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尋夢」系列文章之九

【敦煌尋夢】富含禪理的經變畫

作者:蘭音
沿著絲綢之路,佛教一路東傳,跨越了地域、文字、風俗文化的差異,終於讓中華大地的眾生聽聞佛法,沐浴佛光。(大紀元製圖)
font print 人氣: 66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兩千五百年前,釋迦牟尼證悟佛法,從此古印度出現了供人修行的正教。沿著絲綢之路,佛教一路東傳,跨越了地域、文字、風俗文化的差異,終於讓中華大地的眾生聽聞佛法、沐浴佛光。

為了讓更多的世人信奉神佛,佛教徒們以堅忍的毅力與非凡的智慧,奉獻了畢生的心力。從譯經到說法,從立塔到造像,他們希望在人們心中,佛法不是艱深古奧的說教,而是貼近世人同時引導生命不斷昇華的心靈寶藏。

這大概就是「經變畫」問世的初衷。在敦煌石窟內,大師級的繪畫、不言而喻的禪理、直觀而強烈的視覺震撼,把純文字的佛經變成了壯麗無比的圖典。經變畫出現的時間,最早可追溯到東晉時期,在隋朝成為流行一時的佛教繪畫題材。

有學者統計,敦煌莫高窟中,有十九個隋代洞窟繪有經變畫,涉及《維摩詰經變》《法華經變》《彌勒經變》《涅槃經變》《藥師經變》《福田經變》等內容,形式上既有小型的單幅或對稱式組圖,也有連環畫式的長卷構圖。它們大多作為點綴畫,出現在壁門旁邊、佛龕外側、窟頂局部。

疏體畫:維摩詰經變

維摩詰是一位在家居士,家財萬貫,且樂善好施。為度化眾生,他不僅向神魔講述佛法,還為執迷塵世的王宮貴族和平民百姓講述佛法。然而有一天,這位弘揚佛法的居士卻生病了。釋迦牟尼佛請以智慧聞名的文殊菩薩帶領著諸位菩薩、羅漢到他家中探視。

此為敦煌莫高窟的隋代第420窟的《維摩詰經變》,位於西龕外兩側,分別繪有文殊像(左)和維摩詰像(右)。(公有領域)

會面期間,文殊菩薩與維摩詰展開了精采的佛法交流。一連串充滿智慧與譬喻的問答,猶如花雨滿天,妙語連珠。這個故事收錄在《維摩詰經》中,這部經書人物鮮活,故事性強,自南北朝時起就深受文人學士的鍾愛,在隋代就成了經變畫中出場率最高的題材。

維摩詰經變有一個固定的模式,即用對稱布局的畫面或者塑像,表現病榻上的維摩詰與文殊菩薩交談的場面。莫高窟的隋代石窟,在固定模式下又有新增的元素,反映出時代的審美以及創作者對佛經的理解。比如,第420窟在西壁佛龕上部,以殿堂建築表現二者論法的場面,聽法僧圖密密麻麻排列在兩旁,殿前有蓮池、水鳥,殿後有竹林掩映。

第276石窟,又是別具一格的經變畫。以龕外壁畫的形式沿襲同一格局,又有著別開生面的風貌。這座窟構造簡潔,僅西壁開龕,龕外左、右兩側繪製「維摩詰經變」;南、北壁各有一鋪說法圖,窟頂有二佛並坐圖與飛天像。其特殊之處在於繪畫技法,是「疏體畫」的代表作。

在中華傳統繪畫中,以線造型是中國畫家常用的表現手法。畫分疏密二體,密體者如顧愷之、陸探微,勁緊連綿,幾無空隙;疏體者如張僧繇、吳道子,寥寥數筆,勾勒出人物靈魂,呈現出另一種審美趣味。這座洞窟的壁畫就表現出這種疏落通透的藝術風格。

此為敦煌莫高窟的隋代第276窟的《維摩詰經變》局部,描繪的是維摩詰居士像,位於西龕外北側。(公有領域)

再來欣賞經變畫。文殊菩薩與維摩詰,面容與身軀採用清新自然的白描畫法,衣飾則以土紅、褐色、黑色等穠麗的色調敷彩而成。文殊菩薩臨風而立,兩手施印,丹唇微啟,身體微微前傾,正在演說禪理,看上去飄逸祥和。

與文殊傳統的佛家神明形象不同,維摩詰儼然一位睿智豁達的老者。畫匠們省去了常見的病榻,將他改為站姿:頭戴儒巾,手持拂塵,身著廣袖長袍,正笑容可掬地望著對面。一位風流倜儻的清談文士,就這樣躍然壁上。

而人物周圍有樹木、山石等自然景物的點綴,既點出所處的空間,也折射出兩位神明在辯論中仍然澹泊無爭的純淨心態。整幅畫以意境勝,善用細節刻畫人物心理,達到了「筆才一二,像已應焉」[1]的神妙境界。

佛與眾生:涅槃經變

釋迦牟尼佛在世間傳法,在他八十多歲時,感知到自己將入涅槃,將這一消息告知眾弟子。在娑羅雙樹下,釋迦牟尼為弟子、世俗信眾講法,接受世間最後的供養。眾弟子悲傷不已,關門弟子須拔陀羅不忍見佛涅槃,請求先佛入滅。

此為敦煌莫高窟的隋代第295窟的《涅槃經變》,位於窟頂人字坡西側。(公有領域)

佛陀涅槃入殮後,再現神蹟:大弟子迦葉從外地趕回,嚎啕大哭,佛陀從棺內現出雙足讓其見最後一面;佛母從天界趕來,泣涕如雨,佛陀用神通打開棺木,再生為母說法;自舉棺木飛入城中香樓,胸中噴湧火焰,燃燒七天七夜將自身火化。

這就是《大般涅槃經》中的情節。此題材最早出現於犍陀羅藝術的雕像,以橫臥的大佛為主體,周圍表現環繞舉哀的眾弟子。在莫高窟中,北周時期已出現經變畫,隋代第295、280窟的人字坡上,各有一鋪單幅結構的涅槃經變畫。兩幅畫作內容相似,學者推測可能出自同一粉本。

以295窟為例,窟頂人字坡的西坡上,描繪著涅槃經中的主要內容。畫面中心同樣是佛陀,屈右臂、右脅臥於靈台之上,頭高足低,雙目微闔,有一種欠身欲起的趨勢,表現出涅槃非是終結、寂滅,而是「常、樂、我、淨」的祥和境界,是生命的昇華。

佛陀周身環繞著一排舉哀的弟子,雖然面容模糊不清,但從頷首、手臂彎曲的肢體語言可以看出眾弟子默默表達哀戚的情態;中間兩位弟子極為悲痛地用力拉扯頭髮,表現的是中亞一帶的喪葬習俗。佛足處是迦葉,頓跪於地,雙手撫摸尊師雙足。

此為敦煌莫高窟的隋代第280窟的《涅槃經變》,位於窟頂人字坡西側中央。(公有領域)

畫面前排左起,是佛母摩耶夫人,她坐於細腰蓮座上,左手支頤,右手下垂,於哀悼中呈現深思狀,似在思索佛法奧義,往右依次是「毒龍吸珠」「金剛墮地」「須拔陀羅入滅」等佛經內容。佛陀涅槃,其實是以涅槃相為眾生說法,畫中眾人的表現,恰恰反映出眾生對涅槃的不同理解。

在第280窟中,涅槃經變下方、西龕外側對稱繪製了「迦葉結集」「乘像入胎」的故事畫。「迦葉結集」中央描繪了阿難坐於七寶高座,手持經卷;右側的迦葉坐於蓮座上,左側為八位羅漢。這是佛陀涅槃後,迦葉召集八億八千羅漢聆聽阿難背誦佛法,眾人交流討論,最後確定經文。

「乘象入胎」是佛傳故事,當中畫著菩薩裝的太子乘飛象從天而降,在伎樂飛天引導下,準備降臨凡世。這兩組畫分別代表了佛陀的身後與生前,與涅槃經變共同構成佛陀在人間完整的一生。

連環長卷:法華經變

法華經是《妙法蓮華經》的簡稱,是佛典的「經中之王」,卷帙浩繁,內容豐富,因而人們在繪製經變畫時,自然借鑒了前朝已經流行的連環畫模式,選取有情節的故事或者具體可感的形象來反映佛經中的事件。

此為敦煌莫高窟的隋代第420窟的《法華經變》之「火宅喻」局部,位於窟頂南坡。(公有領域)

莫高窟第420窟的法華經變,可說是一次精工細作、工程浩大的嘗試,也是隋朝同題材內容最豐富的傑作。經書中的「序品」「方便品」「見寶塔品」等篇目,布滿覆斗頂的四坡。每一坡都是三段長卷式的組圖,局部為了表現情節需要,打破三段式界限,在嚴謹齊整中又不失靈活生動。

以南坡為例,表現的是《譬喻品》中「火宅喻」的場景。畫面上,鱗次櫛比的建築群為主體,重檐高閣,曲牆環繞,一派人間富貴景象。然而細看每座樓閣,大部分慘遭烈火燃燒,四周惡鬼盤據,狐、狼、毒蛇出沒,看似高大宏偉實則險象環生。火宅象徵著三界,表明人世間處處充滿痛苦和危機。

樓中人的表現也各不相同,大部分沉迷享樂,對危險恐怖的環境一無所知。也有少數人發現了火焰,驚慌失措;有的人走出院外,遭到野狼追趕;也有一部分人,匯聚在佛陀身邊聆聽佛法,找到真正的解脫之法。

此為敦煌莫高窟的隋代第420窟的《法華經變》局部,表現的是「火宅喻」中的三車,位於窟頂南坡。(公有領域)

畫作中間,有縱向分布的羊車、鹿車、牛車三輛裝飾華麗的大車,既將畫面分成左右兩部分,也展現了「三車勸離」的重要情節。在右半部,下排左起有一幢高樓,是唯一未遭大火侵襲的建築,高牆深院彷彿殿堂,院中奴僕眾多,樓中一人姿態飄逸,正是象徵佛陀的「大富長者」。

長者勸說家人遠離火宅,但眾人頑愚而不為所動,他便用裝飾豪華的三車,以迎合他們的喜好、執著,勸導其乘車逃離。於是,三車帶領著長者家族,在山間大道前行。這部分情節反映出,芸芸眾生在佛陀的度化下,登上佛乘,最終走向佛國世界。這幅畫意在警醒世人,早早從慾海中超脫出來,追隨佛法回歸到生命真正的家園。

總體說來,隋朝時期的石窟藝術,處於一個承上啟下的過渡階段,既留有北朝遺風以及逐漸消退的西域特色,同時初現盛唐恢宏壯觀的氣象。它猶如一位不斷探索的藝術家,變換出種種風格,從形制和題材都有了新的開拓,預示著敦煌真正的盛世即將到來。@*#

註釋:
[1]《歷代名畫記》卷二。

點閱【敦煌尋夢】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張憲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說起中國的神傳文化,人們往往想到的是如女媧補天、伏羲演八卦、倉頡造字、黃帝作樂等上古時代的神話傳說。其實,五千年來,上天並不間斷著給予人間啟示,在神州這片土地上留下神佛的遺跡,其中,自東晉十六國起開鑿的敦煌莫高窟就是一個光耀奪目的明證。
  • 敦煌莫高窟,是中華四大石窟之一,也是歷史上的一大文明奇蹟。歷經千年營造,莫高窟形成了洞窟735個、壁畫4.5萬平方米、彩塑2415尊的文化藝術建築群,更是一座壯麗無比、輝煌無雙的佛國世界。
  • 大漠長河之上,漢唐軍威雄風遠播,有關它的傳說從未停止。敦煌石窟中琳瑯滿目的藝術瑰寶,仍在默默訴說著一千多年前的壯志豪情。那是莫高窟第156窟的一幅長達8米的壁畫,展現了一幕將軍出巡的盛景。
  • 唐朝佛教盛傳,相較前朝又有時代的特點。比如唐人崇信大乘佛教,宗派眾多,有淨土宗、密宗、天台宗、華嚴宗、禪宗等,其中以淨土宗最為流行。人們嚮往的,是佛經中描繪的極樂世界,那裡沒有戰爭、災害、貧窮、疾病諸般苦難,只有歡歌笑語的太平盛世。這種風潮同樣反映在石窟的變化上。
  • 「山河千里國,城闕九重門。不睹皇居壯,安知天子尊。」不見盛唐長安城,不知中華盛世之頂峰;不見唐朝繪塑藝術,不知敦煌石窟造像之精華。唐朝是中華古代最繁華昌盛的時代,敦煌的佛教藝術經過兩百多年的醞釀和積澱,也在這時大放異彩。
  • 推開石窟厚重的大門,流光溢彩的佛國世界撲面而來。西方的古老藝術,中華王朝一千多年的文明,都將自己最虔誠和精純的技藝獻給神佛,演繹出舉世驚歎的人間聖境。凝望那一尊尊彩塑、一幅幅壁畫,我們似乎到達了與神明最近的距離。
  • 在塞外荒漠那片小小的綠洲上,敦煌以絲路重鎮、佛教聖地的獨特身分,延續著它的傳奇歷史與輝煌文明。特別是坐落於山谷斷崖上的石窟群,穿越千百年風沙,依然用豔麗的色彩、壯觀的造型,向每一位過客講述著塵封的往事。
  • 北涼以後,中華歷史進入了南北對峙的大分裂時期。北方中原自魏晉、十六國後,又經歷北魏、東魏、西魏、北齊、北周五朝。時局動盪,蒼生流離,而佛法廣傳漢地,帶來信仰和正念的力量,佛教藝術隨之達到新的輝煌。
  • 莫高窟,即沙漠高處之石窟廟,是敦煌石窟中最精美的佛教藝術。樂僔和尚開鑿莫高窟的第一窟後,法良禪師在其旁邊繼續營建石窟,隨即引發了眾僧侶以及自王公貴族至庶民百工的波瀾壯闊的開窟造像活動。
  • 敦煌城中,一個持錫杖、披袈裟的身影默默地穿行。他法名樂僔,是一位篤志修行的沙門。風塵僕僕的他,走過無數城鎮、林野,看遍人世繁華、落寞,他不曾停止,只為尋找一個清靜修行、證悟佛法的所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