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絮語:吊橋歷險

作者:青松
看一個人,很難一眼看透,需要時間,才能真正瞭解。(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229
【字號】    
   標籤: tags: , ,

帶女兒去公園,她特別喜歡一處吊橋

上面有不少孩子,我怕他們推推搡搡不安全,本想攔著女兒的,但她執意說自己已經長大了,要去試試。當然,吊橋的設計已經充分考慮了安全問題。吊橋下面是沙坑,即使孩子不小心摔下去,也會有個緩衝。所以,我便答應了。

我站在旁邊觀察,女兒和另外幾個孩子排隊一次上橋。吊橋顫巍巍的,但他們伸著胳膊保持平衡,還算穩步前行。只是,他們走到中間的時候,有個稍大些的男孩兒從吊橋另一頭迎面向和女兒他們走去。

到中間的時候,他們很難錯開。更糟的是,男孩兒比較調皮,而且明顯玩吊橋比較熟練,膽子也大,開始故意搖晃,嚇得稍小些的孩子哇哇直叫。我本想制止,但忍住了,畢竟是孩子,上吊橋本來就是玩耍的,而且男孩兒只是晃晃,並沒做別的出格的事兒。

晃了幾下後,我看到女兒沒站穩,摔倒了。我很著急,心裏怪那個男孩太頑皮,後悔自己沒早些制止他。我正想跳進沙坑,上前去照顧女兒,突然見那個男孩兒不晃了,而是自己下了吊橋,站在沙坑裏,扶起了女兒。

他們好像交流了幾句,我聽不清楚,只看到女兒後面平平安安走了過去。等女兒到我跟前,我問她剛才的經歷,有沒有害怕等等。女兒說那個哥哥一開始晃,但後來不晃了,還扶她起來,教給她怎麼保持平衡。

聽了女兒的解釋,我意識到自己先前的武斷。看到男孩兒調皮,我便對他心生偏見,以為他故意欺負小些的孩子。但最後發現,他其實也在照顧那些孩子,搖晃吊橋只是增加樂趣。他看到有孩子摔倒,便立馬停止了,而且主動下去給小孩兒讓路,並且傳授怎樣在吊橋上保持平衡的經驗。

看一個人,很難一眼看透,表像往往是不準確的。我們真的需要時間,才能真正瞭解。生活中我們經常犯的錯,便是太快地下了結論,而很多事的結局是出乎我們意料的。就像吊橋上,即使有人把我們晃倒了,我們都不必急於憤懣,因為將把我們扶起來的或許會是同一人……@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宋美齡西安事變問題解決後,隨蔣介石回到南京後所寫的回憶錄。
  • 像我這樣的人,不管死在哪裡,都是死得其所。先前,如果我葬身草野,雖然自己光明磊落,無愧於心,但不能據此在君王和祖先面前掩飾自己的過失,否則,他們該怎樣看我啊!實在沒有想到,我逃回宋朝後,又重新穿上故國的衣服,重新見到宋朝皇帝,使自己早晚都能歸葬故鄉,我還有什麼遺憾呢?我還有什麼遺憾呢?
  • 橋的設計不僅僅是為了疏解交通,還要造型美觀,達到周圍景觀融為一體的功能。所以,有些具特色的橋樑就成了當地的地標,觀光景點,達到吸引更多遊客的目的。
  • 學術界認為,漢武帝鹽鐵官營是英明的決定,不僅促使農民使用大型的犁用以取代耜之類落後的木器、石器,大大提高了農業生產能力;最重要的是鐵兵器產量激增,並最終取代銅兵器,中國文明的歷史從此揭開新一頁。
  • 來平溪放天燈的遊客,總是憧憬著;火車行駛在蜿蜒鐵道的懷舊場景,還有冉冉放飛,滿天空飄盪的黃澄澄大燈籠。
  • 弗朗西斯·沃爾特(Francis Walter)住在巴黎三區,他家附近是華人集中的餐飲和商業區,他總喜歡到位於市長路(Rue au Maire)西端的溫州小吃店用餐,稱其為自己的「飯堂」。
  • 這輪迴轉生事件發生在上世紀初期中國大陸黃土高原上的小村,張生有是在前世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亡的情況下就轉生了,而且一轉生就能說話,軀殼裡仍保有前生「田三牛」的心智。
  • 這次美國選災過後,接蹱而至的是空前的人文危機。價值觀念,知識結構,文科教育,社會風尚,文化底蘊,審美趣味,自我認知,歷史觀照,諸多層面的重新審視都將一一展開。這個世界正面臨著重新塑造,面臨著一場類似文藝復興那樣的浴火重生。——@lijiedny
  • 往台灣的國境之南旅遊,很多遊客會選擇墾丁恆春,其實四季如春的屏東,也有很多美麗又寧靜的景點值得造訪!
  • 或許我們都太急於下結論了,因為我們自認為已經認識得很清楚。其實,許多問題不是一眼就能看透的,我們需要耐心等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