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世大觀】中共迫害習仲勛 求情只有倆國軍(下)

人氣 2659

【大紀元2020年11月17日訊】各位看官好,咱們書接上集,說說另一個替習仲勛向老毛求情的國軍叛將。這位更有名,官也更大,危害也巨,下場也慘。這位就是張治中。

張治中,原國軍陸軍二級上將,蔣介石四大心腹之一。在任湖南省政府主席兼保安司令的時候,因涉嫌火燒長沙而引起公憤,蔣介石曾經怒責:「長沙焚毀,精神上之打擊,千百倍於戰敗之痛苦,可恥可悲,莫此為甚。」

順帶提兩句「長沙大火」,不然各位可能有問號。1938年10月武漢淪陷於日寇之手,長沙危機,最早李宗仁提出的「焦土抗戰論」得到國民政府高層認同,就是你日軍占領城市,想得到補給,繼續擴大侵華戰果,沒門,我方寧可主動燒毀家園,也不能讓你得逞。不巧的是,長沙守將張治中本來已經安排好了放火燒城的時間和步驟,卻因為11月13日凌晨城內的天心閣失了火,被執行燒成任務的部隊看到誤以為日寇迫近,是長官信號發出。這是一種說法,還有一說法就是:11月10日日軍攻陷湖南岳陽,12日向岳陽以南離長沙250華里的新牆河進犯,結果國軍譯電員竟將電訊漏掉一個「牆」字,「新牆河」變成離長沙僅有12華里的「新河」。您瞧,這是多鬧心的事啊。接到電報的長沙警備司令部、警察局和警備二團誤以為日軍馬上就到了,便倉促放火。其實這時候,日軍離長沙還有二百多里地呢。

半夜提前放火,致使全城很多百姓沒能逃出來,火一起,張治中的電話也打不通了,沒法問情況,也沒法下命令。最後,大火燒了五天五夜,將綿延幾公里的長沙古城燒為灰燼。三萬多人喪生,5.6萬棟房屋焚毀。

然而,損失如此之大,蔣公卻並沒有槍斃張治中,只是將他革職。足見蔣當時珍惜張到了何等程度。我們還有一個更不可思議的發現,張治中竟然是自始至終沒有和共軍打過一仗的國軍將軍,這還不算,他還在最後背叛蔣公投共,並幫助中共奪取了政權。看官,您不覺得這位有點那個嗎?

這事咱還得再講幾句。1945年8月抗戰勝利後,為避免戰火再起,老蔣邀請老毛到重慶談判,張治中親自去延安接毛赴重慶,完後又把毛送回延安。張治中作為國民政府代表,跟周恩來和美國總統特使馬歇爾組成三人小組,負責國共雙方的軍事整編。您想不到的是,此時的張治中竟然私下經常向馬歇爾抱怨國民政府,替中共宣傳,這在客觀上推動了美國對國民政府的不信任,對其腐敗的厭惡,從而讓美國在軍事上減少了對蔣的援助。放到現在,我們相信肯定有看官可能會質問:張治中,你到底哪夥的呀?根本就是屁股坐歪到姥姥家了嘛!

三年內戰中,內有共諜,外有媚共將領,加之軍事失誤、組織鬆散、內部腐敗等等原因,國民黨1949年初敗局已顯。此時,國民政府想與中共和談,提出的方針有反對中共渡江、「劃江而治」什麼的。當年4月1日,代總統李宗仁又派了親共的張治中、邵力子、章士釗等六人組團赴北平與共黨談判。但毛此時奪權之心急迫,已經毫無誠意,於是4月13日,張治中發電報給李宗仁代總統和行政院長何應欽說:周恩來今日當面交付「國內和平協議」一件,「內分八條,二十四款」。其中竟然包含共黨居高臨下提出的「懲辦戰爭罪犯」和「解放軍渡江」條款,接著張又給蔣介石發了一個電報,說中國共產黨的言論和態度,都是在逼降。末了他還勸蔣公「毅然放下一切」,口氣竟像是在替共黨勸降。李宗仁最終沒有簽署所謂協議,何應欽更對共黨所提八條二十四款斷然拒絕。蔣公在家鄉溪口也是氣壞了,怒斥張治中「無能,喪權辱國」。

知道了結果,到4月23日,國府和談代表團長張治中、代表邵力子等居然叛變投共。對國府給予的信任以極大諷刺。張治中留在了北平,6月宣布脫離國民黨。同時叛變的邵力子其實底子很潮,還是早年和陳獨秀一起創立共產黨的人物之一,做過黃埔軍校祕書長,但卻在1926年退出了中共。

看官,您先別起疑,一會兒就明白了。1949年1月16日,蔣公邀約有關人員討論時局,會上,擔任過陝西省政府主席、國民黨中央宣傳部長、駐蘇聯大使的邵力子公然主張向共產黨「無條件投降」。邵2月份還去石家莊見過老毛,之後,卻又被國府派為談判代表。最後,得知南京拒絕共黨協議,立馬和張治中同時叛變。而且當年就被共黨選為第一屆政協委員。根據邵某的言行軌跡,我們高度懷疑這貨就是個隱藏多年的共諜。蔣公身邊埋伏了如此多的炸彈,難怪那麼快就丟了江山,我想大夥跟我一樣,只能無語了。

扯遠了,接著說張。張治中在北平投共之後,還嫌不夠勁兒,功立得不夠大,就又去勸說新疆國軍守軍不戰而降,因為張曾經做過國府新疆主席,有根底,幫中共拿回西北邊陲不難,於是又立「新功」。要不然,山高皇帝遠,那可不是個容易收復的地方,把在國軍手裡,哪天再變成國軍反共的基地,老毛想想肯定是夜夜睡不好覺的。所以張治中幫了老毛一個大忙。

中共建政後,張受到毛的禮遇,先後任西北軍政委員會副主席、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民革中央副主席、和平解放台灣工作委員會主任等職。

您聽,官不小吧,其實也都是虛職,畢竟老張不是共產黨。後來,雖然他也對一些共黨作為表示過不滿,但在毛、周的庇護下,因為身分特殊,是高層降將,於是就和鄧寶珊一樣,躲過了中共建政初期發起的一次又一次運動。

有個例子。據張治中長女張素我回憶,「反右」中,張治中對運動不理解,就表示了不同的看法,還對黨與非黨問題作了長篇的直言。特別是他對他的花瓶黨、國民黨革命委員會,也就是民革中央的「反右」運動頗有看法,態度消極。這位張副主席的言行招致了一些人的不滿,一夜間民革大院貼滿了批張治中和邵力子的大字報。後來因為毛、周干預,此事才不了了之。

不過,張治中也是沒逃過文革衝擊。這又與鄧寶珊類似。1966年文革爆發的時候,張治中夫婦正在北戴河度假呢,一批紅衛兵就衝進他家「破四舊」了。接到女兒電話後,張治中趕緊提前從北戴河返回。就在他到家的8月28日當天,紅衛兵小將們再次前來掃蕩,這麼個大人物,又是前國軍二級上將,那當然不能放過,想方設法也得找出毛病,革他的命不是?只見小瘟神們樓上樓下亂竄,翻箱倒櫃,還砸了花瓶,最後,只是取走了一把水果刀和一把佩劍,佩劍是否也屬於蔣公贈與咱不得而知。小瘟神們揚長而去之前還斥責張將軍:「你們這裡沒有領袖像,沒有毛主席語錄,沒有一點革命氣氛,要馬上把牆上的字畫取下來,換上毛主席像和語錄。」親眼目睹這一幕,張治中感慨地對祕書和家人說:「今後若干年,這必將是一個大笑話!」

各位看官,不說別的,張將軍對這事還是有前瞻功能的,您看現在,半個多世紀過去,不僅笑話還在,還越笑越邪性,連佛堂、道觀、教堂都被染指,整個中共國都成了大笑話。

聯想打住,書回張家。紅衛兵走後不久,祕書余湛邦就跑到新華書店買了毛像和毛語錄掛上。不過余祕書無意中在張的座椅對面掛了一幅語錄,讓張治中看了很不高興。毛說:「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不是做文章,不是繪畫繡花,不能那樣雅致,那樣從容不迫,文質彬彬,那樣溫良恭儉讓。革命是暴動,是一個階級推翻一個階級的暴烈的行動。」

張沉著臉問祕書這條毛語出自何處。祕書說是《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中的話,張治中聽後一言不發。估計此時老張五味瓶子打翻。咱就順帶給各位看官再引申一句,毛的湖南報告寫在1927年3月,幾年後的張治中就官居湖南省政府主席。想當年被蔣總器重的國軍上將,如今不得不偏坐家中,天天被閱讀當年國民政府眼中的匪首語錄,您想他心中會生出啥樣的感慨呢?

不久,張治中女兒張素我的丈夫、在水利部工作的周嘉彬被隔離審查。看著昔日熟悉的老幹部、部下、親屬,一個個被打倒、被遊街示眾,甚至被逼死,這位被特別保護起來的張治中對文革是愈發不理解了,心情也愈發沉重。張素我眼中的張治中,「從此很沉默,也不說話,每天看看報紙,一言不發」。

就在這樣的精神折磨下,十年文革浩劫還不到三年,張將軍就在1969年4月抑鬱而終,終年79歲。張素我說,她父親沒有什麼很嚴重的病,就是長期不愉快,一直心裡不舒服。在張治中生命的最後三年裡,每天晚上他都會問下班回來的兒子張一純有關文革的情況,問誰被打倒了,誰被抄家了?他曾對兒子說:「文化大革命」比軍閥混戰還亂。誰也管不了誰,政府說話也不管用。

張將軍從軍閥混亂走來,只是詬病文革混亂惹入反感,但他忘了,這亂不是自然發生的,而是他信任投靠的中共和毛故意搞亂的。再怎麼亂,也有共產黨的蛛網組織在暗中控制。這一點,各自為政、占山為王的軍閥是無法比擬的,估計他還沒猜透這些。

據說中共國熱播電影《八佰》裡面堅守上海的最後一支部隊88師,真實淞滬抗戰中,還是張將軍所轄部隊。發現這一點我很驚訝。因為看到鏡頭裡那些國軍官兵身綁成捆的手榴彈,跳樓與鬼子同歸於盡的慘烈場面,無法有機地與張將軍投共求生連接起來。

更無法苟同片尾那個可笑字幕描述,說什麼抗戰勝利是共產黨領導統一戰線下取得的。本來姜武、劉曉慶演得還不錯,場景有些逼真,特技也有突破,比吳京橫店版《戰狼》好看一些。但看到這些謊言文字,我一下很可憐導演管虎,也可惜了,史上為國捐軀的88師將士,知道你們身後,司令投降漢奸中共了嗎?我們倒寧願這些英雄是白將軍的屬下。

據稱,國軍一級上將、人稱小諸葛的白崇禧將軍一生很少說人是非,但最瞧不起張治中。白將軍看到北伐戰爭中汀泗橋之役時,張治中突然當眾下跪幫蔣介石擦拭染血的靴子,就說:「後來軍中罵人不要臉、拍馬屁,就說『這家夥是擦鞋的』。」聽說典故由此而來。張治中身為師長,攻徐州時部隊卻潰散了,依軍法須處死首長,張治中為求免死,在火車站公開綁上白布跪地哀求蔣總饒他一命,蔣看了一時心軟,當場下條子說「尚屬知恥,記槍斃一次」。

就這兩件事,讓白崇禧一輩子瞧不起張治中。白將軍最後和蔣公一起退守台灣,1966年12月心臟病發於台北過世,留下一世英名和十名子女,其中,白先勇為台灣著名作家。

張治中呢,離世後,中共國只是給他舉行了遺體告別儀式。時至今日,我們海內外華人同胞還是想知道,張治中將軍到死是不是弄明白了,他非常反感的文革,始作俑者正是崇尚鬥爭和殺戮的毛和中共,他被欺騙了幾十年實乃悲劇。走到生命的最後那一刻,他能否反思一下自己的好朋友,如習仲勛那樣的共產高官都無法自保,到底這是個怎樣的邪惡組織?背叛了尊重、器重自己的國民政府和蔣介石先生他會不會生出一絲後悔呢?

故事講完了,喜歡我們節目的看官,別忘了點讚、訂閱。謝謝您的觀看,我們下集再見。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網曝鄧小平整習近平父親習仲勳的內幕
周曉輝:習仲勳「兩條路」講話與中國現政局
王友群:先整習仲勳後「叛黨自殺」的閻紅彥
【欺世大觀】邱少雲死得很爭議
最熱視頻
【首播】專訪程曉農:經濟全球化告別中國版(6)
【思想領袖】克拉奇:制止中共種族滅絕
【新闻大家谈】中國CDC洩密 美台交往鬆綁
【拍案驚奇】警告對台動武是大錯 美軍近看共艦
【未解之謎】兩位醫生經歷的臨死體驗
【微視頻】比特幣大漲有因 中共嚴控國人購外幣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