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絮語:電影的長度

作者:青松
世界並沒有不同,造成差異的只是我們的視角。(John Yu / 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122
【字號】    
   標籤: tags: , ,

帶孩子去科技館,看了一段5D電影。影片只有十分鐘長,展現的是乘飛船探索海底、高空、銀河系的過程。

我不是第一次看這樣逼真的電影,也知道這一切設計背後的原理,並且非常清楚我們坐在座椅上是絕對安全的。但是,電影開始之後,我還是緊張。

跟著鏡頭,每一次從高空往下衝時,座椅的角度都會調整並且晃動,我真真切切感覺自己是在隨著飛船衝了下去。海底的鯊魚張著嘴巴似乎要吞掉飛船,北極的冰川融化砸向飛船,太空中巨大的隕石撞過來……每一幕都讓觀眾驚聲尖叫。

孩子坐我旁邊,倒是淡定,不吼不叫,臉上還掛著微笑。我雖然沒有表現出驚恐,但手心已經出汗。十分鐘的電影,我明明坐在座椅上沒有離開半步,卻感覺像是經歷了漫長的旅途,劫後餘生,心有餘悸。

等電影展示結束,我如釋重負地感慨說:「終於完事了!」 孩子的反應完全不同,惋惜地抱怨:「這麼快就完了?我還沒看夠呢!」

我問孩子,難道一點不害怕嗎?孩子回說,都是假的,沒什麼好害怕的。她繼續向我列舉自己喜歡的東西:海底的各種魚很可愛,珊瑚很漂亮,水母十分好看,北極光的顏色是飄忽不定的,太空裏的星球看上去都很美……

和孩子聊著兩句,我明白我們的著眼點完全不同。我的注意力全被驚險的體驗所吸引,而孩子是看那些平時生活中看不到的景物。我經歷的是驚險,所以十分鐘的電影顯得漫長;孩子看的是新鮮,所以十分鐘太短,她還想繼續看下去。

看同一段電影,我們的感受差異如此之大,生活中的種種體驗也是一樣的道理吧。我們面對同一個世界,甚至有時候被捲入同一件事,而我們每個人的心裏都是不同的。世界並沒有不同,造成差異的只是我們的視角。那麼,當我們感覺哪裡不對而不快時,換個視角,是不是一切就不同了呢?@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現代社會裡,媒體的影響力是巨大的。小到一個社區、族群,大到一個國家乃至全球,人們的注意力無時不被媒體牽引著。隨著媒體的演變,從報紙、雜誌,到廣播、電影、電視,再到網絡媒體、社交媒體、自媒體的出現,媒體傳播、宣傳功效在傳播速度、傳播範圍、視覺、聽覺效果上大大增強,媒體對社會和大眾的影響力更是與日劇增。
  • 寶玉的痴情,就如同一個愛山水的人時刻心懷遠意,對於天下的山水,這輩子沒機會去的,都懷著一種愛慕。
  • 有宋一代風雅無雙,才子才女更是風華絕代。即使在動盪的末世,仍然出了一位濁世佳人張玉娘,其文采可與清照齊名,其德行遠追班昭遺風。她如幽蘭白雪高潔,在韶華芳齡仙逝,走過了短暫卻才情雙絕的傳奇人生。
  • 說起中國的神傳文化,人們往往想到的是如女媧補天、伏羲演八卦、倉頡造字、黃帝作樂等上古時代的神話傳說。其實,五千年來,上天並不間斷著給予人間啟示,在神州這片土地上留下神佛的遺跡,其中,自東晉十六國起開鑿的敦煌莫高窟就是一個光耀奪目的明證。
  • 寒冷的夜晚漸露曙光,亦如黑暗終將過去。12月25日早晨,蔣宋夫婦迎來聖誕日的萬縷光芒。燦爛的陽光,似乎帶來莫大的光明和希望。
  • 飛天是佛家文化中最為優美靈動的神明形象。她們凌空翩翩起舞,演繹梵音仙樂,在彩雲香花之中,留下曼妙的身影。飛天的美,就如李白詠讚仙女的詩:「素手把芙蓉,虛步躡太清。霓裳曳廣帶,飄拂升天行。」
  • 上一篇通過天象的精確吻合,解開了《聖經‧啟示錄》預言的千古之謎,原來「婦人生子」的謎語,隱喻的時間、國度是當代的中國,預言中的「宇宙正邪大戰」,包括大瘟疫在內的「封印大災」,以及新天地,都聚焦在那裡。這一篇,我們把木星運行的軌跡,換成中國天象背景,上述預言的「中國版本」也隨之展露無遺,而且更深刻地揭示了謎底。
  • 在中國古代,有不少高人,善通陰陽,能瞬間改變物質的內部結構。雕刻的玉虎、畫上的飛禽,為其點睛,即刻就能活動。秦始皇時的藝術家、南梁畫家張僧繇、明朝張三丰,他們留下的點睛奇聞,成為理解傳統文化,了解中國古科技的視角之一。
  • 這是一方恢宏瑰麗的佛國世界。慈悲禪定的佛陀、端莊秀美的菩薩、翩翩起舞的飛天、靜默恬然的聖徒,用逼真而震撼的方式守護著荒原大漠中的淨土。這是一部鮮活生動的歷史相冊。金戈鐵馬的北朝,富麗輝煌的隋唐,蕭瑟動盪的五代,溫柔簡淡的宋元,跨越一千多年的歷代王朝次第登場,留下了古老的時代印記。這是一座博大精深的文化寶庫。形神兼備的彩塑、筆法精妙的壁畫、卷帙浩繁的經文、古樸靈動的建築,在信仰和藝術的感召下,凝結成中華傳統文明的永恆的巔峰。
  • 還記得當你打開晚間新聞時,你可以毫不懷疑,新聞記者在盡其所知,傳播真相。無論我們是生活在無知的幸福中,或者是那時的世界更有道德,人們消費新聞的壓力較小。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