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報告:孔子學院如何滲透德國社會(12)

德國孔子學院院長成了中共代言人

作者:楊洪

人氣 2876

【大紀元2020年11月21日訊】十二、孔子學院在德國

目錄

(一)孔院的特殊性

(二)中共代言人

接上文:孔子學院在蠶食西方社會

十二、孔子學院在德國

(一)孔院的特殊性

在德國孔院始建於2006年,共有19所,分別在柏林、漢堡、慕尼黑、法蘭克福、紐倫堡和埃爾朗根、杜塞爾多夫、漢諾威、杜伊斯堡、萊比錫、埃爾福特、不來梅、海德堡、特里爾、弗萊堡、哥廷根、帕德博恩、施特拉爾松德、英戈爾施塔特和波恩等城市。它們主要是由中外高校合作建成。

德國孔院的德方校長基本上是德國教授、漢學家、中國問題專家擔任,其中多位是中國名牌大學的客座教授。

這些孔院除了具有作為中共大外宣機構的共性外,還有自己的特殊性,見以下幾個方面:

其一、創建孔院的「品牌」

孔院總部總幹事、國家漢辦主任許琳在2016年8月30日參加施特拉爾松德孔院的開幕式時發言說:「10年前,孔子學院起步的時候,我們的定位是教授外國人學漢語。去年(2015年),習近平主席指出,孔子學院是世界認識中國的重要平台。根據這個要求,孔子學院在搞好漢語教學的同時,要根據所在地的需要,不斷拓展辦學功能。」[1]

依照這個「最高指示」,在德國具有特色的孔院有:英戈爾施塔特孔院是全球第一所技術孔院,也是全球第一所由跨國企業參與投資建設的孔院。施特拉爾松德孔院是德國第一家以中醫為特色的孔院,也是當時在全球的三所中醫孔院中的一所。

除此之外,孔院還不斷創建自己的「品牌」,也是「拓展辦學功能」的表現,目的是更好地為中共進行大外宣。

例如杜伊斯堡魯爾都市孔院利用杜伊斯堡市作為「一帶一路」的歐洲大陸終點站,為推動中共的「一帶一路」項目舉辦各種論壇;紐倫堡孔院利用與當地政界、商界和學界建立的關係組織各種活動;法蘭克福孔院藉助國際性的法蘭克福書展作為推廣平台,建立了德國的第一個「尼山書屋」;哥廷根孔院是全球首家學術型孔院,以研究為主要任務,舉辦學術研討會。

孔院通過這些手段,打著推廣中國的名義,全方位擴大中共在海外的影響力。

其二、獲得德方政治和經濟後盾

在德國有的孔院獲得了政要和大企業的大力援助,占居得天獨厚的地位,如施特拉爾松德孔院是由德國總理默克爾和中共總理李克強共同簽訂建成的。施特拉爾松德市長亞歷山大‧巴德羅(Alexander Badrow)一直擔任該孔院理事會成員。

施特拉爾松德孔院的辦公教學地點位設在施特拉爾松德市政廳對面的歷史建築「武爾夫拉姆屋」(Wulflamhaus )。該建築物建於14世紀,是北德有名的磚砌哥特式建築物。

建築「武爾夫拉姆屋」(Wulflamhaus )維基百科圖片,攝影作者:JoachimKohlerBremen

紐倫堡孔院除了有理事會外還設有在德國孔院中唯一的高級顧問委員會,由前州長、現任和前任國會議員、紐倫堡前市長以及大學教授組成。孔院網對該高級顧問委員會介紹道:「孔子學院聘請巴伐利亞州在政治、經濟和文化領域有影響力的人士組成高級顧問委員會,為孔子學院的長期良性發展提供諮詢和指導。」[2]

紐倫堡孔院至今一直由巴州政府、紐倫堡和埃爾蘭根市政府,以及西門子公司提供經濟資助。西門子公司紐倫堡大區負責人一直是紐倫堡孔院的理事會成員。

自2014年6月,巴伐利亞州政府和紐倫堡市政府還全額出資,租用了紐倫堡城市公園旁的一座19世紀的別墅免費供紐倫堡孔院使用。這在巴州、在德國都是獨一無二的,在全球恐怕也罕見。

巴伐利亞州資助紐倫堡孔院的別墅正面圖。(私人提供,攝於2020年10月4日)

奧迪孔院直接是由奧迪集團和英戈爾施塔特市政府投資建成和運作的。

這些孔院獲得市長、州長,乃至德國總理的大力支持,擁有經濟來源,可以便利地在政治、經濟等領域對德國進行滲透和影響。

其三、被中共大力「表彰」

孔院總部每年評定所謂的「先進孔院」、「先進個人」和「示範孔院」,「表彰」那些按照上級要求做、為中共做出「貢獻」的孔院和院長,把他們樹為全球各地孔院中的「榜樣」。

這是中共歷來慣用的手段,如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掀起的「學習雷鋒」的運動和現在的學習「好人郭子儀」(被中共標榜為「新時期學習實踐雷鋒精神的優秀代表」),都是為了馴服民眾,讓其聽黨的話、做黨的人,服從中共的專制統治。

德國孔院中有8位孔院院長獲得了「先進個人」獎,10所孔院獲得「先進孔院」獎,其中紐倫堡孔院、柏林孔院和萊比錫孔院兩次獲得「先進孔院」獎,紐倫堡孔院還額外獲得「示範孔院」獎,見以下一覽表:

德國孔子學院獲獎情況總覽表(2020年10月3日)

備註:上面的表格是從網上查尋到的信息,不能保證包括全部信息。

附表:德國孔子學院總覽表:

(二)中共代言人

在德國有一些漢學家、中國問題專家、中國的長年客座教授,他們中還有在德國政府部門的項目中擔任負責人,或者作為顧問隨德國的政要出訪中國。這些德國人都是中共要統戰的對象。中共利用各種手段去收買人,培養在德國的代言人。這些人常常發表文章或被媒體就中國問題採訪報導,他們的言論在德國社會中具有一定的影響。

這些人中首當其衝的就是孔子學院的德方院長,他們利用各種機會為中共代言。

比如我們在前文中提到過柏林大學孔子學院的院長羅梅君(Mechthild Leutner),她被左派黨邀請參加2020年11月18日德國國會的人權委員會在國會舉辦了一個關於中國人權問題的公開聽證會。她把中共為關押洗腦迫害維吾爾人建立的集中營描述為「職業培訓中心」,稱為「去激進化中心」,完全忽視中共對人權的迫害,因而受到媒體的批評。[3]

再如,陶伯(Markus Taube)是杜伊斯堡-埃森大學東亞研究中學院(IN-EAST)院長,也是大都會魯爾孔子學院的聯合院長。自2013年他是柏林墨卡托中國研究所(MERICS)董事會成員,在2017-2019年期間是聯邦教研部「中德創新平台」(”Sino-German Innovation Platform” des Bundesministeriums für Bildung und Forschung)專家組成員;還被中國武漢華中科技大學(2017-2020年)、中國長春吉林大學(2017-2022年)、中國武漢大學(自2018-永久)聘為客座教授。[4]

陶伯曾參與天津南開大學(2014-2017年「千人計劃」,2019-2022年)。「千人計劃」是中共中央委員會組織部、中國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主管,中央人才工作協調小組自2008年12月起組織實施的計劃。該計劃圍繞中國發展戰略目標,重點引進海外高級人才。[5]

為響應中共號召,南開大學實施「千人計劃」向海內外廣招領軍人才,對各層次引進人才採取大力度地、長期地支持培養措施,並提供較高的福利待遇。[6]

「千人計劃」倍受外界質疑,認為中共利用優厚的待遇及科研經費,吸引發達國家的高科技人才,竊取西方國家高科技的研究成果,所以此計劃涉及間諜行為,影響海外國家安全。自2018年美國政府開始對其在美國的成員進行調查,並有數人遭到起訴。

在這裡,我們還要特別介紹兩位有知名度的漢學家、中國問題專家,一位是孔院院長托馬斯‧海貝勒(Thomas Heberer),一位是漢學家施寒微(Helwig Schmidt-Glintzer)。

托馬斯‧海貝勒(Thomas Heberer)

托馬斯‧海貝勒(Thomas Heberer),1947年11月13日出生在德國的美茵河畔奧芬巴赫市(Offenbach),先後在法蘭克福大學、哥廷根大學、美因茨大學和海德堡大學學習社會人類學、哲學和中國研究等。他在60年代末,上大學期間開始學習馬克思主義的主要著作。

1977年他在不萊梅大學完成博士學位,研究中國共產黨,同年前往中國,在北京的外文出版社擔任翻譯4年(1977–1981年)。在這段時間裡,他經歷了「文化大革命」之後發生的政治事件。他說他當時認為毛澤東的發展路線對中國來說是正確的。[7] [8]

目前,他是杜伊斯堡-艾森大學研究中國政治與社會的教授,2009年發起創辦魯爾都市孔子學院並任德方院長至今;曾參與德國聯邦教育和研究部(BMBF)資助的聯合項目「中國治理」,被浙江大學、南開大學和中國人民大學聘為終身客座教授。[9]

他曾作為特別顧問於2010年隨着時任德國北威州州長的尤爾根‧呂特格斯(Jürgen Rüttgers)、於2016年隨德國總統約阿希姆‧高克(Joachim Gauck)訪華,也曾以專家身分連續兩年隨杜伊斯堡市長代表團訪問中國(2017、2018)。[10]

2018年,海貝勒獲得孔院總部頒發的孔子學院「先進個人」獎。[11]

海貝勒積極支持中共的「一帶一路」,舉辦講座、討論會。他還稱讚中共以強有力的措施阻斷了第一波疫情(中共病毒)的蔓延,取得了成績。他認為防治病毒不僅是一項醫療上的,而且也是一個政治項目,最終給中共中央領導帶來了威信。[12]

海貝勒隻字不提中共掩蓋疫情真相使病毒蔓延世界。事實上,讓全世界有目共睹的不可爭辯的事實是,至今上百萬人染疫死亡,國際社會強烈譴責中共造成全球瘟疫大流行並對其追責。

不僅如此,中共也對本國民眾隱瞞實情,目的是為了「維穩」、營造新年前歌舞昇平的假象。例如:武漢在封城(始於2020年1月23日)前於1月18日還舉行百步亭的「萬家宴」,導致在疫情期間4萬個家庭聚集在一起。中共一直隱瞞疫情、隱瞞染疫死亡人數。

在清明時節,2020年3月23日到4月5日,武漢染疫死亡者家屬領骨灰,據新唐人電視台報導,7個殯儀館累積發放42,000骨灰盒。[13]

而中共至今還在向全世界撒謊。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病例統計數字,截至2020年12月26日,中共官方報導中國染疫死亡的總人數只有4,634。

中共掩蓋實情、欺騙國人、草芥人命,怎麼還會在中國民眾中有「威信」可言?

海貝勒為中共代言還表現在他對法輪功的態度上。

早在2001年4月,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初期,海貝勒就發表文章《法輪功——宗教、邪教還是崇拜?》(Falungong – Religion, Sekte oder Kult?)[14],彎曲事實、詆毀法輪功;他還斷章取義地從法輪功的著作中摘出詞句,割裂上下文內容,任意解釋歪曲原意,攻擊法輪功。他的言論被媒體採用,起到相當負面的作用。他的這篇文章至今仍登在杜伊斯堡-埃森大學的網站上。

針對此文,在德國的法輪功人權工作小組專門寫了反駁文章,題為「對托馬斯‧海貝勒的《法轮功——宗教、邪教还是崇拜?》一文的更正」(Richtigstellung zu Thomas Heberers Artikel „Falun Gong – Religion, Sekte oder Kult“),逐條澄清事實真相,駁斥不實之詞。[15]

海貝勒在那篇文章中借用中共宣傳的「天安門自焚案」來詆毀法輪功,甚至還惡毒地把所謂的自焚案歸咎於法輪功創始人。

然而「自焚案」卻是中共一手導演的、栽贓嫁禍給法輪功的「世紀偽案」。

2001年1月23日,中共導演五人在天安門「自焚」,其中一人喪生。僅兩個小時後,中共新華社就向全世界發布英語消息,稱自焚者是法輪功學員。一週後中共央視「焦點訪談」播放了「自焚」錄像,恐怖的場景、形象,栽贓嫁禍之辭煽動人們仇恨法輪功,加重對法輪功的迫害。

2001年8月14日,在聯合國倡導和保護人權附屬委員會第53屆會議上,國際教育發展組織(IED)指出天安門自焚案是「中共一手導演的」,是中共當局的「國家恐怖主義行為」。[16]

新唐人電視台製作的紀錄片《偽火》(False Fire)獲得第51屆哥倫布國際電影電視節榮譽獎。影片以觸目驚心的畫面和精闢嚴謹的分析,揭示了「自焚」案的諸多疑點,從而證實了整個事件是中共栽贓法輪功而炮製的偽案。

2001年1月23日,中共導演五人在天安門「自焚」,僅數月後,在4月份海貝勒就利用「自焚」做文章,目的是顯而易見的,詆毀法輪功、為中共的迫害找理由。

在中共迫害法輪功十年之際,海貝勒接受了德國之聲的採訪,在該電台於2009年4月24日發表的題為「法輪功十年的迫害」(Zehn Jahre Verfolgung der Falun Gong)報導中,海貝勒又重點重複了其在《法轮功——宗教、邪教还是崇拜?》一文中的完全不符合事實的論調。[17] 

針對此文,法輪功人權工作小組再次寫了反駁文章 ,題為「更正2009年4月24日德國之聲对Thomas Heberer 法轮功十年迫害 的采访」(Richtigstellung zum DW-Interview mit Thomas Heberer „Zehn Jahre Verfolgung der Falun Gong“ vom 24. April 2009),駁斥荒謬之辭,還原事實真相。[18] 

施寒微(Helwig Schmidt-Glintzer)

施寒微於1948年6月24日出生於德國,畢業於哥廷根大學和慕尼黑大學,是德國著名的漢學家;任哥廷根大學教授,曾任德國漢學協會主席。

施寒微自2014年起擔任國際孔子協會主席,2015年獲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級政府獎項——「中華圖書特殊貢獻獎」。

他曾為毛澤東寫傳記,其中自問是否足以要用獨裁者來形容毛澤東。對此《世界報》刊文反駁道:「毛澤東是一個極權統治者,他想通過恐怖手段對整個民族進行再教育,可能是世界歷史上最大的大屠殺者。」[19]

施寒微對中共抗疫讚許有加,說中共嚴格遏制疫情的政策是成功的;由於中共政府機構及早採取行動,使危險得以避免;疫情顯然增強了人們對中央政府的信心等。[20]

與海貝勒一樣,施寒微對中共把病毒擴散到全世界而造成的慘重後果以及欺騙本國民眾視而不見,卻與事實相悖地為中共唱讚歌。

施寒微還對香港的民主運動持否定態度,認為香港的抗議活動主要是出於租金等社會衝突狀況。2019年9月5日,他對德國電台(Deutschlandfunk)說:「他們關注的不是抽象的民主,而是擔心自己的生活水平會下降。」這和中共在大陸造謠抹黑香港爭取自由民主運動是同一個腔調。

不僅如此,施寒微在德國總理訪華前,針對香港示威者對默克爾期望很高並希望她為香港人民發聲時,警告默克爾不要讓自己成為「特殊主義團體的代言人」,不要越過中共紅線,稱在香港發生的事情是「中國內部事務」。[21]

施寒微不僅對中共違背國際公約,撕毀《中英聯合聲明》,剝奪香港民眾自由的事實不聞不問,而且對香港人面對中共極權專制的鎮壓不屈不饒地維護人權的義舉沒有表示絲毫的支持和讚許,活脫脫地表現出中共代言人的角色。

德國議會於2019年5月8日舉行了一個聽證會,主題是《宗教自由:中国宗教少数群体的人权状况》(Religionsfreiheit: Die menschenrechtliche Lage religiöser Minderheiten in China ),「人權觀察」、西藏、維吾爾族團體的代表,「中国强摘器官研究中心」(China Organ Harvest Research Center)代表,包括作為「图宾根中国中心」(China Centrum Tübingen)代表的施寒微應邀參加了聽證會並發言。

施寒微發言的主要內容十分明顯地為中共辯護,其他多數代表都是譴責中共對信仰團體的迫害,而他卻為中共的迫害找理由。

比如,他說,法輪功的示威活動引發了人們對太平天國的回憶,他稱這是19世紀最大的內戰,死亡人數達5,000萬。中國人擔心那裡會爆發新的內戰等等。言外之意,法輪功會帶來威脅。[22]

施寒微的這一說辭很具有迷惑性並於事實不符,因此需要加以澄清說明。

清朝末期,1851年1月11日,洪秀全率領二萬多名群眾在廣西桂平縣金田村發動武裝起義,建號「太平天國」,目的是推翻腐敗的清朝政府,是中國歷史上規模最大的戰爭。

法輪功是個修煉團體,完全與武裝起義無關,沒有任何政治訴求,與太平天國運動完全不能同日而語,也沒有任何可比性。

事實上,儘管法輪功被中共迫害長達21年,面對殘酷的迫害,至今沒有發生一起法輪功學員以暴力回擊的事件。正因為法輪功的和平、向善、維護正義、不屈服邪惡勢力的勇氣,獲得國際褒獎和支持決議案超過3,600項。[23]

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指導人們修煉「真、善、忍」,修心向善。199412月,《轉法輪》由中國國家廣播電視局下屬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出版發行;199514日,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在北京公安大學禮堂舉行《轉法輪》首發式。1996年《轉法輪》一書被《北京青年報》列入「北京市十大暢銷書」。此書已被翻譯成四十多種語言,2004年《轉法輪》被選為澳洲最受讀者歡迎的書籍第14名。

1992年5月13日,李洪志先生第一次將法輪功在中國長春傳出。1993年他參加北京東方健康博覽會,榮獲博覽會最高獎「邊緣科學進步獎」、大會「特別金獎」、「受群眾歡迎氣功師」。1994年他被美國德克薩斯州休士頓市政府以「無私的公共服務,為人類的利益和福利」授予「榮譽市民」、「親善大使」稱號。[24]

1994年美國德克薩斯州休士頓市政府的「榮譽市民」、「親善大使」頒獎。(明慧網)

李洪志先生在2000年至2003年連續四年獲諾貝爾和平獎提名。2001年,國際人權組織自由之家在美國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大廳頒發國際宗教自由獎給李洪志先生、法輪大法協會,表彰法輪功在中國大陸受迫害而為爭取信仰自由進行和平抗爭。2009年9月,獲得美國亞太人權基金會「傑出精神領袖獎」。[25]

20099年9月26日,法輪功學員李有甫代表李洪志先生從亞太人權基金會理事劉因全手中接過獎牌。(明慧網)

可見,李洪志先生對人類社會做出了巨大的貢獻,法輪功修煉團體對社會百利而無一害。這樣一個和平的修煉團體怎麼還會給中國社會帶來威脅、帶來內戰?顯然施寒微的說法是無稽之談。

中共迫害的原因是因為法輪功提倡「真、善、忍」,這使中共奉行的「假、惡、鬥」相形見絀。所以出於害怕和妒忌,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發動了長達至今21年的迫害。

即使這樣,法輪功學員始終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他們的示威也是和平的、理性的,例如「四‧二五」和平請願。

1999年4月18~24日,部分天津法輪功學員針對中共媒體對法輪功的不實報導,前往天津教育學院及相關機構反映和澄清事實。23日和24日,天津市公安局動用防暴警察毆打和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造成流血事件,四十多人被抓。

4月25日,全國各地上萬名法輪功學員自發來到北京國務院信訪辦和平上訪。整個過程秩序井然,沒有口號,沒有標語。這一次在中共統治下大規模的民眾上訪被視爲為中國上訪史上的奇跡。

法輪功學員的「四‧二五」上訪是為了維護自己的信仰,按「真、善、忍」做好人,以及爭取合法修煉環境。這是他們該享有的基本權利。

而中共把法輪功學員的依法上訪誣陷為「鬧事」、「圍攻中南海」,藉機對法輪功發動史無前例的殘酷迫害。不計其數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殘、致瘋、致死,更為慘烈的是被活摘器官而虐殺。

什麼樣的政府能對自己手無寸鐵的百姓如此下毒手呢?

2020年7月20日,在法輪功學員和平反迫害21周年之際,美國國務院國際宗教自由大使山姆‧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為法輪功學員發來視頻演講,支持反迫害。

「無數的人,在那個國家因信仰而遭受迫害。因為和平地實踐自己的信仰,僅僅因為他們相信實踐這種信仰。他們不提倡反對政府,他們只是想實踐他們的信仰。」

「中共強摘器官是最近越來越放在重要位置的(議題)。它一直發生在法輪功學員身上。」

「所以我和法輪功成員站在一起。感謝你們的堅持。感謝你們在非常困難的情況下,為宗教自由而奮鬥。」[26]

施寒微稱自己和中國的宗教問題打交道了50年,卻能如此違背事實地為中共迫害這樣一個和平的信仰團體找理論根據,甘當中共的代言人。

綜觀在德國的這些孔院院長及漢學家的言辭,不正說明了孔院是中共的「外國使團」嗎?

(待續)

*****
[1] 國家漢辦網:《德國總理默克爾為施特拉爾松德孔子學院揭幕》,2016年8月31日,www.hanban.org/article/2016-08/31/content_654890.htm,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年5月15日。
[2] 高級顧問委員會,https://www.konfuzius-institut.de/cn/關於學院/高級顧問委員會.html,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9月29日。
[3] China-Expertin der Linkspartei verharmlost Repressionen gegen Uiguren im Bundestag,21.11.2020, https://www.welt.de/politik/ausland/article220693102/Pekings-Einfluss-China-Expertin-der-Linkspartei-verharmlost-Repressionen-gegen-Uiguren-im-Bundestag.html
[4] https://www.uni-due.de/konfuzius-institut/markus_taube.shtml
[5] https://www.uni-due.de/konfuzius-institut/markus_taube.shtml)。千人計劃,https://zh.wikipedia.org/wiki/海外高層次人才引進計劃
[6] 南開大學2016年人才引進、教職工招聘、博士後招收計劃,2015年12月22日,http://jiaoyuchu.bjmu.edu.cn/zsjy/jyzd/sxzp/181192.htm,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年10月27日。
[7] 托馬斯·海貝勒,https://zh.wikipedia.org/wiki/托馬斯·海貝勒
[8] 《中國研究的興起與發現真實中國 ——托馬斯·海貝勒訪談錄》,2017年5月23日,https://www.uni-due.de/oapol/?p=3081
[9] 托馬斯·海貝勒,https://www.uni-due.de/oapol/?page_id=985&lang=zh
[10] https://de.wikipedia.org/wiki/Thomas_Heberer_(Politikwissenschaftler)
[11] 《王海教授榮獲 2018 孔子學院「先進個人」》,https://www.uni-due.de/imperia/md/content/konfuzius-institut/2018/2018-12-14_祝贺王海教授荣获2018孔子学院先进个人.pdf,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10月4日。
[12] Vorbildliches Krisenmanagement? Chinas Kampf gegen Corona,https://www.uni-due.de/oapol/wordpress/wp-content/uploads/Online-Vortrag-24.04.20.pdf
[13] 《武漢人領骨灰爆出更驚人內幕》,2020年3月30日,https://www.ntdtv.com/gb/2020/03/30/a102811504.html
[14] Falungong – Religion, Sekte oder Kult? ,2001年4月,https://www.uni-due.de/oapol/wordpress/wp-content/uploads/Heberer_Falungong-Religion-Sekte-oder-Kult.pdf
[15] Richtigstellung zu Thomas Heberers Artikel
Richtigstellung zu Thomas Heberers Artikel „Falun Gong – Religion, Sekte oder Kult“ , von der Falun Gong-Arbeitsgruppe für MenschenrechteSeptember 2008.
[16] 《聯合國IED組織:天安門自焚事件是政府一手導演》,2016年9月5日,https://github.com/u2017/zx/issues/22
[17] Zehn Jahre Verfolgung der Falun Gong,24. April 2009, https://www.dw.com/de/zehn-jahre-verfolgung-der-falun-gong/a-4200371
[18] Richtigstellung zum DW-Interview mit Thomas Heberer
Richtigstellung zum DW-Interview mit Thomas Heberer „Zehn Jahre Verfolgung der Falun Gong“ vom 24. April 2009,von der Falun Gong-Arbeitsgruppe für Menschenrechte, 8. Mai 2009.
[19] Der Killer in meinem Bett,25.04.2017,https://www.welt.de/print/welt_kompakt/debatte/article163939055/Der-Killer-in-meinem-Bett.html
[20] 德國漢學家:從中國傳統文化視角看世界抗疫的啟示,2020年9月2日,https://www.sohu.com/a/416107640_119038
[21] Zunächst mal sind die Proteste eine innerchinesische Angelegenheit,2019年5月9日,https://www.deutschlandfunkkultur.de/sinologe-ueber-merkels-chinareise-und-hongkong-zunaechst.1008.de.html?dram:article_id=458050
[22] https://www.bundestag.de/resource/blob/651356/5d50d49bd86243a466c18b0ce589274e/protokoll-data.pdf
[23] 明慧資料館,https://library.minghui.org/category/58,,,1.htm
[24] Erinnerung an den Besuch des Meisters in Houston 1996, 29. September 2013, https://de.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3/9/29/75617.html
[25] https://zh.wikipedia.org/wiki/李洪志,參考:Meister Li Hongzhi, der Begründer von Falun Gong, erhält die Auszeichnung Herausragender Spiritueller Führer,10. Oktober. 2009, https://de.minghui.org/html/articles/2009/10/10/55165.html
[26] 《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大使:中共贏不了的戰爭》(視頻),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0/7/21/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大使-中共贏不了的戰爭(視頻)-409329.html

責任編輯:高靜  #

相關新聞
孔子學院在蠶食西方社會
蓬佩奧:中共滲透美校園 中國學生受害最深
世界人權日 德國多團體抗議中共踐踏人權
漢學家替中共背書 德媒:她是孔子學院前院長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兩會招「兩晦氣」拜登失言洩真相
【新聞大家談】遭跨國文字獄 王靖渝揭中共黑幕
且吃茶──讀《儒林外史》
【珍言真語】何良懋:香港中大淪為政治打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