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李劼:正邪決戰 美重打獨立戰爭

人氣 1579

【大紀元2020年11月25日訊】(香港大紀元記者黃采文、梁珍採訪報導)關於美國大選舞弊的起訴案,正如火如荼地展開。知名旅美思想文化學者、作家、文藝評論家李劼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這場大規模的選舉舞弊是「美國主流媒體夥同科技寡頭,以及腐敗政客發動的一場變相政變」,這場政變意味著將美國推回至「1776年的前夜,面臨著重新打一場獨立戰爭,重新立國。」

李劼說,這也是一場以美國為戰場的「世界性決戰」,是第二場「十月革命」,「是西方以美國為首的民主燈塔國家,跟共產主義邪惡國家的一場交戰」,而這場醞釀已久的「正義和邪惡兩股勢力空前的、決定性的一次交戰」,關乎全世界每一個人,所有人都被捲入其中,無法置身度外,「沒有中間立場、灰色地帶,都必須在邪惡與正義間做出選擇。」

他還說,當美國左派媒體「整體性塌陷,整體性地變黑的時候」,《大紀元》填補了媒體報導真相的空白,如同「點亮了一根蠟燭,照亮了很多人的心。」他深信「如果每一個人都點亮一根蠟燭,這個世界就不會被黑暗所吞沒。」他也堅信「正義最終會戰勝邪惡。」

「反者道之動」 美國重啟獨立戰爭

11月3日美國大選結束後,各地紛紛傳出舞弊現象,川普(特朗普)即發出大選舞弊指控。然而美東時間7日中午左右,美國媒體包含美聯社、《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BBC、CNN、NBC、彭博等媒體均報導,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贏得這場選舉。

當時李劼即在個人的推特上寫下:「這是一場主流媒體夥同科技寡頭及腐敗政客發動的一場政變,變相的政變」,「這場政變意味著將美國推回1776年」。而川普總統的競選律師團隊11月19日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向公眾公布八大選舉舞弊指控,非屬律師團隊的知名律師鮑威爾說:「這是我們這一代人的1775年」。

李劼說,自己的「直覺」與鮑威爾的發言不謀而合。「因為美國立國是1776年,鮑威爾為什麼說1775年呢?也就是說我們處在1776年的前夜──1775年,我們面臨著要重新打一場獨立戰爭,我們要重新立國,是這個意思。」

1776年,大陸會議在1776年7月2日宣布13個殖民地脫離英國獨立,7月4日通過《獨立宣言》。

鮑威爾也在記者會上出示了大量的舞弊證據,「確鑿地講出了這樣的話,等於印證了我的直覺,美國回到了要重新建國的時刻。這句話非常有分量。」

李劼當時還寫下「反者道之動」。反即為「返回」之意,「就是這個世界、歷史是循環的,那麼這個循環不是壞事是好事,循環就像這個計算機的Restart一樣,重新開始。」

正義和邪惡勢力空前決戰

而這也不僅是一場內戰,「更是一場醞釀已久的正義和邪惡這兩股勢力的空前的、決定性的一次交戰。」李劼解釋,這是因為在全球化浪潮的推動下,「由美國、中國、歐洲,包括在香港,甚至滲透到台灣的紅色勢力,聯結成了一個利益共同體。」

而這個代表著邪惡勢力的利益共同體,組成人數占全球人口的極少數,卻占據了人類財富的百分之八九十以上,「所以在這個局面之下,所有的矛盾都集中到這場美國大選之中。」李劼說,全世界所有人都捲入了這場較量中。

「這個時候所有人都沒有中間立場,就是在邪惡和正義之間,你選擇什麼。」李劼說,沒有中間及灰色地帶,所有人都捲入其中,不能置身度外。

「尤其是香港和台灣,台灣能夠支撐到今天,就是背後有美國。香港為什麼能夠站起來抗爭,除了香港人勇敢之外,她背後還是有美國、英國堅決地站在她後面,站在普世價值、站在人權這一邊,而不是站在暴政這一邊。」

「川普的勝利意味著民主的勝利,意味著自由的勝利。」李劼告誡說,如果美國落入邪惡勢力手中,那麼「香港也完了、台灣也完了、全世界都完了,所以這是一場世界性的決戰,戰場在美國而已,所以沒有一個人不關心的。」

中共介入美大選 證據將浮出水面

此外,鮑威爾律師在日前的記者會上,點出中共捲入Dominion選舉投票系統涉嫌的竄改選票。李劼說,鮑威爾是具名望的大律師,「她非常地、言之灼灼說是背後有中共的勢力,而且有中共的勢力並不奇怪。」

他說,川普總統的前任布什父子到克林頓家族、奧巴馬,「對中共是扶持的、縱容的,甚至有時候可以說是豢養的。」從中可看出,中美兩國政客間「完全是勢力利益交換」,白宮幾乎變成中共一個最有力的夥伴,兩國成為戰略夥伴關係。「一個民主國家,怎麼可以跟一個共產主義獨裁的國家成為戰略夥伴?」

川普上台後,打破了這種關係。「先是改變為競爭關係,現在直截了當地講明了是敵對的關係。在這樣的格局底下,川普政府把中共打得無法招架。貿易戰、金融戰、科技戰全面開戰,在這種情況下,中共介入是一點都不奇怪的。」

「現在已經有一些證據在慢慢地展示出來,它們是如何介入的,我相信隨著這個案子的深入,這些證據會越來越多地浮出水面,會公開。」李劼說。

第二場「十月革命」民主與共產主義國家戰爭續集

因此,李劼認為從在某種意義上講,這也是一場「西方的民主國家,以美國為首的民主燈塔國家,跟共產主義的邪惡國家的一場交戰。」李劼將之定向為「第二場十月革命」。

「共產蘇聯倒台後,西方民主國家跟共產主義邪惡國家之間的鬥爭並沒有結束。」李劼說,隨之而起的中共代替了蘇聯的位置,支持許多邪惡勢力,如伊朗、中東的恐怖分子,也包括委內瑞拉、古巴等等共產國家。

他認為美國民主黨在這場交戰中,「扮演了中共在美國的代理人,所作所為與中共極其相似。」

「它們(民主黨)有黨校,就是所有的所謂名校、藤校;它們有黨媒,所有的主流媒體全部是它們的黨媒;它們有打手,安提法(Antifa)就像中共閙革命時的流氓隊伍。它們都具備,而且資金的來源也很明確,就是(金融巨鱷)索羅斯(George Soros)。」

「所以這場確實是(自由民主)與共產主義戰爭的續集,第一集是跟列寧、斯大林為首的共產主義陣營的決戰,這個決戰隨著蘇聯的解體告一段落。現在是第二場、下場,就是以中共為主要國家的共產主義的邪惡國家。」

馬克斯主義餘孽 侵蝕歐美校園

而這場共產黨陣營在美國掀起的戰爭,也已醞釀許久。

1917年主張暴力革命的列寧策劃「十月革命」,推翻了俄國臨時政府,建立起蘇維埃共產主義政權。「十月革命成功了,(共產黨內)主張議會道路的聲音就小下去了,聲音就低了,但是它們沒有消失。」李劼說,隨著蘇聯解體,「共產主義的思想、馬克思的思想也並沒有隨之而告終」。

主張議會道路的共產思潮進入歐美,漸漸影響了歐美民主國家,「馬克思主義是以社會民主黨,從政治上是社會民主主義,作為民主黨的形式出現的,在美國叫做民主黨。從思潮上來講,他們鼓吹議會道路,走競選,而不是暴力革命;大政府、高福利,這是他們主要的政治主張。」

此外還有一股二戰後興起的思潮──所謂後馬克思主義者,「如馬爾庫塞(Herbert Marcuse)所謂的法蘭克福馬克思主義學派,後面還有沙特(Jean-Paul Sartre)、福柯(Michel Foucault)、德里達(Jacques Derrida)、哈貝馬斯(Jürgen Habermas)等等,他們的理論五花八門、形形色色,但是全部是馬克思主義的餘孽。」

這批學者以思想慢慢地滲透了歐美所有學府。李劼說,「這些思潮因此在歐美通行無阻,慢慢地醖釀、發酵,就成了今天的民主黨的基本的思想來源,也成了歐洲所有左翼政黨,左翼思潮基本的支撐。」

「雖然他們的理論非常地淺薄,在我眼裡就是一堆垃圾,但是他給所有的在大學裡念文科的,甚至是念法律的全部洗腦。」李劼說,美國大學成為洗腦中心,馬克思主義透過上述這些著名學者及理論家的思想著述,「在美國的校園裡,包括在歐洲的校園裡面,鋪天蓋地彌漫開來。所以現在所有的大學生幾乎都全部成為了社會主義者、成為了馬克思主義者。」「而美國名校、藤校被滲透是最最厲害」。

擅於欺騙、撒謊、造謠 「要看他們做了什麼?」

共產主義在歐美改頭換面,擅長偽裝的它們也以平等、自由、人權包裝自己的暴力鬥爭,那麼人們如何區分真偽呢?

「他們嘴上也喊人權,喊民主,喊自由,但是要看他們做什麼,不要看他們說什麼。」李劼說,如充滿暴力的安提法到處破壞,在街頭打砸搶,而對比11月14日在美國華盛頓舉辦的支持川普大遊行,「遊行結束以後,他們留下的是多麼乾淨的一個城市。」這讓親歷「六四」的他,回憶起當年的六四遊行,「也是非常有秩序、平和。」

「而且我記得九九年,法輪功到中南海附近的中央信訪辦上訪,散去的時候,中南海的門口沒有一張紙屑。這個就是區別,和平的、理性的,這樣一種精神。」

他還以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克林頓、前國務卿希拉里為例,「他們原本的家庭收入是什麼樣一個水平?他們當了總統,當了國務卿以後,他們的收入又是什麽一個水平?」而對比川普當上總統後不拿工資,財富還大大縮水。

「所以不能看他們說了什麽,要看他們做了什麼,他們習慣於欺騙、撒謊、造謠。」李劼說。

竊國失敗告終 民主黨終將切割拜登團伙

然而面對這場世界性的決戰,李劼認為邪惡終將失敗。「看上去他們好像聲勢浩大,但是我認為是不堪一擊的,為什麼呢?證據太多太多了。」他說,假如一個人犯罪,或許可以躲藏,有機會脫罪。十人的犯罪集團都很難不留下證據,更何況這場涉及成千上萬人的作弊,留下眾多的證據,更是難以脫罪的。此外目前Dominion電子投票系統的「服務器」已掌握在川普團隊手中。

「這一次的作弊的規模很大,各種勢力的滲透,也沒有一個統一指揮,統一號令,他們也沒想到這個作弊會規模大到這個程度,可能拜登本人都被嚇壞了。」

並且「這個不是作弊的問題,這是叛國罪。假如定上叛國罪以後,即便在那個裡面站隊的民主黨人、媒體都要好好想一想了,你們要站在哪一邊?」李劼預料,當證據越來越確鑿,「拜登他們全部完蛋的時候,我相信美國民主黨肯定要跟他們切割。」

「有一個很重要的細節,民主黨全國委員會自始至終沒有承認過拜登當選。自始至終,他們給自己留了一手,是留了後路的。」李劼說,包括參與民主黨總統初選的參議員伊麗莎白‧華倫(Elizabeth Warren)也曾質疑投票機系統。

「華倫其實也是這種機器的受害者,她當時沒有力量去揭露這個黑暗,那麼像這樣的人,你說能認同他們的這種犯罪嗎?」

黑暗時刻點亮蠟燭 向《大紀元》致敬

夥同政變的美國左派媒體,李劼稱之為「流氓左媒」。他說,遭到美國民眾唾棄的左派媒體,目前正面臨滅頂之災、面臨末日。日前有媒體報導,AT&T已考慮將旗下收視率逐漸下滑、經營虧損的CNN售出。

令李劼印象深刻的是,19日川普律師團隊的記者會上,CNN記者提問時,提及自己所屬的媒體機構,朱利安尼與台上的律師不約而同地會心一笑。李劼認為這一笑代表的意義深厚,「沒有人相信CNN,聽到CNN這個名字都要笑的,就是說:這個媒體已經徹底完蛋了。」「你可以感受到,CNN現在是一個什麼樣的狀態,它一面要被人給賣了,一面還在不斷地造謠、抹黑。」

李劼預料,川普在第二任總統任期期間,將重建美國媒體,「這一輪媒體結束了。」

而值此正邪交戰之際,《大紀元》堅守專業與良知,報導真相。「我覺你們(大紀元)填補了空白。」李劼說,去年香港反送中期間已注意到「《大紀元》、新唐人在香港抗爭當中的衝鋒陷陣,非常了不起,我非常地欽佩。」

因「六四」被捕,之後旅居美國的李劼,如今已是美國公民,「今天我以一個美國公民的身分,來捍衛美國的憲法、來保衛美國這個國家的時候,我非常驚喜地發現,你們(大紀元)也跟我們站在一起。」

李劼說,當美國媒體集體塌陷,整體性地變黑的時候,「《大紀元》點亮了一根蠟燭,這根蠟燭照亮了很多人的心。」在媒體信譽集體重創時,「《大紀元》幾乎就是一枝獨秀了。當然還有些小的電視台也有些抗爭。」

「我真的是很爲你們感到驕傲。」李劼說:「你們(大紀元)確實非常地了不起。我特意在此向你們致敬。」

「如果每一個人都點亮一根蠟燭的話,這個世界就不會被黑暗所吞沒。」「我非常相信、非常自信這一次最後正義最終會戰勝邪惡的。」

李劼,本名陸偉民,生於上海,畢業於華東師範大學,並在該校執教十餘年。八九年投身「六四」學潮,同年被捕,翌年釋放回校。現定居美國。在全球出版著作三十餘部。

完整的訪談內容請點擊觀看《珍言真語》節目。

責任編輯:連書華 #◇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曾慧燕:媒體墮落 良知使我不沉默
【珍言真語】理大保衛戰留守記者:慘烈犧牲換國際迴響
【珍言真語】談舞弊遭禁播 桑普直指華盛頓沼澤
【珍言真語】金虹:美媒「自殘」 與共黨同路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神祕泰山會解散 德州奇兵贏一局
【遠見快評】美防疫連爆「奇蹟」 好消息背後?
【唐青看時事】中紀委三抓 李克強也避讓
【時事縱橫】布林肯上任說啥 蓬佩奧備戰2024大選?
【時事軍事】台海局勢緊張 美航母戰鬥群進南海
【秦鵬直播】德州受夠了?議員提獨立公投法案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