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股市註冊制 沉澱資金控制通脹老虎

人氣 1324

【大紀元2020年11月11日訊】萬億螞蟻上市被喊停,中國資本市場的監管越收越緊,這不僅讓中港兩地匯集的海量資金去向難覓,而且在註冊制剛剛運行的背景之下,也讓市場對馬雲和螞蟻的前景擔憂。就在螞蟻大戲迷霧重重、仍在進行時,有一部以財經為主題的大陸話劇《大贏家》,這個月將在上海開演,宣傳中是這麼講的,這部劇是為了紀念中國資本市場30年。

中國資本市場誰主沉浮 《大贏家》話劇開演

這個話劇講的什麼劇情呢?大概的意思是,四個大學同學在中國資本市場30年裡的人生故事,這30年是從1990年開始,一直到2020年現在,裡面串了一些對中共的資本市場來說,算是很重要的大事件,比如「上交所成立」、「327國債期貨」、「深圳810」、「股權分置改革」以及「2015年股災」等。

財經界的朋友可能會知道,中國的上海證券交易所和深圳證券交易所在中國開始營業的時間就是1990年,那個時候,中共正要開啟資本市場,討論的話題是要姓「社」還是要姓「資」?

這部話劇的總策劃是鄭培敏,他同時還是上海榮正投資諮詢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長,他在接受大陸媒體採訪時說,這部劇想表達的核心思想是,要敬畏市場、敬畏法治,生存下來的才是「大贏家」。

大陸的文藝都是服務於黨的宣傳需要的。這時候,這樣的一部話劇,對螞蟻上市的叫停來說,似乎非常應景兒,不但應景兒,對螞蟻和馬雲來說,還有了一種諷刺意味。

2019年6月,作為中共資本市場改革的「試驗田」的科創板正式開板,算是拉開了中國進行註冊制的改革序幕,一年後,就是今年的6月,創業板註冊制相關業務規則等披露,10月31日,中共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定調,要全面實行股票發行註冊制。緊接著,在11月3日,上市倒計時讀秒的螞蟻集團上市暫緩,新華網給出的消息是,依據「註冊制」相關規定,要求擬上市企業在增加信披透明度方面作出實際行動。

這感覺就像是請君入甕,然後再給你來個甕中捉鱉。

我們再接著說這部話劇「大贏家」,整部劇的策劃鄭培敏還提到,除了一些中國資本市場的大事之外,劇中還能看到不少曾經的資本大鱷的影子,以及真正敬畏市場、遵循價值投資原則的金融家等等。

這裡提到的「真正敬畏市場……的金融家」云云,因為加了真正二字,所以難免不讓人聯想到時下正在點兒背的馬雲,但這種中共輿論宣傳中「真正的」金融家,已經顯然和如今的馬雲不沾邊了。

這個劇,在上海演完,還要在北京以及中國各地巡演。結合著當前螞蟻的現身說法,以及中共釋放出的金融整頓信號,這部劇也必然肩負了政治色彩。

大陸的財經媒體在宣傳這部話劇時用了這麼一句話,「30年後,大幕重啟。」「中國資本市場改革正步入深水區。」

這場30年後重啟的大幕,拉開後,要上演一場什麼樣的故事呢?可以確定的是,如今的螞蟻和馬雲就在這個深水區。

註冊制開啟資本市場擴容 尋找鈔票蓄水池

聊完這部話劇,接下來的內容,我們想就中共實施的股市註冊制和朋友們做個分享。

一位中國金融專家麥先生表示,中共全面實施股市註冊制,這意味著未來將有大量企業進入股市直接融資,也意味著資本市場進一步放開和坐大。

這位麥先生在中國金融業迄今30年,清晰了解中國金融業一路發展的脈絡,對於中共全面實施股市註冊制,他做了個形象的、簡要的比喻,那就是中共要為「超量發行鈔票找到新的蓄水池」。

根據畢馬威會計師事務所(KPMG)的統計,今年前三季,上海證券交易所(上交所)與深圳證券交易所(深交所)預計共錄得294宗新上市項目,新股適量較去年同期上升131%,募資總額達到人民幣3,557億元,比上年同期上升154%,從數據中可以看到,IPO步伐明顯加快。

另外,還有證監會的數據顯示,目前大陸企業從IPO受理申請,再到完成註冊,平均時間大約在5個月左右,而過去的審批時間,則至少一年以上,兩到三年的也不在少數。所以,只看這個註冊時間來說,那比以前是快了不少。或許在這一點上可以解讀為中國資本市場在蓬勃發展。

而事實是,在目前的大疫情下,中國經濟受重創是無法迴避的現實。根據中共當局資本市場官方統計數據顯示,第三季度,中國經濟同比增長4.9%,低於預期。原本預計全年GDP將增長2%左右,這是在過去30年來,中國經濟數據最為疲弱的一年。

這位資深的中國金融專家麥先生分析說,在今年經濟受重創的背景下,股市集資創新高,原因之一就是北京發行貨幣太多,資金沒有投資出路。

然而在中共當局計劃大力推動股票上市註冊制,為中國資本市場擴容的當下,一間重量級公司卻被中國的股市排除在外。

恆大回歸無望 新東方瞄準港股

11月8日,中國恆大與深深房均發布公告指,中國恆大決議終止與深深房重組計劃。這意味著恆大地產借殼回A股市場上市的計劃失敗。

中國恆大在9月29日公告中表示,已經和戰略投資者簽訂了補充協議,戰略資金在恆大股權比例不變,從2016年到2017年,恆大相繼引入的1,300億人民幣戰略資金將轉為普通股。

對恆大的情況,多方評論人士表示,從恆大崛起到近期恆大的債務事件,見證了中國監管層對超發貨幣的策略變化。

麥先生也分析說,在過去幾年,中國超發印刷大量鈔票,但物價指數並沒有太大的提升,這是因為超發貨幣大多都流入了房地產業,壯大了房地產行業,特別是在2016年的時候,北京就把超量發行貨幣沉澱在房地產業。但是在房地產泡沫瘋狂發展幾十年之後,現在中共開始控制它的發展了,各類限購措施相繼出籠。並且房地產這個蓄水池也已經滿了,水要溢出來了。

而從中共目前的一系列動作來看,這一次,中共是想要把資金沉澱在股市裡。麥先生說,只有這樣,才能把通貨膨脹這隻老虎控制住,穩定社會。

抖音、新東方等排隊來港吸金

此前,市場估計螞蟻集團計劃通過香港IPO籌資175億美元,在螞蟻集團上市前,已經有大量資金湧入香港市場,然而螞蟻上市計劃突然暫停,已經流入香港市場的海量資金就成了市場關注的焦點,已有多家中資企業正逐步吸收市場上等待螞蟻上市的資金。

在11月7日,中國大陸有多家媒體報導,字節跳動正在商談一輪總額為20億美元的融資。估計融資之後,字節跳動的估值將會達到1,800億美元。字節跳動將拆分旗下的短影片平台「抖音」,讓它單獨在香港上市,目前還沒有信息顯示它的上市集資金額,但在此前,路透社曾經引述消息人士的說法指,如果抖音單獨上市,預計估值將超過1,000億美元。

同時,抖音海外版Tiktok的國際業務前景並不明朗,9月份的時候,美國政府曾通過行政令,下達了關於TikTok的禁令;並認為 TikTok引發國安方面的擔憂,因為中共當局可能會獲得使用這款應用的1億美國人的個人數據,雖然TikTok否認了這個指控,但是無疑這種擔憂仍然是存在的。

新東方創港股「最貴個股」

在市場傳聞抖音上市之際,早在2006年9月已在美國紐交所上市的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09901)(美:EDU),在前兩11月9日,正式在港交所二次上市。這一次發售851萬股,集資約119億港元。

其中引發市場關注的是,新東方公布了它在港交所上市的每股定價為1,190港元,成為港股市場上個股股價最高的公司。以一手10股計,入場費則為14,131港元。

目前新東方在美股市值約為270億美元,上週五(11月6日)的美股股價為178.99美元。

吸熱錢時機佳 多間中資尋港上市

此外,還有京東健康、中國大陸潮流公司泡泡瑪特也將在下週尋求通過上市聆訊。京東健康以及泡泡瑪特的籌資金額分別是3億和5億美元。

此外,隨之而來的還有中國大陸的短影片平台快手。快手也已經向港交所遞交了上市申請,根據初步招股文件顯示,快手此次上市將採取同股不同權架構。對於集資金額,早前市場傳聞說,快手上市擬集資50億美元。根據《中國基金報》的消息,目前快手背後的資本財團已包括騰訊、博裕資本、阿里系雲鋒基金、新加坡主權基金淡馬錫與紅杉資本等。

而其中的多家財團,包括江澤民孫子江志成實際控制的博裕資本、阿里系的雲鋒基金、新加坡主權基金淡馬錫等也都是螞蟻集團的投資者。

雖然這些中企的集資規模,都不能和「巨無霸」螞蟻集團相比,但對急於尋找鈔票蓄水池並擴容資本市場的中共當局來說,陸續且密集的中企上市是它在資本市場運作中必要的一步。

專家:北京加速資本市場擴容

麥先生還表示,北京當局雖然叫停螞蟻上市,螞蟻集團也「主動」暫停了港股市場的IPO,但與此同時,新東方、抖音等中資公司陸續在港上市等,這一系列資本市場的動作,反映出了北京當局在資本市場的擴容速度之快,是在加速圈錢。

他說,雖然前些年有不少中資企業赴美上市,其實當局並不希望企業去美國上市,而是希望這些企業在上海或香港上市,這樣可以直接把錢圈進來。但由於此前中國大陸一直實行審批制,導致一批公司不能在中國大陸上市,所以之前北京只能允許這些企業在美國上市。

而現在,中共在它的十四五計劃中明確了要全面實行股票發行註冊制,這對於不少企業,相當於是一個機會,但是中共當局現在又突然叫停了螞蟻集團的IPO,其實是為註冊制的落實和執行造成了巨大挑戰,因為此前中共當局的監管部門對螞蟻集團的上市都是加速審批,但是在上市前突然的大逆轉叫停,很難不讓外界質疑市場信譽。

麥先生認為,這恰恰是詮釋了中共一再強調的「雙循環」,但把這個概念用在資本市場上,那就是在兩個市場同時圈錢。

擴容中國資本市場 香港「錢袋子」亦不放鬆

近期的港股市場可以說是格外熱鬧,尤其是「造富」神話在今年更為明顯。除新東方之外,還有多家中資企業也正計劃吸收香港市場上的海量資金,同時,在香港上市的中國大陸公司的規模及頻率都在增長。

國際會計師事務所德勤曾發布報告指,2020年前三季度,港股市場共錄得99隻新股上市,集資金額達2,138億港元,與上年同期比較增長67%。在新股數量方面,中國大陸企業的比重為70%,而新股集資的金額方面,中國大陸企業融資金額佔比為98%,約為2,099億港元。

這些都反映出北京仍在利用香港金融市場地位,繼續實現其「錢袋子」的功能。儘管中共已經計劃用上海和深圳逐步取代香港,但目前來看,還做不到。

螞蟻大戲未落幕 成敗由誰主?

從螞蟻集團計劃在A+H股同步上市,到被監管機構叫停,再有大批中資企業「不約而同」的選擇中、港股市上市,這一連串的動作來看,中共要通過中資企業在中港兩地資本市場撈錢的實質,已經清晰顯現。

現在,中共當局已發布文件,強調要完善金融監管體系,健全「問責」制度。而身在風口浪尖的螞蟻和馬雲,又將何去何從呢?

策劃:許巧茹、宇文銘
主播:尉然
撰文:李曉彤、財商天下經濟研究組
財商天下https://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So5dawJ61r39w1eqiwLEggD-WT0Rjh8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陳思敏:螞蟻上市流產背後的博弈與套利
【財商天下】螞蟻故事沒結束 馬雲控股權藏祕密
螞蟻上市不成 抖音、新東方等排隊來港吸金
中國資本市場誰主沉浮? 螞蟻大戲未落幕 話劇《大贏家》開演
最熱視頻
【首播】專訪程曉農:經濟全球化告別中國版(6)
【思想領袖】克拉奇:制止中共種族滅絕
【未解之謎】兩位醫生經歷的臨死體驗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