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世大觀】傳中共備戰打台 勿忘長春30萬亡靈

人氣 7064

【大紀元2020年11月07日訊】各位看官好,歡迎光臨【欺世大觀】。最近大陸流出一段錄音,號稱是中共國大人物今年北戴河會議上講的8條最新精神。「精神」這個黨文化大詞,大陸以外的華人聽不大懂,就是中心思想的意思。只有當官的才發「精神」,下面韭菜只能貫徹精神,俯首聆聽,不得質疑。

中共備戰動員打台

這8條中2、6、7挺唬人,您聽啊:

2. 大力發展核武器,震懾美國;
6. 打破美國的戰略圍堵,以強大的意志力解放台灣;
7. 堅決放棄幻想,對國民進行戰爭動員。

而3條中最聳動的就是:打台灣,還要「以強大的意志力」。

當然,此錄音未經黨媒報導,尚無從證實真偽。但以最近當局要求各地備戰屯糧,準備急救包的形勢看,依稀透出這個精神的影子。那麼,它真會狗急跳牆打台灣嗎?很多朋友認為它不敢,因為表面看,美日台合縱連橫的局面明擺著,一開戰,死的可能是中共自己。

即便如此,我們仍然認為它有可能打。而且,明知道打不贏它也可能打。您會想,那不是傻了嗎?看官,您這就是正常人思維,可它不正常、是邪教啊,就像美國6000巫婆發神經,組織起來詛咒川普總統一樣,她們毀美國,不會覺得自己傻,相反,覺得自己能耐著呢。這一點和中國共產黨超級像。您還別說,美國真的好像亂了。但請您淡定,一切都有神安排。咱們走著看。

我們節目這樣分析判斷,是出於對共產邪教脾性的深入了解。用一句話概括就是:只有你想不到,沒有它做不出。例子太多了,(對於)中共人人能說三天不重樣。我們這一集說說共軍圍困長春,餓死30萬人的慘劇。30萬是個約數,節目後邊會引證各方(資料)。

我們相信,不少看官聽說過這件事,但相信您看過我們節目,就會有不同的感受。今天重提往事,算是對它會不會打台灣,做一個全新的比對。也是希望您能再一次看清,雖然這個偽政權在所有冠名上,都加註「人民」二字,但它做的任何事,發出的任何「精神」和命令,都是為它自己,從來沒按人民利益和福祉想過,哪怕一次。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是它奪取政權、保住政權永遠不變的宗旨。

長春圍城」慘絕人寰

好,書歸正本。72年前,一場慘絕人寰的殺戮在東北重鎮長春上演,持續五個月,不是槍殺,是餓斃。事件史稱「長春圍城」。

今天,您順著長春市中心新民大街一直向南,遠遠就會看到環島中心新民廣場南側的南湖公園裡,聳立著一座高達30.39米的紀念碑,名曰「長春解放紀念碑」。

碑名由中共前全國人大委員長彭真題寫。碑文是這麼說的:向為解放長春英勇獻身的革命烈士表示深切的悼念!向為解放長春建設長春做出貢獻的人們致以崇高的敬意!

中國共產黨悼念的所謂英勇獻身共軍有多少呢?6508人。它圍困長春,餓死的幾十萬長春百姓在這塊石碑上連個數字都沒留下,死難者中沒有一人有資格進入中國共產黨的紀念痛悼之列。這種不知羞恥的反人類行為卑鄙至極!

讓我們以紀念節目的方式,為被共產黨害死的海量同胞記下他們駭人聽聞的苦難。共產黨想掩蓋,我們偏要大聲說出。

先簡單交待一下當時的局面。抗戰剛勝利,1945年10月,躲在陝北的中共中央就趕緊派曹裡懷和朱光,從冀魯豫根據地帶著共軍開到東北,趁著蘇聯軍隊撤出長春後進駐。曹被中共東北局安排做了長春市警備司令,與國軍對峙,後來打不過,只好12月14日退出了長春市區,按共產黨老套路農村包圍城市,控制了長春鐵路沿線兩側的中小城市和農村龐大地區,建立中共根據地。

國軍方面呢,進駐長春後則有兩大策略失誤。一是實施「重點防禦」戰略,沒有主動出擊消滅共軍,把兵力集中在幾大城市,不顧中小城市和廣大農村,致使共軍不受制約地發展坐大。二是東北行轅主任陳誠不信任當地日占時期的滿州軍,他們雖然不是國軍正規軍,但原本已編入了地方保安部隊,而且接受過日軍訓練,戰力不弱,但遭陳誠裁撤,使東北國軍兵力下降到48萬。這是個極大失誤!致使許多被裁撤的原滿洲軍隊失去生活來源紛紛加入共軍,大大增加了中共在東北的實力。

這一失策讓東北戰場成為當時全國五大戰場中唯一共軍數量超過國軍的戰場。您說這失誤大不大呀?說難聽點,就是給敵人遞刀啊!

1945年底前後的拉鋸戰中,共軍逐步將國軍主力分割,令其各自陷於孤立。共軍也隨之由守勢轉為攻勢。

到1948年1月1日,已然坐大、打著東北民主聯軍旗號的共軍,改號東北人民解放軍,總部改稱東北軍區。共產黨通過拉攏農民的老辦法進行土地改革和洗腦宣傳,使東北共軍由抗戰後的區區11萬人膨脹到1948年春季的153萬人,光野戰軍就達到70萬之眾。

1948年5月,決心拿下東北重鎮長春的中共高層,知道憑外圍10萬共軍強攻,根本打不贏駐守長春的國軍60軍10萬人,兵力相等,自身實力又弱於身經百戰、裝備優良的國軍。就決定採取「圍而不打」的策略,然後以其他兵力打擊外地救援的國軍,想困死國軍而得長春。古來戰例都有圍點打援的記載,不說正義邪惡,單講兩軍抗衡,戰術不同,這也沒什麼。但邪惡的共軍,不僅不顧及長春城中的百姓性命,還故意利用百姓消耗國軍軍需儲備,更邪惡的是,百姓捨命逃出城來,居然被共軍堵在中間地帶不給通過,甚至以武力趕回城中餓死!

兩軍交戰,你有本事就打啊,打輸打贏看你的戰力和運氣,關手無寸鐵的老百姓屁事啊!你打不贏就以百姓作人質脅迫敵手投降,而且是全城幾十萬人命,這是戰術問題嗎?完全是泯滅人性的下三濫手段啊!

城中十萬國軍也是仗著日軍當年的堅固工事和堡壘,認為共軍打不贏,攻不下,久了它就撤了,卻沒料到共軍有不惜任何代價奪城的反人類思維。最終導致守軍糧食、燃料極度匱乏。國軍堅持了150多天,只得倒戈,讓共軍占了長春。

中共黨史軍史對進占長春極力美化為「兵不血刃」「和平解放」,還做出諸如《兵臨城下》為名的話劇、電影、電視劇吹噓,所有黨宣一概迴避勝利建立在餓死眾多無辜百姓的事實上。當時的獨立媒體《大公報》痛陳,那是「可恥的長春之戰」。

林彪:要使長春成為死城

讓我們來列舉一下共產黨的各種可恥:實施圍困之初,毛澤東批准了林彪提出的招數,簡單說就是「嚴禁城內百姓出城」、「只有帶槍和軍用品的人才能放出」。6月1日,林彪簽發的電文中有如下字句:嚴禁糧食、燃料進敵區;嚴禁城內百姓出城……要使長春成為死城……。共軍這麼幹,就是迫使百姓把城內糧食耗光,令長春守軍糧盡而降。也就是說,共軍要讓城內百姓淪為要挾國軍投降的人質。

守城國軍將領開始還想打持久戰,就提出了「人人種地,日日練兵」的口號,但長春城內即使都種上莊稼,也得等到秋後才能收穫,而7月底城內就已經斷糧,唯一的來源就是空軍空投。五六十萬百姓的口糧成了國軍無法承擔的的重負。不得已,7月下旬,蔣總電令守軍疏散長春百姓出城謀生。

然而,國軍和百姓哪裡能想到,共軍不是正常的軍隊,就是綁匪,原本就設計好要拿百姓人命祭旗的。於是,史上最慘烈最邪性的一幕發生了!共軍嚴密封鎖了長春城外50里的範圍,百姓蜂擁出城求生,卻遭到共軍武力遏阻。任憑飢餓的人群跪在共軍大兵面前央求放行,但絲毫不起作用。看到生路堵死,更慘的事發生了:反正橫豎也是死,抱著孩子的父母把嬰兒和孩子丟了就跑,甚至有人拿根繩子就在共軍士兵面前當場上吊自殺。如此驚悚局面,讓一些人性尚存的共軍也跪倒在地,陪飢民一起痛哭,還邊哭邊告訴老鄉,這是上級的命令,我們也沒有辦法啊!

圍困到9月9日,共軍「四野」四巨頭林彪、羅榮桓、譚政、劉亞樓還在給毛澤東發電表功,說:「我之對策主要禁止通行,第一線上五十米設一哨兵,並有鐵絲網壕溝,嚴密結合部,消滅間隙,不讓難民出來,出來者勸阻回去。此法初期有效,但後來飢餓情況愈來愈嚴重,飢民便乘夜或於白晝大批蜂擁而出,經我趕回後,群集於敵我警戒線之中間地帶,由此餓斃者甚多,僅城東八里堡一帶,死亡即約兩千。……此時市內高粱價由七百萬跌為五百萬,經再度封鎖又回漲,很快升至一千萬。」(這種錢可能是當時國府發行的法幣。)害死了那麼多百姓,這份冷酷的電文中不僅沒有一句放棄或改變做法的意思,甚至還露出興奮之態。足見共匪為達目的,蔑視生命到什麼程度。

人吃人慘景

共軍圍城期間,百姓為活下去,吃樹皮樹葉,甚至人吃人。親歷慘劇的國軍段克文少將在回憶錄中寫到,長春一家店鋪賣的熟肉竟然是人肉,雖然老闆被槍斃,但人吃人並沒有被遏止。圍城共軍某師團參謀長劉悌也回憶,說自己曾看到一個老太太將一個餓死的老頭的大腿煮著吃了。

1948年10月15日,《西京日報》報導了長春圍城後難民的悽慘情形:「民眾只有找野草,瓜花,豆秧,樹皮來充飢,一邊賣去箱底,換取米糧,豆餅,酒糟一類的東西配合吞食。糟糠豆粕,樹皮之類,原非人食,食之不僅有礙營養,且患消化器病,以致普遍性眼疾與胃腸炎,廣泛發生,身體日漸瘦弱,蓬髮污面,終至相繼倒斃僻巷頹垣,陋室溝壑之間。」

據說當年的長春,隨時隨地都有人倒下,依靠空投糧食維生的守軍能做的就是派收屍隊24小時在馬路上撿屍首餵狗,狗吃得膘肥體壯後,人再吃狗。

斷糧後的長春,真的變成一座死城,一座白骨之城。死人最多的是洪熙街和二道河子區,基本十室九空。炕上、地下、門口、路邊,到處都是白花花的骨頭架子。據說長春滿城百姓沒有人家不死人。時值盛夏,滿眼都是黑壓壓的綠頭蠅、蛆蟲。就連城外的共軍都心生恐怖,說最怕颳風,颳風屍臭十里,熏得他們頭昏腦脹。

10月19日守城國軍投降。共軍進城的第一件事就是「救生埋死」。「救生」就是給活著的人發糧食,「埋死」就是埋死人。到第二年春天,倖存者赫然發現,埋死人的地方都不長草,據說因為地太「肥」了。

2006年6月4日,吉林《新文化報》一篇曝光塵封歷史的文章說:「每一鍬下去,都會挖出泛黃的屍骨。挖了4天,怎麼也有幾千具!」6月2日清晨,很多市民圍在長春市綠園區青龍路附近一處正在挖掘下水管道的工地,親眼目睹了大量屍骨被挖出……

那麼,長春圍城究竟造成多少人餓死?有資料顯示,國軍士兵沒有一人餓死,但百姓餓死數量眾說紛紜。大陸有學者認為15萬,國軍守將段克文估計餓死65萬人,日本方面估計餓死20萬人左右,台灣作家龍應台在《大江大海1949》一書中保守估計,餓死人數至少三十萬,不會低於日軍南京大屠殺造成的死亡人數。

作家張正隆著書陳述稱:「長春和廣島,死亡人數大致相等。廣島用九秒鐘。長春是五個月。」龍應台諷刺說:「在這場戰役『偉大勝利』的敘述中,長春圍城的慘烈死難,完全不被提及。『勝利』走進新中國的歷史教科書,代代傳授,被稱為『兵不血刃』的『光榮解放』。」

大陸品蔥有位網友發帖說,我爺爺屬於解放軍六縱,圍困長春最前沿的部隊。我舅太爺當時在長春當教育局長,把我姥爺介紹給當時的長春守將鄭洞國將軍當伙夫還負責送飯。我父母結婚時,兩位老人坐在一個桌上說起當年一個在外面圍,一個在裡面被圍,都很感慨。

我印象比較深刻的第一就是,我姥姥親眼見過德惠有人吃別人的嘔吐物,長春市內有人吃死屍。我姥爺真切地回憶,快投降時鄭洞國本人餓得臉頰兩側都是深坑,38師有一個參謀來鄭洞國那匯報長春小合隆和機場的情況,鄭讓我姥爺拿給他幾個饅頭和一瓶沒剩多少的醬油,那參謀當場吃了一點,因為腸胃餓萎縮了,當場吐了會議桌一桌子。守軍將領都這樣,更別提普通市民得餓成啥樣了。

本節目主筆林輝先生多年前偶然從一個長春朋友那裡了解到,他們家之所以能活下來,是因為國軍空投的糧食掉進了他家豬圈。不然他一家會和幾十萬死去的長春老鄉一樣,成為不存在。如此悲慘的歷史,就這樣無聲無息湮沒在中共治下的歷史長河中,而市中心廣場的所謂「蘇軍紀念碑」卻廣為人知。這如何不讓人心生悲哀?

堪比「南京大屠殺」 大陸無人撰寫

龍應台曾在書中發問:「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這麼大規模的戰爭暴力,為什麼長春圍城不像南京大屠殺一樣有無數發表的學術報告、廣為流傳的口述歷史、一年一度的媒體報導、大大小小的紀念碑的豎立、龐大宏偉的紀念館的落成,以及各方政治領袖的不斷獻花、小學生的列隊紀念、鎂光燈下的市民默哀或紀念鐘聲的年年敲響?」

是啊,為什麼呢?因為中共非常不希望自己這段不光彩的歷史為人所知。如果瞞不住,官宣也要包裝成「兵不血刃取長春」之說,不情願地承認自己有圍城沒有放糧給市民的責任。「為時不長的延誤確實造成了一些不好的影響」、「長時間圍城,也給城市人民帶來了一些苦難」。

各位看官,您能包容這個邪教黨幾句輕飄飄的託辭抹去殺死30萬老百姓的滔天大罪嗎?而它之所以能、所以敢這樣褻瀆生命,就是因為從它生出來第一天起,就從來沒把百姓的尊嚴和生命放在眼中。

故事講完了。您現在可以讀出節目開頭那位大人物錄音的背後意涵了吧。「以強大的意志力解放台灣」和不惜一切代價「解放長春」有什麼區別嗎?而意志力和代價就是犧牲人民,實現它的罪惡目的。72年前是奪權,現在是續命保權。所以,無論怎麼想像這個邪教的陰險惡毒,都不會冤枉它一絲一毫。

我們希望,台灣、美國和全世界所有愛好和平的人群,包括中國大陸翻牆出來看我們節目的同胞,統統能以超越常識的思維,來面對這個邪教,認真地、細細地研究它捆綁大陸億萬人民做人質、做肉盾,實現占領台灣、留島不留人這個邪惡目標的所有可能,做好軍事、政治、經濟、科技、文化等等一切領域的萬全準備。把它想得越另類、越非人、越無恥您就越正確,相反,對它產生一絲幻想,必受其害。因為,歷史和現實告訴我們,中國共產黨這個邪教活在人間一天,一分,一秒,都是:沒有最壞,只有更壞!

各位看官,謝謝您訂閱、點讚、分享本節目,我們下集再見!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祕檔】林彪要「篡黨奪權」之謎
【祕檔】林彪被逼外逃(上)
【祕檔】林彪被逼外逃(下)
【欺世大觀】韓戰後翻臉 金日成怒砸毛岸英墓碑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總統發表告別演說
【重播】布林肯參議院聽證:誓言戰勝中共
【新聞大家談】拜登提名5人闖關 揭中共抗美計劃
【秦鵬直播】川普告別演講 釋放何信息?
【時事縱橫】拜登對華政策?中共極端防疫惹怒
【重播】1月19日軍事戒備下的美國首都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