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沒人預料到的共和黨紅色浪潮

人氣 6907

【大紀元2020年11月14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Salena Zito撰文/孟曉聞編譯)如果你在匹茲堡北部郊區聽取選民的意見,找出他們認為重要的事情,當涉及到學校、社區發展、經濟繁榮,以及COVID-19封鎖的情感影響時,你至少會對媒體所報導的和民意調查起疑,它們聲稱這裡的郊區選民不再是中右派。

不是說共和黨,而是說中右派。

大多數記者當然沒有花時間這樣做。相反,他們依靠體育、媒體和好萊塢的文化名流的責罵聲,作為這些受過大學教育的富裕選民會如何投票的指標。當然,記者們認為,這些郊區已經完全接受了「清醒主義」,拒絕中右的價值觀和原則。他們以為選民會在文化壓力下屈服,向左轉,用選票在全國範圍內掀起藍色衝擊波。

這些記者把信心寄託在民調或推特上的所見所聞上,他們預測對中右主義的詆毀會把國家拖向左。只是,這裡以及全國低位票(指選票上非總統的地區席位)競爭中的選民,強烈抗拒這種壓力。

從各方面來看,羅伯‧梅庫里(Rob Mercuri)都不應該贏得州眾議院的席位。他的對手艾米麗‧斯科波夫(Emily Skopov)資金雄厚,得到了教師工會、墮胎權組織和一些氣候變化組織的支持;斯科波夫還支持民主黨州長湯姆‧沃爾夫(Tom Wolf)對流行病的限制性做法。

斯科波夫擁有民調專家和大媒體認為的需要贏得對共和黨人的一切:她是女性、進步派,競選席位的地區人口結構在變化,人口在增長和變得富裕。

可她輸了近9個百分點—重複了上次她與共和黨前眾議院議長邁克‧圖爾扎伊(Mike Turzai)競選時(輸掉的)相同數字,後者決定本任期內不尋求連任。

還不只梅庫里。在阿勒格尼河(Allegheny)另一邊一個同樣富裕的郊區,德夫林‧羅賓遜以53%對47%的比例擊敗了民主黨的州參議員帕姆-艾維諾。

在奧克蒙特(Oakmont),截至週四晚上,強大的民主黨州眾議院少數黨領袖弗蘭克‧德莫迪以48%對52%落後於共和黨人卡莉‧德爾羅索。德莫迪在這個環繞阿勒格尼河的富裕郊區已經當政了幾十年,但他可能會在2020年落選(譯者註:德莫迪在11月10日承認敗選)。

民意調查員在了解選民方面遇到了障礙,他們讓川普總統阻礙了自己,記者和政治學家也是如此。

作為一名記者,有一段短暫時間,我難以搞明白數據顯示給我的東西。這些數據與我的報導、選民的意見和文化線索之間存在著衝突。所以,我又去賓州、俄亥俄州、密歇根州、印第安納州和威斯康星州尋找那波藍潮。

結果發現,藍潮唯一存在的地方是在推特上或民調中——從來沒有在實際經歷或採訪中出現過一次。

傳統上,一個總統,無論是中右還是中左,都會把國家推向相反的方向。前總統奧巴馬在2010、2014和2016年三次將國家推向右方,這是對他的政策的反應。前總統喬治‧W‧布什在2006和2008年將國家向左推。前總統比爾‧克林頓在1994年將國家推向右。

雖然川普在2018年中期選舉把國家略微推向中左,但他的政策(減稅、貿易協議、放鬆管制)和左派對我們文化的瘋狂施壓都把國家牢牢地推回了中右。

可以說,這些各派競爭力量點燃了紅色浪潮,紅潮讓川普同盟保持巍然不動,而且變得更大和多樣化,共和黨贏得了自1960年以來最大的非白人選民份額。

共和黨在賓州這裡不僅獲得了更多州眾議院和州參議院的席位,還有超過50%的機會贏得州內的兩院席位。共和黨還在俄亥俄州和西弗吉尼亞州獲得了更多州眾議院和參議院的席位,而民主黨則在北卡羅來納州和愛荷華州失勢。

所有關於民主黨會贏得德克薩斯州眾議院的吹噓都落空了。

所有的共和黨州長在2020年大選中都得以連任,並翻盤了蒙大拿州 ,州长人数的多数优势得到加强。共和黨在州長中的領先優勢現在是27比23。

大選中,儘管承受著來自世界各地砸下的金錢和文化上的壓力,但這些選民們還是挺身而出為他們的社區投票。

此外,西班牙裔和黑人選民以創紀錄的數量投票給中右翼候選人。為什麼?問他們吧。他們很多人向右轉都與機會、志向、社區和信仰有關,這些概念是有線電視新聞裡的主播們從未涉及的。他們只認為這些選民與常春藤大學女性研究專業的學生是一致的,比如社會公正、氣候公正、各種公正和正義公正等。

這些選民——稱他們為害羞的川普選民,或害羞的保守黨選民——並不像精英們那樣對大機構抱有同樣的敬意。事實上,他們對這些機構持懷疑態度,而且極不可能給他們提供他們認為是私人的信息。

中右翼主義並不是出乎意料地奇蹟獲勝。它一直存在著,只是太少人去問為什麼。它沒有顏色,也沒有地理位置,但它在週二晚上證明了它的堅韌,沒有對外界的文化壓力顯露出相應的反應。

精英主義也沒出乎意料。在投票結果滾動而來的幾個小時內,精英們驚恐地看著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沒有以壓倒性優勢取勝,也沒有出現藍潮。他們證明了自己的文化盲區,繼續迴避這樣一個現實:在過去四年裡,我們的國家不是向左移動,而是向中右移動。

他們也仍然沒搞明白讓川普上台的保守派民粹主義聯盟是如何團結並不斷壯大,而且其中許多選民並沒有投票給川普,但卻轉而樂意投票給其他共和黨候選人的。

原文The Red Wave No One Saw Coming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Salena Zito擔任國家政治記者,有長期、成功的事業。自1992年以來,她採訪了每位美國總統和副總統,以及華盛頓的最高領導人,包括國務卿、眾議院議長和美國中央司令部將軍。不過,她的熱情是採訪全美成千上萬的人。她在49個州的路上行走,通過失傳的實地新聞採訪接觸普通男女。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民主黨人和媒體勾結 竊總統大選
【名家專欄】美大選 應重新手工計票
【名家專欄】2020大選須解答的嚴重問題
【名家專欄】計算每張合法選票 拯救美利堅
最熱視頻
【重播】CPAC大會第三日 川普閉幕演講
【首播】專訪程曉農:拜登軟弱 中共備戰?(3)
一週軍情速遞:飛行員遇UFO 美開發新無人機
【思想領袖】蓬佩奧:中共稱霸 世界反擊須脫鉤
【思想領袖】Parler執行長:抵制封殺文化
【新聞大家談】習有備胎?遭內外合擊難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