勢必要直接對沖伊朗等勢力,決戰是在所難免的事。改變在一瞬間,我們很榮幸見證這一時刻。

轉載新世紀網站

責任編輯:朱穎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激進主義招致激進主義 無法解決衝突
秦晉博士:2020美國總統大選休戚相關未來中國
謝田:川普四年驚濤駭浪 人們有多少個沒想到
【遠見快評】巴雷特就職:美向右 習加速左轉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關鍵一天 川普大戰兩州
【財商天下】脫貧「大躍進」 習皇帝新衣再戳破
【微視頻】亞利桑那聽證會 賓州選舉人動議啟動
【直播】亞利桑那聽證會場外 制止竊選集會
【橫河直播】反竊選民意沸騰 川普兩路討公道
【重播】亞利桑那聽證會 川普連線講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