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夢(74)

作者:老臏遜
Heaven

幾十年的事實已證明,在中共統治下,追求所謂共產主義的天堂,原來是一場惡夢。(製圖: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38
【字號】    
   標籤: tags: ,

在農村,地主和農民的關係一直很好,不僅沒有仇恨,反而得到農民普遍尊敬,他們稱地主為東家先生,有事願意請他們幫助,如農民遇生老病死等困難向他借錢,繳不起租要求緩繳少繳,私人或村與村之間的糾紛衝突等……都可以請他們幫助,因此他們在農村中起的積極作用應予肯定。

共產黨為什麼要誣陷地主為「殘酷壓迫剝削農民,是壓在農民頭上的一座大山」,這是中共有意在農民和地主中製造仇恨,便於它驅使有些愚昧的農民去搶地主的土地,分他們的財產,霸占他們的妻室女兒,脅迫農民把他們打死或折磨死,以達到讓農民跟它一起叛亂,奪取國民黨政權的卑鄙目的。

幾十年來,共產黨在農村開展的「打土豪分田地」或土改運動,真正的目的不是看農民窮、可憐,要劫富濟貧,要救濟他們。而是一,他們要把共產黨幹的殺人放火搶劫姦淫等罪惡勾當,掛著農民大眾的招牌,使他們成為共產黨殺人放火搶劫的共犯。二,共產黨要用這些地主財產的小恩小惠,以後以保衛勝利成果誘騙農民、把他們捆綁在共產黨打江山、奪國民黨政權的戰車上、逼著他們上戰場,打人海戰、送死。三,要用地主的頭殺雞儆猴,在社會上製造恐怖,讓人民都怕他。

更可惡的是共產黨要把地主做成永遠的反面教員,子子孫孫傳下去。從井岡山的打土豪開始,中共一直教唆農村地痞流氓無賴,用最殘忍的手段殺害地主。但未殺前還要先勒索他們的金錢,等到敲詐淨盡才加以屠殺,為了斬草除根,他們連家人襁褓嬰孩都殺,真是喪盡天良。

共產黨的土改目的不是要讓農民耕者有其田,而是要用變戲法的手段,把農民手中的土地,搶成共產黨所有(所謂集體所有),便於今後高價出售,兜進自已腰包。

而在臺灣的土改是由蔣介石依法有序地進行,沒有死過一個人,做到了地主和農民雙贏,推動了農業生產和工商業的發展。現在的臺灣農村一個農民家庭積累的物質財富和精神財富,竟超過在中共統治下的大學教授。

共產黨的土改是一次大殺戮,全國共有好幾百萬無辜的地主被殺害,真是血流成河,慘不忍睹。土改的結果是生產力受到嚴重破壞,幾千萬人被餓死,因為地主富農是農業生產力的主導力量,打擊了他們就是打擊了農業生產力。下面列舉中共在歷次的土改中殺害無辜的事例:

山西一個37戶的郝家村,土改時打死和逼迫得自殺的就有好幾個勤勞富實的地主和富農,而且把全家都掃地出門。該村有二條牛,分給八家無賴,每家一條腿,拉回去才幾天就死了。

47年5月劉少奇、朱德在河北平山土改複查,幾天內就打死了300多人。

47年10月康生,陳伯達等派到晉綏分局的崞縣,47年底又派康生、饒漱石同王力等到山東,在山東惠民縣等地進行土改試點和土改複查。他們不僅對地主、富農,而且對正確執行土改政策的幹部進行殘酷鬥爭和殺害。

康生等在山西、山東的土改試點,每天用殘酷的鬥爭手段打死很多無辜的人,在山西崞縣和山東惠民縣開的土改鬥爭會中,一天就要打死好幾十人,在共管區的土改中,不僅沒收土地,還要大挖他們的祖墳。為了逼出他們的浮財底財——銀元首飾,對他們實行各種各樣的酷刑。

第一種酷刑叫「磨地」,開鬥爭會前,在會場的一塊地面上撒上有棱有角的爐渣、玻璃碎片,鬥爭會上讓他赤著腳,拖著他在上面跑。如他不說,就把上身衣服脫光推倒在地,二個人拉著他腳,在玻璃碎片上正面拖和反面拖,拖得他渾身是血,家裡有錢財的就不得不招,沒有有錢財的就只好任意亂招。

第二種酷刑叫「圪針櫃」,把脫光衣服的被鬥人扔進抽去中間檔板,底上撒滿酸棗樹圪針的衣櫃,蓋上蓋子來回搖晃。被鬥人在櫃中從頭晃到腳,痛得他死去活來,只得把藏錢的地方說出來。

第三種酷刑叫「扔四方墩」,三丈來高,對死活不說的被鬥者押上四方墩往下推,如摔不死再反覆往下摔。

有個地主沒有立即死去,被組織前去接受教育的小學生用錐子、剪刀、小刀、鐵釘,一下下地在壯漢身上戮眼、掏洞、割肉,再往傷疤上糊泥巴。還有一個學生剪下了那人的二朵耳廓,但那個壯漢的唯一罪惡是他的祖父曾雇過一個長工。

47年6月,在東北松江省賓縣全縣鬥爭了106,050人,占全縣人口36%。全縣11個區,錯鬥中農1,007戶,錯鬥貧農174戶,總計死亡了627人,其中打殺死493人,打後自殺50人,打後凍餓死84人(婦女64人、青年20人)。

據48年河北平谷縣峪口地區記載,該地區濫打濫殺酷刑逼供嚴重,有72人被打死或自殺。

在土改中,各地都成立了人民法庭,似乎殺害鬥爭地主等都是依法辦事的,但人民法庭是怎樣審判的呢?

他們在人山人海群眾(很多是來看熱鬧的)參加的鬥爭控訴會上,土改工作團的人問:「貧雇農兄弟們,大家說這個人該怎麼辦?」只要下面有一個人說打死他,包括地主富農和那些脾氣不好得罪了人被扣上搞「和平土改」包庇「壞人」的幹部,當場就被各種方式活活打死。

當群眾下不了手,他們就命民兵用搶崩了。而被打死和槍斃的一律不准收屍,誰要收屍,誰就要以狗腿子受到比地主還嚴厲的鬥爭。所以鬥爭會後一個個被扒光了衣服,光溜溜的死屍被扔在地野,老遠就能看見一群狗圍著死屍爭搶。

那麼49年後江南的土改又怎麼樣?據記載:

廣東一老人,僅有先人留下六畝田,被劃為地主,工作隊把他抓去,令他交出黃金白銀外幣。他交不出,就令他給香港的兒子寫信要錢。因匯到的港幣只有200元,結果老人被活活打死。

廣東恩平縣石潭村鄭家宰夫婦,在國外打工的兒子節衣縮食寄錢回家,他父母買了幾畝田。土改時說他們是地主,田地房屋一倂沒收,還逼他們寫信給兒子,要他寄回3,000元。夫婦二人被逼得走投無路,一起自縊身亡。

北大學生在江西參加中南土改12團,在江西一個村子劃出8個地主,一位副縣長到村子開群眾大會,將地主全部槍決。

廣東梅縣一個叫陳澱的紳士,他多次幫助掩護過的共產黨人副市長張文,土改定他為工商地主。他跑到廣州找副市長土改委員張文求救,張文向上級說明陳澱的情況,但陳澱返鄉後還是被處死。

廣東有個鄉,額定要鎮壓18名不法地主,殺了16人,尚缺二人,後來他們就用矮子中拔長子湊數,抓了二人槍斃完成上級指定任務。而其中一位死者的弟弟被關在看守所,他聞信吐血而死,其妻聞夫死訊自縊身亡,其母被掃地出門,死於乞討途中。

中共土改時欺騙農民說,只要消滅了地主階級,農民就能翻身當家作主人,可以享受社會主義幸福生活了。而現實是農村經過土改後,恰恰是農民走入地獄的開始。

51年江青在武昌搞土改,生活比農民闊氣千百倍,鄉里貧農團長王傳道患風寒發高燒,江青不讓她的私人醫生給他看病,任他死去。鄉里沒收地主的棺材,江青不肯讓給貧農團長王傳道用,卻將棺材作價25擔穀。王家沒錢,工作組只好找些破木板收殮王傳道死屍。

江青只是一個人,而大量的共產黨幹部卻都是這樣的人。過去農民在一個鄉只要養3個人。現在一個村靠農民養活吃白飯的村幹部就有20~30人之多,此類人員全國估計有3,000多萬。

60年一位警衛員對彭德懷說,下邊的幹部如此之多,他們比地主保長還凶,這日子叫人民怎麼過?待續@*

責任編輯:蘇筱薏

點閱【天堂夢】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暗戰赤龍
    喬副部長不滿意許青平的話,但也知道她是不得已隨和;更不滿意的是余副部長對安全部的工作指手劃腳,隨意抹黑。
  • 她的二個兒子僅小時候短暫見過母親,以後只是在相片上和夢裡見到。二個可憐的孩子從小就失去父母的關愛,天天想念父母,眼淚濕透了枕頭。
  • 暗戰赤龍
    她知道吳偉光聯繫她的目的,只有他母親能讓他如此上心,哪怕有暴露一個潛伏線人的危險而主動聯繫她,可是這確實是非常困難的事情。
  • 共產黨本性難改,拒絕了歷史給予的寶貴機遇。全會文件墨蹟未乾,就與越南交戰,發動嚴打運動,用殘暴的手段強行計畫生育,六四開槍殺學生
  • 暗戰赤龍
    許青平並沒有回到自己宿舍,而是驅車前往南沙島,那裡的風景區有一片高檔別墅區。粵港澳京等地的達官貴人都喜歡在那裡置辦度假住所,因為這裡交通方便,又可以遠離政治中心,但一旦發生什麼事,卻又能及時參與進來。
  • 暗戰赤龍
    許青平知道這個部門很多人利用安全部門特殊的權力、保密的性質從事原油、食品油、高檔紅酒走私,倒賣國際上緊俏的物資。總之哪種商品有市場,他們就幹什麼。
  • 這是五六十年代中國人還在餓著肚子等死時運去支援越南的禮品,這證明共產黨寧可把國內百姓餓死,也要把糧食送去越南抗美。越南人拿了中國送的武器、吃了中國送的糧食卻反目成仇,反過來打中國人,中共做的事是何等荒唐可笑。
  • 暗戰赤龍
    對於自己的命運,從出逃那天起就已經做了最壞打算。每天都是向死而生,不在乎遇到什麼危險。可是牽扯到一位無辜女子,還是讓吳偉光內心柔弱的地方感到刺痛。
  • 三中全會後,他們的冤案得到平反,那天在監獄的一間辦公室裡辦理出獄手續,他們倆終於看清楚近在咫尺遠在天邊的人究竟是誰?二個昔日容光煥發,生氣勃勃的一對青年,如今面容憔悴、又黑又廋、老態龍鍾。
  • 暗戰赤龍
    幾年下來,吳偉光的思想軌跡的變化,讓安妮預見到今天情形發生。吳偉光已經從篤信東亞集權模式優勢的刻板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信徒,轉變為新保守主義的追隨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