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晉選舉】之一:「九品」選官制的建立與作用

作者:邢天行
士人進入仕途,大體上沿用了兩漢以來的察舉、徵辟等方法。有的直接入仕,有的察舉秀孝,還有太學生考試入仕等。示意圖,圖為北京國子監辟雍大殿。(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氣: 477
【字號】    
   標籤: tags: , ,

魏晉南北朝時期的主要選官制度是九品官人法,約存在了四百年之久,上承兩漢察舉制,下啟隋唐科舉制,深刻影響了社會的興衰更替與文化走向。士族集團縱橫國政,士族標舉貴族精神品質,享有空前絕後的榮譽和地位。這也是中國在長期分裂大變革時期的一段特有現象。本篇以人才選舉制度為核心,概括揭示九品官人法在每個大的歷史時代用人之面貌,以及其與社會文化的關係。

九品制由來與建制

漢末天下喪亂,士人四處流徙,以鄉舉里選為基礎的察舉制難以推行。此時,曹操起兵欲匡扶天下,急需賢才,實行「唯才是舉」,另闢新徑。大批名士聚集到曹操軍中。曹操任用清廉正直的名士毛玠為東曹掾,與崔琰一同典選人才。這二人按一定標準評議官吏清濁[1],選拔清正德才,擯棄虛浮之輩,助曹操拔用了大批名士賢才。曹操及左右屬官都以儉率人,於是天下之士無不以廉節自勵,吏治煥然一新。

漢魏之際的名士,多是黨錮之禍後被禁錮做官的士大夫及其子弟。他們有學識、講求超脫名利的精神氣節,成為受人尊敬的地方精神領袖。他們風行互相品題人物,往往變成了人品的口碑,叫鄉論或叫清議。後來六朝典籍中也經常可見「清議」某人的記錄,借指政府部門對官吏、備選人才的品評。

出身潁川第一名士之家的陳群,清雅端方,善於識人斷事。曹操打敗呂布攻克徐州後,陳群被起用,參與軍政,深為曹操信重。在任侍中時,統領丞相府東西曹掾屬。陳群選人用人中正無私,曹丕曹植都以陳群最為有德而深加敬佩。曹操病逝,曹丕繼任魏王後,陳群職任吏部尚書,提出了「九品官人法」。目的是繼續奉行曹操「唯才是舉」的精神,更好地選拔人才。曹丕採納實行。可見,九品官人法草創於曹操軍中[2],定制於陳群之手。

曹操與卞夫人所生長子曹丕襲王位,圖爲清初刊本《三國志》(大魁堂藏版)插圖,魏太子曹丕秉政。(公有領域)
曹操病逝,曹丕繼任魏王後,陳群職任吏部尚書,提出了「九品官人法」。圖為清初刊本《三國志》(大魁堂藏版)插圖,魏太子曹丕秉政。(公有領域)

九品官人法主要內容:

  • 選擇「賢德有識鑒」的中央二品官,兼任原籍地的中正官。負責訪查本州島郡士人,通過簿世(家世門第)、行狀(才幹品德)、鄉品(中正鑑定品級)三方面評次人才高下[3],分上品中品下品三類,每一類中再分上中下,共九品。(上品中的一品為虛設,無人能及,因此上品只有二品三品。)中正可委任地方主簿、從事等襄助,對名士或是被舉薦的秀廉等作出品第鑑定。然後,轉呈司徒,作為吏部授官的依據。
  • 中正每三年調整一次鄉品,根據德業道義的好壞可升品或降品。用黃紙寫定,藏在司徒府,稱「黃籍」。吏部所授官位必須與品第相符。降品等於免官,升官同時必須升品。中正如果定品違法事實昭彰,朝廷也要追究懲處。但一般不允許訴訟枉曲。

士人得到中正品第的鄉品,只是有了做官資本。怎樣進入仕途,大體上沿用了兩漢以來的察舉、徵辟等方法。有的直接入仕,有的察舉秀孝,還有太學生考試入仕等。

九品官人法存續了漢代鄉舉里選的核心精神,通過中正鑑定對清議鄉論進行制度化。這樣,朝廷可以直接掌握鄉舉里選、促進風化,以避免出現地方豪強操控選舉的腐敗現象。

魏文帝、明帝時,中正都由各郡首長公推「賢有識鑒」的中央官擔任。品評人才優劣,不受家世爵位高低的影響[4];重視考察鄉論,評審德行與能力;善惡必寫,如實褒貶[5]。因此,品第制度起到了選賢任能以及激濁揚清的警世作用。曹魏人才濟濟,經濟文化各領域都走向興旺。那些在曹魏時代起家的名士、貴族,多身居顯要,在西晉時壯大成為勢族。

西晉「九品官人法」與中正權威

曹魏後期,司馬氏掌握大權,在各州加置大中正[6],由此出現州郡大小中正。晉武帝登基後,中正改由司徒舉薦任命,州中正也可薦舉郡中正,不再由各郡自主公推。這些變化,使中正威權在手,更容易維護勢族利益。同時,晉武帝在經濟上實行的占田制蔭客制等制度又給予了勛臣、宗室、先賢以及士人子孫特有的經濟權利。這樣,士宦家族迅速壯大並形成士族階層。與之相對的,則屬於庶族,包含儒生和一般有文化的人。西晉中正品第人才,逐漸只重家世尊卑[7],不重才德。居上品者,幾乎都是公侯士族子弟。有美稱的士族子弟,往往弱冠就可直接入朝,在皇帝身邊任清淡散官。庶族與地方世族,包括原吳蜀世族,入仕一般只能在州以下任職。當時有大臣批評指出:「上品無寒門,下品無勢族」、「公門有公,卿門有卿」[8]

《聖君賢臣全身像冊.晉武帝》,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聖君賢臣全身像冊.晉武帝》,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一些大臣上疏請求罷中正除九品。認為西晉中正官才德不如曹魏,定九品「愛憎由己、高下任意」,威權難以監管,「廉讓之風滅,苟且之俗成。天下訩訩,但爭品位,不聞推讓。」[9]但晉武帝沒採納。實際上,儘管晉惠帝時上品已被士族貴族壟斷,但高官並非清一色士族,仍有不少庶族。一些有識見的大臣如劉毅等,為大中正時,仍以才德優先擢拔良才;司徒張華,為了不失去清廉謙退的寒門人才,力使朝廷下詔徵辟了一批「履道的寒素者」為二品,不看門第[10]

九品制在西晉時出現了損政敗俗等問題,沒有更好的制度取代它,只能在選用中正官上求得改善。以今天的標準比較,當時社會的文化道德還是很強的,社會輿論比較自由,對士族主流的自律都有積極影響。客觀上看,九品官人法並未腐朽不堪。這也是它能延續的原因。

當代中國學者用「九品中正制」概括魏晉南北朝時期的選官制度,而不用史書上既有的「九品官人法」,這是有違歷史的。歷史典籍中從來沒有「九品中正制」的稱謂,「中正」只是「九品官人法」執行中的一個職務,在不同時期表現不一樣。在西晉時,中正權威很大,南朝時形如虛設,梁武帝還一度不設中正官。另外,「九品官人法」只是當時的主要選官制度,此外還沿用了察舉、孝廉和徵辟等漢制選官。

=========

[1] 《舊五代史‧職官志》:漢末亂離,舊章弛廢。魏武於軍中權制品第,議吏清濁,用人按吏,頓爽前規。

[2] 《宋書‧恩幸傳序》中的這句:「漢末喪亂,魏武始基,軍中倉卒,權立九品,蓋以論人才優劣,非謂世族高卑。」 《晉書‧李重傳》這句:「九品始於喪亂軍中之政。」

[3] 《太平禦覽》卷265引《傅子》

[4] 《宋書‧恩幸傳序》:「蓋以論人才優劣,非謂世族高卑。」

[5] 《晉書‧劉毅傳》:前九品詔書,善惡必書,以為褒貶,當時天下,少有所忌。今之九品……廢褒貶之義,任愛憎之斷,清濁同流,以植其私。

[6]《通典》卷32有:「晉宣帝加置大中正,故有大小中正,其用人甚重。」

[7]《晉書 群書治要卷三十》:「高下任意。榮辱在手。操人主之威福,奪天朝之權勢。愛憎決於心,情偽由於己。」

[8]《晉書‧劉毅傳》

[9] 《晉書‧群書治要卷三十》:「廉讓之風滅,苟且之俗成。天下訩訩,但爭品位,不聞推讓。」

[10]《晉書‧范喬傳》載:「元康中,詔求,不計資。」「時張華領司徒,天下所舉凡十七人」。《晉書‧李重傳》:如詔書所求之旨,應為二品。

責任編輯:李婧鋮 @#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九品官人法的出現和存續,是適應了當時的社會要求。皇帝把士族看作人才庫,猶如對待御苑裡的寶馬良駒,既給予高規格優寵,又得備好鞍轡、打上馬釘兒,以保證能駕馭馳騁。朝廷不斷加強管理規範,以保證士族的精英優品不墮。
  • 九品官人法在實行中,相關的配套管理制度越來越完善。在東晉到南北朝這六朝時期,打造了歷史上特有的士族文人貴族時代。表現上是:皇權或皇朝雖頻繁更迭,而士族大夫們持續穩定地職掌國家典制。中國禮制文明與文化不因皇權姓氏改變而損折。因此,我覺得以士族制度或者文人貴族制度來概說六朝政治制度,更能貼近歷史真貌。
  • 上古中國禮儀文化並非僅指人們的社交禮儀,其範圍涵括了上至國家的政治制度、律法典章,社會的道德倫理、思想文化;下至黎民百姓的做人準則、日常生活中方方面面的規範,無不包含在內。中國禮儀文化是自天而來的文明,源自於神的智慧,內涵博大精深。
  • 清朝的慈善機構相當完備,不僅有官辦的養濟院、育嬰堂、普濟堂等,也有民間力量自辦的地方善堂、宗族義莊和工商業者的會館公所。官辦和民辦的慈善活動涵蓋了慈幼、養老、恤婺、助葬和疾病救助等多個方面。
  • 在公元紀年法沒有通用以前,中國古代以帝王紀年法紀年,即以帝王在位的年數來紀年。比如周宣王元年,魯隱公三年等等,這在夏、商、周、秦四朝及西漢前期最為常用。
  • 先秦時期,尤其是傳國近八百年的周朝,是一個君子輩出的時代,如周文王、周武王、周公、召公、邵穆公、仲山甫、鄭武公、衛武公、曹劌、叔孫穆子、管仲、鮑叔牙、晉文公、晏子、狐偃、趙衰、趙宣子、範文子、魏絳、祁溪、叔向、趙襄子、子產、伍子胥、范蠡、師曠、老子、孔子、孟子……他們不僅具有內在的美德和智慧,而且舉止優雅得體。他們就是孔子所說的「文質彬彬」的君子。
  • 清代設立官卷,是為了維護科場秩序和平民考生的合法權益。
  • 在千年神傳文化的沃土中,誕生了史上最公平的選官制——科舉制。
  • 科舉是中國古代發明並實行的一種通過考試來選拔官員的制度。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