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暴動罪終被撤 陳虹秀籲拒溫水煮蛙

人氣 1260

【大紀元2020年10月05日訊】(香港大紀元記者黃采文、梁珍採訪報導)香港「陣地社工」成員陳虹秀9月29日獲香港法庭裁定暴動罪名不成立,並被當庭釋放。近日陳虹秀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當港府對抗爭現場的記者、救護人員、神職人員、社工等專業人士日漸嚴峻打壓之際,她的無罪判決更別具意義。

陳虹秀提醒,當極權政府對民眾洗腦,建構其所謂的「普世價值與公共價值」,重新定義「對錯」與「法制」之際,人們更要拒絕洗腦,拒絕被「溫水煮蛙」,「哪怕這個世界已經越來越淪陷」,更應清楚什麼是真正的普世價值與公義,且要堅守立場,並繼續指出問題。

9月29日,法官宣布陳虹秀被控的暴動罪名不成立時,陳虹秀一時間還反應不過來,「怎麼會這樣?他說我可以離開了。」身旁一同被控的抗爭者望著她、恭喜她,超乎現實的一刻,陳虹秀內心五味雜陳。深知要推翻香港律政司檢控很難,從未想過自己居然做到了。然而望向身旁同樣被控的抗爭者,「好像突然之間自己要拋下他們,先走一步離開了,這感覺其實不是很好受的,都很矛盾的。」原本陌生的8人,因這場檢控關係變得緊密。

「我很希望他們都像我一樣最後是無罪釋放。但是好像一天不知道結果,都會有一定的擔心,未知將來會怎樣?」

獲釋的陳虹秀離開犯人欄,懸宕13個月的大石突然落下,她抱著前來聆聽判決的好友,放聲大哭。這一哭出乎自己的意料,她突然明白,這份壓力原來藏得既深且重。「自己的壓力藏得那麼深,這一刻好像爆出來。」

港府拘捕檢控前線專業人士 令人匪夷所思

42歲的陳虹秀原本是兒童院社工,並兼職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理事。去年6月加入「陣地社工」,許多抗爭現場都可見到她的身影。她手持麥克風,站在警察與抗爭者間,呼籲警察「冷靜、克制」。

她強調,社工的工作是「守護生命,捍衛人權,促進社會公義」。「我們從來沒有妨礙警察去拘捕任何人。但是警察要根據警察通例(執法),不論是否舉旗、會不會造成生命危險,都不應該亂開槍、平射子彈;想讓市民離開,都要給時間。」

去年8月31日港島大型警民衝突中,陳虹秀一如既往拿起麥克風向眼前瀕臨失控的警察喊話,「保持克制,保持冷靜。叫他們(抗爭者)有足夠的時間離開。」港警突然無端地朝陳虹秀的臉噴了胡椒噴霧。沒有任何防護裝備的她,臉上瞬間脹紅,忍著灼熱與疼痛,陳虹秀痛苦地緊閉雙眼,繼續拿著麥克風重複上述的話。稍後她與另7名抗爭者被拘捕,並被控暴動罪。

「當被捕甚至被檢控暴動罪,當然是很匪夷所思。」她說,投入前線的專業人士,如救護人員、醫生、護士、神職人員、社工等,都經過專業的培訓與養成,或取得專業的執照與認證,「當我們有一些特別的身分,做一些特定的工作,不管我們是否有政治立場,當我們在現場以專業的身分去做某些工作的時候,不應該這樣被捕,甚至被檢控。」

信仰、專業訓練 造就冷靜與不畏發聲

過往一年多的抗爭中,陳虹秀與許多前線的社工一樣,保持中立,即使看到警方粗暴地對待抗爭者,目睹港警打人、拖拉人,再進一步傷害已被制服的人,被暴打到頭破血流的孩童,遭遇警方追捕被迫跳橋的抗爭人士……他們依舊克制內心的憤怒向警方喊話,籲其冷靜。

「我們社工經常對政府非常生氣,但是我們有個專業守則,我們在事件的現場,我們不會罵政府、唱歌、喊口號、幫忙搬東西、也不會罵警察,哪怕可能有些夥伴很憤怒的時候,因為這是我們的專業。」

但再冷靜也曾有情緒失控的時刻,一回一名社工遭到港警毆打,「我的夥伴被打到噴血,我說話高八度,我說:是誰把他打成這個樣子,快把人交出來!」港警朝著陳虹秀噴胡椒噴霧,她卻毫無懼怕,「我繼續臭罵他們。」

陳虹秀說,高壓下的冷靜與克制來自於自身修讀的輔導課程,「使我明白自己做的每一個選擇,有什麼後果,是否是我能夠承擔得了的。」此外也來自信仰的力量,「我有宗教信仰,我相信天父的安排一定有其意義的。」

此外,面對不公義,也不懼出聲。去年8月31日,陳虹秀與一批抗爭者被送至惡名昭著的新屋嶺拘留中心。自身被拘,也不忘社工職責,她細聲提醒其他抗爭者「被捕人士有其權利」。當女警直望如廁的女抗爭者時,她發聲抗議;男警衝入女性監倉時,她亦據理力爭。

「其實我的核心,還沒有覺得香港差到好似內地一樣的狀況。這一件事情,首先就是讓我不會這麼害怕。」另外,陳虹秀說,自己的天性使然「看不過眼的時候我就會發聲,這樣會掩蓋了所有的恐懼和不安。」而信仰也給了她一份安定的力量,「宗教信仰也會使你有免於恐懼的自由,會使你相信一切自有安排,人生在世都是很短暫的。」

不過,陳虹秀也不諱言,當自己站在法庭上面臨檢控時,「那一刻我都有點緊張的。」而這個經歷對她的社工生涯極其珍貴,「日後我明白被檢控人士的那種無奈、壓力,那種擔心不安,會更加理解,因為我自己都經歷過。」「我想一般普通市民如果沒有什麼特別的精神健康訓練,他們要怎麼捱呢?這個我覺得是很寶貴的。」

被拘、被控,直到宣判無罪,陳虹秀接觸了許多遭到檢控的抗爭人士,他們的生活、工作與家庭關係都大受影響,「見到很多難過和淚水」。她說,面對審訊、被檢控都身負很大的壓力,此時若沒有家庭與親朋好友的支援,又沒有社工或輔導員的幫助,「那他怎麼走這段日子呢?」後來陳虹秀從「『陣地社工』延伸到『陣地連線』,就是給被檢控人士和他們的家人做一些支援。」

面對整頓與打壓 守護公義 不忘初心

那麼,此次的遭遇,是否影響日後走在前線擔任的角色與意願呢?尤其日前有消息傳出,中共中聯辦令香港建制派整頓三座大山:司法界、教育和社福界。

陳虹秀表示,雖此次被判無罪,但面對未知的抗爭現場,「會不會有機會觸犯任何法例而被捕呢?即使最後是無罪,但是那個過程其實都是滿大壓力的,都可能影響自己機構的工作,因為未必每一個機構都會支持你。」

更何況香港社福界大部分撥款都來自政府機構,或者一些與政府很緊密關係的組織。甚至其理事會的組成,也像許多學校的校董會一樣受到滲透,「這都是我們密切留意的地方。」

她說,社工的作用一方面是促使社會維持穩定,若在民主社會裡,是受到政府歡迎的,但是在專制體治下,則是極權政府不歡迎的對象,「因為他們最喜歡的就是大家不作聲,他們想說什麼就說什麼,他們擔心我們講的話會不會有時候跟他們背道而馳呢?」

當得知社福界被點名是被整頓的目標,陳虹秀語帶幽默地說,對此感到「榮幸」,但也坦言感到驚訝,她認為香港社福界不能再閃躲,需直視問題,「大家整個界別真要把這個事情拿出來討論一下,大家怎麼樣能夠守住社福界,真的在做好服務的同時也可以守護公義。怎麼樣能夠讓更多的人不忘初心呢?這也是我們要考慮的事情。」

「我們拿捏怎麼樣在這個限制之下,繼續堅守自己的初心。」陳虹秀說。

發掘身邊美好事物 莫忘普世價值

經歷了扭曲的司法程序,「當很多人說(香港)法治已死,我都同意,大家看到這麼多奇怪的判詞、判罪、判刑的結果,是會很沮喪的。」不過陳虹秀說,社工的訓練本身是相信改變,儘管這個改變出現在未知的將來,也可能永遠不存在,但「要心存希望,要嘗試發掘身邊美好的事物,不要被那些負面的狀況打敗。」

在自身的經歷中,她看到香港仍有法官、律師努力地守護法治精神,「只不過事後是律政不服氣上訴而已。」

陳虹秀說,當極權政府建構其所謂的「普世價值、公共價值,建構一些什麼是對,嘗試給你洗腦:這才叫做法制,這才叫對的,這麼做就是不對的……」在這時人們若只看負面、不好的事情,並且慢慢地接受這些事實,那麼就像「溫水煮蛙」般,「慢慢地人就會接受自己就是這樣的狀況,這樣的法治之下的生活,其實那是很不健康的。」

「哪怕這個世界已經越來越淪陷,我們要很清楚,什麼是普世價值,什麼是民主公義,什麼是新聞自由等等。我們不要遺忘,我們要堅守,繼續去指出問題。」陳虹秀說。

完整的訪談內容請點擊觀看《珍言真語》節目。

責任編輯:連書華  #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滕彪:中共用惡法侵蝕香港
【珍言真語】李卓人:國際孤立 中共外強中乾
【珍言真語】傑斯:望港台藝人能堅守價值觀
【珍言真語】桑普:從首場總統辯論看川普會贏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拜登後院起火?開除福奇成熱詞
【十字路口】北京五計襲美 中共家族決戰?
【時事縱橫】川普人氣超夯 臉書遭群攻認慫?
【解密時分】殉爆之王——蘇式坦克T-72
【財商天下】污染王變身環保王 中共奪氣候霸權
【十字路口】透視共產黨:謊言謀霸5套騙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