璀璨中華文化.茶畫與茶文化

穿越茶畫懂茶文化 明代一煎一泡開新局

茗留丹青水墨間
作者:任采真
茶文化入了明代,也進入精備的境地。圖為唐寅《煮茶圖》。(台北 故宮博物院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123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不知靈草天然異,一夜春風一寸長」。,清雅如清風幽月,在中華文化占有重要的一席。歷代盛放朵朵茶的芳葩,在茶畫中留下「別傳」,栩栩如生記錄了代代的茶文化,讓我們能在趣味中去認識源遠流長的茶歷史。

走過了唐、宋的鼎盛時期入了明代,也步入精備的境地。明代在飲茶法上展開新局面,為人津津樂道的有:創新瀹茶法(*瀹,音同月,煮、泡也),興起煎、泡芽茶(散茶)的自然簡潔風尚流傳至今;茶味與藝境交融,「茶入詩畫中,詩畫入茶中」,締造茶藝術的一波高潮;茶具的藝術化,手工紫砂壺成了一代茶壺的代言。同時明代人對飲茶空間的氛圍非常講究,文人雅士茶寮文化興起,茶道成了宋人生活四藝(焚香、茶道、掛畫、插花)之一,形成文人雅士生活時尚。(將分文敘述)

明代茶文化新局面

宋代的精緻登極龍團茶到了明初成絕版,明太祖「以其勞民,罷造」一詔定了茶江山,此後以芽茶為主的散茶在茶道中秀出,《明史.志第五十六 食貨四》記載:

「其上供茶,天下貢額四千有奇,福建建寧所貢最為上品,有探春、先春、次春、紫筍及薦新等號。舊皆採而碾之,壓以銀板,為大小龍團。太祖以其勞民,罷造,惟令採茶芽以進。」

明太祖對貢茶的指示改變了唐、宋以末茶(片茶)、團茶為主的飲茶習慣,從此至今,芽茶成主流。芽茶保有自然真味,得到茶家的讚賞,明代田藝蘅《煮泉小品》評說:「茶之團者片者,皆出於碾鎧之末,既損真味,復加油垢,即非佳品,總不今之芽茶也。」

明代《張伯淵茶錄》說「茶之妙,在乎始造之精,藏之得法,泡之得宜」,不同的造茶法也掀起了瀹茶新章。屠隆(萬曆五年進士)所撰《茶說.序》道出明茶的採造與製茶法與唐、宋茶道大相徑庭。明代行炒茶法「旋摘旋焙,香色俱全」,唐宋行蒸茶碾茶法,以蒸碾為工;明代飲茶的方法以簡易繁,煎茶、泡茶代替了煮茶、點茶,明法得自然之精而茶味更雋永。

明朝洪武時期「紅釉暗花龍紋茶盅」,是因應飲用芽茶而出現的新式茶碗。(台北 故宮博物院提供)

明代的烹茶法

明代的烹茶法以蘇吳(江蘇長江以南)地方的煎茶拔得頭籌,據明代永昌太守陳師(杭州人)的《茶考》(萬歷癸巳年作)記載:「烹茶之法,唯蘇吳得之」;而杭州的撮泡法也別開生面,且後來居上成了今日主流。

煎茶法

蘇吳一代的煎茶法,是將茶葉入磁瓶稍微火煎。《茶考》載:「以佳茗入磁瓶火煎,酌量火候,以數沸蟹眼為節,如淡金黃色,香味清馥,過此而色赤不佳矣。」飲時,「置磁壺二小甌(*茶碗、茶盅)於案,全不用果奉客,隨意啜之」,「知味而雅致」。後來隨著紫砂壺出世,陶壺取代磁瓶,蔚然成風。

明代王問所繪《煮茶圖卷》和唐寅的《煎茶圖》描繪了明代煎茶的實境與精神。唐寅《煎茶圖》畫一風度灑脫放逸的文官,戴著紗帽(明代文武官員的常禮帽)對著竹爐,獨自就在高高兀立的崖石下煎茶,炭火、輕扇當爐,山泉瀹茗茶,掩映著明人飲茶的環境美學。一邊几案上放置了茶壺和小茶碗,展現明代蘇吳名茶區的飲茶習慣。唐寅這幅《煎茶圖》也展現人在塵世中、心在塵俗外的明人飲茶精神和樂趣。

明代唐寅《煎茶圖》,展現明代蘇吳名茶區的飲茶習慣和高士試茶之幽趣。(台北 故宮博物院提供)

王問所繪《煮茶圖卷》(1558年作)畫中,有二文人和一童僕,文人一在作畫賞畫、一在竹爐上煮茶,對應明代煎茶的情境與詩畫入茶的風尚。茶器、茶具中的水缸、水瓢、茶壺、茶罐、茶盤、竹爐等都出現在畫中。圖中竹爐和爐上的紫砂提梁壺都是明代後期茶具的經典之作。值得一提的是,這把海棠形提梁紫砂壺和現藏南京博物館的「吳經墓紫砂提梁壺」(1533年下葬)的形制是一模一樣的。吳經紫砂提梁壺是目前有明確記年提梁壺的第一把,在1966年才出土,而茶畫忠實呈現了當時茶文化的許多細節。

石鼎竹爐松火紅,魚眼湯成味初美」、「茶入詩畫中,詩畫入茶中」。明代 王問《煮茶圖卷》局部(右)(台北 故宮博物院提供)
「石鼎竹爐松火紅,魚眼湯成味初美」、「茶入詩畫中,詩畫入茶中」。明代 王問《煮茶圖卷》局部(中)(台北 故宮博物院提供)
明代 王問《煮茶圖卷》局部(左),展現「茶入詩畫中,詩畫入茶中」的藝境。(台北 故宮博物院提供)

撮泡

杭州地方風俗的烹茶法,不用茶壺,直接將熱湯注入茶碗、茶杯,名為撮泡,取其簡便。許次紓《茶疏》說「杭俗喜於盂中撮點」,同時「果餌間供」;《茶考》記載「杭俗烹茶,用細茗置茶甌,以沸湯點之,名為撮泡」,同時「雜以他果」食用,也就是各種口味的茶果,比如熏梅、鹹筍、醃桂、櫻桃等等都有。《煮泉小品》認為縱然是佳果也會損茶的真味:「今人薦茶,類下茶果,此尤近俗。縱是佳者,能損真味,亦宜去之。」

當時愛茶的文人雅士對杭俗的撮泡法也有不滿意或取笑的,認為「失茶真味」,而且浪費茶的精華殊為可惜,「一則味不盡出,一則泡一次而不用,亦費而可惜」。後來這種一人一杯的撮泡茶配上茶果飲用之俗,雖然清雅之士不愛,但也成了普羅大眾的多元選擇之一,在民俗休閒聚會中也保留下來。

蓋碗適合撮泡茶。圖為清朝青玉雕花蓋碗。(故宮博物院提供)

泡茶法  烹點法

隱君子張伯淵研究茶道三十年,他的《張伯淵茶錄》敘述吳中(蘇州,或泛指江浙)另一種泡茶法,茶葉不入磁瓶火煎,而是類似撮泡法,但是用壺不用蓋杯。取沸過的純熟湯「先注少許壺中(*熱壺),祛蕩冷氣傾出,然後投茶」。這種方法成了今天最常見的泡茶法。

投茶有序,分上、中、下投法,春夏秋冬各有序,毋失其宜。「先茶後湯曰下投;湯半下茶,複以湯滿,曰中投;先湯後茶約上投。春秋中投,夏上投,冬下投。」這是針對季候冷熱的調整做法,目的都是在於泡出中和的茶味。當然投入的茶葉多寡需要斟酌,茶重則味苦香沉,水多則色清氣寡,以茶韻中和甘美為上。

投入茶葉後,稍等茶滋味在水中溶出,然後將茶汁分濾茶杯中布飲。布、飲有度,美在得時,「釃(*濾)不宜早,飲不宜遲;早則茶神未發,遲則妙馥先消」。茶水相融以甘為美、苦澀則不美,掌握之妙在熱度與時間。所以說一場茶宴充滿專致的中和之美。至於茶之華溶出水中要多少時間?這是因茶因量而異的,每一泡的時間也各有加減,以經驗來掌握。

清朝道光年間花卉款梨形紫砂壺 (台北 故宮博物院提供)

許次紓《茶疏》提供茶的「烹點」法略有不同,並告訴人以「呼吸」來斟酌時間:「先握茶手中,俟湯既入壺,隨手投茶湯,以蓋覆定。三呼吸時,次滿傾盂內,重投壺內,用以動蕩香韻,兼色不沉滯。更三呼吸項,以定其浮薄,然後瀉以供客。」這種茶壺泡茶法經過二道「三呼吸」的程序,第一次投茶之後,數「三次呼吸」後,就把茶汁傾入茶盂內,再將茶汁重投入壺內,這時重在動蕩茶的香韻,同時決定茶汁的厚薄,大約再數「三次呼吸」後就倒出茶汁供客。

注湯兩壺後,再用冷水蕩滌壺身,使壺涼潔清淨,保持不減茶香,「罐熟則茶神不健,壺清則水性常靈」。雖然有天下一等好茶,如果煎泡的水火失候,或是器具不潔,都會讓茶的真味受損,甚至喪失茶味。

飲茶重在品茶香、乳、甘、韻的過程,明代羅廩《茶解》示人:「茶須徐啜,若一吸而盡,連進數杯,全不辨味,何異傭作!」牛飲之下,就不可言茶了。

明代精備的茶文化境地,流傳至今,仍然讓今人津津樂道,影響著現代人。一人幽品、高人論道、眾人聚會,都道吃茶去。(*【穿越茶畫懂茶文化.明代】待續)

@*#

──點閱【璀璨中華文化】系列──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到了北宋徽宗年間,宋朝新巧精緻的「點茶」發揮到了極致,成了全民的茶遊戲。這其中,建盞扮演著什麼關鍵角色?美在何處?
  • 從茶畫中,可以看到茶在中華傳統文化中「盛放」的朵朵芳葩;更有趣的是古代茶畫也可說是茶史的「別傳」。茶畫寫真紀錄了茶文化,讓我們能在趣味中去認識古代的茶文化。先來認識唐代之前和唐代的茶文化。
  • 品好茶、雲南特色茶俗「三道茶」,一苦,二甘,三回味。好茶、好品味,講究身心三回味。從品茶說人生!三道茶,蘊味無盡;茶水裡,碗轉苦甜合五味,吃苦勵志!藏味深長!
  • 踏青尋茶,嘉義高山茶園依傍著層疊山巒,長年山嵐雲霧繚繞、空氣清新,好天氣之時,陽光雲影交錯,團團白雲翻滾於群峰之間,綿延彎曲的山坡上,滿山遍野的茶樹叢碧綠耀眼。
  • 誰將「白露」和「明月」合親?那不就是「白露茶」嗎!白露清潤的茶,喉韻和潤解秋燥,和四月清明採得的黃金芽,各擁春秋。唐人毛文錫《茶譜》也稱讚白露,味美而淸。茶神陸羽的人生之《歌》實踐了茶的精神文化,不羨世間物,就醉心於茶水。竟陵西江一水,淡淡清清,連繫了他的……
  • 深奧的日本茶世界,有著不可不知的基本常識。探究、 了解這些專業知識,就能擺脫入門新手的身分。一家店的「出物」若好喝,任何一款茶也都會很美味! 煎茶與玉露在製作過程中可以衍生出莖茶、芽茶、粉茶等其它茶葉。這些茶葉的原料雖然與煎茶、玉露相同,但等級較低,稱為「出物」,價格也大多偏低。
  • 1689年,俄羅斯與中國簽訂第一個協約,載有皮草的商隊從莫斯科出發前往北京, 他們用皮草交換中國商品,其中包括茶葉等。從中國通往俄羅斯的道路被稱為「偉大的茶路」。
  • 新年期間,走訪杭州親戚朋友的訪客接到主人的「元寶茶」,就好像接「福」來「吉」了,一飲茶,大吉大利!主客盡歡,皆大歡喜!說起元寶茶的緣起來自江南農村,陸放翁詩中就提到元寶茶起源的橄欖茶……
  • 日本茶道分有許多流派。織江表示,以抹茶為例,在日本戰國安土桃山時期,茶聖千利休集大成,奠定許多茶道基礎,後代子孫也開始分流派,其中最大宗就屬三千家,包含表千家、裏千家及武者小路千家。流派不同,在作法上也有些不同,像是走路的步伐、打茶方式及要求的泡沫細緻程度等,「在作法上都會有些微差異,但在精神方面都是一樣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