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共海軍副司令陶勇「投井自殺」之謎

人氣 11884

【大紀元2020年10月10日訊】中共元帥陳毅曾說:「砍掉我的腦袋,我也不相信陶勇自殺。」中共大將粟裕說,他一生最大的憾事,就是沒能在有生之年,把陶勇被害的真相查出來。陳毅和粟裕都曾是陶勇的老上級。

聽新聞:

(聽更多新聞請至「聽紀元」平台)

陶勇「投井自殺

1967年1月21日,時任南京軍區副司令員、海軍副司令員、東海艦隊司令員陶勇中將,被認為「投井自殺」,地點在上海市東海艦隊第四招待所後花園的水井裡。

這天上午,陶勇與上海警備區司令員廖政國一起談論營救被打倒的原上海市委第一書記陳丕顯之事。中午,陶勇還和廖政國一起吃飯、喝茅台酒。當天下午,卻發生了「陶勇自殺」事件。

據當時第四招待所所長回憶:他走到一口澆花的水井邊,朝裡一看,大吃一驚。「有人跳井啦!」他這麼一喊,周圍的人急忙跑過來。只見井裡面一個人低著頭,一頂軍帽漂在水面上。有人俯下身子,用力一拉,原來是陶勇司令員。他們立即將陶勇抬進105房間,海軍411醫院的搶救組也聞訊趕來,雖然採取了各種措施,包括開胸急救,但是,全都無濟於事。

一個曾經在戰場上摸爬滾打幾十年、身上7處被子彈擊中都沒有死的中共中將,一個曾經在浩瀚的大海上指揮作戰的中共海軍高級軍官,最後,竟然在一口小水井裡被淹死了!

據現場參與搶救的人員回憶:陶勇後腦部有一個大血腫,像是先用硬物擊傷的,可能是先打昏,死後扔到井裡的。製造陶勇自殺的現場,沒有三五人一起行動,是完不成的。因為這口井直徑僅半米多,剛容得下一個人;水也不深,人站在裡邊挺直身子沒不到頂,水面到地面不到一米,就是自殺,跳進去,也淹不死。

現場參與搶救的一個工作人員說,他曾連續兩次向東海艦隊政委劉浩天報告:「陶司令搶救無效,已經死亡,請政委到現場看一看。」劉浩天沒有一點點震驚的感覺,說,死了就死了,請示上面之後再說。在搶救陶勇的全過程中,劉浩天和那位平時表面上顯的「最尊重」陶勇司令員的高志榮副司令員,一直沒有露面。

陶勇的遺體遭到批鬥

當時,陶勇胸部切口的地方還沒有縫合好,東海艦隊體工隊、文工團、護校的造反派四五十人,便衝進第四招待所大院,高呼:「打倒大叛徒陶勇!陶勇罪大惡極!」陶勇穿的棉衣血跡很多,右肩棉衣被井水濕透了,招待所管理處的沈處長拿了一件新棉衣給陶勇的遺體換上,被造反派看到後,立即抓住他在大院裡游斗,強迫他敲著一個面盆,邊走邊喊:「我是陶勇的小爬蟲。」造反派還將陶勇的遺體拖到草坪上,將早已準備好的大牌子掛上,高帽子戴上,一手拿酒瓶,一手拿稻草。帽子上寫著「罪大惡極陶勇」;牌子上寫著「打倒大叛徒陶勇」。他們還用墨汁在陶勇臉畫上一個大大的「×」字,擺好姿勢後,不停的拍照,有人還向陶勇吐痰,用腳踢……。

事發不到2小時,東海艦隊政委劉浩天就宣布:「陶勇一貫爭強好勝。這幾天,他害怕自己卷到蘇(振華)、羅(瑞卿)圈子裡去,所以,才走了這條絕路。我看他是畏罪自殺,抗拒運動,是叛徒行為。」緊接著,由劉浩天審定的《陶勇自殺的經過和初步分析》的急件發到北京,送到海軍政委李作鵬手上。事發不到4小時,李作鵬就以海軍黨委的名義發出通報稱:「叛徒陶勇,畏罪自殺。」

陶勇的妻子被迫跳樓身亡

陶勇死後三天,他的家反覆被查抄,連天花板都被揭去,他的妻子朱嵐被抓去審訊,多次遭到毆打。1967年1月24日晚上,一輛卡車拉來滿滿一車造反派,氣勢洶洶闖進陶勇家,把睡夢中的孩子從床上拖起來。客廳裡亂鬨鬨的擠滿了人,正中放著一張茶几。然後,幾個彪形大漢把朱嵐押進來,將她扭上茶几,喝令她跪下。朱嵐已經整整3天粒米未進,加上極度悲傷和憤怒,身體十分虛弱,神志也有些恍惚。但是,她一聽到這話,立即勃然大怒:「我沒有罪,為什麼要跪?要跪的是你們,殺人的劊子手。」造反派惱羞成怒,撲上去,對她又是一頓拳打腳踢。

南京軍區司令員許世友曾派人來勸朱嵐,要她儘快離開上海這塊是非地,搬到南京住,卻被她謝絕。朱嵐對來人說:「不把陶勇的問題搞清楚,我不離開上海。」此後,朱嵐到處寫信、寄信、告狀,替夫申冤,招致的卻是更大的打擊。1967年8月的一天,朱嵐突然被抓捕,並被祕密關押起來。專案組夜以繼日地輪番對她圍斗、拷打,逼她承認是「日本特務」,要她交代陶勇的「通日罪行」,其中包括蘇中「借道」之事。朱嵐被打得遍體鱗傷,肋骨折斷。1967年10月,朱嵐被折磨得精神失常,從關押她的樓上跳樓身亡。

陶勇「被自殺」的兩個原因

近因是他在文革的權力鬥爭中站錯隊,並一再保護被衝擊和打倒的上海頭號「走資派」陳丕顯。

文革中,中共軍隊高層的鬥爭非常激烈,且分為不同的派別,左派最吃香,陶勇卻站到了中右派一邊,多次在高層軍事會議上「炮轟」左派。1966年底,中共元帥葉劍英打電話給上海市委第一書記陳丕顯, 要他轉告陶勇,「海軍的風要變」,要陶勇提高警惕。南京軍區司令員許世友專程到上海,看望患胃病的陶勇,規勸他說:「海軍的事你不要管了,到南京去養病吧。」陶勇堅持說:「我要在這裡頂著,看他們能把我怎麼樣。」

1967年年初,在毛澤東的支持下,上海造反派開始奪權運動。1月4日,奪了《文匯報》的權,5日,奪了《解放日報》的權。6日,中央文革小組副組長張春橋等借用全市造反組織的名義,召開了「打倒市委大會」,批鬥了市委陳丕顯等市委、市府領導人。當時,陳丕顯想找一個地方開市委常委會都找不到,就向陶勇借地方,陶勇立即把東海艦隊司令部禮堂借給了他。這件事很快被匯報到中央,陶受到嚴厲批評。中央軍委來電稱,「軍隊不能成為地方走資派的庇護所。」

有一天,陳丕顯被造反派抓走並關押。陶勇聞訊後,立即驅車前去尋找,衝進造反派占領的市委大院,找毛澤東在上海的代理人張春橋要人,結果沒有找到張。回司令部後,陶勇掛電話給東海艦隊機場負責人龔雲池說:「老陳被抓起來了。你給我準備幾個房間,我要把他弄出來,然後送到你們那兒去,你給保護起來。」就在臨死的當天,陶勇跟上海警備區司令員廖政國說:「我有一個計劃。我要親自帶一個警衛排,悄悄衝到關老陳的地方,把他背了就走,然後祕密保護起來……」

毛澤東發動文革,在中央打倒了國家主席劉少奇、中共中央書記處總書記鄧小平,在地方,也要打倒一批劉、鄧的代理人。上海市委第一書記陳丕顯,被認為是劉、鄧在上海的代理人。毛希望上海的造反派帶頭,奪市委市政府的權,然後,在全國開展奪權運動。陶勇要保護毛想打倒的上海頭號「走資派」,他可能有好果子吃嗎?

不久,中共交通部長彭德清,因被造反派揪斗,跑到東海艦隊躲避。彭當過27軍軍長、華東軍區海軍副司令員、東海艦隊副司令員兼福建基地司令員,是陶勇的老戰友。陶勇得知後,表態說:「你就在這兒,哪都別去。」這件事很快也被捅到上邊,導致陶勇被衝擊,彭德清被抓走。

遠因是他在抗日戰爭時向日軍「借道」打國民黨軍。

據一篇回憶陶勇「革命生涯」的文章《「拚命三郎」陶勇手下的「孤膽英雄」》記載,抗日戰爭時期,身在新四軍的陶勇,在江蘇中部通海地區駐紮。有一次,為進攻國民黨軍隊,曾「借道」日本人占據的地盤。陶勇派警衛排長毛俊雄給日本人寫信,要求「借道」;日本人樂於坐山觀虎鬥,欣然同意。於是,陶勇借日本人之力,迂迴到國民黨軍隊的側翼,一舉擊潰之。有人認為,陶勇這一「借道」之舉,為他在文革中被打成「叛徒」埋下禍根。

文革結束後,中共對外宣傳說,陶勇是被林彪一夥害死的。但是,1971年9月13日林彪在蒙古離奇死亡後,中共成立了一系列專案組,審查與林彪有關的人。對陶勇之死負有直接領導責任的時任東海艦隊政委劉浩天,卻能安然無恙度過審查;另一個重要責任人、被認為是林彪「死黨」的時任海軍政委李作鵬,在被審訊時,居然也能避開陶勇之死。

一種解釋認為:當初,陶勇向日本人「借道」打中國人,不是他個人的決定,而是中共更高層的決定。但是,中共更高層沒人願意替他承擔責任,只好讓他背黑鍋。

結語:

陶勇之死突顯中共政治鬥爭的殘酷、野蠻與邪惡。從陶勇死前的言行判斷,他肯定不是「自殺」而是「他殺」。

中共在抗日戰爭時,不僅消極抗日,而且與侵華日軍勾結,打國民黨軍。這是中共奪權政權後極力掩蓋的事實。曾奉中共之命與侵華日軍聯繫的中共高級特工潘漢年,被中共抓捕、判刑、最後死在勞改農場。曾經奉命向日本人「借道」打中國人的陶勇,最後也因此被打成「叛徒」,不明不白喪命,中共高層無一人出面替他澄清。

替中共賣命幾十年,最後到底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這是陶勇的悲劇,也是今天替中共賣命者的前車之鑑。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王友群:北京市委第二書記劉仁被整死之謎
王友群:痛斥「毛澤東是大騙子」的大右派戴煌
王友群:敢痛斥毛澤東的大作家聶紺弩
王友群:中宣部長陸定一文革被關秦城監獄之謎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總統發表告別演說
【拍案驚奇】拜登就職禮三反常 FBI查DC美軍
【重播】布林肯參議院聽證:誓言戰勝中共
【新聞大家談】拜登提名5人闖關 揭中共抗美計劃
【西岸觀察】移民大軍壓境 拜登會開放國境?
【秦鵬直播】川普告別演講 釋放何信息?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