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舊金山與菲利蒙煉功點的故事(6)

——橫幅下的兩條腿:笑臉與驚恐

菲利蒙(Fremont)煉功點的故事。(屬真提供)

人氣: 13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0年11月24日訊】文:屬真
掛起了「法輪功 真善忍」的橫幅後,我背對著橫幅,在平台上走了幾步。當我回轉身來,竟然發現,橫幅下多了兩條腿,而我絲毫沒有覺察到任何動靜。

我輕輕地走到橫幅的另一邊,更意外,我看到一張笑臉,一個個子不高胖乎乎的憨厚中年男子,面對這橫幅笑。他的笑容那麼純真,還帶著點傻氣。他保持著笑臉,對我講了幾句話,突然收起了笑容,顯出緊張,轉身匆匆離去。同時我的心裡如五味交雜,說不清的情感一起湧上心頭。

他出現得意外,消失得意外,他來得快,走得也快。面對他的短暫停留,我沒來得及思索。他離開後,我定下神來,回想了他講的話,整理出我剛才聽到和看到的。

菲利蒙(Fremont)煉功點,正在煉第三套功法:貫通兩極法。(屬真提供)

這個男子剛到美國,迫害前,他接觸或學過法輪功,面對橫幅上的「法輪功 真善忍」他由衷地高興。迫害的殘酷給他留下內心深處的恐懼感。僅管我只是聽,沒說一句字,他依然流露出極大的不安,匆匆走了。

那時我到煉功點不久,「橫幅下的兩條腿」的出現,他的表情的瞬間變化,烙印般留在我的腦海中,讓我有了恆心在這裡堅持煉功,為了讓世人看到「法輪大法好」、「真善忍」。

「笑臉」告訴我邪惡抹煞不了善念,「不安」告訴我迫害製造了恐怖。在自由的國度要堅定信念,守住「善」才能滅掉恐怖製造者帶來的陰影。

展板上的金色光芒

有一次一位學員,意外地來電話問我要不要為煉功點訂購一個展板。回答了要,掛了電話後才想起,不知我能否應付展板的重量。看到一塊佈告板,去推了一下,一動也不動。我後悔訂購了展板,如果我拿不動,只好再幫它找使用人了。

展板到了,比我想像的輕些,但搬動起來我還是笨手笨腳的,為它特地買了一個小推車。有一次請一個學員收展板帶回家,我要把小推車給她,她說不需要。等我拿回展板時,它變輕了,搬動時不那麼笨重了。

有一天晚上下雨,一早醒來我想今天不用去煉功了。當我發現雨早停了,比平時出門時間已晚了一小時,我拿起展板就走。我到達時看見另一個正離去的學員的背影。後來知道他是按平常時間到達的。多年來,這個煉功點沒有間斷過,連只出現一個學員的情況都沒有。

前一段時間,煉功點的平台,除了我們沒有其他人使用。但那天來了3組人,占用了四分之三的地方,我在剩下的四分之一的地方,立起了展板,坐在展板前,煉第五套功法。而平時,我坐在橫幅邊,展板放在其它位置。

煉完第五套功法(1小時),睜開眼睛,不可思議的我看見展板中央在發光,隨後我看到在展板的黃底色中出現金黃色的字。首先看到的是「法」字,在不同的位置上忽現忽隱。然後其它的字,法、輪、大、法、真、善、忍,一個個字以同樣的金黃色在不同部位閃現。

我到展板的另一面,先是看到前面的兩個打坐的學員頭上有光圈,然後又看到後邊的學員頭上也顯現出光圈。

第二天一早,比我先來了一位多年不見的外州學員。我請她瞅一瞅展板。等我掛了橫幅後,她說:「要說有什麼顯現的,就在法輪標誌上。」昨天,我在展板的前前後後看,沒想到去看「法輪標誌」。聽她一說,我注視了「法輪標誌」,看到「法輪標誌」外圈沒有明顯界限的不規則邊緣的白色圓圈,在一伸一縮的閃動。盯著白色上的一個頂點,我還看到了整個白色圓圈是在轉動的。#(待續)

本文刊載於舊金山11月21日教育版

每週為您獻上舊金山最新消息

責任編輯:李曜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