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尋夢」系列文章之十二

【敦煌尋夢】歸義軍時代的盛世餘暉

作者:蘭音
大漠長河之上,漢唐軍威雄風遠播,有關它的傳說從未停止。示意圖。(大紀元製圖)
font print 人氣: 53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漠長河之上,漢唐軍威雄風遠播,有關它的傳說從未停止。敦煌石窟中琳瑯滿目的藝術瑰寶,仍在默默訴說著一千多年前的壯志豪情。那是莫高窟第156窟的一幅長達8米的壁畫,展現了一幕將軍出巡的盛景:

百餘人的軍樂、歌舞隊組成的儀仗隊,牙旗飄展,鑼鼓喧天,歌舞伎翩翩起舞。他們簇擁著一位紅袍白馬的唐朝將領,正在揚鞭過橋。金戈鐵馬,氣吞萬里,這幅畫面洋溢著開拓進取的精神和士氣。

這幅出行圖創作於中唐時期。繁華過盡,輝煌落幕,大唐開國百餘年後,開始從盛世走向尾聲。天寶十四年(755年),漁陽鼙鼓動地來,一場安史之亂,成為唐朝歷史的分界點。那麼,畫中的將軍是誰?敦煌又經歷了怎樣驚心動魄的故事?

歸義軍時代

為了平定突如其來的叛亂,朝廷四處徵兵,將鎮守河西、隴右的大批良將精兵調往中原平叛。趁唐朝邊防空虛之際,青藏高原上的外族政權——吐蕃發兵大舉東侵。作為絲綢之路的咽喉,敦煌頓時變成一座岌岌可危的孤城。

此為敦煌莫高窟的義軍時期第156窟的《張議潮統軍出行圖》。(公有領域)

儘管敦煌軍民抱著與城池共存亡的決心浴血奮戰十一年,卻終於在內無糧草、外無援軍的絕境下戰敗。敦煌淪陷於敵方,被吐蕃占領六十餘年。唯一慶幸的是,吐蕃統治者同樣是佛陀的信徒,敦煌的佛教事業未受損失,石窟的開鑿依然興盛,早期的藝術成果也得以留存。那麼敦煌接下來的命運又是如何呢?

唐大中二年(848年),敦煌世代為將的豪族張氏出了一位大英雄,名叫張議潮。他自幼目睹吐蕃的殘暴統治,憐惜漢人的痛苦處境,因此懷抱大志,等待機遇。此時他人到中年,見吐蕃國力衰退、內亂頻繁,毅然揭竿而起。張議潮聯合豪門氏族、佛門僧徒、豪傑義士等正義力量,首先在沙州發動起義。

義軍與吐蕃軍隊開戰,城中漢族百姓紛紛響應,終於擊潰吐蕃兵力,重新奪回沙州,繼而收復瓜州。張議潮在打勝仗後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穿越仍屬吐蕃控制的河西走廊,向唐王朝報捷。

同時,他以敦煌為駐地,整飭軍隊,繼續東進。隨後義軍成燎原之勢,連續收復河西十一州。大中五年(852年),張議潮已收復涼州外的大部分河西失地,因而他又派出更大規模的使團,攜帶十一州地圖再入長安報捷,表明盡忠為國、收復西北的決心。

奉土歸唐的張議潮,在西北重振大唐軍威,立下汗馬功勞。朝廷在沙州置歸義軍,授張議潮為歸義軍節度使,統領河西、隴右十一州的軍政大權。歸義軍相當於唐朝西北邊境的一個藩鎮,張議潮是真正的主宰者,敦煌在中唐至宋初進入了全新的歸義軍時代。那幅壁畫的主角正是張議潮,展現的是他率軍出擊吐蕃收復河西的威武時刻。

張議潮在打勝仗後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穿越河西走廊,向唐王朝報捷。此為敦煌莫高窟的五代第61窟西壁的「五台山圖」局部,描繪了官員騎馬登山的場景。(公有領域)

唐咸通二年(861年),張議潮克復涼州,奏報朝廷,至此,河西故地全部收復。朝廷又在涼州設置節度使,由張議潮兼任。河西歸義軍政權具有很高的獨立性,張議潮推行一系列政策整頓河西,全面恢復唐制,發展農業,使得敦煌經濟迅速恢復,歸義軍政權也盛極一時。咸通八年(867年),張議潮入質長安,政務交由侄子張淮深。

在張淮深執政後期,由於外族部落的吞併、張氏家族的內鬥等,歸義軍的領地不斷縮水,僅轄瓜沙二州,節度使也不復張議潮時期的聲望。唐朝滅亡後,歸義軍變成了西域外邦,一度嘗試獨立建國,但很快恢復藩鎮制度,這時的節度使大權由曹氏接管。

曹氏時期的歸義軍,努力在外交方面尋求生存空間:與周邊少數民族聯姻,取得政治、軍事上的支持;努力恢復和中原王朝的宗藩關係,藉助內地的力量震攝西域諸國。最終在北宋初期,歸義軍政權被西夏國所滅。統領敦煌近二百年的歸義軍政權,在轟轟烈烈的開局之後,最終黯然湮沒在大漠黃沙中。

石窟風貌

歸義軍政權表面上是一方霸主,實際上卻是外族大融合海洋中的一片孤島,失去強大的中原王朝的支持和護佑,最終不可避免地走向衰亡。然而,當中原朝廷衰微時,北方大部分地區被外族占領,敦煌是唯一保持漢族政權的地區,維繫著中原王朝的聯繫。歸義軍有過它的輝煌時刻,延續了盛唐氣象中剛健雄渾的風骨。

此為敦煌莫高窟的五代第61窟主室,內有佛壇及背屏。(公有領域)

而它的張氏和曹氏統治者,都是虔誠的佛教徒,他們利用自身的政治力量和家族勢力,推行崇佛政策,積極參與石窟的營建,引領了古代敦煌開鑿石窟的最後一個高峰。張氏家族統治敦煌約六十年,平均每年都要修建一座石窟,莫高窟中留存洞窟約六十個;而曹氏政權時期,也有約五十五個洞窟留存。

歸義軍時期的石窟,雖然跨越晚唐、五代、北宋三個朝代,但因政權相對對立,石窟藝術保留了一貫的特色。以洞窟形制來說,最典型的是中心佛壇窟。主室外有寬而長的甬道,主室略呈方形,中央偏後的位置設有佛壇,前有登道、後有背屏直達窟頂,壇上供奉佛與弟子塑像。這類洞窟普遍規模宏大,為一代之風氣,反映出豪族世家特別是歸義軍統治者的強大實力。

這一時期的洞窟,從藝術成就來說,普遍不及盛唐的高度,但也有自己的創新之處。比如洞窟外依山岩而建的木構窟簷,兼具保護與裝飾作用。莫高窟現存最早的窟簷建築,就在張氏歸義軍時期的第196窟外,雖經千百年風雨侵蝕,仍然殘存部分構件。

曹氏時期的窟簷更為完整,整體呈現出四柱三開間的形態,正中開門、兩側開窗,簷柱下有懸挑出崖面的木梁與木板組成的棧道。根據勘測,莫高窟上約有三百個洞窟修建有窟簷,可以想像當年莫高窟上窟簷參差、棧道相連的壯觀景象。

曹氏時期,敦煌民間出現「畫行」,曹氏還仿照中原王朝,設立官辦「畫院」,網羅大量優秀的石匠、塑匠、畫師等,推動造像藝術的發展。五代時期,敦煌成為與南唐、後蜀齊名的中華早期宮廷畫院的又一濫觴地。因而,這時的敦煌石窟,多由畫院負責營建,製作精良而且風格鮮明。

歸義軍時期,供養像逐漸成為石窟壁畫的重要內容。此為敦煌莫高窟的歸義軍時期第61窟女供養人群像,位於北壁。(公有領域)

從造像藝術來看,最突出的一點是為高僧造像。這與僧侶在歸義軍時期的崇高地位有關。在張議潮起事時,高僧洪辯就率僧眾參與其中,其弟子悟真不僅參與起義,還受命出使長安,因而他們與歸義軍的關係非常緊密。張議潮設立河西都僧統司,統領所有佛教事務,洪辯就是第一任都僧統,洪辯之後便是悟真。

這兩位高僧的形象,就經常出現在洞窟之中。比如莫高窟第17窟,塑有洪辯和尚的禪定像,眉目栩栩如生,堪稱代表作;在繪製《張議潮出行圖》的莫高窟156窟西龕下方,有一排供養人像,居於中央的兩位比丘供養像,據考證正是兩位高僧的畫像。

壁畫題材仍然流行經變畫與故事畫,但是許多一改盛唐時期整壁一鋪大型壁畫的風格,在一面牆壁表現多鋪壁畫。另外,供養人畫逐漸成為壁畫主要內容,占據甬道及主室的重要牆面,供養男子多為達官貴人,女子多為盛裝貴婦。他們按照家族輩分依次排列,彷彿是家族聚會,在禮佛的同時顯耀門庭,使佛窟更具家廟與明堂性質。

可以看出,歸義軍時期的石窟藝術更加寫實和世俗化。

出行畫卷

敦煌石窟的壁畫內容非常豐富,不僅有佛畫、經變畫、故事畫為主體的佛教題材,還有許多表現歷史、人情、社會風貌的世俗題材。歸義軍時期的洞窟,首次出現了出行圖形式的供養人像,表現反映窟主的身分特點與古代生活場景,真實而富有歷史價值。

此為敦煌莫高窟的義軍時期第156窟的《張議潮統軍出行圖》局部,圖中騎馬過橋者為張議潮。(公有領域)

根據當今學者的統計,敦煌石窟中共有五組出行圖,全部集中於歸義軍時期。其中,莫高窟第156窟的「張議潮統軍出行圖」就是此題材的發端和代表作。這幅壁畫以宏大的橫卷形式展開,從主室南壁下部一直延伸到東壁南側,展現了以張議潮夫婦為主體的二百多身人像,再現了張議潮進擊吐蕃的行軍場面。

這幅壁畫人物眾多、身分龐雜,主要可分為三組:樂舞儀仗先導,張議潮像居於中心,輜重後勤部隊扈從。儀仗隊中,前有鼓、角手開道,依次跟隨武騎、文騎各兩隊。文武騎隊之間,有樂舞一組,八位舞伎舒展長袖,跳著飄逸豪放的舞蹈,旁邊有樂師們擊鼓奏樂,襯托軍隊的龐大陣容和赫赫威儀。之後還有執旌旗的兵士與騎兵。

壁畫中段表現了節度使旌節。旌節是古代使者所持信物,是個人身分、地位的象徵,唐朝的節度使持雙旌雙節。壁畫以「雙節」騎士為中心,前有六纛大旗、旌旗、小幡,後有「銀刀官」與「衙前兵馬使」的騎隊。前導後衛的旌節儀仗,莊嚴而壯觀,表現出張議潮身分之尊以及他對中原王朝的忠義之心。

旌節儀仗之後,騎著高頭大馬的張議潮便隆重出場了,其形體比其他人都要高大,前後皆有侍從衛護。他戴幞頭、著紅袍,正行至橋頭。整個出行隊伍旌旗飄揚,延綿浩蕩,充分展現了義軍嚴整的軍儀和威武的雄風,也記錄下晚唐時期那段雄壯昂揚的歷史。

與張議潮相對的,是夫人宋氏的出行圖,繪於北壁和部分東壁。畫面同樣豐富多彩,前有歌舞百戲,後有侍衛僕從,宋夫人在當中頭戴金釵,騎馬而行,展現出將門親眷的尊貴與颯爽英姿。

此為敦煌莫高窟的五代第100窟的曹議金供養像,位於石窟甬道。(公有領域)

曹氏政權時期,莫高窟的第100窟也出現了規模更大的「曹議金夫婦出行圖」,占據了主室四壁下方,總長三十多米。供養像以西龕正中為界對稱分布,南壁為以曹議金為中心的男子出行隊伍,北壁為其回鶻夫人「天公主」為中心的女眷隊伍。畫面中同樣出現了角鼓、舞蹈、車馬等儀仗,只不過不再是戰爭場面,而是展現曹氏一族在莫高窟禮佛的情景,風格上更為穩重華麗。

唐朝的安史之亂有如一道分水嶺,劃分出盛唐與中晚唐的界線,也影響了敦煌的政治、軍事、人文、藝術等方方面面,當地的佛教石窟藝術也呈現出不同的樣貌。歸義軍時代,佛教越發朝著民俗方向發展,幾乎歷任節度使都會開鑿自己的功德窟,推動敦煌石窟的中興。

在歸義軍沒落之後,大唐盛世的最後一絲餘蓄消散無形,敦煌也隨之失去了往日輝煌磅礴的氣象。那些價值連城的藝術瑰寶,逐漸封存於歷史的記憶中,等待著千年後再度令世人驚歎的時刻。@*#(本系列完結)

點閱【敦煌尋夢】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張憲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說起中國的神傳文化,人們往往想到的是如女媧補天、伏羲演八卦、倉頡造字、黃帝作樂等上古時代的神話傳說。其實,五千年來,上天並不間斷著給予人間啟示,在神州這片土地上留下神佛的遺跡,其中,自東晉十六國起開鑿的敦煌莫高窟就是一個光耀奪目的明證。
  • 敦煌莫高窟,是中華四大石窟之一,也是歷史上的一大文明奇蹟。歷經千年營造,莫高窟形成了洞窟735個、壁畫4.5萬平方米、彩塑2415尊的文化藝術建築群,更是一座壯麗無比、輝煌無雙的佛國世界。
  • 唐朝佛教盛傳,相較前朝又有時代的特點。比如唐人崇信大乘佛教,宗派眾多,有淨土宗、密宗、天台宗、華嚴宗、禪宗等,其中以淨土宗最為流行。人們嚮往的,是佛經中描繪的極樂世界,那裡沒有戰爭、災害、貧窮、疾病諸般苦難,只有歡歌笑語的太平盛世。這種風潮同樣反映在石窟的變化上。
  • 「山河千里國,城闕九重門。不睹皇居壯,安知天子尊。」不見盛唐長安城,不知中華盛世之頂峰;不見唐朝繪塑藝術,不知敦煌石窟造像之精華。唐朝是中華古代最繁華昌盛的時代,敦煌的佛教藝術經過兩百多年的醞釀和積澱,也在這時大放異彩。
  • 兩千五百年前,釋迦牟尼證悟佛法,從此古印度出現了供人修行的正教。沿著絲綢之路,佛教一路東傳,跨越了地域、文字、風俗文化的差異,終於讓中華大地的眾生聽聞佛法、沐浴佛光。
  • 推開石窟厚重的大門,流光溢彩的佛國世界撲面而來。西方的古老藝術,中華王朝一千多年的文明,都將自己最虔誠和精純的技藝獻給神佛,演繹出舉世驚歎的人間聖境。凝望那一尊尊彩塑、一幅幅壁畫,我們似乎到達了與神明最近的距離。
  • 在塞外荒漠那片小小的綠洲上,敦煌以絲路重鎮、佛教聖地的獨特身分,延續著它的傳奇歷史與輝煌文明。特別是坐落於山谷斷崖上的石窟群,穿越千百年風沙,依然用豔麗的色彩、壯觀的造型,向每一位過客講述著塵封的往事。
  • 北涼以後,中華歷史進入了南北對峙的大分裂時期。北方中原自魏晉、十六國後,又經歷北魏、東魏、西魏、北齊、北周五朝。時局動盪,蒼生流離,而佛法廣傳漢地,帶來信仰和正念的力量,佛教藝術隨之達到新的輝煌。
  • 莫高窟,即沙漠高處之石窟廟,是敦煌石窟中最精美的佛教藝術。樂僔和尚開鑿莫高窟的第一窟後,法良禪師在其旁邊繼續營建石窟,隨即引發了眾僧侶以及自王公貴族至庶民百工的波瀾壯闊的開窟造像活動。
  • 敦煌城中,一個持錫杖、披袈裟的身影默默地穿行。他法名樂僔,是一位篤志修行的沙門。風塵僕僕的他,走過無數城鎮、林野,看遍人世繁華、落寞,他不曾停止,只為尋找一個清靜修行、證悟佛法的所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