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著「玻璃窗」的夫妻   

作者:高達宏
有些先生和太太是生死相許,遠超過生活的義意,不只是夫妻間的責任和義務,而是一種生命的交流。(Pixabay)
font print 人氣: 480
【字號】    
   標籤: tags: , ,

隔著「玻璃窗」的心靈就是這樣。知道風在吹,卻感覺不到風的吹撫,看見花盛開,卻聞不到花的香味,知道她在說話,卻聽不見聲音。

我們經常活在「有聽沒有懂」或是「講了等於沒講」的日子裡頭,這是一種「心靈溝通」的問題,而會造成這種問題,最主要的是每個人的「人生的願景」不同,以及家庭背景所造成的表達的差異。

往往這樣的不同,即使是生活一輩子的夫妻,也無法超越而過。

夫妻之間的愛,應該是超越對父母、對子女的愛,因為夫妻是世上唯一能裸露相對的兩個人。

有些先生和太太則是生死相許,遠超過生活的義意,不只是夫妻間的責任和義務,而是一種生命的交流。

然而,事實往往不是這樣,就是因為人們很難超越自己的「心靈和心理的模式」,所以在日常的生活中,就會出現同一桌吃飯,同一床睡覺,卻仍然有著無法溝通的模糊。

有些先生和太太只是共同生活在一起的夥伴,更不堪的,有些先生將太太看成女傭,有些太太將先生看成長工,彼此之間充滿著責任和義務,有感情而沒有愛,勉強說有愛,也是「有條件」的愛。

因此雖然夫妻之間,常常是對於彼此的個性相當了解,但是,又往往難以碰觸到彼此內心深處,於是有著「我知道他會做什麼,卻又不懂他為什麼會這樣做,說又說不聽」的混亂。

結了婚的人,會酗酒、賭博,會沉迷於一種大家公認,甚至他自己也知道「很不好」的事物當中,百分之百都是心理的一種反應,也可說是,百分之百是有著心靈的病痛。

有些人儘管不會做出傷害別人的事情,他可以繼續上班,繼續過著沒有異狀的生活,但是內心則是自我放逐,讓自己成為行尸走肉。

他們會以「培養嗜好、興趣」的方式,來麻醉自己,用音樂、寫字、繪畫等,來逃避,來躲藏。

往往連當先生的、太太的也不知道對方有了心靈和心理的問題。

甚至,有了像這樣的心靈和心理的病症,很多的人都是不自知的。

隔著「玻璃窗」的心靈和心理就是這樣。

知道風在吹,卻感覺不到風的吹撫,看見花盛開,卻聞不到花的香味,知道他/她在說話,卻聽不見聲音。

夫妻之間,只是「客觀的知道存在」,而無法「主觀的感覺存在」,有生活的交流,而沒有心靈的交流。

筆者用夫妻來做例子,是因為夫妻有著人和人之間最親密的關係。

實際上,朋友、同事之間,也有著相同的問題,但是,由於生活上、心靈上的距離較遠,所以相對的交流和感覺比較表象(表面)化而不如夫妻般的深切。

有時候人們無法自己打開「玻璃窗」,這時候就需要藉著外力來幫忙,宗教、心理醫生、書籍、朋友等,都可能是一把開啟的「鑰匙」,不過,往往這也只是一個用來躲藏自己的避難所,然而,這總是一個機會,一個給自己的機會。@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夏爾特大教堂(La cathédrale de Chartres)位於法國巴黎西南約80公里處的夏爾特市。教堂坐落在山上,經過幾次的焚毀又重建,薈萃了羅馬式和哥特式建築風格,那裡有世界上最古老 的彩繪玻璃畫,工藝精湛,精美絕倫。中世紀的時候教堂雕塑都是有顏色的,紅、藍、金、綠,非常鮮豔的顏色。在十六、十七世紀時的建築不太喜歡用顏色,就把 顏色都擦掉了。如今,白天的教堂是石頭本色,藍天白雲下,莊嚴而寧靜;夜幕降臨後,通過色彩斑斕的燈光秀,中世紀的原貌重現。
  • 如今妻子稱丈夫為「老公」,其實古時候「老公」是指太監。那麼古代女子如何稱呼丈夫呢?
  • 週一(4月15日),法國舉世聞名的巴黎聖母院大教堂發生大火,摧毀了尖塔和珍貴的木質屋頂,但大教堂標誌性的彩色玻璃玫瑰窗似乎倖存下來。這種古老的玫瑰窗難以複製。
  • 在現當代社會生活中,玻璃窗以及包括眼鏡、顯微鏡、鏡子、望遠鏡、試管、照相機在內的玻璃製品,是再尋常不過的東西。然而,對於中國古人來說,對玻璃的興趣卻遠遠少於對瓷器的興趣。考古發現,雖然早在戰國時期就有玻璃珠,但製造玻璃的技術卻一直停滯不前,直到清朝康熙年間,大規模的玻璃生產才出現。
  • 隔著半個多世紀的時光,常德公寓張愛玲的陽台上,從這個角度看出去的上海靜安,時間依然是張愛玲的,這裡的氣場,仍然是張愛玲的敘事地域——所有的離去都不會再回頭,所有的告別都不會再重逢。
  • 滾滾紅塵,苦海滔滔。為了醒世化民,張三丰給不同悟性、不同根基的眾生,撰寫了《天口》,共計24篇,涉及五德、孝行、淫惡、愛人、敬神、醫藥、相卜等內容。他以《天口》道人生,為不同根基的人指點迷津。本篇介紹的是《天口篇·孝行篇》故事。
  • 一個八字,裡面的財官很多,日主一方力量很少,粥多僧少,這應該就是一個富貴命了吧?為何事實上相反呢?
  • 一個漁翁不貪名,不圖利,救下了孤女。一位官員從善尚義,收養她做義女。一個奇夢,天定姻緣,喜結連理。人的善心善行,可以使原本的悲劇,化為美好的喜劇。非親非故,萍水相逢。在善惡博弈的世間,總會有些義行,化開人的蒙昧心地。
  • 《鳳蘭花開時》10月25日首播之後,目前正在網絡熱播。影片根據中國大陸真實故事改編,由新世紀影視拍攝製作。講述一個母慈子孝的幸福四口之家,一夜間純潔貌美的女兒因信仰法輪功被抓捕被永遠消失,刺激造成嚴重健忘症的母親每天痴痴地守望女兒的歸來,她終於接收到了女兒來自天國的祝福。
  • 古時候,傾心詩詞的才媛不勝枚舉,潛心鑽研學問的女先生卻寥若晨星。王照圓的名字可能很多人不熟悉,她的丈夫卻是清代大學者郝懿行,精通古籍的訓詁與考據,其著作《山海經箋注》《爾雅正義》等至今都是學術界的必讀書目。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