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仁義武將李愬或為天上謫仙

文/劉曉
石季武打馬過去,持節幡的道士說:「記住我說的話,然後轉達給李愬公。」他的話是「聳轡排金闕,乘軒上漢槎。浮名何足戀,高舉入煙霞」。示意圖,圖為《群仙圖(二).陶弘景茅山聽笙》局部。(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131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唐近三百年的歷史中,少不了諸多耀眼的文臣武將。他們同樣秉承著天命,輔佐著一代代帝王,在讓帝國平穩運轉的同時,抵禦外來的侵擾。這中間就包括唐朝中期名將李晟、李愬父子。本篇說說李愬。

「孝」字當先

李晟,號稱「萬人敵」,他在鎮守西陲時屢立戰功,其後還平定了河朔三鎮叛亂、朱泚之亂等,他也因此被冊封為西平郡王、太尉兼中書令等,去世後還被追贈太師,配饗唐德宗廟廷,圖像懸掛在凌煙閣。

憑藉著父親李晟取得的巨大功績,李愬不需要通過正常的科舉制度,就在年紀輕輕時被授予了太常寺協律郎,後遷衛尉少卿。他為人至孝,其生母早逝,由晉國夫人王氏撫養長大。王氏去世後,李晟以王氏並非是李愬生母而讓他穿緦麻服(為關係相對疏遠者所穿的喪服)即可,李愬哭泣著不願意。李晟深受感動,就同意他穿為生母所穿的喪服,即齊縗服。

貞元九年(793年),李晟去世,李愬辭官丁父憂,在兄弟十五人中,只有他與兄長李憲在墓地旁搭了個草棚住著守孝。唐德宗擔心他們傷了身體,就下詔讓他們回家。過了一晚上,李愬光著腳又去守墓。德宗知道無法改變他的心意,遂允許他服滿喪期三年。其「孝」字當先,由此可見。

服喪期滿後,李愬被授予右庶子之職,後轉少府監、左庶子。又出京任坊、晉二州刺史。因為政績優異,被加封為金紫光祿大夫。其後再被任命為庶子,累遷至太子詹事、宮苑閒廊使等。

謀略在胸 仁義治軍

李愬不僅治政有方,且有謀略,還擅長騎射。

唐朝中期,出現藩鎮割據的局面,在各個藩鎮中,以淮西節度使吳少陽之子吳元濟勢力最大。元和九年(814年),吳少陽死後,吳元濟擁兵自立,以蔡州城(今河南汝南)作為其大本營。唐憲宗幾次發兵都無功而返,而且在眾位大臣中,只有裴度力主要擊敗吳元濟,憲宗便任其為宰相督戰。

在幾名戰將無功而返後,元和十一年(816),李愬上表自陳,願於軍前效力。次年,他被拜為檢校左散騎常侍,兼鄧州刺史、御史大夫,充隨州、唐州(今河南泌陽)、鄧州節度使,並為西路軍統帥。

李愬來到西路軍後,正逢軍隊落敗,士氣低落。他了解到這個情況後,就沒有急於整肅軍隊、操練人馬。有人指出軍隊過於渙散,李愬卻道:「叛軍正對袁尚書的寬鬆治軍感到放心,我不想讓他們加強戒備。」他還告訴三軍說:「天子知道我為人仁愛,有很強的忍恥心,所以讓我來安撫你們。至於作戰,不是我的事。」將士們信以為真,也很高興。

在一方面公開示弱的同時,李愬卻遣散樂妓,不再設宴奏樂,還親自探望受傷兵士,穩定軍心。而叛軍因為曾打敗高霞寓、袁滋二將,又認為李愬的名聲地位不高,所以並未加強防範。

李愬在安穩軍心的同時,還善待降將。他的手下大將在巡邏時捕獲了吳元濟的驍將丁士良。丁曾經常騷擾唐、鄧二州東邊,唐軍上下都恨他,都要求挖其心,但李愬並沒有殺他,而是為其鬆綁,還給他衣物器械,並將其收降。

根據丁士良獻上的計策,隨後李愬又智取了文城柵守將吳秀琳,還起用其勇將李憲,為其改名為李忠義。對於前來投降的叛軍,李愬根據他們的具體情況一一安置,進而改編軍隊。得知歸降者家中有父母需要照料的,便發給糧食與布帛,打發他們回去,並說:「你們都是朝廷的百姓,不能丟下親屬不管。」而願意留下的則委以重任。這使得倒戈的將士感激涕零。

與此同時,李愬還向淮西來歸降的士兵一一當面詢問淮西的底細,因此他對敵方的地形和兵力的分布都十分了解。此時,各路官軍也相繼向前推進,對吳元濟軍震懾很大。

李愬在安穩軍心的同時,還善待降將。示意圖。(曹醉夢繪圖 / 大紀元)

感化叛軍大將

為了攻打蔡州,李愬問計於吳秀琳。吳秀琳認為,欲攻取蔡州,非驍將李祐不可。李祐是鎮守興橋柵的大將,非常有膽略。於是李愬設計生擒了李祐。

李祐被俘後,很多將領都勸說李愬將其殺掉,但李愬卻不聽,力排眾議免其一死。考慮到軍中對李祐的猜忌,自己無法護其周全,李愬就派人將其押送到京師,請皇帝處置。不過,私下裡,他卻給皇帝上書說:「如果殺掉李祐,平叛就不會成功。」憲宗皇帝很快赦免了李祐,讓其在李愬麾下效力。

李祐回到軍中後,被任命為散兵馬使,可以佩刀巡視、自由出入李愬的大帳。有時,李愬還與他同帳就寢,或通宵達旦地與之密談。不久後,李愬委任李祐為六院兵馬使,足見對他的信任,而李祐也竭盡所能為攻取蔡州出謀劃策。

在獲得李祐的助力外,李愬還招募訓練了三千敢死隊,為突襲做準備。此外,他還廢除了過去唐軍「抓住間諜則處死間諜全家」的法令,優待抓住的間諜,得到了更多敵軍內部的情報,其中最重要的一個情報是淮西主力不在蔡州,而在洄曲(今河南商水西南)。

雪夜奇襲蔡州

元和十三年(817年)九月,李祐見奇襲的時機已經成熟,便向李愬進言直搗蔡州,一舉擒拿吳元濟。李愬深以為然,就派人將奇襲空虛的蔡州的計劃密呈宰相裴度。裴度十分讚賞,同意出兵。

十月初十,在一個風雪交加之夜,李祐率敢死隊三千為先鋒,李忠義為副將,李愬自帥中軍三千,田進誠以後軍三千殿後,祕密進軍蔡州。軍隊出發之時,李愬只是下令東行60里,具體路線保密。入夜,唐軍攻占了距離蔡州70里的張柴村。在軍隊稍事休整後,李愬下令進攻蔡州,率部向蔡州急進70里。後半夜,唐軍抵達了蔡州城。

蔡州城附近有一處養鵝鴨的地方,李愬令士卒攪擾鵝鴨以掩蓋行軍之聲。自吳少誠對抗朝廷以來,該城已有三十多年沒有官軍到達了。叛軍依仗城池之固,加之又是風雪之夜,根本想不到會遭到襲擊,所以毫無防備。李祐、李忠義率先登城,三千敢死隊隨後,殺掉守卒,並打開城門。

黎明時分,大雪也停了,李愬率大軍進入蔡州城。有城中官員告訴吳元濟城池已破,吳元濟並不相信,還以為是駐守在洄曲的士兵來求要冬衣,等到聽聞李愬號令將士之聲,才知大事不好,率左右登牙城頑抗,同時又派人前往洄曲求救。

為了防止淮蔡重要將領董重質來救吳元濟,李愬親自到其家厚禮安撫。董重質收到兒子的傳書後,隻身騎馬回城面見李愬投降,李愬以客禮相待。走投無路的吳元濟只得在牙城上請罪,隨後被用囚車押送到京師,後被處死。當天,申、光二州及諸鎮兵兩萬餘人也相繼投降朝廷。

歷時四年的憲宗平淮西征討戰役,在李愬雪夜奔襲中勝利結束了,唐朝恢復統一,此後出現了短暫的元和中興局面。

吳元濟被擒後,李愬對其手下執事、帳下廚廄等,不殺一人,反而皆復其職。董重質雖降,但憲宗還是想殺掉他。曾承諾保其不死的李愬遂竭力施救,最後董重質死罪被免,只被貶為春州司戶。而李愬以功被憲宗授神武將軍、檢校尚書左僕射,兼襄州刺史、山南東道節度及襄、鄧、隨、唐、復、郢、均、房等州觀察使,授上柱國,封涼國公,食邑三千戶,食實封五百戶,一子五品正員。

李愬領兵奇襲蔡州。示意圖。(曹醉夢繪圖 / 大紀元)

出師未捷身先死

後來,憲宗有意收復隴右故地,李愬又被授予鳳翔隴右節度使,代其兄李願平叛臣李師道。李愬與叛軍連戰11次,俘獲叛軍將領50名,並攻克平盧重鎮金鄉。

此後,朝廷又準備征討燕、趙。元和十五年(820年)九月,朝廷任命李愬為檢校左僕射、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潞州大都督府長史、昭義節度使。次年四月,改任魏州大都督府長史、魏博節度使。

長慶元年(821年),幽州、鎮州又發生了叛亂,新任成德軍節度使田弘正遇害。李愬聽說後,身著素服對全軍發令討伐叛軍。但就在準備出兵時,李愬卻突然發病,不能處理軍務。穆宗派田弘正之子田布接替李愬,任命李愬為太子少保,將其召回了洛陽。同年十月,李愬在洛陽去世,享年48歲。穆宗聽說後十分悲痛,追贈其太尉,諡號「武」。

李愬征戰多年,收復了好多城池,他為人治軍都以寬容仁義為第一,從不濫殺一人,而且待人接物講求信義,一片至誠,因此深得軍民之心。不過,關於李愬的去處,有史書認為他是返回天庭了。

涼武公本是天上謫仙

長慶元年秋天,李愬因身體原因被召回了洛陽。將入洛陽城前,他以前的一個已在洛陽的衙將石季武做了個夢,夢見李愬從北面登上京城的天津橋,自己為先導,緊隨其後的儀仗隊喝道,聲音動地。

突然,有八名道士,一人手持著迎接貴賓的節幡,乘馬欲從南面上橋。有守衛大聲呵斥,說這是宰相出行,讓道士們閃開。可道士卻道:「我們是來迎接仙公李愬的,不知道什麼宰相不宰相的。」說罷,招呼石季武過去說話。

石季武打馬過去,持節幡的道士說:「記住我說的話,然後轉達給李愬公。」他的話是「聳轡排金闕,乘軒上漢槎。浮名何足戀,高舉入煙霞」,大意是騎著高頭大馬登金鑾殿,坐著華麗的金車入天宮。世間的浮名沒有什麼可留戀的,哪裡比得上羽化登仙?

石季武不識字,記性又不好,但跟著道士念了兩遍就記住了。道士說:「既然已經記得了,那就轉告李愬。」夢至此,石季武忽然驚醒,通體是汗。

三天後,李愬果然自北登天津橋,石季武為先導,將他帶入天宮寺休息,並轉告了夢中之語。一個多月後,李愬去世。當時的人們都知道李愬為人仁恕、端正無私合乎天道,但安知他不是天上的謫仙,在人間期滿完成使命後返回天庭呢?@*#

參考資料:

《舊唐書》
《資治通鑑‧唐紀‧唐紀五十六》
《續玄怪錄》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貞觀年間,唐太宗不僅在國內取得了太平盛世的局面,而且其天威直貫東南亞大片地域。他經略四夷,降東突厥,平薛延陀,征高麗,服吐蕃,平回紇。其武功彪炳,使唐之國威播於四方。因為他罕世的輝煌武功,被九姓鐵勒、西域諸國國王、吐火羅葉護尊稱為「天可汗」。
  • 成語「自毀長城」的意思是自己削弱自己的力量、毀掉自己的優勢,而最早發出這一痛心之語的乃是中國歷史上南北朝時期南朝的第一名將檀道濟。他在被冤殺前怒斥道:「乃復壞汝萬里之長城!」事實上他一語成讖。
  • 佛教認為人生死皆是命中注定,人死並非如燈滅,而是在六道中輪迴轉生,至於決定人在哪個「道」中轉生、何時轉生,則是由其生前造下的善業、惡業決定。行惡業者,進入地獄接受懲罰;作善業者,投生於天界;修行者,則可脫離輪迴。地獄或冥界、冥府、陰曹的主宰者被稱為「閻王」或「閻羅王」。
  • 在宋朝之前,在大街上看到男子佩劍是一件很尋常的事情,而且佩劍者不僅僅限於武將。因為在時人看來,男子佩劍一方面是一種權力地位的象徵,另一方面則顯示威儀之風和陽剛之美。
  • 清朝人王爾鑒寫過一首題為「巴蔓子墓」的詩:穹窿哉,蔓子墓,渝城顛,石封固。多少王侯將相陵寢穴樵兒,獨此屹立兩江虹勢迥盤護。頭斷頭不斷,萬古鬚眉宛然見。城許城還存,年年春草青墓門。君不見背弱主,降強主,斷主之頭獻其土。又不見明奉君,暗通鄰,求和割地榮其身。惜哉不識蔓子墳。
  • 安史之亂中,張巡挺身而出,率領僅有的數千名將士抵抗十三萬叛軍,展開了一場驚天地、泣鬼神的睢陽血戰。最後雖然由於眾寡懸殊,糧盡援絕而失敗,但卻有力地遏止了叛軍南下,保住了大唐半壁江山和江淮豐厚的財源,為大唐王朝反擊,贏得了寶貴的時間和物質保障。唐朝大詩人韓愈,在評價這場歷史上最慘烈的戰役時,就說「無睢陽即無江淮,無睢陽即無大唐」,可見其重要性;而這悲壯的一幕,更使文天祥「罵賊張巡,愛君許遠,留取聲名萬古香」的詩句流傳千古。
  • 漢朝皇帝,請了一個大學問家班彪,整理漢代的歷史。班彪有兩個兒子,名叫班固、班超,一個女兒,名叫班昭,從小都跟父親學習文學和歷史。
  • 咸豐時期,清軍繳獲一匹黑馬。此馬見人就踢,見人就咬,惟獨見到塔將軍,遂即悚然站立,「洗耳恭聽」。遭敵軍追擊,黑馬藏身地窖,竟能屏息不發一聲。
  • 在努爾哈赤建立帝業的過程中,費英東鼎力相助,立下赫赫戰功。凡是他臨戰,必是所向披靡。康熙皇帝評價他:「功冠諸臣,為一代元勛」。在有些記載中,費英東可是翼宿星君。傳奇的來歷,為驍勇的戰將蒙上了神祕色彩。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