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松樹還是槐樹?大唐神童巧對大臣

文/杜若
大唐神童賈嘉隱巧對大臣,以樹喻重臣。(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146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唐時期,神童賈嘉隱天賦異稟。上天賦予他卓越的智慧,但並沒有賦予他英俊的容貌。當這個「不完美」招來大臣的議論時,能言善辯的他,又是如何辯駁的呢?

唐朝時有個七歲的兒童,名叫賈嘉隱,被人們譽為神童。因其能言善辯,神童的美譽越傳越廣,還驚動了朝廷。天子下令召見他。

賈嘉隱入宮後,正好碰到大臣李勣(594年─669年)和長孫無忌(?─659年)。一個小孩能驚動當今聖上,還獲得召見,李勣想見識一下,這個孩子到底有多聰明。於是李勣以戲耍的口吻問他:「我現在倚靠的是什麼樹?」

賈嘉隱回答說:「是松樹。」李勣笑著說:「這是槐樹啊,你怎麼說成是松樹呢?」沒想到賈嘉隱不慌不忙地說:「李公您靠著木頭,以『公』配『木』,難道不是『松』樹嗎?」神童小小年紀,可謂初生牛犢不怕虎,在朝臣面前摳起了字眼。

長孫無忌也問他同樣的問題:「那我靠的是什麼樹呢?」賈嘉隱應聲答道:「是槐樹啊!」

長孫無忌笑著問他:「你確定是槐樹,不再更改了嗎?」賈嘉隱張著水靈靈的眼睛,認真地看著他說:「我哪兒需要再改啊。只要取一個『鬼』加一個『木』,就是『槐』樹啊!」

長孫無忌是長孫皇后的親哥哥,唐太宗的心腹謀臣,他歷任左武侯大將軍,領吏部尚書、檢校中書令等重要官職,襲封趙國公,在凌煙閣功臣像中,他位列第一。這樣的一個人物,賈嘉隱把他當成鬼對待。敢開長孫無忌的玩笑,滿朝文武也找不出幾個人。當年賈嘉隱只有七歲,聰穎的才思伴著他的童趣,自然流露出童言無忌。

賈嘉隱天資聰穎,到了十二歲時,就被銓選入舉。上天賦予了他絕頂的聰慧,卻沒有賦予他英俊的容貌。他雖然才思敏捷,能言善辯,然而長相卻不盡人意,容貌有些醜陋。

不論在哪一個年代,人們對神童始終抱著好奇。滿朝文武官員聽說有這樣一位神童,下朝後都來圍觀,都想一覽神童風采。其他大臣都還沒有說話,英國公李勣就對大臣們說:「看這個孩子的長相,猶如『獠面』(粗野醜陋),但他怎會那麼聰明呢?」

官員們還沒有回話,賈嘉隱即刻應聲回答說:「胡頭還能做得宰相,『獠面』怎麼就不能聰明了呢?」。胡頭,是說李勣的容貌長得很像胡人。連胡人都能當上宰相,我賈嘉隱雖然不好看,但一樣可以很聰明啊。

李勣,原名徐世勣。唐高祖李淵賜其姓李,為避唐太宗李世民名諱,改名為李勣。他是大唐初年的戰將,早年跟隨李世民討伐劉武周、王世充、竇建德、劉黑闥和徐圓朗等群雄。秦王李世民登基後,李勣則奉命率軍大破東突厥、薛延陀、高句麗等國,立下赫赫戰功,深得朝廷倚重。他也是凌煙閣二十四功臣之一。

在賈嘉隱七歲和十二歲時,李勣碰巧二次遇到他,二次都與他「過招」,都被聰慧的賈嘉隱駁了回去。故事本身沒有惡意,不過有些詼諧風趣。這個世界上,沒有完美的人,幾個不完美的人經過「合作」演繹後,留給了後世一個完美的故事和傳說。@*#

事據《國史纂異》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古人追求真理,注重品德和操守,不僅要求自己躬身力行,也非常重視對後代的「德行」培養。這種言傳身教之精神,成為後人正身教子的楷模。
  • 只有貧賤者,最有資格、敢於驕傲對待人!富貴者哪裡有資格、敢驕傲對待人?
  • 對於謊言的危害,明朝開國軍師劉伯溫講述了一則寓言。戰國時宋王偃為了打擊敵國,常常編造謠言,誹謗楚國。最終結果不堪設想……
  • 江南貢院,科舉,考場
    清朝大臣兼外交官薛福成博學多才,對兵法、戰陣、天文、陰陽、地理等多有研究。有一年,他看了幾眼星星,順口說了一些事,推斷了人事的去向,事後全都應驗。
  • 童子
    明朝神童過百齡,棋藝精湛,冠絕一時。相國招攬,他婉言辭謝。錦衣衛入獄,他不迴避。魏忠賢作亂,他速速歸隱。身為公卿門客,百齡從不因私謀利。直到清朝順治年間,世人仍視他為棋壇霸主。
  • 郎世寧,魚
    清朝時,一位州長官獻魚,留下字條「百頭鮮魚」。旗人張自用看了很不理解。魚又不是牲口,怎麼稱「頭」呢?經差吏介紹後,他才恍然大悟。而這名差吏由此晉身官場,留下了「一字之官」的傳說。
  • 人們常說,宦海浮沉,人情淡薄。於是民間約定俗成,有了一句「官情紙薄」。南唐時,一樁婚姻牽出了前任的家事。面對孤苦無依的官宦女,南唐縣令做出了很傻的決定,卻令後人久久地懷念。
  • 岳陽樓
    范仲淹三次被貶,每貶一次,光榮一次,第一次稱為「極光」,第二次稱為「愈光」,第三次稱為「尤光」。
  • 明清時,有一位傳奇的水月老人。他曾精準預言「門內大蟲」「耳後火發」。直到以吳三桂為首的三藩作亂,人們才明白其中的意思。這場磨難中,大臣范承謨被囚禁二年後,應難殉國。康熙皇帝御題「忠貞炳日」,賜予范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