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大選遠遠沒結束的20個理由

人氣 4419

【大紀元2020年11月16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Michael Walsh撰文/慧婕編譯)既然媒體已經宣布喬‧拜登為美國下一任總統,那麼讓我們來看看當前的情形:

1. 唐納德‧川普(特朗普)在任期至2021年1月20日中午之前仍是合法總統。上週發生的一切,以及在1月20日之前發生的任何事情都不會以任何方式影響他的職位或權威。

2. 小約瑟夫‧羅比內特‧拜登既不是總統也不是當選總統。

3. 「當選總統辦公室」是一個完全子虛烏有的東西。早在2008年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就發明了這種虛構的違憲的設置。那時沒有任何意義,現在在媒體以外的世界裡,仍然毫無意義。

4. 在12月14日選舉團開會之前,拜登不是當選總統。然而……

5. 對於12月8日,是所謂的「避風港」日期,根據聯邦法律,屆時各州必須解決有關爭議選舉的所有爭議,並且州長必須對此進行確認,從而選舉團成員才可以向國家檔案處報告。

6. 州長和州法院,包括其高等法院,都沒有任何權限左右在本州所進行的聯邦選舉。

7. 假如選舉結果在12月8日之前仍存在疑問(一個完全可能發生的情況),則川普競選團隊可以要求有爭議的州的立法機構擱置其污點計票,並根據《憲法》第1條第4款使用其全體會議權力,指定和確認對共和黨有利的選舉團成員。

8. 現在,共和黨人完全控制著24個州,在這些州中,他們主導立法機構和州議會,包括亞利桑那州和佛羅里達州這兩個戰場州。

同時,在密歇根州、賓夕法尼亞州、北卡羅來納州和威斯康星州,他們控制著立法機構,但州長是民主黨人。如果他們願意的話,所有六個州都可以在12月8日之前將川普的提名名單送交聯邦政府。

當然,其中的民主黨州長是否會批准提名則是另一回事。相比之下,民主黨僅控制著一個有爭議選票的當前的戰場州,即內華達州,他們在立法機構占多數席位,州長也是民主黨人。

9. 如果像1800年和1824年那樣由眾議院決定選舉結果,則每個州都有一張選票選舉總統,那麼川普將以31-18勝出。對於明眼人來說,這意味著有185,895,957名美國人通過其共和黨國會眾議員投票,將超過民主黨國會議員所代表的133,888,565人。

10. 目前,主要的州還是「重點州」(賓州),共有20張選舉票。如果亞利桑那州能經受住法律挑戰,這兩個州將把拜登置頂。

到目前為止,由絕大多數的民主黨人控制的賓州最高法院,並且州長也是民主黨人,仍令該州繼續處在保持有爭議的地位。然而,如果反轉這些選票,對白宮的角逐就全部落到了佐治亞州。

11. 毫無疑問,在幾個州,選舉結果令人強烈質疑,包括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其中神祕的大量選票(在某些情況下是100%投給拜登的)在深夜裡暫停計票時,悄悄潛入,從而使民主黨能夠計算出他們需要多少張選票才能使拜登領先。

12. 在其它地方,有關於電子系統「故障」的報告,將川普的票改為拜登的票,而這個「故障」卻沒有反向地將拜登的票改為川普的票。

但對於重要選舉來說這似乎是意料之中的,民主黨人以某種方式實現了統計學上不太可能甚至完全不可能的奇蹟,而且每一次都在最後關頭碾壓共和黨候選人。

在最近的歷史中他們只有一次被制止了:就是2000年在佛羅里達州,在那裡,他們因要求只在三個民主黨控制程度很高的縣重新計票而失手。

13. 我們得感謝以絕大多數非致命性COVID-19病例為幌子的武器化了的CCP病毒帶來的許多混亂。民主黨人一直在打破自由公正選舉的界限,踐踏《憲法》和社會規範,假以「公平」的名義儘可能多地取締針對野蠻欺詐的防範措施。該病毒為他們提供了放寬「提前投票」的藉口,以為了我們的「安全」為理由踐踏法律和規範。

14. 善於裝模作樣的拜登在其競選活動中僅有的幾次露面之一次中,發表了以下的絕對聲明:「我認為,我們成就了美國政治史上最廣泛,最具有包容性的選民欺詐組織。」想像一下,假如川普說了這樣的話,左派會怎樣的嚎叫。

然而,至少自19世紀的塔曼尼‧霍爾(Tammany Hall)起,欺詐行為和民主黨就已並駕齊驅。確實,這已成為每個人都在笑話的眾所周知的事情,包括民主黨人在內,當然,他們為此感到自豪。

15. 一些保守派的評論員(其中包括律師)試圖指出,是的,存在欺詐行為,但除非是對選舉結果產生重大影響的事實,否則欺詐並不重要。

順便說一句,這些律師都是同一類律師,他們運用「一個細節不實則全部不實」(falsus in uno, falsus in omnibus)的理論來詆毀重要訴訟中的目擊者證詞。

16. 但是,欺詐就是欺詐,因此,欺詐的存在理所應當地應使整個選舉無效,至少在已經證明發生欺詐的每個州都該是這樣。無論涉及的是公然的選票盜竊,偽造的選票,非法移民選票,偽造的「早期投票」選票,或者是在規定的選舉日結束後數天到達的明顯偽造的選票,都是欺詐。

17. 也許曾經有那麼一次,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儘管知道自己在1960年大選中被芝加哥市長理查德‧戴利(Richard Daley)在伊利諾伊州舞弊導致敗選,仍決定將國家放到比政黨更重要的位置,拒絕挑戰肯尼迪的微弱勝利。但是那個日子早已一去不復返了。今天,事關重大。

18. 那時每個人都知道尼克松和肯尼迪雖然在政策上有所不同,他們沒有對國家是否熱愛的區別。

當今的批判理論指出民主黨人並不熱愛這個國家的建國基礎理念,而是熱衷於從根本上將美國轉變成一個社會主義的烏托邦。不要被他們的所謂「愛國主義」喧囂所迷惑。

19. 現在該讓媒體懸崖勒馬了。沒有任何人,甚至包括他們自己,再將他們視為公正的記者或擔當追蹤調查事實真相的媒體責任。

當今的「記者」絕大多數是左派主義者,他們更願意將自己視為社會正義的戰士,並不擇手段地實現「變革」。

但是,應該對媒體成員施以他們所採用的對政治敵人的審查方式進行審查,並和所有其他公民一樣必須遵守同樣的法律並承擔責任。

20. 同時早就該取締「社交媒體」公司和互聯網巨頭所獲得聯邦保護條款,特別是《通信道德法》第230條的規定,以其為「平台」而不是出版商為理由,使其免於承擔責任。

但是,正如2020年所顯示的那樣,他們過去和現在一直是左派的積極黨羽,歪曲和遮蓋新聞消息,甚至如同在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筆記本電腦門所揭示的,他們完全刪除真實信息。

總而言之,我們似乎處於未知的領域。但是,正如1800年、1824年、1876年和2000年的選舉所顯示的那樣,我們通常會找到一種解決方法。讓《憲法》進程發揮作用,讓我們拭目以待誰將在明年1月宣誓就職。

原文20 Reasons Election 2020 Is Far From Over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邁克爾‧沃爾什(Michael Walsh)是The-Pipeline.org的編輯,也是《魔鬼的遊樂宮》(The Devil’s Pleasure Palace)和《烈火天使》(The Fiery Angel)的作者,這兩本書均由Encounter Books出版。他的最新著作《最後一搏》(Last Stand)是對從希臘人到朝鮮戰爭的軍事歷史的文化研究,將於12月由聖馬丁出版社出版。

本文所表達的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沒人預料到的共和黨紅色浪潮
【名家專欄】拜登要抬高時薪 大多數人將遭殃
【名家專欄】賓州最高法院越權 插手地方選舉
【名家專欄】對2020年大選的一些看法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美3艦圍遼寧號 溫家寶撰文碰禁區遭封?
【新聞大家談】美艦傳南海三角包圍遼寧號
【未解之謎】報恩的白牛 印度男孩五次轉生
香港台訪梁珍:堅守良知便能克服恐懼(上)
【微視頻】劉長樂賣鳳凰股份 馬雲的螞蟻還遠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