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鐮刀揮向比特幣 中南海唱哪台戲?

人氣 5810

【大紀元2020年12月07日訊】上集我們談到了在比特幣價格創下了歷史新高時,中共當局對「幣圈第一大案」做出了重判,同時,中共央行的前行長周小川又出面再度對數碼人民幣做出解讀。

中共這是一邊打壓比特幣、收割行業資產,另一邊則是抬起數碼人民幣。事實上,這種截然不同的待遇一直存在,早在2014年的時候,中共央行就首次發布報告列舉比特幣五大風險,而就是在那一年起步了數碼人民幣項目。

在2014年的這份風險報告中,中共央行列出的比特幣五大風險是:政策風險、法律風險、投機風險、洗錢風險、替代風險。其中,政策風險和洗錢風險恐怕是中共最為擔心的。

風險報告認為,比特幣的「去中心化」特性可能會威脅到傳統貨幣體系,從而影響政府的宏觀調控能力並減少政府財政收入。此外,對於洗錢風險,報告中說,比特幣具有匿名性而且不受地域限制,當局難以檢測資金流向,讓交易容易規避政府監管。

從中共羅列的這些風險中,我們可以看出比特幣對中共的威權統治有哪些威脅,而中共又在擔心什麼。

3年前,中共曾在幣圈製造過一次「九四事件」,這個幣圈的朋友們應該都知道,就是2017年9月4日,中共央行等7個金融、行政機構聯合發布了一個公告,將代幣發行ICO定性為「非法公開融資」,禁止代幣發行活動,同時否定了加密貨幣作為「貨幣」的功能。中共的這個加密貨幣禁令一出,中國幣圈「一夜暴富」的繁榮泡沫隨即變成了「一夜夢碎」。

接著在2018年8月,8家中國主要加密貨幣媒體的微信帳號被停權,微信支付、支付寶也開始禁止和加密貨幣有關的交易;北京、廣州前後宣布禁止承辦加密貨幣的推廣活動;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潘功勝也公開表示,中國所有交易所和ICO活動「露頭就打」。

就在中共一邊要趕盡殺絕加密貨幣的同時,另一邊也加速了對數碼人民幣的研發。

比特幣曇花一現 韭菜收割不留情

2009年3月,那時還是金融危機爆發不久,比特幣剛剛誕生的時候,中共央行行長周小川在官方網站發表了《關於改革國際貨幣體系的思考》一文。文中提到了「去主權化」的國際貨幣體系,並指這種體系能保持國際儲備貨幣。但很不幸,這篇文章很快從官方網站消失了。

當時比特幣並沒有立刻進入中國,又過了兩年,2011年6月,中國第一個比特幣交易平台「比特幣中國」成立,之後隨著中國成為比特幣交易的主要國家,這一平台在全球市場交易量的占有率一度升到8成。

但是2013年之前,比特幣的交易主要還是在日本和斯洛維尼亞的兩個交易所,而比特幣真正在中國開始風光是在2013年,當時有兩家中國大陸比特幣交易所OkCoin和火幣網成立,同時市場持續流傳出一夜暴富的神話,讓中國市場在全球比特幣市場的份額開始飆升,當時,一度有七成以上的礦場和交易都發生在中國大陸。

其中最誇張的是,在一個月內,比特幣交易量曾升到100億元人民幣,而這些資金大部分是來自被媒體稱作「中國大媽」的買家們。根據交易平台火幣網透露的數據,在2013年11月時,在火幣網上的總交易額大於1,000萬元的貴賓用戶中,有四成是女性,她們被業內人士稱作「中國大媽」。

關於這個用詞,民間還一度有傳聞說,《牛津英語詞典》表示準備把「Tuhao」(土豪)、「Dama」(大媽)這樣的中式拼音單詞作為單詞進行收錄。

這個傳聞不知道真假,但是卻反映出當時投資比特幣在民間有多火熱,但這種火熱可能讓中共如坐針氈,備感威脅。

的確好景不長,從2013年底開始,比特幣的神話在中國開始破滅。根據網絡估計,在當時比特幣的暴漲和暴跌行情中,「中國大媽們」所投入的100億資金中有近三分之二被少數炒家「收割」。

這一結果似乎也十分符合「中國特色」資本市場的特點。熟知中國資本市場的投資者應當對暴漲暴跌以及「收割韭菜」的行情不感陌生,因為在過去的幾十年中,這樣的行情和結果屬於「常態」。

除了收割的情況,這裡提到的「少數炒家」恐怕也是導致中共心生殺念的一個因素,按照當時事態的發展,估計這些少數炒家並非中共當局的「國家隊」,就是「韭菜」被收割了,但收割人竟然不是中共,這還了得?!

比特幣在中國的好日子可能就那麼兩年光景,2017年,中共當局正式發布了禁止比特幣交易的禁令,就是我們前面提到的「九四事件」,也叫「九四禁令」。

根據官方的說法,到2018年,以人民幣交易的比特幣,其全球占比已從之前的90%以上降到不到1%。

雖然之後中共當局也有對其它加密貨幣的限制,但是虛擬貨幣在中國消失了嗎?當然沒有,中國的炒幣大軍們可以說瘋狂依舊,換了一身盔甲後依然在幣圈活躍,現在是靠著場外交易(OTC)迅速發展,而中國仍然是比特幣交易的大宗地區,重要媒介則是美元穩定幣Tether(USDT),中文名叫泰達幣。

禁比特幣交易 資金出逃仍難控

區塊鏈鑑識公司Chainalysis今年8月份發布的研究表明,在中國經濟受美中貿易戰、人民幣貶值等不同程度的衝擊下,過去一年中大約有500億美元的加密貨幣資產被匯出。並表示,「加密貨幣中的法定穩定幣」Tether和美元掛鉤,用戶可以借拋售Tether而換取法定貨幣。

另外,也有報告指出,泰達幣(USDT)市值激增,可能和中國投資人大量憑藉泰達幣進行比特幣交易有關。

儘管中共官方承認比特幣實際上是財產,但卻在形式上禁止它的交易,任何用人民幣交易比特幣在技術上並非違法,但會被凍結甚至是關閉銀行帳戶。

既然比特幣交易在中國大陸具有風險,為何還有這麼多的資金通過加密貨幣流出?

一位朋友透露了一種方法,他說他有個居住在加拿大的朋友,最近把北京的房子賣了,而錢是怎麼轉出來的?就是比特幣。

在中國,外匯交易受到嚴格管控。中國民眾每年兌換或向境外轉帳的上限是5萬美元。為了規避這些限制,很多中國人將目光轉向了比特幣,其中既有普通百姓,也不乏資金來路不明的炒作者,因為理論上比特幣在轉帳方面是沒有數額限制的。

由此,中共當局禁止交易比特幣也就不足為奇了。因為它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對某一個領域失去控制,也不允許資金肆無忌憚的出逃從而威脅到其黨的執政地位。這也是為什麼中共當局允許支付寶存在,卻容不下一個比特幣,因為支付寶仍要以人民幣結算,無法脫離中共的貨幣系統,而比特幣卻完全不被這個系統所控制。

隨著中國經濟的衰退,資本市場動盪,大量資金外逃,近期,中共當局再次收緊對數碼貨幣的監管。

今年6月,中共官媒央廣網點名了比特幣交易所幣安(Binance),指控其仍然在官網上為中國用戶提供比特幣和以太幣等虛擬貨幣的交易;之後中共官媒又陸續點名火幣網和OKEx等據說和當局有著密切關係的交易所。有分析認為,官媒如此大力度的報導,也可能是在為日後進行大規模的取締做鋪墊。

無「去中心化」的數碼人民幣

我們簡單了解了一下比特幣在中國的情況,接下來就來看一下中共研發的數碼人民幣的情況。

中共官方的說法是,中共央行發行的數碼人民幣和其它數碼貨幣不同,英文叫做「DC/EP」。DC(digital currency)是指數碼貨幣;EP(electronic payment)是指電子支付。

中共央行數碼貨幣研究所所長穆長春說:「其功能屬性與紙鈔完全一樣,只不過是數字化形態」,是「具有價值特徵的數字支付工具」。

在發行定位上,數碼人民幣(DC/EP)將替代基礎貨幣——紙鈔和硬幣。

根據媒體的報導,數碼人民幣不計付利息,可用於小額、零售、高頻的業務場景,具有法償性,同時也不能拒絕接受數碼貨幣。傳統電子支付在沒有網絡的環境中無法交易,而數碼人民幣不需要網絡也可進行「雙離線支付」。

同時,中共強調數碼人民幣沒有採用區塊鏈技術。而我們知道,比特幣是基於區塊鏈技術所建,也因此被稱為是「隱密」、「安全」、「權力去中心化」,但是區塊鏈的這幾個特點,顯然是中共不喜歡的,所以中共強調,自己研發的數碼人民幣不具備這些特點。

「精準監控 掌握社會財富」的背後

對於數碼人民幣的功能,官媒中新社的文章道出了不少中共的心思:數碼人民幣不僅可讓央行及金融部門更精準把握貨幣流向,讓未來貨幣政策會更加精準有力,並且有利於政府了解市民收入情況,幫助政府精準管理及合理調控社會財富。

由此不難看出,中共計劃通過數碼人民幣完全掌控金融活動,並掌握了整個中國社會的財富。

有分析人士在網絡發文說,中國的數碼貨幣可配合健康碼、數字ID、面部識別、短距離射頻及GPS跟蹤定位等一系列監控技術使用,逐步達到個人資產數字化。使用者所有類型的交易都會被記錄在案,不僅如此,還可記錄更多交易細節,包括時間、地點、人物、金額、物品及數量等。

這聽上去,還真是中共為它這個「牆國」量身打造的一種數碼貨幣。

央行數碼貨幣研究所所長姚前,還將數碼人民幣的體系歸納為「一幣、兩庫、三中心」。「三中心」是指認證中心、登記中心和大數據分析中心。「認證中心」用於認證用戶身分,「登記中心」負責數碼貨幣的發行、轉移、回籠等登記工作,並將結果發布在分布式帳本。「大數據分析中心」則負責整個系統的風險管理,包括了解並分析客戶、反洗錢等。

時事評論人士文昭認為,數碼人民幣將會給中國大陸民眾帶來兩大風險。首先,數碼貨幣綁定市民的身分信息,便於監控的同時,也會成為掌權者栽贓打擊、搶奪財產的手段。其次,濫發鈔票會有印鈔紙、油墨、人工的成本,但數碼貨幣可以無成本增發,也就會進入無成本通脹時代。如果出現惡性通脹,就會嚴重摧毀民生。

中國金融賭場莊家只有一個

貨幣終究離不開金融市場,在對比了比特幣和數碼人民幣之後,我們再看回中國金融市場近期的亂象。在前幾期的節目中我們曾分析過,中共一手將中國經濟打造成了一個龐大的「龐氏騙局」,不論是P2P、長租公寓、房地產業以及金融業等等,都具備了「龐氏騙局」的特徵;然而這些龐氏騙局再厲害,收割無數「韭菜」,也無法擺脫最終都被中共收割的命運。

在這個大環境下,再看回中共數碼人民幣的誕生和比特幣在中國的衰退,不得不讓人擔心,中共背後又在謀劃著什麼貓膩?

幾天前,彭博社有篇報導說,澳門當局可能會採用數碼人民幣來取代港元作為賭場的主要交易貨幣單位,雖然澳門博彩監察局在當天立刻澄清了沒有此計劃,但是仍然給澳門賭業添加了不確定因素。與此同時,因無法承受疫情損失、以及中共日趨嚴厲的監管制度,有澳門賭場中介人表示,他們的客戶正在考慮退出博彩業或是轉移陣地。

有人說,在由中共主導的賭局規則下,連賭場都沒法玩下去了。

策劃:許巧茹、宇文銘
主播:尉然
撰文:李曉彤、財商經濟研究所
財商天下https://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So5dawJ61r39w1eqiwLEggD-WT0Rjh8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財商天下】中澳開打貿易戰 澳「核彈」在手
【財商天下】比特幣狂飆 中共重判「幣圈大案」
【財商天下】川普傳奇 商業奇才打造商業帝國
【財商天下】華融債務風暴 金融界大事件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美3艦圍遼寧號 溫家寶撰文碰禁區遭封?
【未解之謎】報恩的白牛 印度男孩五次轉生
香港台訪梁珍:堅守良知便能克服恐懼(上)
【新聞大家談】美艦傳南海三角包圍遼寧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