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之驕子成吉思汗系列之五

【成吉思汗】戰王汗與札木合 稱雄草原

大紀元文化小組
鐵木真草原稱雄。(大紀元製圖)
font print 人氣: 1504
【字號】    
   標籤: tags: , ,

經過二十多年的努力,鐵木真在成為草原上最優秀的軍事統帥外,還征服了大部分蒙古部落,除了東胡族翁吉剌惕部(孛兒帖的母族)、乃蠻部與克烈亦惕部外,其草原征服戰大致完成,還有一些被征服部落的首領受到乃蠻部與克烈亦惕部的庇護,隨時有使蒙古各部再生叛亂之勢。尤其是克烈亦惕部王汗接受札木合的投降,待之如上賓,並帶著札木合的部眾和財物西去,更有背叛鐵木真的傾向。不過,鐵木真仍照常派使者向王汗問安。

征服背信棄義的克烈亦惕部

為了鞏固雙方關係,鐵木真打算親上加親。1203年,鐵木真向王汗請求聯姻,即請求其將女兒許配給他的長子朮赤,王汗以鐵木真為其義子、朮赤為其孫輩、其女兒是朮赤的姑姑為由加以拒絕。隨即,鐵木真又提出請求,希望把自己的女兒火臣別吉嫁給王汗的孫子禿撒合。倘若王汗接受了求婚,就是承認了鐵木真具有高於札木合的地位。

成吉思汗的長子朮赤。(Betta27/Wikimedia Commons提供)

王汗正打算同意時,札木合進讒言說,鐵木真的女兒火臣別吉既醜陋又驕縱,難以為婦。還說鐵木真派來的求婚使者雖然明面上是求婚,實則在暗中說服蒙古降將投奔鐵木真。王汗信以為真,很生氣,便拒絕了婚事,不過他並沒有聽從札木合的建議,不打算對鐵木真用兵。

王汗告訴札木合,也速該和鐵木真父子都對自己有恩,自己想報答他們的大恩,因此想真正收鐵木真做自己的兒子,成為自己兒子桑昆的長兄,共同管理自己的部族。

札木合了解了王汗的態度後,改變了策略,轉而跑去對桑昆再進讒言,說鐵木真與乃蠻部有約定,對王汗有圖謀,要先下手為強。桑昆聽信了讒言,決定與鐵木真決一死戰,因此暗中聯絡投降鐵木真的叔父札合敢不等人。恰好札合敢不也想離開鐵木真自行發展,就同意了桑昆的計劃,並將鐵木真在西方駐紮的五個軍的情況告訴了他。

為了從王汗那裡得到出兵的允許,桑昆一再在王汗面前說鐵木真的壞話,王汗最初並不相信,也不打算派兵攻打鐵木真,但心胸並不寬廣的他最終還是聽信了兒子所言,並允許他採取行動。按照桑昆的主意,王汗派人送信給鐵木真,說自己改變了想法,同意將女兒嫁給朮赤,所以請他參加許婚宴。

許婚筵蒙古語為「不兀勒札兒」,意思是「羊的頸喉」。羊頸喉的筋肉堅韌,頸骨堅硬,意示堅久不離。許婚筵上吃這個東西,表示兩家的婚事不再反悔,夫妻成婚後百年好合。因此吃「不兀勒札兒」也就成了吃許婚筵的意思。這種風俗至今還流行於蒙古地區。

收到邀請後,出於對做了自己二十多年義父的王汗的信任,鐵木真留下軍隊,只帶上少數隨從前往聚會地點,並打算當面向義父解釋,以避免讒言影響雙方關係。無疑,如果婚事成功,他不僅可以將手下的部族和克烈亦惕部統一,而且未來他可以成為王汗的繼承者之一。

然而,在途中留宿時,鐵木真得知了許婚筵是想謀害他的陰謀,王汗早已布置好軍隊,準備加害他並消滅其家族,同時襲擊其在西方駐紮的五支部隊。鐵木真知曉王汗必集其全力,而自己目前人單力薄,遂在王汗派人來抓捕前,與隨從輕裝逃走,亦不忘派人通知四軍趕快撤離,到卯溫都兒山的駐冬地集合。

成吉思汗和王汗。法國國家圖書館藏。(公有領域)

待王汗父子率精銳部隊來抓時,發現帳篷已空,鐵木真已不知去向。而五軍中除了蒙力克軍、忽亦勒答兒軍及時撤離,到達卯溫都兒山的駐冬地外,其它兩軍合撒兒軍、窩闊台軍都被王汗的軍隊圍困,不得不強行突圍。鐵木真剛與自己的軍隊會合,王汗的軍隊就到了卯溫都兒山前的合剌合勒只特。

鐵木真派蒙力克軍護送家小去東方基地捕魚兒海,即今天的貝加爾湖,派主兒扯歹、忽亦勒答兒為先鋒,率軍排好陣勢,各用密集隊形,迎擊王汗軍,與其前鋒軍戰在一起,史稱「合剌合勒只特之戰」。王汗的前鋒軍被殲滅,但王汗的第二波軍隊很快抵達,並衝入忽亦勒答兒軍,在交戰中,忽亦勒答兒被刺於馬上,所幸其手下拚死將其救出。主兒扯歹發現自己左方之軍大亂,立即派兵支援,終將王汗第二波軍隊擊退。

此時桑昆率軍到達,他見前鋒軍被擊敗,遂不待王汗到來,率領千餘騎衛隊加入戰鬥。主兒扯歹認識桑昆,乃向其射出一箭,箭從桑昆左腮射入,從其右腮穿出,桑昆隨即落馬,克烈諸將將其救下,然後後撤。

此時的鐵木真手中已無其他兵可用,又見天色已晚,不宜久戰,便趁敵軍攻勢減弱之際,傳令撤軍,空張營中之火,連夜離去。

鐵木真一行向東而行,他讓軍中老小傷患先行,自己率精壯人馬斷後,同時收容潰散之軍士。因軍中缺糧,只好沿途打獵充飢。行了三日後,被派去通知合撒兒軍撤退的博爾朮追來,他告訴鐵木真,他與合撒兒已撤出圍困之地,在奔馳中坐騎被敵軍射死,他搶奪了一匹馬而走,但遍尋合撒兒不見。到卯溫都兒山時,只見到王汗軍,遂追蹤而來。當晚,博爾忽帶著受箭傷的窩闊台趕來,鐵木真流著淚為窩闊台療傷。

之後,鐵木真一行繼續向東前行,來到了遙遠的巴勒渚納湖岸,它在東烏珠穆沁旗東北部。忽亦勒答兒因縱馬追逐野獸,箭傷復發而死。鐵木真失聲痛哭後發誓,要向王汗復仇。

此時,鐵木真的身邊只剩下了十九人,他們來自九個不同的部落,有著不同的血緣和信仰。鐵木真與這十九個忠貞的追隨者共飲渾濁的湖水,追隨者們發誓永遠效忠於他,而鐵木真也向他們發誓,今後若成就大業,當與他們同甘苦,使他們享有與眾不同的確定權利。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巴勒渚納誓約」。

巴勒渚納誓約所傳遞的手足情誼,超越了血緣關係、種族和信仰,它接近於形成一種建立在個人選擇和彼此忠誠基礎之上的權利和義務關係,而這最終成為蒙古帝國內部統一的基礎,並處於支配地位。

其後,鐵木真一行離開了巴勒渚納湖,溯流北上。期間,他派人前去翁吉剌惕部招降,翁吉剌惕部知道如果不降就難以自保,於是推舉鐵木真的岳父德薛禪為新的首領,自此歸附鐵木真。另一方面,他還遣使向王汗、札木合發出譴責之音,並向自己分散的部眾發出了反攻的信息,其採用新編制而組成的軍隊逐漸追隨上來,重新聚集在他的麾下。他們來到了呼倫湖附近,養精蓄銳,伺機與王汗決戰。

而彼時,王汗認為業已驅散鐵木真的部眾,且鐵木真仍在遙遠的東部,所以不但沒有防備,還在金帳內舉行宴會慶祝。聽聞這一消息,鐵木真決定採取奇襲的方式進攻。他率軍迅速行進,馬不停蹄,並將王汗在草原上設置的哨望所消滅,使進軍消息不至於泄露。鐵木真的軍隊以最快的速度包圍了王汗的營地,而這時,王汗大營的兵士才發現敵情。

鐵木真在王汗的大營外,呼喚王汗父子出來,王汗父子不應。鐵木真乃下令從四面同時進攻。王汗大營外築有柵欄,王汗軍以此為屏障抵抗,不易突破。經過三天的激烈戰鬥,克烈亦惕人大敗,大營中有人高喊投降,鐵木真遂令投降者每百人為一組,徒手分批走出營地。點查人數完畢,並不見王汗父子,問降將,才知王汗父子三天前業已逃亡。

不過,兩人的結局都不好。王汗前往乃蠻部落避難,但在乃蠻邊界被邊將當作奸細殺死。桑昆則向南逃往西夏,途中被其僕從拋棄,渴死在沙漠中,拋棄他的僕從在投奔鐵木真時被他殺死,因為鐵木真最厭惡這種不忠誠之人,而札木合則帶領著一些部眾向西逃到了乃蠻的領地。

至此,強大的克烈亦惕部被征服,由於克烈部和鐵木真之間沒有真正的敵意,其軍隊、貴族、土地、財物都被鐵木真吸納。自此,鐵木真占據了水草豐美的呼倫貝爾草原,其實力和威望都迅速增長。乃蠻成為尚未被鐵木真擊敗的三大草原部落中的最後一個,而那些敗於鐵木真之手的各部貴族先後匯集於乃蠻汗廷,企圖藉助其支持奪回自己失去的牛羊和牧場,但他們能如願嗎?

呼倫貝爾草原 (shutterstock)

採用新戰術 乃蠻部不堪一擊

鐵木真的勝利,讓乃蠻人十分擔心,他們聚集力量並試圖在對蒙古有敵意的部落中尋找盟友,進攻鐵木真,但他們的計劃泄露了。為防止蒙古諸部勢力再生叛亂,1204年孟夏四月十六日,鐵木真以哲別、忽必來為先鋒,前去攻打乃蠻部落,決戰地在達撒阿里草原。考慮到自身是遠道而來,兵馬人數少於對方,鐵木真就讓每個士兵點燃五堆火,以掩蓋他們的真實人數,這使得乃蠻人覺得「蒙古人的軍隊布滿了撒阿里草原,(他們點燃的營)火比天上的星星還多!」

這一計策發揮了作用,延緩了乃蠻人的進攻。而對蒙古人真實力量的認知混亂也引發了乃蠻人首領之間的紛爭。乃蠻部年邁的「太陽汗」聽到報告後,心生膽怯,就對兒子古出魯克汗表示了擔心,打算不直接與剛硬的蒙古人交戰,而是先撤退到阿勒泰山,再引誘蒙古人深入到乃蠻人的土地,然後將其消滅。古出魯克對於父親的膽怯很不以為然,當著信使的面出言不遜地頂撞了父親,其他人也竭力主張直接向蒙古人發起進攻。太陽汗雖然很惱怒,但還是同意迎戰蒙古人。他們還找來了篾兒乞惕人和札木合率領的一支主要由反對鐵木真統治的蒙古人組成的軍隊。

在戰爭中,鐵木真指揮軍隊擺開陣勢,並告訴將士們採用如下戰術:「像灌木叢般地前進,擺開海子般的陣勢,像鑿子般地攻進去!」具體來說,「像灌木叢般地前進」說的是軍隊要以各自分散的十人小分隊從不同方向前進,攻擊敵人。完成攻擊後,小分隊就向四方疏散,敵軍被擊傷卻又不能在攻擊者消失前加以回擊。「擺開海子般的陣勢」指的是在攻擊時,由前面一長排士兵放箭,之後由下一排士兵取代,如波浪般輪流打擊敵人。而「像鑿子般地攻進去」說的是將小分隊一個挨一個地重新整編,組成一個「鑿子陣型」編隊,尖頭分隊跨越前線並深入到敵人的縱深處,撕開敵人的防線。

這種融合了老式的作戰手段和狩獵策略的獨特戰術,更注重軍隊內部的彼此密切協作和完全服從指揮,鐵木真首次運用就取得了效果,不堪一擊的乃蠻人嚇得爭相逃跑。由於僅有的一條逃亡之路在陡峭的山脊上,許多乃蠻人因為在夜晚看不清道路,紛紛跌落山谷。太陽汗也被擒獲,他的兒子古出魯克則逃走了。其後又經過幾次小的戰鬥,乃蠻部被鐵木真徹底征服。隨即,鐵木真又追殲篾兒乞惕殘部,將其消滅。

成吉思汗的營地。圖片出自蒙古伊兒汗國時期,史學家Rashid al-Din Hamadani(1247年至1318年)主編的《史集》。(公有領域)

札木合之死

與乃蠻人一起的札木合的許多手下也投降了鐵木真,札木合則帶著少數人逃到了一處沒有人煙的地方,靠狩獵為生。一年後,他的手下因為絕望和甘心認輸,將札木合綁縛著交給了鐵木真。儘管兩人之間有仇恨,但一向視忠誠高於一切的鐵木真,並沒有獎賞札木合的手下,反而將他們處死。

對於札木合,鐵木真念及昔日的兄弟情,希望與其仍舊相伴為友,互相依靠,但內心感到羞愧的札木合拒絕了,但求一死。他說:「在這一生中,安答你與我二人的名聲,從日出之地到日落之地,人人皆知。安答你有賢明的母親,生下你這位豪傑,你有能幹的弟弟們,你的友伴皆為英豪,你有七十三個戰馬(般的豪傑),因此我被安答你所打敗。而我自幼就失去了父母,又無兄弟,妻子是個長舌婆,友伴沒有可依靠的,因此被天命有歸的安答你所打敗。」他還請求在他死後,將屍骨埋葬在高地,「以長久保佑你的子子孫孫。」

當時的薩滿教認為凡是流血而死,靈魂將永遠受到流血的痛苦,很難升上長生天的天國,所以鐵木真下令將札木合「不流血處死,不得暴露其屍骨撇棄,宜以厚葬」。其後,札木合遂被裝入袋中窒息處死。

至此,鐵木真徹底征服了蒙古高原的各個部落,統一了漠北草原,其所展現的王者之風未來將讓歐洲和世界震撼。@*#(未完待續)

參考資料:

《蒙古祕史》
《元史》
《成吉思汗與今日世界之形成》
《中國歷代戰爭史》(元朝) 台灣出版

點閱【成吉思汗】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張憲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成吉思汗(大紀元製圖)
    在成吉思汗攻打金國的同時,位於中亞的花剌子模國國王阿拉烏定‧摩訶末(穆罕默德)於1215年派遣以巴哈‧阿丁‧吉剌為首的使節,覲見在中都附近攻打金國的成吉思汗,目的是刺探蒙古軍力以及各方面情況。
  • 成吉思汗1211年針對金國的攻勢以蒙古軍隊的勝利結束,蒙古大軍駐紮在金國北部邊境修整,金國將領劉伯林、夾谷長哥等來降,他們後來都成為成吉思汗手下的幹將。而哲別攻克金國的東京,讓那裡一心復國的契丹人、金千戶耶律留哥也在1212年初公開叛金,自稱「都元帥」,數月間發展至十多萬人。其後他遇到進入遼東的蒙古軍,耶律留哥以契丹軍之名依附大蒙古國,並表示效忠成吉思汗。
  • 在獲得部眾和盟友的支持以及長生天的庇佑後,成吉思汗發動征討金國的戰爭已經是箭在弦上。不過,那時沒有人想到,在針對女真人的戰爭開始後,蒙古大軍不僅將衝出草原,還將馳騁在從印度河流域到多瑙河流域、從太平洋到地中海東岸的廣大地區。在未來的三十年間,蒙古人將擊敗他們碰到的任何軍隊、奪取所有的要塞、攻陷所有的城池。
  • 成吉思汗(大紀元製圖)
    1204年征服了乃蠻部落後,鐵木真曾分遣使者前往周邊鄰國和部落,如北部的乞兒吉思(位於今葉尼塞河上游)和謙謙州,責問他們不應收容乃蠻人等,與蒙古人作對,並告訴兩部落,如果不願與蒙古人為敵,就要馬上投降。兩部落首領自知無法與蒙古人對抗,遂向鐵木真投降。
  • 在1206年的忽里勒台大會上,成吉思汗還頒布了大蒙古國根本大法,也是無論皇族、貴族、官、軍、民都必須統一遵循的大法令《大扎撒》(意為「大法令」),又稱《成吉思汗法典》。這部法典被視為世界上第一套應用範圍最廣泛的成文法典,也被視為世界最早的憲法性文件。
  • 成吉思汗(大紀元製圖)
    統一了蒙古諸部落的鐵木真,已經成為草原上無可爭辯的統治者,其控制了從南部戈壁到北極凍土帶、從東北森林地帶到西部阿爾泰山的廣闊領域,以及幾十萬來自不同遊牧部落的人口。不過,雖然鐵木真已是草原上的雄主,但仍需要獲得所有部族的認同,新的忽里勒台大會的召開勢在必行。
  • 成吉思汗(大紀元製圖)
    在鐵木真打敗塔塔爾人後,他回軍首先要討伐的是乞顏部的主兒勤人。因為在鐵木真針對塔塔爾人的戰爭中,本來答應出兵的主兒勤人不僅聽信讒言,背信棄義,而且還趁機搶劫了他的大本營,殺死了鐵木真的十幾個部下,剝去了五十人的衣服,並劫掠了他們的財產。這讓鐵木真震怒,加之此前主兒勤人違反蒙古人的規則,拔劍刺傷別勒古台的卑劣做法,使得鐵木真在結束對塔塔爾人的戰爭後,發動了對主兒勤人的戰爭,並抓獲了其首領撒察別乞和其弟弟泰出。
  • 成吉思汗(大紀元製圖)
    在草原上逐漸壯大的鐵木真發現,曾三次與其結為安答的札木合越來越把自己當作敵人。鐵木真被推舉為可汗一年之後,即1190年,想給予鐵木真教訓的札木合,以自己部族中的一名男子因在搶奪牲畜的過程中被鐵木真的手下殺死為藉口,聯合了十三個部落共三萬騎,前去攻打鐵木真,鐵木真也將自己所屬一萬多人分為十三翼,史稱「十三翼」之戰。
  • 失去父親後度過的艱苦歲月,除了磨煉了鐵木真堅強的意志,讓其擁有堅韌的性格、強壯的體魄和過人的忍耐力外,還帶來了怎樣的影響,或許還可以從一件小事中看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