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中國經濟回顧之十

王赫:P2P機構清零:中共又一茬割韭菜

人氣 864

【大紀元2020年12月12日訊】全國實際運營的P2P網貸機構完全歸零,這是中共宣稱的2020年「大幅壓降」互聯網金融風險的一大成績。但是,那些巨額債務怎麼辦?是不是同時也被清零了呢?

我們先來看看兩則最新的P2P難民維權消息。第一則,12月10日世界人權日,中國各地金融難民行動起來爭取人權。他們到北京和各地省府打出「病毒天災,玖富人禍」、「篡改合同,金融詐騙」、「金融創新失敗,豈能嫁禍百姓非吸!」等口號。

第二則,12月7日,約4000名玖富普惠平臺受害人到玖富北京總部維權,高喊「玖富還錢」、「玖富詐騙」,一度跪地請求立案。警察毆打維權民眾,噴辣椒水,把維權民眾拉上大巴車。(工商資料顯示,玖富成立於2006年,註冊資本2億元。今年8月,平臺突然中止還款,造成34萬出借人血本無歸,涉案金額300億元。)

從這兩則,可見P2P危害之一斑。事實上,從國內第一家P2P公司2007年6月成立算起,P2P行業從無到有,進而遍地開花,再到「雷聲滾滾」,最終清零落幕,前後不過短短13年。落幕之後,滿地狼藉,例如:8月,中共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公開表示,截至今年6月,網貸平台「還有出借人的8000多億元沒有回收」(實際數字應更大,因為一些P2P公司用諸如爛尾樓之類的東西虛假還債)。

11月21日,中共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表態,將以「零容忍」態度依法嚴肅查處欺詐發行、虛假信息披露、惡意轉移資產、挪用發行資金等各類違法違規行為,嚴厲處罰各種逃廢債行為,保護投資人合法權益,維護市場公平和秩序。

然而,P2P難民顯然不在中共的所謂「零容忍」範圍之內。P2P這場醜劇本身,就是中共導演的一茬「完美」的割韭菜。對此,本文給出三點理由。

第一,沒有中共開閘(政策支持),P2P機構不可能野蠻生長、泛濫成災。

2007年6月,中國第一家網貸平台——拍拍貸宣布成立,向海外P2P公司學習,做著提供借貸雙方撮合的生意(信息中介)。之後多年,這樣的創新模式與業務並沒有在中國掀起什麼波浪,全國活躍的平台不到10家,截至2011年底月成交額平均大約5個億,有效投資人1萬左右。(在世界範圍內,因P2P風險過高,P2P罕有進展,美國對P2P還有嚴格監管。)

然而,種種原因(其中一種解讀,見「業內人士披露P2P爆雷是中共設計的陰謀」,http://cn.epochtimes.com/b5/18/9/3/n10687500.htm),中共終於開閘了,2013-2014年成為了全國各大主要城市出台「促進互聯網金融產業發展」政策最密集的年份,並延續到2015年。下圖梳理了部分互聯網金融政策。

這徹底改變了P2P行業無法破圈的現狀。據數據顯示,2013年P2P借貸平台數量達到514家;2014年達到2,238家;2017年鼎峰時期,P2P網貸平台高達5000家,當年5月底,網貸餘額逼近1萬億元大關,當月成交金額高達2488億元(諷刺的是,2017年正是中共宣布加大力度監管的一年)。甚至趣店、和信貸、拍拍貸等平台紛紛排隊在美國IPO上市。

第二,中共不去有效監管,眾多官員介入,最終成功甩鍋。

其一,P2P平台共出現三波爆雷潮,第一波出現在2013年,恰恰這時,中共開始放閘。面對監管空白,中共沒有及時研究、提早布局、防範風險;而且,對第一波爆雷潮視而不見,致使2014-2016年出現第二波爆雷潮,才被迫於2016年啟動監管。中共故意留出了3年的監管空窗期,是何居心?

其二,一方面,即使中共啟動監管,相當一段時間,監管政策卻在助長市場惡習。例如,問題爆發後,監管層只是督促P2P平台儘快完成資金兌付,而不是實質性的去糾正P2P平台法律定位(信息中介)與實際職能(信用中介)的錯位,解決P2P提供擔保和剛性兌付承諾的致命缺陷。

另一方面,即使《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2016年正式出台,對P2P信息中介的職能定位作了明確界定,並陸續出台多個指引文件,但是,執行乏力,P2P平台內部仍然繼續從事著資金池、自融、期限錯配等業務,風險持續發酵。

也就是說,左手中共監管,右手P2P野蠻生長。這些,直接導致了P2P平台2017年底以來的第三次爆雷潮。中共監管終於「有效」地把局面引發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於是,2019年開年,出台《關於做好網貸機構分類處置和風險防範工作的意見》(175號文),提出「清退」為主、轉型為輔的監管思路。2020年,最終強制P2P平台全部清零,卻對如何處置不良資產、如何善後語焉不詳,反而指責受害者的貪婪與無知,成功甩鍋。

此外,中共還為P2P借款人逃廢債,設置了一個法律上的伏筆。今年8月20日,最高法修訂民間借貸利率司法保護上限為4倍LPR,即15.4%,較此前24%和36%的利率基準大幅下調。按照新規,P2P借款人可以過往業務利率超過新規上限為由,不還錢。

其三,中共不去有效監管,除了上述宏觀政策層面之外,更直接的表現在各地工商、金融部門的不作為。

大紀元記者仔細檢查1409家爆雷P2P的工商信息,發現了兩個祕密:1.至少九成的P2P,本應受到工商和金融部門的審查和監管;但爆雷的結果證明了,中共對P2P的審查、監管形同虛設。2.近半P2P打著「諮詢」的招牌進行募資,而這種非法行為原本在工商註冊這一開辦企業的初始階段,就應被工商局制止或曝光。換言之,如果沒有中共當局的監管不作為,近半P2P根本就不會成立,也就不會產生後續爆雷的重大損失。(「【內幕】法院案例泄中國P2P背後隱祕」http://cn.epochtimes.com/b5/20/11/19/n12562094.htm?utm_source=dable

這就不難解釋,為什麼2018年8月,浙江2名省金融辦核心成員擬提拔為省管幹部的任前公示引起該省P2P受害者的關注與反彈。部分金融難民提出:省金融辦副主任盛益軍、省金融辦人教處處長潘廣恩兩人作為省金融辦黨組成員、核心班子成員,對浙江金融秩序動盪、P2P平台大面積爆雷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具有嚴重失職瀆職嫌疑,應予以調查而不是提拔;此次P2P爆雷事件尚未處理好、處理完,所有金融辦相關人員不適合此時提拔、不得調離,要終身追責。

其四,眾多中共官員介入P2P,巧取豪奪,毫無底線。

一些P2P平台,有政府的各種各樣的宣傳、各種營運證件齊全,並且還是當地的納稅明星企業,還有實體企業為其進行擔保。要做到這種程度,必須要有各級官員的配合。

尤為惡劣的是,一些平台關閉前一兩週還在瘋狂放標、斂財。例如,2018年7月6日,杭州孔明金融突然出了一個清盤公告,清盤公告發出前沒有任何的跡象顯示平台將出問題。受害者張女士表示,平台反而在6月底還在瘋狂地出標,滿多少還有金融卡的獎勵。我6月25日投入1萬多,6月27、29日還投了3萬多元。甚至平台關閉前一天7月5日還在放標。」

定居美國加州的華人劉小輝舉報,以鄭州億諾為主體的蔡得生家族在河南境內開設多家擔保或理財公司,後台是公安、政法委高官,後全部爆雷,坑害數千名群眾三十多億。他本人及親友被騙六百餘萬元。他說,「如果說一個城市,發生了一起兩起、甚至十起這樣的詐騙案件,我們認為是正常的。但是,一個地方發生了上百起這樣的涉及大規模群眾的詐騙案件,那就是一些政府執法者的問題了。」(參見報導http://cn.epochtimes.com/b5/20/12/5/n12598452.htmhttp://cn.epochtimes.com/b5/20/12/5/n12598595.htm

第三,中共對P2P受害者不僅不救助,反而高壓「維穩」,打擊維權者

21世紀第二個十年,互聯網金融在中國異軍突起,中共既想利用,又有疑慮、恐懼。2015年7月,中共央行等十部門聯合印發了《關於促進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2016年4月12日,中共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實施方案》,P2P成為監管重點。如前所述,中共監管的虛情假意、明管暗縱,反而加速了P2P第三波爆雷潮的發生,又製造出了大批金融難民。

對這些金融難民,中共不僅沒有救助,反而打壓(這也是中共的慣常做法)。中共將P2P網貸風險事件定性為「非法集資」,並制定了從上至下的高規格維穩措施。「中央層面」,由網貸整治領導小組牽頭,處置非法集資部際聯席會議和互金整治領導小組配合部署;「地方層面」則由地方政府一把手負總責。實行「預防為主、全面落實、突出重點、保障安全」和「分級管理、逐級負責、層層落實、責任到人」的管理辦法。

由此,我們看到,今年6月5日,數百先鋒網信投資人在上海徐家匯的新華中心門口集結維權,遭到徐家匯派出所警察和黑衣警察的暴力驅趕,多位60多歲的維權老人被警察暴力推倒在地,強行拖跩到警車上,帶到派出所錄筆錄。(先鋒網信擁有若干政府頒發的牌照和證書;此前,中共喉舌央視為網信站台還進行了直播,播出了在中英互聯網圓桌會議上,網信集團CEO盛佳陪同習近平出訪等消息。2019年先鋒網信爆雷,涉案750億,全國的受害投資人數高達17萬人,受害人討債無門,上訪維權無果。)

由此,我們看到,安徽省阜陽市公安局在《2020年上半年防範化解金融風險工作情況》中,直接將P2P受害人的合法維權行為,認定為維穩和嚴打的對象。稱P2P受害人「組織性、對抗性、破壞性明顯增強」,「e租寶等群體網上串聯趨勢明顯,應持續予以高度關注」。(「e租寶」於2014年7月成立,在央視等中共官媒的背書和宣傳下,短短一年多就從中國民眾身上騙取了近600億元資金,涉案金額逾700億元,近百萬投資人受害。因損失慘重,維權無門,已有多名e租寶受害人自殺身亡。)

由此,我們看到,各地當局對P2P平台受難者不作為,大多數出事的平台都沒立案,反而對維權的金融受害人進行鎮壓,不讓人群集結維權。受害民眾自發建了很多微信群,但封網情況嚴重,改用潮信也被封,後來轉移到海外設立的通訊軟件平台。一些人想去北京參加銀監會大上訪,但被警方堵在家裡。

更多的,就不一一枚舉了。

結語

2020年P2P機構最終清零,中共完美上演了一茬地割韭菜。這不是中共第一次割韭菜,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在中國,經營模式變異,長租公寓類似於P2P,這會不會是又一茬割韭菜?去年一位長租公寓業內知名人士說,「長租公寓爆倉比P2P爆雷更危險」,現在看來應驗了。

例如,2019年有53家長租公寓倒閉,因資金鍊斷裂跑路的45家。今年2-4月,16家長租公寓倒閉。據貝殼研究院數據,8月份,全國有15家倒閉,杭州3家幾乎同時「跑路」。11月30日,據陸媒報導,繼總部位於北京的蛋殼公寓爆雷並蔓延深圳、上海、成都等多個城市後,自如公寓的北京總部也因「違約門」遭到業主房東群聚維權。

例如,12月3日,廣州蛋殼公寓一租客因為被房東強制清房,點燃房子後跳樓自殺。據了解該租客今年剛剛畢業還沒有工作。

中共割韭菜要到何時?苦難要到何時才能結束?既然中共不給中國人一個說法,那麼,我們中國人難道不應給中共一個說法嗎?!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網貸平台遭整肅 專家:新一輪「割韭菜」
東方銀座P2P騙局 受害人求償無門還遭暴力
大陸近六千家P2P平台爆雷 波及270萬投資者
中共聲稱P2P已「清零」 八千億壞帳未果
最熱視頻
【探索時分】神不知鬼不覺 史上最成功空襲
【新聞看點】拜登被迫上架?美稱中共威脅空前
【直播】余茂春博明國會作證:中共經濟野心
【思想領袖】鮑爾:向信仰宣戰 中共欲霸世界
【軍事熱點】美國警告中共 攻台將是嚴重錯誤
【有冇搞錯】阿里巴巴被罰巨款 為什麼很高興?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