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人下世度劫 有緣人得窺仙境

文/周曉輝
大概在三更天時分,走了幾百里路後,他們來到了一座大山上。示意圖。 (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氣: 187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唐朝宣宗大中初年,河南南陽一個名叫張茂實的官員,偶然到洛中辦事,因為家中需要,便在南市僱用了一個僕人。僕人姓王名夐(xiòng),年約四十多,張茂實每月給他的工錢是五百錢。

王夐幹活勤快、麻利,而且做事誠心誠意,從不藏私。如果有可做之事,不待主人吩咐就主動幹了。因此,張茂實非常器重他,還給他改名叫「大曆」,並打算將他的工錢漲一倍。可是沒想到的是,王夐卻堅決推辭。張茂實全家由此愈加珍視他。

如此過了五年。一天,王夐來向張茂實辭行。他說:「我本居住在山中,家業不菲。因為遇上劫難,必須通過傭作來消減,所以我並非是因為缺錢而當僕人的。現在劫難已過,所以打算歸家,特來向你告辭。」張茂實雖不明白他話中之意,卻也沒有強留,任其離去。

傍晚臨行前,王夐為了「感君恩宥」,問張茂實是否樂意去自己家中一遊。張茂實自然是很開心,但不想讓家人知曉,便問是否可行。王夐道:「這並不難。」說罷,截了一支幾尺長的竹杖,在上邊畫上符,讓張茂實拄著它進到屋裡,然後假稱肚子疼,讓左右人等全去取藥。等他們離去後,悄悄把竹杖放在被子中,抽身出來就行了。這應該是道家的障眼之法。

張茂實依言而行後,與王夐離去。兩人南行一里多地後,看見有一名童子牽著一隻青麒麟、兩隻紅色斑紋的老虎,在道旁等候。張茂實嚇了一大跳,就想避開,王夐卻說無妨。

等到了童子跟前,王夐騎上了青麒麟,讓張茂實和童子各騎一隻老虎。起先,張茂實畏懼不敢靠近老虎,王夐告訴他自己在身旁,不必害怕,還道:「此物是人間少有,但試乘之。」張茂實這才壯著膽子,騎到了老虎的背上,感覺說不出的穩當。

元 黃公望《元黃公望作傲僧巨然谿山暖翠圖卷》。(公有領域)
一行三人騎著青麒麟和老虎,轉瞬間跨越了溝壑和高山。圖為元 黃公望《元黃公望作傲僧巨然谿山暖翠圖卷》。(公有領域)

一行三人騎著青麒麟和老虎,上了仙掌峰,轉瞬間跨越了溝壑和高山,張茂實沒有感到一絲的險峻。

大概在三更天時分,走了幾百里路後,他們來到了一座大山上。但見山中物華鮮媚,松石可愛,樓台宮觀,不是人世間所能擁有的。他們來到一座華麗的宮殿大門前,還未等叫門,就有門人作揖,還有數百名身著紫衣的官吏站在兩側敬拜。

等到進入宮殿大堂,但見數十名穿著青衣、容貌和服飾非比尋常之女子,各執樂器上前行禮。王夐便在此宴請張茂實。宴罷,王夐前去更衣,等他回來落座後,張茂實驚詫萬分,因此此時的他衣裳冠冕,儀貌堂堂,仙風飄飄。原來,王夐正是這仙府的主人。

看著眼前人世間不曾有的鮮亮的窗戶、宮廷、屏幃茵褥,欣賞著聞所未聞的歌舞音樂,張茂實情意高逸,歡樂無比,頓覺遠離了塵俗之事。

王夐告訴張茂實:「此乃仙居,不是世人所能到的地方。因為我與君有宿緣,君有可以到此一次的緣分,所以我們才有逃厄之遇。然而仙俗之路不同,塵俗者和靜修之人難以混雜,君回去後可修養慕道之心,歷經三五劫後,當復相見。我現在塵緣將盡,名字已經登上了上界,太清真人已召我入小有洞天,示以九天之樂,復令下指生死海波。」

王夐繼續道:「想想修行之路,歡樂雖然難以尋求,痛苦卻也容易去除。就好像堆一座小山,掬土山就增高,不掬山就停止。登高之人,不是上難下易嗎?我修行歷經了六七劫,乃證此果。往日的形骸,已堆積如山,而我一心一意修道,轉眼已過一世。希望與君勉之。」

山中物華鮮媚,松石可愛,樓台宮觀,不是人世間所能擁有的。圖為唐 李昭道 《宮殿圖頁》。 (公有領域)

在仙府逗留了一段時間後,王夐贈給張茂實百鎰黃金,並讓他乘著麒麟,由仙童牽引,而自己步行送他回家。此時的王夐自然是運用功能,與麒麟並駕而行。

到了張茂實家,他的家人正環繞在他的身體旁哭泣。張茂實把金子投到井中,王夐則抽去竹杖,將茂實悄悄送進被子中,並對他說:「我當至蓬萊仙境去拜謁大仙。明早蓮花峰上,有彩雲車飛去,那就是我的車駕。」說罷離去。

此時躺在床上的張茂實突然發出了呻吟聲,家人驚異地問他怎麼了,他沒有告訴他們仙府的經歷,而是說:「我剛剛肚子疼時,忽然聽見好像有人召喚我,遂就如同死了一般,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了。」

家人告訴他,取藥回來,叫他卻不應,這樣已經過去七天了,唯有心口還是溫熱的,所以沒有裝殮。

第二天一大早,張茂實就去了蓮花峰,果然看見了彩雲。自此,他棄官遊歷名山。後來回家後,把井中的金子取出給了家人,再度出行遊歷,後不知所蹤,大概他再遇王夐,也修道成仙了吧。@*#

參考資料:唐《續玄怪錄》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唐僧不信孫悟空打的是白骨精,結果是孫悟空被趕走,唐僧被碗子山波月洞的黃袍妖怪捉去。而唐僧,畢竟是有使命在身的高德聖僧,打死白骨精後,其實,他已走出了死屍關,他的身體在某一層次中已不是肉身凡胎了。
  • 薛尊師,名字不詳,唐朝人,家世尊榮顯赫。武則天末年,薛尊師和幾個兄弟都做了官,俸祿達到二千石,當時他是陽翟縣(今河南省禹州市)令。然而沒過幾年,他的兄弟們相繼亡故、沒落。目睹盛衰更迭、人事變遷,薛尊師深感心灰意冷,轉而虔心向道。他辭了官職,離妻別子,決定到山裡去學道。
  • 在基督教還未出現之前,西方社會就一直相信有輪迴的存在。比如,古希臘先哲柏拉圖在《理想國》卷十曾記載,勇士厄洛斯講述了靈魂受審及再生的詳情。古希臘哲學家畢達哥拉斯則認為靈魂在不同的物種中輪迴轉生,直到最後得以凈化,從而擺脫生死輪迴。古羅馬史詩《埃涅阿斯紀》也秉持同樣觀點,詩人維吉爾詳細介紹了特洛伊戰爭後,在冥界的樂土,一些人將會轉生成羅馬偉人的情形。
  • 唐代宗年間,廣陵江陽(今屬江蘇揚州)有個人叫李鈺,他的家族世代居住在城裡,做收購糧食的生意。李鈺為人非常端正嚴謹,不同於一般人。他十五歲時,父親轉行做其它事,把糧食生意交給李鈺來做。有人來買賣糧食,李鈺就把稱重用的升和斗交給人家,讓他們自己稱。他也不計較時價高低,一斗只賺兩文錢,用以資助父母。就這樣過了很久,他家始終豐衣足食。
  • 太真夫人,名婉,字羅敷,是王母的小女兒。她的兒子在做天官期間,本該負責糾察天曹的錯失,但他年少貪玩,委任的官員又不務正業,因此遭到彈劾,以不理政事的過錯被降級,轉而主理東嶽事務。太真夫人於是到東嶽看望兒子,勉勵他從今往後勤懇做事,將功補過。
  • 公元290年,晉武帝駕崩,其子司馬衷即位,是為晉惠帝。晉惠帝無法解決其所面臨的政治難題,並最終導致「八王之亂」。在長達十六年的「八王之亂」中,戰爭波及了整個北方地區,許多大城市毀於戰火,無數百姓失去生命,經濟自然也遭到了重創。北方崛起的少數民族趁機起兵,進入中原地區奪取地盤。
  • 法師甘道夫降臨中土後,帶來眾神的恩典——綠寶石「埃萊薩」。這塊寶石封存著太陽的光芒,它可以使凋萎枯敗煥然一新,恢復如初。誰佩戴它,誰就擁有治癒的力量,能夠治癒萬物的創傷。「埃萊薩」的回歸,為人類日漸衰落、消亡的命運帶來了希望。但誰能承擔起這份希望?
  • 新世紀影視基地於2017年5月份在北美成立,其宗旨是秉承「真、善、忍」核心價值,以純正美好的影視藝術形式,喚醒世人本性的歸真,弘揚和再現神傳文化。其出品的《歸途》從公映至今,已經獲得51個國際電影節的獎項,除了獲得最佳故事片獎,還獲得過最佳導演、最佳藝術導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最佳剪輯等單項獎項。
  • 新世紀影視基地於2017年5月份在北美成立,其宗旨是秉承「真、善、忍」核心價值, 以純正美好的影視藝術形式,喚醒世人本性的歸真,弘揚和再現神傳文化。其出品的《歸途》從公映至今,已經獲得51個國際電影節的獎項,除了獲得最佳故事片獎,還獲得過最佳導演、最佳藝術導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最佳剪輯等單項獎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