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川普的成就和未來的方向

人氣 4146

【大紀元2020年11月21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Paul Adams撰文/原泉編譯)在這動盪的時期﹐隨著感恩節的臨近,最好思考一下我們有多少要感激的。在某些情況下,無論是個人的還是政治的,這樣做比其它情況更難。

有許多事情需要感恩。在政治、社會和經濟領域,有很多事情要做。在此,我將提及唐納德‧川普總統改變共和黨和世界的一些積極方式。

從擔心到欣慰

2016年,我充滿了擔心。我以為川普贏不了大選,社會保守派會(投票時)棄權,為克林頓壓倒性的勝利開辟道路,就像所有民調預測的那樣。

我預計在新政府下﹐宗教自由將受到越來越多的攻擊,「假仁假義」的政治正確意識形態﹐將繼續在校園裡大行其道,並將傳播到文化的其它領域。墮胎已經成為民主黨的聖禮,是民主黨擔任任何領導職位和最高法院任命的必要條件,它將繼續走它的道路,從有時在民主黨人看來是一種令人遺憾的必要,發展到被人慶祝。

在兩黨執政期間,無節制地輸出工作崗位和輸入廉價勞動力,對國家中心地帶的破壞還將繼續下去。

選舉結果出來時﹐我如釋重負﹐而媒體專家和專業的川普仇視者(Trump-haters )則滿臉不相信的表情。我從來沒有因為自己的錯誤(指以為川普贏不了)而感到這麼快樂過。我並不指望會持續下去。我很感激能得到這個喘息的機會。

我知道,民粹主義者和蠱惑民心的政客的出現,源於對官僚精英排斥普通民眾及其利益的廣泛挫折感。他們可能會成功一段時間,但很少能持久。

精英階層對主要機構的控制過於強大和根深蒂固。川普很難填補關鍵職位,因為大多數聯邦公務員都是自由派人士,他們鄙視他,認為在他的政府擔任高級職位將是不光彩的職業自殺。

我甚至低估了他自己的領導班子內部不忠誠的程度,正如前聯合國大使尼基‧海利指控的那樣,也低估了永久行政體制的「抵抗」。

川普的成就

要了解川普的總統任期如何改變共和黨,請考慮過去四年中的一些非凡成就,這些成就是在他前進的道路上﹐面對前所未有的障礙時取得的,這些障礙不僅來自媒體、學術界和科技巨頭,甚至來自他自己的政府。

川普贏得了一場選舉,與共和黨在2012年災難性選舉的「屍檢報告」(autopsy report)中所確定的方向相反。該黨占主導地位的新自由主義全球化派的傳統智慧是,該黨需要摒棄社會保守主義,摒棄經濟民族主義,並或多或少地開放邊界和關稅自由貿易。

相反,川普支持社會保守主義——未出生的人不被殺害的權利,以及司法任命﹐堅持法官應按書面解釋法律的原則,而不是根據當時的社會風氣和個人喜好來制定法律。

川普奉行保護和促進公民社會的政策——家庭和父母的選擇;信仰組織和志願協會;宗教自由和良心權利。 他追求的是自己國家的利益,就像他認為其它國家領導人所做的和應該做的那樣,反對從美國工業中心地帶向中國輸出工作崗位、從其它國家進口廉價勞動力﹐而不顧美國就業利益的反勞工、壓低工資的政策。

他反對國際勞工套利政策,勞工歷來反對這種政策,但兩黨都支持。他尋求恢復美國的權利,就像所有國家一樣,控制自己的邊界。

川普奉行的「美國優先」政策,與試圖將美國的意志、信仰或制度強加給世界其它國家的政策是相反的。他沒有試圖在其它國家「輸出民主」或參與其它國家的「國家建設」。他反對一種全球化,即國家主權服從跨國組織中未經選舉產生的官僚的意志。

他希望在平等、公平的條件下與其它國家進行貿易,而不是把商店拱手相讓。他希望結束美國一直在打的、沒有直接國家利益、沒有明確出路的「無休止的選擇」戰爭。他認為並告訴其它國家的領導人,比如北約的領導人,他們需要為自已的防衛付出一份力量,而不能完全依賴美國。他想與中國和其它國家進行貿易,但不是在不對稱的條件下進行,因為這種不對稱的條件導致了知識產權被竊取。

在中東,總統運用他的談判技巧重新審視了過去半個世紀陳腐的愚見。他拒絕了這樣一種假設,即除非先解決巴以衝突,否則該地區就無法實現和平與進步。該地區以外的外交官和外交政策「專家」都認為﹐以色列將自己的安全和利益犧牲給腐敗的巴勒斯坦恐怖分子小集團,這些恐怖分子利用由此產生的否決權,撤銷了任何和平協議,使任何規模的猶太國家都無法存在。

在該地區,川普的倡議在六週內達成了三項和平協定,引發了人們的深刻反思。正如一名以色列阿拉伯記者哈立德‧阿布‧托梅赫(Khalid Abu Toameh)所說:「我們錯了,在以色列問題上是錯的。」

未來的方向

無論直接結果如何,這次選舉以及川普在過去四年中取得的成就,已經明確並幫助創造了一條前進的道路,可以重新調整共和黨的方向,或者為保守派的替代方案鋪平道路。

這次選舉明確拒絕了基於種族的分裂、假仁假義和極端主義政治,這表明民主黨人儘管在一定程度上贏得了勝利,但並不是因為他們的政策和政治。

與民調和預測相反的是,川普看來在所有人口結構中都取得了創紀錄的票數——包括黑人和西班牙裔——除了白人男性。這平息了保守派由於白人選民比例下降而註定要失敗的「人口結構就是命運」的說法。對一個多種族政黨來說,這顯示出政治上的真空,這個政黨對工人階級的利益、對家庭、信仰、地方、對社區和國家的利益都有清醒的認識。

正如哲學家和法律學者羅伯特‧喬治(Robert P. George)(並非總統的粉絲)所指出的那樣,川普將共和黨改變成了另一種類型的政黨:社會上的保守主義和經濟上的民粹主義。共和黨已經朝著這個方向前進了,民主黨也重新調整和發展了他們的新的基層和類型,成為一個由非常富有和非常貧窮、有資歷的人和富人組成的政黨。

現在,它是一個意識形態上的虛假公義、社會和性自由主義、婚姻家庭衰落、拒絕國家及其歷史和公民利益的政黨。

共和黨仍將是一個聯盟,但它正逐漸成為一個多種族和工人階級保守主義的政黨,正如奧倫‧卡斯(Oren Cass)所說,是一個真正的替代方案,反映了大多數人的觀點和利益。

原文What Trump Achieved-And the Way Forward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保羅‧亞當斯(Paul Adams)是夏威夷大學社會工作專業的榮譽退休教授,曾是凱斯西儲大學(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教授、副教務長。他是《社會正義不是你想像的那樣》(Social Justice Isn’t What You Think It Is)一書的合著者,並且在社會福利政策、職業道德和美德倫理學方面有大量著作。

本文表達的觀點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高靜 #◇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如果我們失去《憲法》
【名家專欄】堅持我們既定的選舉法則
【名家專欄】拜登若當選 意味著強制與壓制
【名家專欄】媒體公司操縱競選 以失敗告終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習2021凶險?蓬佩奧打中共七寸
【秦鵬直播】習近平一句話讓富人不寒而慄
【新聞大家談】兩暗樁 美國會警長曝悲劇內幕
【有冇搞錯】中共軍人現身緬甸?不可能
【珍言真語】鍾劍華:年輕港人絕望 移民創新高
【財商天下】東北人口危機 全國爆發前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