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野遊蹤】蒜香藤

作者:創之(台灣)

蒜香藤別名叫紫鈴藤。(圖/創之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259
【字號】    
   標籤: tags: , , ,

 

我將機車停在市場的圍牆邊,正準備走進市場買菜,忽然被一片所花海吸引,是蒜香藤開花了。看到牆上、樹上垂掛著一片花團錦簇的景色,相當壯觀。

圍牆的鐵門鎖著,不知是何人種植的,一天碰到主人開鎖,他來跟植物澆水了,我跟主人打聲招呼,開始聊植物,談著談著就熱絡起來了。主人見我愛花,就把地上扦插已發根的蒜香藤挖起來送給我,哇!好幸運,我跟主人說聲謝謝,趕忙把植株帶回家種上。

蒜香藤別名紫鈴藤,把花或葉搓揉都會散發大蒜味,因而得名蒜香藤。它是外來種植物,於西元1978年由夏威夷引進台灣,做園藝觀賞栽培。蒜香藤繁殖用扦插、分株法,春至秋季為適期,屬於向陽植物,紫葳科常綠性木質藤本植物,但蔓性不強不易長高,攀緣大型蔭棚困難。

蒜香藤葉柄的基部有卷鬚,枝條攀緣性,二出複葉、對生,花腋生,聚繖花序,花冠漏斗形,上部五裂。春秋兩季是開花期,由於花朵盛開遲早不一,每朵花都要經過從紫紅到淺粉這種先後變色的過程,所以在花季時隨時都可欣賞這嬌豔而多彩的花朵。另外在開花期間要減少澆水次數,以避免花兒提早凋零。

初露出的小花苞,像一支支的小口紅。(圖/創之提供)

蒜香藤的花語是:互相思念,為這美麗的花兒增添了浪漫情調,不但有視覺的享受又有了些許心靈的寄託。栽種蒜香藤已三年,雖是用花盆種植,不如野外之土壤豐足,但它生性強健,只要給予充足的日照和水份,偶爾撒撒肥料,照顧起來也還得心應手。看著初露出的小花苞,像一支支的小口紅,真是可愛,隨著花期漸漸的成長為整片花叢,一步步展現出來的花姿百態,令人激賞。

蒜香藤每年春、秋各盛開一次,花期僅約一週。(圖/創之提供)

植株會倚著牆、傍著地、攀著樹,若在植株旁做個拱門、花架、籬牆,把植株修整、枝條固定好,等到下一次花開時就更能豐富一下視野,看來是個不錯的想法喲。蒜香藤每年春、秋各盛開一次,花期僅約一週。在網路看到的花海景觀很吸引人,趕快趁著花季去踏青吧!

參考資料:台灣景觀植物大圖鑑3

@*

責任編輯:黎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穿過草叢時,從中飛出許多昆蟲,於是停下腳步,慢慢的尋找草中的神秘客,結果在咸豐草的葉片上發現了漂亮的昆蟲,它有透明的翅膀,大大的眼,尤其雄糾糾氣昂昂的姿態令人注目,它就是蜉蝣。
  • 邊走邊看路旁的花花草草,真是賞心悅目,在鄰居的庭院裡看見一棵樹,有花有果子,好奇的向前詢問,主人告訴我說那大果黃褥花別名叫西印度櫻桃。看著櫻桃樹,想起了前美國總統華盛頓的故事:
  • 一日,來到鳳山溪的高潮線一帶,滿佈鵝卵石河床上,找尋難以再見的棕砂燕,突然發現了一隻漂亮的鵝,連忙以相機拍下牠的倩影。
  • 螳螂是常見的肉食性昆蟲,因前腳抬起,站立的姿態優美又稱它為「祈禱蟲」,也因為螳螂會除害蟲,農夫也喜歡它們。當長大的螳螂有了翅膀能展翅飛翔,那就如虎添翼,成了很有個性的「鐮刀戰士」,為了生存而奮鬥的戰士。它在夜間飛行中找尋伴侶,也尋找理想的生活環境繁衍下一代。
  • 鄉間小路旁有一棵金露花樹,開滿了淡紫色的小花,花開期間,看到蜜蜂穿梭其間勤做工,運氣好時,可以瞧見孔雀蛺蝶、黃蛺蝶、小青斑蝶、小灰蝶在飛舞、吸吮。
  • 大花咸豐草屬菊科,鬼針屬。花謝後的綠色杯形果是小孩們最好玩的玩具,採了整把拿來投擲丟對方,看其他人身上掛滿了果實,就哈哈大笑,魔鬼氈的發明就是這樣的靈感。
  • 賞螢火蟲的季節又到了!台北縣雙溪鄉今天起連續4個週六舉辦「綠野遊蹤賞螢趣,騎鐵馬遊老街」,走訪螢火蟲生態棲地,晚上賞群螢飛舞。每梯200人,全部免費,憑火車票根租借自行車可半價優惠。電話(02)24931111轉66,網址:http://www.shuangsi.tpc.gov.tw。
  • 當見到遭車輛輾壓後螳螂屍體,您或許會罵駕駛這麼不小心,或同情螳螂的遭遇。出現馬路中央的受害者以薄翅螳螂及寬腹螳螂居多,這是牠自己飛到馬路上,而不是為了拍攝效果趕牠上路,那為何要找死呢?
  • 緬梔可以用扦插法繁殖,好幾個人都想種植,於是備刀砍枝條。緬梔的枝幹直立,底下的分枝太粗壯,細枝都位於高處,想要砍一節枝條真不容易,抬來梯子才能完成任務;在這裡喜歡什麼就取什麼,插枝是最方便最省錢的方法。把緬梔的枝條放置到切口乾燥,再扦插於土裡,是扦插存活率極高的植物,但注意不要太潮濕,以免植株腐爛。
  • 每年於春天開花的植物,讓同期羽化的蝴蝶有能量繁衍下一代,苦楝、青剛櫟、樟樹、茄苳、芒果、龍眼及皺桐是較常見物種,而廣稱油桐的皺桐,在近幾年台灣客委會推展的客家活動─油桐花祭,成為了文史工作及攝影愛好者的焦點,以一年數度展現花顏,是否仍於春天高峰期以「五月雪」讓大家驚艷?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