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媒體瘋狂 盲目反對川普

人氣 2525

【大紀元2020年10月03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James Bowman撰文/林溪編譯)多年前,除了川普的家人,沒有人想到川普真的會競選總統。比這更早之前我寫過一本書,叫作《媒體瘋狂》(Media Madness)。雖然這本書現在已經絕版了,但它已經預測到媒體的瘋狂表現,就像我們在川普執政期間所看到的一樣。我這麼說應該還算謙虛吧!

但現今若要重新發行此書,內容可能要修改一下,因為媒體瘋狂的程度比想像中還要嚴重。

我寫這本書的時候,差不多就是已故專欄作家查爾斯·克勞特漢默(Charles Krauthammer)創造「盲反小布什症候群」(Bush Derangement Syndrome)一詞的時間點。克勞特漢默同時也是醫術高超的精神科醫師,他用這個詞彙形容當時媒體對小布什總統的厭惡,以及整個評論界和左傾人士因仇恨而做出的愚蠢行為。

但我的重點放在較為廣泛、沒有明確定義的病症上。我認為這種病症多半出現在特定的人群中,就是法國人所謂的「自大狂」(folie de grandeur)這種人。

換句話說,那時媒體因自大而瘋狂。他們自以為終結越戰與尼克松總統(Richard Nixon)的任期是莫大的成功,因而志得意滿,於是深陷團體迷思(groupthink)的狀態中,他們相信所有媒體都是傳達「真相」唯一、神選的代言人。

因為此種特殊身分,他們開始相信全世界都必須徵詢他們的意見,並且只有他們才能決定誰適合擔任政府要職、誰不適合。萬一公民投票出差錯,有人想方設法讓不適任者當選,此時媒體自認為必須承擔重任,找出不適任者的醜聞,藉此將他們趕下台,就像他們對尼克松總統做的事情,或者在必要的時候為不適任者製造一些醜聞。

這一切都是因為媒體過於自信,認為他們絕不會犯錯,如此也必然導致他們的道德觀念嚴重扭曲。小布什總統連任時,媒體已經認定,凡是在當時的重大議題上與他們意見相左的人,豈止是犯了錯誤,簡直就是故意使壞、邪惡之徒。

反之亦然:只要是對媒體唯命是從、遵循其路線的政客,就絕對不會做錯事,而且不可能有醜聞,就像最近傳出負面新聞的某位前副總統。

謊言與錯誤

媒體相信自己是唯一掌握「真相」的人,使得他們自認為有特權把所有觀點不同的人都視為騙子。

這正是《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中所謂的「事實查核團隊」對川普所做的事,不過事實查核團隊比起那些反對川普的人是更加小心翼翼,完全不使用「謊言」二字。他們認定川普總統是有罪的,他在任期中說謊超過2萬次,只是他們以「虛假或誤導性言論」(false or misleading claims)來代替「謊言」一詞。

這本身就是一個虛假或誤導性的主張。當你以公平的角度來看看這些自稱是「事實查核者」列出的關於川普的虛假言論,就會發現其中大多是川普講的笑話、真實的誇大(truthful exaggerations,借用川普的說法),以及一些無可考證的意見,且與激烈反對川普的《華盛頓郵報》意見不一致。

但是《華盛頓郵報》及其它報紙卻都把「2萬」這個浮誇不實的數據,當作事實來報導。

媒體之所以能夠從這麼可怕的錯誤中規避責任,除了媒體的團體迷思之外,另一個原因顯然是他們已經重新定義「謊言」一詞,不同於小布什時代第一波媒體瘋狂時對「謊言」的認知。

可還記得「布什說謊,人民死亡」這句話?多年來我不斷地強調「錯誤」(例如,伊拉克存在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和「謊言」並不是同一回事,之後我不厭其煩地查閱許多字典,搜尋「謊言」一詞的涵義。竟然發現,當我不注意的時候,已經有人把「錯誤」解釋為「謊言」了,而且除了一個字典之外,其它所有我查閱的字典都同意這個解釋。你能想像我是多麼地驚訝。

換句話說,如果A政黨聲稱,他並沒有說謊,只是犯了一個錯誤,儘管A政黨說的有理有據,而B政黨只需要拿出任何一本字典就可以作為權威性的證據,認定他不僅說謊,而且是再一次說謊,因為他否認他的謊言。這對於事實查核小組而言,簡直就像從天而降的禮物。

媒體總說自己是真相唯一的代言人,同時卻也渴望挖掘醜聞,如今根據一般大眾的用法重新定義「謊言」,也就是詞典編纂者所認同的新定義,對媒體而言,這無疑是增加了一個極大的優勢。

至於媒體本身的錯誤仍然是錯誤(儘管他們根本不承認錯誤),而不是謊言,例如他們曾指出川普競選團隊與俄羅斯勾結;然而遭到媒體抨擊的受害者,他們的錯誤卻被任意指控為謊言。

媒體支持「憤怒」

確實,正如川普過去四年的處境一樣,媒體一旦認定你是無恥之徒,你根本不需要做任何錯事,他們就會指控你撒謊,甚至謀殺。

踢爆「水門案」的《華盛頓郵報》王牌記者包博·伍德華(Bob Woodward),近期發表了名為「憤怒」(Rage)的新書,書名有點挑釁的意味。他出書的目地是要揭露川普的醜聞,即使稱不上是最大的、也算是最新的醜聞:川普於訪談中透漏,他早在二月初便知曉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嚴重性,但他選擇淡化處理以避免大眾恐慌。

現在,我們都知道春季快結束時,媒體、著名的民主黨人士、甚至是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開始發表不實的疫情信息造成民眾恐慌。

而且直到現在也無法確定,因恐慌而引發幾乎全面性的封鎖是否真的是應對疫情的最佳措施。我個人認為,原本可以只採取措施保護弱勢族群、病人與年長者,根本無須暫停國家整體經濟活動。

但是以中共馬首是瞻的媒體,最近在報導中特別強調疫病的死亡人數,故意讓民眾覺得疫情似乎越來越嚴重。媒體堅持必須讓社會一直保持恐慌狀態,如果有人反對恐慌、避免引起恐慌(如川普總統),那麼媒體就會認為這些反對者是在撒謊,甚至認為他們手上沾滿了超過20萬染疫死亡者的血。

我知道這件事是因為我在推特上看到了相關言論。

在法國,「la rage」意為狂犬病,即瘋狗發狂。我很疑惑,伍德華的新著作名為「rage」指的是怎樣的瘋狂?而真正瘋狂的又是誰?

原文The Madness of the Media as They Consider Trump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詹姆斯·包曼(James Bowman)是道德與公共政策中心(Ethics and Public Policy Center)常駐學者。著有《榮耀:歷史》(Honor: A History)一書,同時也是《美國觀察家》(American Spectator)雜誌的影評專欄作家與《新標準》(The New Criterion)雜誌的媒體評論專欄作家。

本文的觀點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葉澄旭#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語言與思潮 別被左派牽著走
【名家專欄】美大選 保持冷靜 稍安勿躁
【名家專欄】川普正在指導中東巨變
【名家專欄】疫情封鎖 沒抓住的關鍵問題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共和黨浪潮 川普曾預言國會取勝
【新聞看點】習賀拜登何意?川普聯軍五線反攻
【有冇搞錯】數字極權主義侵襲 最後的自由之戰
【珍言真語】張崑陽:痛心同伴陷囹圄 堅持抗爭
【新聞大家談】至暗時刻 重現奇蹟關鍵密碼
【財商天下】公私合營復活?「待割韭菜」出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