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村委選舉致20年流亡 劉華:我們要選票

人氣 729

【大紀元2020年11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2020美國大選全球矚目,大規模舞弊導致川普總統連任異常艱難。大洋彼岸,一對因村委非法選舉致上訪、流亡二十年的夫婦,表達了他們對川普的深深理解,並堅信川普一定可以勝選。

馬三家女子勞教所受害人、紀錄片《小鬼頭上的女人》主要講述人劉華告訴大紀元記者,中國網民在網上爭這個川普和拜登兩人誰贏,爭得轟轟烈烈,大家都向著川普,因為川普是公正選出來的,拜登是作弊的。

「我心裡始終有信念,川普一定能選上來。」劉華說,「這些(共產)幽靈,把這些詭異的、陰謀的、奪權的手段都轉移到美國去了。他們作弊,是他們一貫的套路。這個非法選舉,跟大陸是一樣的。作弊也沒有用啊,美國是一個民主法治國家。我始終堅信川普能上來,會告他們,會一查到底,這牽涉到美國每個公民的個人權利問題。」

劉華和丈夫岳永進家住遼寧省瀋陽市蘇家屯區紅菱鎮張良村,因村委非法選舉,到現在有將近二十年流亡在外。

經歷非法選舉 被迫流亡

2002年,村幹部非法賣地及非法轉包土地劉華和丈夫倆都是生意人,家裡不種地,地基本上租給別人種。劉華說,「那年冬天,他們偷偷出賣土地,也不通過老百姓。我和我丈夫倆帶領村裡的老百姓,就把前書記給罷免了。」

同時,他們把村裡二十年的帳目,送到瀋陽市榮政會計所,簽合同僱了十多個會計師審,審計村裡的帳。

劉華表示,他們維護農民的合法權益,是按法律法規去做。「村裡老百姓他是不知道的,告訴他們土地有土地法。我又組織村裡的農民買了好多土地法的書,讓大家看,讓大家腦海里有法律意識,我們還要去打這場官司。」

按村民自治法,村書記有貪污事項,有違法事項,村民就有權利罷免。七月份,前村委會從書記到村長往下,加上婦女主任17個人全部都罷免了。罷免完以後,大家就開始投標選舉。

2002年8月,岳永進以490票當選村長,成為一個民選村長。

劉華回憶,村裡出嫁的姑娘,從千里以外都坐飛機坐火車回來了,參加選舉。岳永進選上了,將近五百票。老百姓從來也沒嘗試到依法選舉,一人一票。那票看得可緊了。選上就放鞭炮啊,可熱鬧了。

「村裡都有三分之二選我丈夫,票可多了,他們三分之一都沒有,這些年一直搜刮老百姓的財產,一直割韭菜老百姓都苦透了。我們沒告狀之前,我們村裡二十多個光棍、沒結婚的,還有草房子。等我們告完狀、審計報告以後,老百姓的水電費原來是一塊錢一度電,現在才幾毛錢,他種地就能掙錢了。」她說。

第一次選舉選得轟轟烈烈,對方沒怎麼敢舞弊,因為岳永進夫婦一直進京上訪,帶著上百村民維權。等到期再選時,岳永進硬給罷免了。

「就跟川普拜登選舉一樣一樣的。」劉華解釋說,「咱們是實打實的票,一票一票地記。人家什麼死人吶,精神病人啊,多票啊,改票啊,什麼都有,你說咱能選過他們嗎?就像川普這回,你是正義依法選,他們就是作弊,你根本就整不過人家。」

岳永進參選還受到威脅。「很多地痞流氓就在大隊門口堵著,當地鎮政府聲明了,說今天要是選上了,把我們倆口子都抓走全部坐牢。」「我們村裡老百姓嚇得就說,哎呀,可別在這待,快走吧快走吧,送我倆走的。一會車來了抓法院你倆都去坐牢了,別幹了,快走吧,我們倆就逃出來了。」

2004年4月3號,岳永進夫婦拿著村委會公章上北京上訪,再也沒敢回去,每次回去都是被警察強行綁架,抓到警車上拉到派出所然後勞教。

上訪維權多次被勞教

據介紹,張良村的官司打贏了。經依法審計《二十年村財務》,審計村支書王景財貪腐三百餘萬,及村提留水電費七百餘萬元共千餘萬,牽涉省至鎮百名官員貪腐賭賂,有《審計報告》為證。

劉華表示,「二零零三年審計完畢,給了結果,他們違法了。結果他們又拿錢去賄賂,公安部也沒抓他們,就開始抓我們倆了。我們倆一上訪就抓。」

第二次選票我們選的也是多。我丈夫雖然是被選上了,村委會公章在他手裡拿著,人家不照舊執政嘛,我丈夫選的村長都成了流亡村長了,一直流亡在外面,就這麼拿著個公章當村長。人家不讓你幹吶,逼得我倆上北京來上訪。」她說。

因為上訪,二人多次被抓。「2013年抓我一次;2016年我們倆被勞教了,都被勞教一年;2009年8月5號我到北京國家信訪局上訪,又給我抓住勞教一年;2010年12月,我和丈夫在北京上訪又被抓回去了,我丈夫勞教一年半,給我勞教二年。」

「給我抓回去,五天五夜不讓睡覺,給我坐老虎凳,老虎凳都是不鏽鋼的鋼板,拔涼拔涼的,三月份天還冷,在家睡覺從被窩裡抓走的,我現在兩條腿都完了。」

因為著涼,風濕風寒劉華幾乎失去勞動能力,身體都殘廢了。2014年,因為做揭露馬三家勞教所的紀錄片《小鬼頭上的女人》,又被打擊報復,綁架拘留了三十七天。

「2014年3月10號抓我的時候,蘇家屯公安給我定個罪說我捏造事實,『你講馬三家勞教沒有那回事』,你看他們流氓不?無賴不?我說那你勞教廢除幹啥,你接著留著唄,為什麼還要廢除啊?」

為百姓維權 夫妻雙雙殘疾

劉華夫婦在北京流浪,多次遭警方驅逐。「根本就不讓你活,2006年在北京給我抓回去了,把我在北京住房裡的東西、四萬塊錢全部給搶了。等我跟我老公回來,什麼沒有了。」

「不就是因為這個非法選舉引起來的嗎?不讓我們活,逼著我們到處流浪、上訪,我老公成了一個流亡政府的村長。拿著政府的公章到處上訪。」大隊書記劉家安拿著黨支部組織公章代替村委會公章工作,有什麼事盡扣黨委書記的公章。直到2006年2月20日,他們第二次被抓回去,所有的東西包括公章,全部都被搶走。

劉華說,「我們夫妻都是拿命啊,給村裡老百姓維權啊。地也給他們要來了,帳也給他們審了,他們都過好了。我們翻案以後,村裡的村支書都開除黨籍了,但沒抓他們。」

「一分錢不掙上訪二十年,村裡老百姓都得到了實惠,我倆就這麼在北京流浪。我倆都被他們整殘疾了。我被村支書打了兩次,都打得死去活來。打成輕傷他找公安又改為輕微傷了,逃脫刑事責任。人家照舊當二十年書記,我倆就在北京流浪,成了流亡政府的村長了,你說可笑不?」

岳永進被預謀陷害致殘,大雪天村委辦公室故意拖地開窗,讓石瓷磚結薄冰。「我丈夫不知是計,做事滑倒撞上柱子,給他左腿整成三級殘廢。這二十年上廁所都是蹶著上廁所,從而腿都蹲不下。給我倆都整殘疾了,這就所謂他們說依法治國、依法選舉,中國有人權,簡直在那瞪眼說瞎話。」

在北京流浪 艱難生存

2016年2月,公安部確定遼寧省從鎮政府一直到省公安廳存在侵權違法行為。有了結論後,夫妻倆就申請國家賠償,至今沒有回覆。

「現在案子是翻了,給一張紙誰都不管。我老公2018年給北京二中院部一級的領導寫信要告公安部,結果呢,北京的公安和遼寧公安勾結在一起。2018年12月26日晚上,私闖民宅上我家,和房東故意勾結一起,把我租房裡的東西全部搶走了,到現在也沒還我。」

為了維權,劉華和丈夫在北京艱難生存,也回不了家,家裡房子都漏了,二十年都沒有住人了。她說,「我們一年年都捨不得買一塊肉,吃菜一天就花個三塊五塊,就晚上吃一頓菜,我老公出去打工晚上回來我給他做一頓菜。那怎麼辦呢?我也不能掙錢。唯一我就是靠拔火罐、按穴位減輕點疼痛。」

「這一個選舉就給我選了二十年,苦了二十年。20年我也得堅持啊,他們沒有法律,都是靠權力、靠造假,靠作弊。這麼整人。這回川普選舉國內有人站在拜登方面,昧著良心說拜登上來好,怎麼好啊?!大家都在受苦,保護自己都保護不了,整個權利都就被他們強姦了,生不如死活著。」

「法律早都死了,誰給你主持公道啊?」劉華表示現在基本都不去上訪,上訪也沒有用,上訪地方官員就整你,抓回去強迫教養、拘留,勞教沒了現在就是判刑,一起限就是三年,多則五年。如瀋陽維權人士林明潔就在北京一露面,就給抓回去判了五年。

劉華指出,都是國家信訪局勾結地方官員,才讓訪民去坐牢。她指證,2009年8月5日下午,蘇家屯鎮有個叫蓋紅(音)的截訪人員,與北京國家信訪局二樓的202接待員勾結,剛出信訪大廳四個彪形大漢把她綁架回去,直接勞教了。

劉華表示,「他們就這麼惡劣,就這麼卑鄙。所以我特別理解川普的苦難。這些邪惡的幽靈、魔鬼沒有他們不敢幹的。我們在大陸這邊的人特別渴望自由、渴望民主,我們每個都渴望有自己的選票、有人權,可以有自己的權利。」

責任編輯:李沐恩#

相關新聞
【有冇搞錯】賓州舞弊鐵證如山
楊威:美國大選舞弊引發媒體大洗牌時代
王赫:面對大選舞弊「政變」 川普已穩住大局
【西岸觀察】抗議選舉舞弊 民意洶湧挺川普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美3大動作抗共 趙立堅說辭軟化
【有冇搞錯】習仲勛重修惠能金身傳說
【橫河觀點】美國制裁才知中國超級電腦有假
【唐浩視界】數字人民幣 藏中共6大謀霸戰術
【拍案驚奇】拜登30天提6兆支出 台積電亟需水
【時事軍事】美海軍驚人計劃 快速打擊劍指中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