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夢(80)

作者:老臏遜
Heaven
幾十年的事實已證明,在中共統治下,追求所謂共產主義的天堂,原來是一場惡夢。(製圖: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39
【字號】    
   標籤: tags: ,

三反剛過,1月26日,毛澤東又發出限期在全國開展反行賄、反偷稅漏稅、反盜騙國家財產、反偷工減料、反盜竊國家經濟情報的反對資產階級猖狂進攻的五反運動,要求全國在2月上旬開始。

它和農村擁有幾十畝田就劃為地主一樣,凡資產有2,000萬元(合2000元)以上的就算工商(資產階級),而且劃工商越多越好。全國被劃為工商的人有86萬,但這其中80 %的人資產都在2,000萬元以下。

南京有9,000名工商,但80%是2,000萬元以下的小商小販和小手工業者。廣西寧明縣有123戶工商,僅二戶資產超過2,000萬元,而121戶僅1,300萬元以下。

五反和土改鎮反一樣,拋開國家法律,用群眾運動方式鬥爭資本家,不管他們有沒有違法五毒,先把人集中關在一起,打虎隊在幹部授意下製造恐怖變相用刑,他們用大會小會鬥,還用餓飯、罰跪、坐噴氣飛機、不讓睡、疲勞戰,威脅利誘等什麼都用上。

只要坦白有過一次偷稅漏稅,就要罰一千次一萬次偷稅漏稅,罰款要從上海1840年開埠算起,開出天文數字的罰款單,不僅工廠商店產業賣光,妻子的私房錢湊光還還不完,甚至連子子孫孫也還不完。

被關在一起的資本家在精神上、肉體上、人格上受到侮辱折磨摧殘,恐懼極了,覺得活在這共產黨社會沒有出頭的希望。尤其他們見不到自己妻子兒女和親人朋友,有冤無處說,有話無處訴,這日子比十八層地獄還難受。

有很多資本家選擇以死來抗議共產黨迫害無辜、不仁不義暴政,因此全國各地自殺成風。但共產黨怕在民眾中激起公憤,所以任意胡編亂造,栽贓陷害資本家。

他們誣陷滬梅林食品廠老闆,用腐壞的罐頭送朝鮮毒害志願軍。認定滬一小營建公司老闆是五毒大老虎,家裡有金銀藏著,逼他家人四處借債退稅還錢。他跳樓未遂,後來他把電線繞手觸電,又獲救,實在逼不出油了,最後又扣他盜竊國家經濟情報判刑七年。

三民輪船公司老闆盧作孚吞金自殺,盧作孚是一位愛國民族資本家,他擁有200多條輪船,抗戰時跟蔣介石撤退到重慶,一直擔負著國軍上海、南京、武漢等沿長江重要城市機器軍工等重要設備,及國家文物的撤退運輸工作,為此他公司的輪船被日寇炸沉好幾十條。

國民黨大陸淪陷時,他的輪船已全部撤到香港,因受中共統戰利誘,他又把所有船隊全部開回大陸。應該說他對中華民族、國民黨、共產黨都有功。在鎮反中他的副職、員工多數以反革命被捕被殺,這次他逃不過五反運動劫難,被迫自殺。

金城銀行經理殷紀常,在金城大樓跪著接受鬥爭五天五夜,終於跳樓自殺。

冠生園店主洗冠生抗戰時放棄南京路最好地段的店面,毅然遷到重慶,五反中受不了日夜逼供鬥爭,在冠生園跳下,死在南京路上。而在廣州的愛群大廈也不時地從樓上跳下人來。像這樣淒慘恐怖的場面,把城裡人嚇壞了。

以後中共當局在上海等一些城市大樓裝上木柵欄。一次陳毅市長對人說,因為資本家拒不坦白,所以上海新增了1,300多名「降落傘部隊」。資本家不能就近跳樓自殺,他們就以跳黃浦江、跳湖、跳河、上吊和割動脈自刎等方法自盡。

麗珍在三五反辦公室,她看到、聽到資本家被鬥被打被侮辱折磨,很多人自殺的消息和報導,特別在上海自殺人數最多最嚴重。她天天在想,父親在這五反運動的大風大浪中,能否經得住群眾的衝擊?

麗珍擔心父親發生意外,因此睡不好覺,但不幸的事情總於來到了。

一天她突然接到家裡電報,告訴她和錢明、阿林,「父親病危急速返家」。她預感事情不妙,急急忙忙向領導請假後,同錢明、阿林一起返家。

他們走到秦家大墳,看到墳裡墳外聚集著很多的人,麗珍到墳裡一看,見到父親仰面朝天躺在一塊門板上。她發瘋似的跑去摟住他的頭,大哭地說:「爸爸我來遲了,你在生之年,女兒不能在你左右盡孝侍奉,為你分憂解愁,今天你死在這裡是孩兒之罪。」她母親美英、嬸娘素琴、阿林妻秀華前去將她抱起百般勸說,但麗珍還是大哭不止,她母親等見此情景更加悲痛。

眾鄉親見此也個個流下同情的眼淚。他們說天道不公,沒有眼睛,為什麼不懲辦那些作惡多端、殘暴無比、殺害無辜的魔鬼,而偏要讓像秦家這樣善良人家屢遭惡運。他家二少爺明誠遭綁票,被共產黨殺害,大少爺明清又在五反中被迫自殺。又有人說秦家一門子女四人,都在為共產黨效勞,但共產黨都不肯網開一面饒他一命,太殘酷無情了……

事情的經過是自從共產黨接管上海後,市場蕭條,各行各業生意一落千丈,工商界們都在十分艱苦中熬過兩年。52年剛過,一天明清等資本家接到通知,要他們帶好棉被和生活用品到所屬公會報到,參加五反運動學習班。

這些人去的時候還以為學習幾天就能回去。但一進公會大門,見到殺氣騰騰的打虎隊員把守,經報到登記後把他們分成不同的組,隨後當局向他們宣布五反學習班紀律。此時他們才緊張起來,覺得進來容易出去難了。

下午工作組領導作五反運動動員報告,要求資本家坦白自已所犯五毒罪行,並積極檢舉他人。以後就天天開大會圍和小組會鬥,打虎隊員用酷刑……車輪戰幾天幾夜不讓睡覺等手段,非逼他們坦白交代出偷稅漏稅罪行,逼得資本家只好一一應承。

但開出的罰稅補稅單是天文數字,永遠也還不完,於是他們在會場就要把自已工廠商店送給共產黨,打虎隊員聽了很高興。但打虎隊隊長卻說誰要你們的企業,企業仍然是你們的,我們只要你們把稅款如數繳齊。

後來有個打虎隊員去責問隊長,資本家把企業交給我們不是更好,你為什麼不接受?隊長對他說,我們搞五反運動目的是逼他們把他們的流動資金,和從前積蓄起來的錢統統交出來,如果現在去接了他們的企業,補交的稅和罰款他們就可以頼掉,這等於是我們通過五反運動去搶劫他們的財產,名聲不好聽,時機成熟我們自有辦法,今後叫他們乖乖地把他們的企業送上門來。

資本家被鬥無奈簽了字,但還不了債,今後日子難過,所以擺在前面的只有死路一條,參加金融界五反的資本家趁打虎隊員一不注意,就紛紛跳樓自盡。待續@*

責任編輯:蘇筱薏

點閱【天堂夢】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Heaven
    這群失群離散、遠離親人的右派在荒無人煙的北大荒,忍受著精神肉體上的折磨,現在又受饑餓的煎熬,90%的人都患上浮腫病,生命垂危奄奄一息。但農場當局還要用欺壓手段,逼迫他們出工幹活,給患嚴重浮腫者只是開點麩皮米糠豆渣一類所謂營養品而已。
  • Heaven
    農場當局用連壓帶騙等方法讓難右白天幹活,到了晚上還要挑燈夜戰,三個月後,農場用難右們的鮮血和生命,在不給任何報酬下,築起一條10里長的水渠,他們用卡車敲鑼打鼓到總場報喜領賞去了。
  • Heaven
    北大荒的氣溫急劇降到零下20度,四壁潮濕而室內只生著一隻小火爐,室內溫度在後半夜驟降到零下10度左右。這群書生平時缺乏鍛煉、體質差,而農場天天供應難右吃的只有窩窩頭和只有一點油花的白菜湯,因此嚴重缺乏營養。
  • Heaven
    共產黨不僅用群眾鬥群眾的方法,叫他們對設定的「敵人」進行殘酷鬥爭,而且還要叫他們互鬥,自相殘殺。一些知識界的敗類過去一直當毛共的鷹犬,以左派整人者自居,在文革中得到了報應。
  • Heaven
    他要用權謀,有計畫的摧毀知識分子的靈魂、人格、自信、尊嚴,和社會普遍對這一群體的尊敬。建政不久,他就借批判武訓,對知識分子進行所謂思想改造,其實質是打壓陷害和折磨知識分子。
  • Heaven
    為什麼共產黨一得政權,就要把屠刀指向自已同胞,大開殺戮,像蘇俄東歐朝越柬等那樣,其根本原因是因為共產黨信奉馬列主義、階級鬥爭。
  • Heaven
    錢明麗珍想起戰火紛飛在前線和敵後的戰鬥年代,自已用頭顱和鮮血換來的新中國,竟是中國人民和自已的一個苦難的牢籠。它帶給中國人民和自己的,不是幸福和快樂,而是鐵鍊枷鎖——共產黨可任意宰割的制度。
  • Heaven
    據我接觸的幹部和人民群眾中瞭解,他們都認為右派是好人,是代表他們說出了心裡話。而毛澤東是倒行逆施,代表的是邪惡反動。
  • Heaven
    反右運動是共產黨建政後指鹿為馬,誣陷忠良,矛頭直指廣大人民群眾,破壞經濟規律、自然規律,破壞工農業生產和人民生活安定,摧毀中華民族文化文明道德的開始。
  • Heaven
    這幾年來肖澤利用共產黨的政治運動,已將對他構成直接威脅的人一個一個懲倒、關押和流放外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