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經濟學家預測澳洲2021經濟「很樂觀」

澳洲經濟學家表示,澳洲明年經濟形勢「非常樂觀」。圖爲2020年3月22日,澳洲總理莫里森在堪培拉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政府 的第二輪價值660億元的經濟刺激計劃。(Sam Mooy/Getty Images)
【字號】    

【大紀元2021年1月6日訊】(大紀元記者寧心澳洲悉尼編譯報導)儘管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在澳洲出現了新的一波疫情,但消費者和企業的信心不斷增長,經濟學家們得出結論說,在告別2020年的同時,澳洲將以「非常樂觀」的態度迎接2021年。

澳大利亞人報》近日引用了澳洲聯邦證券有限公司首席經濟師詹姆斯(Craig James)和西太銀行首席經濟師埃文斯(Bill Evans)的預測數據,他們預計澳洲2021年經濟增長幅度為4%至4.9%。

詹姆斯說:「(澳洲)成功地控制了疫情,這讓我們各州和行政區有可能『重新開放』自己的經濟。」

他表示,各級政府、聯邦儲備銀行、商業銀行以及監管機構提供了所需的所有援助和刺激政策,以保證讓盡可能多的企業繼續經營,讓盡可能多的雇員可以保住自己的工作。此外,企業、家庭和政府的借貸成本很低,這也是一項利好。還有一個額外的增加信心的好消息,那就是疫苗即將面世。

兩位經濟學家對澳洲整體以及各州2021年經濟前景進行了預測。

澳洲經濟前景

澳洲目前的現金利率為0.1%,創歷史新低。

失業率現為6.8%。聯邦證券有限公司預計,失業率到2021年底時將降低至5.75%,至2022年底時將爲5%。

詹姆斯表示,一季度依然有聯邦的刺激經濟增長的財政補貼政策,但是怎麽取消、何時取消包括保工津貼和尋工津貼這些財政補貼,這是需要做出的艱難的決定。

「如果過快地取消援助,就有可能失去經濟動力。但如果把援助保留太久,企業和消費者會失去掌握自己命運的願望,」他說。

詹姆斯預計,經濟在2020年收縮2.8%後,今年將反彈至4.9%。但同時,數項風險因素依然存在,包括感染病例增加、疫苗受挫、援助政策失誤、國境重開推遲等。

另一位西太銀行的首席經濟師埃文斯預測2021年經濟增長的幅度為4%,2022年將會放緩,只有3%的增長。

埃文斯說,近期消費者的消費意願強勁,達到10年來的最高點,而且將隨著房地產市場勢頭的增強而保持在高位。同時,西太銀行的樂觀情緒還來自於政府針對失業率做出的努力、疫苗所起的推動作用、澳洲國境重新開放等利好。

他預計,今年至明年年底,由於就業前景的改善、減稅和信心的增強,家庭收入的增長可能會帶動消費支出的增加。「根據這些預測數據,我們認爲,消費者支出水平和GDP在2021年第二季度時將回復2019年底的水平。」

他認爲,今年年底的失業率將為6%,2022年年底降低至5%。

各州經濟前景

新州:來自疫情的挑戰依然存在。近期,由於疫情小幅反彈,其它州向新州關閉了州界。受此打擊,前往該州的國際學生和外國遊客減少,新州人口增長受到影響。該州上財年國民生產總值縮減了0.7%,但預計2021-22財年將恢復2.5%。

維州:疫情對維州的經濟打擊更大,州政府的最終需求大幅減少,在截至2020年9月份的一年中下跌了近10%。自2020年10月起放寬疫情限制措施後,其經濟目前出現明顯反彈。但由於移民和外國教育流入面臨的高風險,挑戰依然存在。預計該州國民生產總值在2020-21財年縮減4%,在其後的2021-22年將恢復至7.75%。

昆州:國內需求在強力反彈,但出口受到的阻力令人擔憂。這場疫情對其價值280億澳元的旅遊業造成了嚴重打擊。此外,預計潮濕的夏季可能會抑制該州亟需的國內旅遊。澳中的貿易緊張局勢對其經濟不利。中共對煤炭進口的限制加劇了早些時候施加到牛肉、大麥和棉花的關稅情勢。家庭消費強勁是個積極因素,新的商業投資也是利好因素,為全澳最強勁地區。

西澳:與其它各州相隔甚遠,幾乎像個孤州,疫情引起的經濟衰退異常短暫和溫和。其優異的表現反映出疫情在當地的影響有限,產業結構多元化,受旅遊和外國學生影響較小,礦業是其經濟的強點。目前,西澳經濟強勁而迅速的反彈有賴於兩個關鍵領域的支持:鐵礦石價格飆升、住房價格回暖。

南澳:該州實施了歷史上最大的經濟刺激計劃,凸顯了當地政府支持經濟復蘇的決心。但與中共的貿易緊張局勢對其葡萄酒的銷售來説是個風險因素,葡萄酒業已受到酒店業低迷的影響,而中共的高額關稅將給該行業帶來進一步的壓力。中共近期對澳洲肉類和海鮮的關稅也對南澳出口業產生毀滅性打擊。留學生的減少導致了淨移民人數減少,會加劇目前人口負增長的趨勢。關閉州界有助於保留人口,但一旦這些限制措施放鬆後,人口外流可能會恢復。

塔州:全國範圍內的經濟活動正在迅速反彈勢頭有助於塔州的經濟復蘇。州政府和聯邦政府通過增加支出提供的政策支持亦有助於該州的經濟復蘇,特別是就業方面。澳洲與中國的緊張關係對塔州來説是其出口方面一個可能的阻力。

責任編輯:劉頌恩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