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印度困境與印美同盟選擇

人氣 924

【大紀元2020年10月30日訊】日前,美印舉行第三次外長、防長「2+2」會談,簽署《地理空間合作基本交流與合作協議》,至此兩國已是「準同盟」。中共方面則罵印度不等美大選結束就簽下軍事協議,「已正式搭上美國的『戰車』」。中共也一直在拉印度,只是手法實在糟糕,反而把印度推向美國的懷抱。

其實,印度已在困境之中。印度走上與美結盟道路,也是拖泥帶水。一篇國際評論曾稱「印美熱戀,尚未完婚」,而在筆者看來,印美之戀還算不上「熱」,印度尚有旁騖之心。但是,現實嚴峻,印度走出困境只有一條路。

目前印度的困境,至少體現在如下三個方面。

第一,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空前嚴重,確診病例突破800萬,僅次於美國,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見底。疫情常態化,應是大概率的事情了。

第二,疫情直接重挫印度經濟。8月31日,印度國家統計局(NSO)公布,在2020-21財年一季度(4-6月)GDP同比暴跌23.9%,創下印度自1996年公布GDP數據以來最嚴重的衰退。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測,本財年印度經濟將下跌4.5%。這意味著印度經濟可能陷入自1979-80財年以來的首次衰退,當時印度經濟萎縮5.8%。

一份發布於8月26日的金融報告稱,本財年印度的政府總債務(中央政府和各邦政府債務的總和)可能會達到GDP的91%,這一比重遠高於60%的國際警戒線,也創下自1980年印度開始統計這項數據以來的歷史新高。預計到2030-31財年,印度的政府債務比率可能仍高達80%,即使到2040-41財年,在不損害經濟增長的情況下,印度也不太可能實現將債務比率壓縮至60%的目標。巨額的財政赤字使得政府利息支出壓力增大,政府的財政空間遭受極大的限制,阻礙了資本形成和潛在的經濟產出,導致印度規劃中的基礎設施建設項目無法得到資金上的支持。

此外,早在疫情爆發之前,印度經濟就已經歷連續六個季度的下滑,從8.92%跌落至4.55%。這顯示印度經濟存在一些嚴重短板。

第三,中印邊境發生了40多年都沒有過的致死衝突。事情本身可能不是特別嚴重,但對印度政府和民眾的刺激可太大了,類似於1962年中印邊境戰爭。就是說,這不只是中印邊境衝突,而是變成中印戰略對抗的一種表達了。中印實力懸殊,印度前瞻後顧不敢輕易出手,掉進了中共的「戰略陷阱」。

本來,中印戰略對抗,自1962年邊境戰爭後就根深蒂固了;但,1988年中印關係解凍,中共對印實施戰略欺騙,取得相當進展,雖然印度對中共仍存「戰略疑慮」。

所以,我們看到一種獨特的中印關係:中共海關數據顯示,2019年中印貿易突破6300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6%),中國貿易順差占比超六成(3917.4億元人民幣)。要知道,1990年,雙邊貿易總額才為2.64億美元(其中,中國對印出口1.67億美元),可見中印貿易發展之迅速。2008年以後(除2009年),中國成為印度第一大貿易夥伴(印度僅為中國的第九大貿易夥伴),直到2018-2019年中國被美國超過。

雖然,中印邊境致死衝突後,莫迪政府對中共政權採取了一些手段,諸如:4月印度商工部突然修改了FDI政策條款,以防止疫情期間資產被投機性抄底收購為由,將所有直接或間接來自印度陸地鄰國的投資從之前大部分行業適用的「自動審批路徑」改為「政府審批路徑」;自6月起分2批下架或禁止使用106個由中國企業開發或與有關聯的手機應用程序,另有275個應用程序被列入審核清單,也隨時面臨著被封禁的可能;為降低對華產業鏈、供應鏈依賴聯合澳大利亞、日本計劃在今年晚些時候推進三方供應鏈彈性計劃(SCRI),等等。

雖然,疫情肆虐以來,印度越來越強調在本國打造所謂「自立經濟圈」的構想。總理莫迪5月份提出總額約20萬億盧比(約占國內生產總值10%)的大規模經濟計劃,核心內容是以經濟、基礎設施、技術、人口和需求為五大支柱,以煤炭、礦業、國防、民航、電力配送、社會基建、太空、原子能為八大領域,打造「自給自足的印度」。

但是,僅有這些尚不足以使印度走出困境。第一,積弊太重,印度國內經濟改革推進並非易事。第二,印度欲藉助全球產業鏈重塑、美國加速對華產業脫鉤的契機,將印度打造成「製造業替代目的地」、大力發展「印度製造」,但完善相應的基礎設施、工業體系等等也非一日之功。第三,印度對華經濟依賴難以很快消除。數據顯示,印度約70%的原料藥、25%的汽車零部件、50%的耐用消費品零部件、80%-85%的壓縮機都從中國進口。如果中國斷供,印度經濟將難以承受。

BBC刊發了一篇題為「中國投資在印度與印度的抵制中國運動」的報道,文章指出:今日印度,中國產品幾乎無處不在是無法逃避的現實;調查認為,由於科技行業投資的性質,中國在這方面的投資已經對印度有很大影響力(雖然印度官方數據顯示,中國在印度的直接投資不超過60億美元);印度民間抵制中國商品和軟件的運動,「目前似乎未能成氣候,剛剛有些苗頭就基本平息下去了」。

印度當然是個有雄心壯志的國家。2019年印度的GDP約為2.9萬億美元,超過英、法,已躋身全球第五大經濟體。總理莫迪更豪言,到2024年將印度打造為5萬億美元的經濟體,2030年前發展為世界第3大經濟體。

當前的困境,對印度是個不小的打擊。印度要走出困境,就不得不進行必要的反省,看清未來,痛下決心,戰略調整。這個話題很大,本文不擬展開,只簡單說兩條。

第一,印度須深刻反思共產主義的毒害。20世紀以來,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席捲全球,一時濁浪滔天,印度也是深受其害。冷戰結束後,印度雖自1991年開始改革,但歷史性的清算仍沒有展開;而一些共產主義勢力還在打內戰,成為印度國內的最大安全威脅(可參見筆者「印度疫情嚴重的背後」一文)。內憂外患,印度的確需要先解內憂。

第二,印度須徹底拋棄對中共政權的一切幻想。印度1947年獨立建國,當時的蔣介石國民政府是非常支持的,這也是中印歷史友好的賡續。不幸的是,中共竊國,印度也受惑於共產主義,一度為中共政權奔走吶喊,沒想到兵戎相見。中共政權是中國人民的禍害者,同時也霸凌印度。只有中共解體,中印才有真正的友好。

如果認真對待以上兩點,印度走出困境之路就不容置疑了:印美結盟。事實上,印美結盟不只是為印度提供了軍事和戰略安全,經濟上也是前景無限。印度商工部數據顯示,印美2018年至2019年雙邊貿易額已達到879.5億美元,同期印中貿易額為870.7億美元,表明美國已超過中國成為印度的最大貿易夥伴,兩國經貿聯繫空前緊密。

對印度而言,川普總統開創的內清共產主義流毒、外抗中共全球擴張的道路,也正是印度必走之路。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王赫:印度疫情嚴重的背後
【瘟疫與中共】中共對印度的經濟滲透
王赫:印度覺醒才會有「印太版北約」
美印將展開2+2會談 集中四個主題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喬治亞州視頻爆猛料 巴爾被警告
【思想領袖】努涅斯議員:拜登假裝贏得大選
車評:玩樂工作兩兼得 2020 Toyota Tacoma Ltd
【十字路口】川普三大戰場反擊「選舉政變」
【微歷史】恩格斯百年陰謀 結出2020美大選惡果
【西岸觀察】舞弊視頻主角現身 喬州州長變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