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知勉行—徐明義畫集8—雨後村墟(彩墨)

作者:徐明義
困知勉行—徐明義畫集8—雨後村墟(彩墨)(局部)。(圖片來源:徐明義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14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雨後村墟

在桃園縣大溪、龍潭甚或是新竹縣的關西、竹東一帶,因為臨近中央山脈,且都是丘陵地,地形多變,美景處處。往往此時看是一景,繞個彎卻又是另一處截然不同的景色,令人目不暇給。

現在,颱風過後,溢滿的溪水尚未退去,溪岸兩旁的草叢經過大雨洗禮,嬌滴青翠,彷彿擰得出水來。遠處的村墟,淹沒在一片綠色的樹海裡——喔,好美哦。

徐明義畫集8—雨後村墟彩墨)70×70。(圖片來源:徐明義提供)

Village after rain  ink and color painting

In Taoyuan county, Tas hee, Long tan or even Kansai of Shin-chu county and East Shin-chu, due to close to the Central Mountain Range, and are hilly area with a variety of terrain, beautiful scenes are everywhere.  Different scenes and views are seen in different moment, angles and places, you can’t take them all at a glance.

Now, typhoon passed, the spill over creek has not receded, and the bushes by the creek’s bank sides is baptized with heavy rain, fresh and green, it seems water can be squeezed out. The village in the far distance, submerged in green trees – wow, it is so beautiful. @

責任編輯:昌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這張圖,我們把柚子「主體」擺在中左方;右邊再安置一個「賓體」,以取得畫面的平衡。在中間「橋段」部位,再飛來兩隻小鸚鵡,做為過渡,就像音樂裡的「過門」。
  • 朋友的太太在翻閱過咱們的畫冊之後,感喟地說:「我覺得畫畫好難哦。」
  • 喜愛美術的徐明義,師範學校畢業服務期滿後,在報考大學時,因擔心學美術無法過活而填中文系,畢業後教了一輩子國文。爾後,進修考取文大藝術研究所甲組碩士,因緣際會,在退休前轉為美術老師。如今,出版個人畫集7冊、散文集1冊;徐明義善彩墨畫,用色濃烈瑰麗,允為個人特殊之畫風,擅長山水、花鳥;偶亦展布流沙畫,以黑沙流淌於紙上而成,為極特殊之畫風畫法。
  • 一群勤勉的家庭主婦和少數上班族,利用空餘閒暇時抽空畫畫,浸潤在彩墨的唯美境界中,樂此不疲,經過多年的辛勤耕耘,8月20日到9月10日將在桃園圖書館平鎮分館 1樓文化館的「徐明義師生聯展」中,希望把自己的成果公諸於世,期盼得到各界人士的肯定與讚許。
  • 晚上,一彎上弦月出來了,烏雲在月亮四周湧動,月兒時而露臉,時而被遮掩,天空頗不寧靜。
  • 2013年,我在台中大墩文化中心個展。一位老先生拉著我,找到掛在牆角的一幅畫作,說:「你就畫你這樣的畫,其它的就讓別人去畫。」他當時很鼓勵我用大色塊、大墨塊的構圖,認為這樣的畫很有特色,也很有張力。
  • 寂寞沙洲冷。 在沙洲高起來的地方雜亂的長著樹木,林木的後面凸出一座小丘,小丘上築有一座野亭,野亭左側沖下兩道飛泉,滯貯成一泓坳塘,之後再匯聚而下,我們彷彿聽得到嘩嘩的流泉聲。
  • 法國新古典主義的開山鼻祖雅克‧路易‧大衛Jacques-Louis David,生活在波濤洶湧、風雲變幻的十八世紀後期。為什麼說波濤洶湧呢?法國大革命,美國獨立戰爭,路易十六上了斷頭台,雅各賓派血腥專政,一代戰神拿破崙登場!是不是夠精采!這樣精采的時代,也把這位大師推到了藝術的巔峰!
  • 芙蓉很入畫,所以很多人都喜歡畫它。以前在台北讀書的時候,去「國際學舍」找朋友,在外面空地的圍籬那邊看到整排的芙蓉樹,群體開花的時候真的是熱鬧繽紛,美麗極了。
  • 宋‧辛棄疾說:退隱之後做什麼最適宜?——宜醉、宜遊、宜睡;那麼醉飽、睡飽之後呢?——管竹、管山、管水。 這是一個偉大詩人將軍退隱之後所表達出來的心情——唉,世事煩雜,國事如麻,我年紀也大了,管不了那麼許多了,就放鬆自我,醉飽睡飽之後,就去遊山玩水,看雲海、聽流泉,駕著一葉小船,輕舟短楫,任它漂流,船停在哪裡就在那裡上岸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