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練乙錚:正邪大戰 左媒赤膊上陣

人氣 1046

【大紀元2020年11月11日訊】(香港大紀元記者黃采文、梁珍採訪報導)美國總統大選空前激烈,極左思潮大舉抬頭,被外界視為是一場極左的社會主義、共產主義與自由民主的意識形態之戰。

香港資深時事評論員、現任日本山梨學院大學經濟學教授練乙錚接受《珍言真語》美國大選直播專訪時表示,此次美國大選是「正邪大戰的第一步」,若拜登當選,正邪大戰的戰場將移至「民主黨內部,甚至在白宮裡」,「將導致民主黨整體分裂,黨內主流派與極左翼將發生激烈鬥爭」。

他說,美國極左思潮源於60年代民權運動,此後大舉進軍美國學術界。「他們否定美國所有現存制度,並用極端的手法推進他們的運動」,以「共產黨」都不足以形容他們。且為了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勝選,左派媒體「全部都亮相了,全部赤膊上陣」。

拜登弱勢出線 若當選 恐被極端手段對付

「此次大選可以說是正邪大戰的第一步,我估計陸續會來,這次不是一次性就玩完了。」練乙錚說。曾擔任香港中央政策組全職顧問、《信報》總編輯的練乙錚,有主權移交後「香江第一健筆」之稱。

練乙錚說,美國60年代民權運動,產生了一種逆流——左派思潮,「這些極左派包括『毛派』在內的一些人,後來大舉進軍美國學術界。他們成為中學的教師、大學的教授」。

直至90年代,「如社會學、政治學、文學,英文系很多都是被左派控制了,文學理論等等,都是馬克思那邊的。接下來他們更加占據了一些法律學院等等。」時到今日,「他們成為了民主黨支持者當中大概15%到20%左右」。

他說,當前民主黨的主流派並不希望黨內出現左翼,「但問題是他們要利用左翼才能贏得大選。沒有了那百分之十幾、二十的左翼票,他們贏不了。」於是為了保證民主黨的勝利者是民主黨的主流派,「唯一的主流派只有拜登,所以拜登才被推舉」。

因此在大選初選時即使拜登的表現不佳,主流派卻動員了所有人勸退當時的民主黨參議員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與參議員伊莉莎白·華倫(Elizabeth Warren)

「拜登並不是靠自己的強勢贏得出線權,而是靠背後的民主黨人在牽線,所以拜登本身是弱勢。」練乙錚說。

極左翼分子欲推翻美國現存制度

為了安撫左派,民主黨主流派「就在比拜登更左的參選人裡,選了賀錦麗」。練乙錚認為,「桑德斯基本上還是共產黨那一套想法;賀錦麗與華倫(左傾程度)差不了多少。」

如果拜登勝出,他認為「民主黨的主流,也就是中間偏左的那幫人,和極左派之間的鬥爭,會是下一步正邪之間的鬥爭中的其中一個環節。」他預料民主黨將產生「整體分裂,並且這個分裂是在總統與副總統之間」,而這些紛爭將嚴重影響美國政壇。

他說,這場民主黨的黨內鬥爭將十分激烈。因為左翼的支持者裡有幾類人,如「安提法」(Antifa),所謂的反法西斯的運動。「這幫人實際上真的是極左的。說他們是共產黨都不夠,因為這幫人是完全否定(美國)所有現存的制度,包括會用很極端的手法去推進他們的運動。」

「最近美國發生的警察槍擊射殺黑人的事件裡,然後引起的動亂全部是這些人帶出來的。」而民主黨內極左翼卻沒有批評這些暴亂分子。練乙錚推測,「他們可以用很極端的手段去對付拜登,我估計甚至可以出現暗殺。」

美主媒體幾淪陷 赤膊上陣全亮相

截至目前,美國大選計票尚未完成,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在多數美國主流媒體配合下,自稱「勝選」,然而拜登陣營涉嫌選舉舞弊的大量證據浮出水面,川普陣營也誓言以司法途徑拿回被偷去的選票。

練乙錚說,左派思潮侵蝕美國教育界,包括現今主流媒體的記者、編輯都受其影響,「很大程度上是左派的」。他舉《華爾街日報》為例,年輕記者大都屬於左翼,他說,當前即使較保守的媒體都已淪陷,已經左傾。

而這次大選,美國媒體左傾的態度尤為明顯。拜登之子亨特·拜登在大選前爆出「電郵門」,涉及與中共不法的利益勾兌,拜登也極可能身陷醜聞中,甚至犯下叛國罪。然而幾乎所有美國主流媒體均對「電郵門」事件噤聲,絕口不提。而另一方面,卻大量報導川普負面新聞,甚至製造假新聞。

「在選舉的過程當中,主流媒體,特別是那種比較偏自由派,或者偏民主黨的,這一次全部赤膊上陣,就是這樣的情況。」「他們認為的正邪大戰,所以全部都亮相了,就是這個原因。」

美國左翼擴張已到極限 拜登若當選 兩年後成「跛鴨」

不過,練乙錚認為,即使左派不斷滲透、動員美國社會,但「15%至25%我估計呢都差不多到極限的了」。就如這次民主黨支持「安提法」(Antifa),造成社會動亂,美國民眾大多無法忍受,民主黨票倉裡有很多是反對極左派的,「哇,你有沒有搞錯,我雖然支持民主黨,但是你搞得真的動亂都出來了。商場都被搶劫,什麼都有了。」

練乙錚8日接受採訪時,已注意到共和黨在眾議院已贏得五六個新席位。他認為若拜登當選,兩年後的期中選舉,「眾議院換屆的時候,共和黨有可能拿到更多的票數」,屆時拜登很可能成為「跛腳鴨」。即使最終民主黨僅擁有參議院的多數優勢,「美國的所有法案,參議院和眾議院都要基本上通過才可以的。那麼如果他(共和黨)在眾議院的席位卡死你,很多法案通過不了。」

「我估計左翼那邊的能量,是不會發揮太多出來的。所以我提出這個是一個嚴重的問題,但是在這個問題上面,目前看來是不需要太擔心。」

不過他說,身在美國的華僑要明白中共滲透美國社會、干擾此次美國大選的危險性,它「簡直就是一刀插進你的心臟,不是開玩笑的。所以這個美國人一定要瞪大雙眼來看清這個事實才行」。

他認為,中共可能利用在華人社團裡尚有影響力的、20世紀六七十年代的毛派的餘孽,或一些潛伏在美國已經擁有美國公民身分的人,對美國進行滲透與干擾;其二是利用社交媒體,「出動很多的機器人去傳遞一些假的消息,或者傳遞一些偏袒的言論」。

《紐約時報》發文攻擊 反證《大紀元時報》影響力強大

此次美國大選,前所未有的選舉舞弊現象叢生,都指向民主黨與拜登陣營,然而美國媒體大都公開包庇拜登,並配合其宣布勝選。值此時刻《大紀元時報》媒體集團仍堅持報導真相及堅守媒體良知,在美國,《大紀元時報》發聲明指,在法律訴訟未決前不宣布2020年總統大選的獲勝者。

練乙錚讚許《大紀元時報》的做法「這是正確的」,且不用在意其它媒體的眼光,「本著做新聞的角度,對的話你就去做」。「未有最後的法律裁決之前,這個選舉實際上是未落幕的。一天沒有正式官方的公布,都不算數的。」

此次美國大選報導中,《大紀元時報》的知名度及影響力大幅提升,贏得美國民眾支持,然而此前,向來左傾、力挺拜登的《紐約時報》公然發表文章誣陷《大紀元時報》。

「他們寫的標題是相當不客氣的,用一個名詞叫做Influence,就是試圖『影響』美國的政治,一般這個詞是用在中國共產黨的一些刊物,一些傳媒,或者一些團體上面的,現在竟然《紐約時報》那個標題就用在《大紀元時報》上面,所以我覺得這一次他們是比較不客氣的。」練乙錚形容,「他們全面投入,七情上臉(表演賣力),赤膊上陣,沙塵滾滾,他們才不管你是誰,就是打擊你,就是這樣的情況。」

他認為《紐約時報》那篇文章適得其反,對《大紀元時報》而言,是莫大的「鼓舞」,「它在文章裡面承認了,大紀元最近這十年八年以來,發展的速度是令人震驚的,影響力是非常的強大。所以他才寫那篇文章來攻擊你們。在這個那麼關鍵的時候,你們應該反過來看,應該是對你們最大的讚許和鼓舞。」

當共產與民主自由意識形態大戰之際,正邪交鋒,揭露謊言、傳遞真相更顯珍貴與重要之際。練乙錚說:「在這一個這麼重要的時刻,我們都要大家支持所有正義的媒體,特別是大紀元。」

值此《大紀元時報》邁向20周年之際,他也讚許《大紀元時報》在中國新聞報導上,「沒有哪個別的媒體可以比擬的。在中國的消息的渠道差不多可以說得上是最靈通的。我估計這樣一個優勢是繼續會發展的」。

完整的訪談內容請點擊觀看《珍言真語》節目。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謝田:利益分贓不均 中共叫停螞蟻
【珍言真語】《十年》再映 周冠威:盼望超絕望
【珍言真語】曾志豪:香港第四權末日來到
【珍言真語】潘小文:捕蔡玉玲 港警離譜報復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傑森:德州大停電的深層原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