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皆天定 唐朝幾位宰相之仕途全被相師說中

文/劉曉
一個人從出生那一刻起,富貴貧賤、福祿壽數就已經註定,除非修煉或者有特別的事情發生,才會出現命運改變的情況。(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1641
【字號】    
   標籤: tags: , ,

古語云:「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莫強求。」一個人從出生那一刻起,富貴貧賤、福祿壽數就已經註定,除非修煉或者有特別的事情發生,才會出現命運改變的情況。

中華五千年歷史中的諸多帝王將相從出生前後就開始出現異象和祥瑞,在他們顯達之前,懂得陰陽術數之人就能從他們的外表看出端倪,從而準確推測出他們的仕途走向,史書中有很多這方面的記載。本文說說關於唐朝幾位宰相的預言。

袁天罡預言李嶠大貴長壽

袁天罡是唐太宗時期有名的命相大師,他與李淳風編著的《推背圖》預言了中國自唐朝以來千餘年的歷史大事,無不應驗。他曾受河北贊皇縣的李嶠之母的邀請給其看相。

李嶠年少時就頗有才名,十五歲精通《五經》,二十歲考中進士。他的五個兄弟都沒有活過三十歲就逝去,這讓他的母親整日憂心忡忡,擔心李嶠也會如此,所以就請來袁天罡相面。

最初,袁天罡看了李嶠的面相說:「郎君神氣清秀,而壽苦不永,恐不出三十。」其母一聽還是活不過三十,愈加悲切。業已聲名鵲起的李嶠卻並不相信。

李嶠的母親遂再請袁天罡查看,袁天罡又相看了幾次後,還是說:「他的命就是這樣子的。」

當晚,袁天罡在李家留宿,與李嶠同睡在書齋中的一張床上。袁天罡一上床就睡著了,但李嶠並未就寢。等到五更天袁天罡醒來,發現身旁的李嶠沒有喘息之聲,甚為奇怪,就用手探之,鼻下並無氣息。他大吃一驚,又觀察了良久,才發現李嶠是用耳朵呼吸的。

第二天,袁天罡告訴李嶠的母親,之前看面相之所以沒找到問題的所在,是因為李嶠像龜一樣呼吸,而這是大貴長壽之相。但袁天罡告訴李嶠,雖然將來大貴長壽,但一定不要貪圖富貴,要過清貧的生活。

袁天罡告訴李嶠,雖然將來大貴長壽,但一定不要貪圖富貴,要過清貧的生活。示意圖,圖為清 顧澐《山水冊.松梅書屋》。(公有領域)

其後,果如袁天罡所言,武則天和唐中宗時期,李嶠三度被拜為宰相。他生活簡樸,武則天幾次去李嶠的府邸,看到他睡覺用的帳子是用像布一樣的粗綢做的,感嘆說:「一國宰相用這樣的帳子,有損我大國的體面。」遂賜給他宮中御用的繡羅帳,但李嶠睡在其中坐臥不安,根本睡不著覺,便上奏說:「臣少被相人云,不當華,故寢不安焉。」武則天嘆息了許久,只得任由他用舊帳子。

李嶠身材短小,鼻子、嘴都沒有福相,但他的骨相非同一般,所以有宰相之命。後來在唐睿宗和玄宗時期被貶官,並被追究韋后之亂時「身為宰相,不能匡正」的罪責。七十歲時在任上病逝。

張冏藏算準五人都能做宰相

張冏藏是唐朝與袁天罡齊名的命相大師。一天,他從一家門前經過,看見一個七八歲的小男孩,就對他的父母說:「此童子骨法甚奇,當有貴祿。宜保養教誨之。」這個男孩名叫劉仁軌。他從小刻苦學習,後以學識淵博而聞名。

太宗時期,劉仁軌曾任陝西陳倉縣尉,張冏藏被流放劍南,途經岐州時,岐州刺史知其本事,就讓他給判司以下的屬員看相,看裡面有沒有人能做到五品官職的。在看到劉仁軌時,張冏藏凜然變色,對馮刺史說:「得見貴人也。」

劉仁軌在太宗朝時以直言敢諫聞名,累官至給事中。唐高宗即位後,歷任青州刺史、帶方州刺史、同中書門下三品(相當於宰相)等職。期間他再次見到了張冏藏。

張冏藏說,自己二十年前在尉氏縣見一小兒,其骨法與劉仁軌相類似,當時沒有問名字。劉仁軌笑著說:「那就是我啊。」張冏藏又預測道:「公不離四品,若犯大罪,即三品已上。」

後來,劉仁軌因事開罪於中書侍郎李義府,被貶出任青州刺史,在高宗發兵征討百濟時負責海運。當時,李義府在明知時機不當的情況下強行督促他出海。結果,船隊在途中遇風沉沒,死傷嚴重。

朝廷派監察御史袁異式審訊,判處劉仁軌死刑。結案後,李義府對高宗說:「不斬劉仁軌,無法向百姓謝罪。」舍人源直心則說:「海風暴起,這不是憑藉人力所能預料的。」高宗於是下詔特赦,只將劉仁軌免職,令其以白衣身分隨軍。

其後,劉仁軌在遼東效力。鎮守百濟期間,因救援新羅,並在白江口之戰中大敗倭國、百濟聯軍而名震天下。一度以洮河道行軍鎮守大使的身分受命防禦吐蕃。武則天攝政時,劉仁軌擔任西京留守,受封樂城郡公。

一天,張冏藏從一家門前經過,看見一個七八歲的小男孩,就對他的父母說:「此童子骨法甚奇,當有貴祿。宜保養教誨之。」(公有領域)

還有一位在武則天時期任宰相的齊國公魏元忠,年輕時不喜官場運作,常年無法升遷。於是他去拜訪張冏藏,請他算算自己的命運,但張冏藏的態度十分冷淡,不發一言。魏元忠大怒道:「我不遠千里來找你,以為你能給予我指教,但你好似木頭做的。哪有誠意?罷了,人的困厄顯達、富貴貧賤都是上天的安排,你又能預測出什麼呢?」說完,準備離去。

張冏藏忙起身攔住他,說:「你的相祿,正是在發怒中才能看出來。以後,你一定位極人臣,官任當朝宰相。」果然,公元700年,魏元忠在狄仁傑去世後當了宰相。

此外,武則天時期任宰相的姚元崇、李迥秀、杜景佺三人,也在一次朝廷選拔官吏時拜見過張冏藏,詢問官運。張冏藏說:「你們三人都能做宰相。姚元崇最是富貴,能多次為相。」果如其言,姚元崇後來在唐玄宗時也被拜為宰相。

善相者預言張柬之位極人臣

唐朝迫使武則天將皇位傳給唐中宗的宰相張柬之,在任青城縣丞時,已經63歲。按理說這麼大年紀,仕途應該已經中止,但是有位善相者卻預言道:「你以後當位極人臣。」當時沒有人相信他的話。

後來,張柬之應制策選官落了榜。武則天因為中第的人少,就下令在落選者中重新選拔。有司上奏說,有一位官員寫的策對很好,只是因為書寫不規範才落選。這個人正是張柬之。

武則天就找來他的策對,閱罷,覺得他是個奇才,就將其召進宮中考問。張柬之回答自如,而且有獨到的見解,武則天大為驚奇,就將其選為頭名。其後他一路升遷,成為當朝宰相,後被封為漢陽王。

武將裴光庭當宰相與才氣無關

裴光庭是唐朝右衛大將軍裴行儉之子,以門蔭入仕,歷任太常寺丞、郢州司馬、司門郎中、兵部郎中等職,唐玄宗時期被拜為宰相。當時很多人都覺得其以武將身分出任宰相不可思議,包括開元初年的宰相姚元崇。

且說一天,一位善相者來拜見姚元崇,姚元崇讓他悄悄躲在朝堂旁,看看諸官中有誰可以在以後成為宰輔。相者看後,說裴光庭會出任宰相,姚元崇十分不解,因為裴光庭當時還是武將。於是他請裴光庭到家中,又讓相者藏在堂屋門簾後面重新觀看裴光庭的面相。

裴光庭走後,相者再次肯定他會出任宰相。姚元崇說:「能做宰相的人,一定是能夠輔佐天子成就大業的,不是像裴光庭這樣的人。我曾與他交談,他不是那種擅長應對時務之人,而且文采平平,學問又淺,如何能擔當宰相大任呢?」

相者說:「姚公說的是才氣,可我說的是命啊。才與命本來就不同的。」姚元崇默然不信。

其後,裴光庭為宰相數年。在任期間,他提出了新的用人制度,以資歷作為選拔人才的標準,稱為「循資格」。裴光庭亦可算得上一代名相。

裴光庭走後,相者再次肯定他會出任宰相。示意圖,圖為清院《十二月令圖.二月》局部。(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李林甫「富貴誠不自知」

李林甫出自李唐宗室郇王房,在唐玄宗時擔任宰相十八年,其個性狡詐,人稱「口蜜腹劍」。不過他雖有許多陰謀算計,但自身能力的確有過人之處。《舊唐書》認為其處事謹慎、有章法:「每事過慎,條理眾務,增修綱紀,中外遷除,皆有恆度。」

他很小的時候就父母雙亡,由他的姨娘元氏收養。十歲時,李林甫在與幾個小孩子在路邊玩耍時,被一位路過的老翁看見,老翁深深嘆息。有人詢問其為何嘆息,老翁說:「這個孩子富貴誠不自知啊!」他指著李林甫說:「此童以後能做中書令(即宰相),大概就二十年後吧。我之所以感嘆,是因為沒有人能認出來他就是未來的宰相呢。」

後來李林甫在做太子諭德時,有一位從衡山來的相者住在京城的宣平里。李林甫就去拜訪他。相者對他說:「自從我到這裡來,見過很多人,還從沒見過像你這樣貴相的人。」還告訴他,「你的榮華富貴能達到頂點,聖上對你已經是情重恩厚,還望你進一步與聖上多親近,你就能兼任南方省份的官吏,並且你的職位不斷升高直到掌握朝廷中樞要務,就達到了鼎盛極至。」其後,李林甫果如其言,升任中書令。

結語

佛家說:「若問前世因,生受者是。若問來世果,今生作者是。」今生的宰相命焉知不是前世積的大德所致?

參考資料:《太平廣記》出《定命錄》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中華文化史上,蘇軾是無人不曉的一代文豪,他的詩詞在代代人的指尖、心上流傳,溫度不減。從小他就表現出不凡的器識和才華,留下的許多小故事足為見證,而他小時候的妙文佳句,竟然也串連著他的一生。
  • 可知道在繽紛的端午節俗中體現著陰陽、五行的道理?可知道中華先人將端午時節天地的陰陽變化特質和五行之道融入民俗和利用厚生之中?端午節民俗展現了中華民族特有的天人合一文化的重彩!
  • 一代文豪蘇軾的出生有如巨星橫空耀世,此後千百年的時空都被他照亮了;他從小就頭角崢嶸,展露非凡的器識,這些他小時候的小故事點點滴滴道出他的非凡。
  • 古希臘的宗教與神話有很大聯繫,但又不完全相同,因為宗教往往選擇神話與文化中有更多訓誡意義的部分,才能起到教導民眾的作用。嚴格地說,由於當時的人皆認為信神是理所當然的事,所以那個時代並沒有「宗教」一詞,也沒有現代人對宗教的概念,但為了在語言上方便表述,學術界便一直延用了「宗教」這個詞。
  • 縱觀歷史,「傳統文化」的概念其實涵蓋了一個巨細龐雜的範圍。不同的民族、國家、地區都有自己的傳統文化,很多文明源遠流長,甚至可以追溯到神話時代。從整體上看,在西方各族的傳統文化中,「雙希文化」所流傳的範圍最廣,對後世的影響最大,因此也有人形容它們是西方傳統文明的兩條腿。
  • 「血月」是純自然現象嗎?為何歷史上「血月」關聯的事件往往出現災難,甚或是造成改朝換代的災變?中國古書如何記載血月的現象?《聖經》作了怎樣的預言呢?
  • 正是一朝天子一朝臣,不同的朝代,大到文化藝術,小到風俗服飾,都呈現出不同的風貌。哪怕是女子穿戴的首飾,在每個朝代也有鮮明的特色。如果說唐朝代表富麗堂皇的蓬勃生機,宋朝代表低調典雅的婉約氣質,那麼關於明代首飾的關鍵詞,應是精細、齊整與端豔。
  • 「血月」是純自然現象嗎?中華文化的確早有「血月」之說,是屬於天文異象中「月變」的一種,由其中展現的天人合一的思想觀是否得到應驗呢?
  • 它是古代女子妝髮造型中的小配角,又總是變換著自己的模樣,吸引人們的目光。有時飛上髮髻,做一隻精美的小簪釵,有時停駐在眉心或兩鬢,變成各種型態的小貼飾。它不是梳洗打扮的必備步驟,卻有著點睛之筆的奇妙效用。 花鈿,一款小巧而看似不起眼的飾品,卻代表了華麗、尊貴、精緻等諸多令人嚮往的意象,將它比做「人間富貴花」再合適不過。我們就來看看,花鈿在各個朝代是怎樣一步步華麗變身的。
  • 簪珥瓔珞之類的傳統首飾,總是佩戴於醒目位置,或為容顏增添風采,或應禮制彰顯身分。腕飾,則掩其形於廣袖之中,振其聲於金玉之間。其形態和精美程度,更不因隱蔽性而有半分敷衍,就像一位與世無爭的君子,懷抱凌雲高遠之志。佩戴時,它總是輕輕觸碰著臂腕,聆聽聲聲脈動,更像一位體貼的密友,讓人感到平靜而熨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