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藏在健康氣候議題下的權慾

人氣 659

【大紀元2020年11月20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Theodore Dalrymple撰文/吳約翰編譯)今日的西方社會,因為健康氣候議題,正受到極權主義的威脅。然而除了無情的野獸外,有誰會反對拯救人類生命、保護地球免受災難?

對於健康與氣候,兩者常常相提並論。畢竟,環境惡化也對人體健康造成傷害。

正因為多數的人類活動,會對健康或環境,造成負面的影響。所以,那些藉著保護人類健康或環境為名的人士,幾乎都製造出許多理由來干擾著我們的生活,將所謂的合理化無限擴張,到達一個極致!

今日,許多醫學期刊上所發表的醫學研究,如《新英格蘭醫學期刊》(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和《刺胳針》(The Lancet)等,都著重在流行病學而非以精確科學為本的實驗醫學上。例如,疾病X(如:阿茲海默症),和原因a(如:吃香蕉)的關聯性。

一旦發現一個不是偶然發生的關聯時,隨即會提出一個假設,像是為什麼吃香蕉,會導致罹患阿茲海默症。不久之後,統計數據上的關聯性及其所謂的解釋,就會在媒體或社交媒體上發布;緊接著,人們開始害怕吃香蕉。此時,流行病學家會表現得更熱衷、不疑有它地,開始提出對攝取香蕉的限制,例如:宣傳不吃香蕉、對香蕉徵收額外稅,甚至在任何有孩子地方的100碼內,不得販售香蕉等等。

隨之,對香蕉需求的減少,將使得那些因栽種單一品種香蕉的熱帶地區,原本被破壞的環境,獲得緩解(假健康為由,行環保之實)。只是「香蕉共和國」,將不再實至名歸。

[註:香蕉共和國(英語:Banana Republic)是某一種政治及經濟體系的貶稱,特別指那些擁有廣泛貪污和有強大外國勢力介入及間接支配之國家,名字的由來是這種國家通常是依賴出口如香蕉、可可、咖啡等的經濟作物。]

在醫學文獻中,根據統計數據所獲得的實質關聯性,通常很低。例如,食用 a的人,罹患疾病 x的機率,是不食用 a的人的1.2倍。雖然這在統計學上,意謂所代表的風險,相對來說較高。但對人類來說,其實不具任何實質意義,甚至在任何情況下,初期感染率都非常的低。但這樣的忠實警告,卻在科學文獻上找不到,而且都被一般普羅大眾所忽略。

全面性的政策,不應該是根據不完備、易被取代的資料證據來制定的。(儘管在18世紀初,有多數的飲食建議,和醫師喬治‧錢尼(George Cheyne)所倡議的同調。)而且在探討重要議題時,也不應只是把健康擺在首要考量。有時也要權衡一下其它的因素。

例如,透過禁止所有人離開家,去降低致命的道路交通事故率,數值降到零雖是很容易,但這不會是明智之舉。又以運動為例,它是西方世界最常見的受傷原因之一,但我們卻應該鼓勵去運動,因為運動有很大的好處。

假善意之名的煙霧彈

所謂善意的舉動,經常是煙霧彈,背後隱藏一種病態的渴望,實際是想要獲取權力或擁有影響力。

例如,一位頗具影響力的英國《觀察家報》(The Observer)的社論作者索尼亞‧索達(Sonia Sodha)主張,肉品應該被「限量分配」。她主張這樣的措施,不是因為肉品短缺,而是因為生產肉品,所付出的環境成本太高。

她也反對用課徵肉品稅,來降低對肉類的消費;因為提高肉類的價格,其實對窮人的影響遠比對富人來得更大。她認為唯一的解決方案,是對肉品進行限量分配,以便每個人都可以取得,但卻是很少的數量。

索達還誠實地表示自己是個偽君子,儘管她堅信應該減少肉食,以拯救我們的地球,但她卻一如往常地,繼續吃著肉。因此,她進一步需要一個獨裁者出現,來迫使她做正確的事。

真正令人訝異的是,文章中,索達也沒有提到,在分配肉類產品時,必須使用什麼機制來執行。配套上需要有人設定分配比例,然後由更多人來執行。

很顯然,她從未聽說過或經歷過所謂的黑市。她似乎也並不了解,在官僚制度下,商品和服務的分配與發放是如何運作,尤其在這些呈現市場短缺的情況下,特權就會蓬勃發展起來。

另外,索達也不承認,肉品並不是唯一一種耗費環境成本高的商品;分配肉品的論點,甚至也可以用於分配所有其它的商品。

無論明示、暗示,其實她所提倡的是一種共產主義。也就是行政階級掌握在一群少數有知識的人身上,再由他們分配給一般人所應得的,當然他們會說,都是為人民好。

她確實很聰明,而且知道文章一出所產生的必然影響(當然,為了凸顯「正義」,她得描述得振振有辭)。她得出的結論是,社會應該首先以「保護環境」為由來實行分配,其次是為了「伸張社會正義」。這樣的社會,方使作者感到欣慰。

這種激烈而又影響深遠的詭計,是建立在搖搖欲墜的資料證據上。當然作者並不在意這點,因為只要最終結果(理論上的最終結果,卻不是真實最終結果)是照她所預期的實現。也就是說,先以政策為首,然後補述證據,來合理化政策。

隨時勢發展,在西方國家,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被說服成為素食主義者。其實我並不反對,而且我認為這可能是一件好事。只是,這不應該是耗費巨大的國家機器,來實現此一目的。

這應是一個由小到大、從下而上的改變,不是從上到下,而且不需以任何高壓、腐敗的手段去達成。

原文The Desire for Power Hiding Behind Health and Climate Concern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西奧多‧達倫波(Theodore Dalrymple)是一位退休醫生。他是《紐約城市季刊》(City Journal of New York)的特約編輯,30本書籍的作者,包括《底層生活》(Life at the Bottom),最新著作是《禁運和其它故事》(Embargo and Other Stories)。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責任編輯:高靜 #◇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氣候危機不存在」 科學家們籲理性辯論
【名家專欄】醫學院增氣候課程 專家:浪費時間和金錢
【名家專欄】氣候變遷:誰是空想家?
【名家專欄】自由主義危害您的錢袋和健康
最熱視頻
【首播】專訪程曉農:拜登軟弱 中共備戰?(3)
一週軍情速遞:飛行員遇UFO 美開發新無人機
【思想領袖】蓬佩奧:中共稱霸 世界反擊須脫鉤
【新聞大家談】習有備胎?遭內外合擊難安
【思想領袖】Parler執行長:抵制封殺文化
【微視頻】中國第一村騙貸搞發展 華西爆擠兌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