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菁:五元旅店住客拆穿中共脫貧謊言

人氣 509

【大紀元2020年12月09日訊】近日,有陸媒報導,吉林省吉林市區有一家每晚住宿費5元的旅店,這間旅店開了24年了,住在這裡的很多是農村來城市打工的單身女人,她們中年齡最大的70多歲,最小的剛過30歲。有人住幾晚,找到工作就離開,有人把這裡當落腳地,還有人長期住在這裡。這些年裡,住宿費費也從2元漲到了3元、5元。

住在這裡的女人們都是——「干一天活,活一天」。她們只能夠寄希望於明天能找到一份零工,掙到錢付出一天的住宿費,生活的標準已經降到不能再低了。

現在這裡年齡最大的劉桂榮已經77歲了,20年間,她斷斷續續一直住在這裡。除住宿和吃飯的開銷之外,她不會多花一毛錢,「能不買東西就不買」,冬天時手和臉被凍傷皴裂,她只花1元錢買了一瓶雪花膏,後來還換成了更便宜的塑料袋包裝的。她嫌外面的飯菜貴,一般都自己做飯,用酒精鍋煮菜。在擁擠的宿舍中的床鋪下放著趁便宜囤的土豆,還有紅薯和一捆大蔥。

因為年齡大,保姆的活已經不好找了,她只能接一些發傳單或清洗人參的零活,但今年清洗人參的活也被機器取代了。在附近的飯店刷碗的活她也干,從早上4點到深夜,累得直不起腰,只能掙到十塊錢。有時候秋天去一百多公里的黃松甸摘木耳,她坐著摘四五個小時,鞋子都被水浸透了,換雙襪子又回去繼續摘,可干幾天就不行了,起了一身的疹子,她捨不得上醫院,只去藥店買了最便宜的消炎藥膏抹一抹就完事。

她老伴二十年前患癌去世欠下了債,為了還債,她把農村的房子賣了,出來打工,家裡的地原先種苞米,苞米只賣兩毛錢一斤,除去種子、化肥的投入,根本剩不下什麼錢,所以她把農村的六畝地租給鄰居,每年能有1000元租金收入,還有每年1000元左右的農村養老金。

已經77歲高齡的劉桂榮仍然無法停下來頤養晚年,沒還清老伴的債,如今又在為補貼因殘而貧的小兒子打工不輟,這些年掙的錢除還債外,都給兩個兒子結婚用了。剛剛鬆口氣時,小兒子在干木工活時手受傷了,她不得不繼續打工補貼兒子,因為孫女長大和上學都需要錢,她說,「不覺得辛苦,心疼孩子。」

從某一方面來說,住在5元旅店中的劉桂榮們還是幸運的,凜凜寒冬中,還有一個棲身的場所。而最近由於「蛋殼公寓」爆雷,蛋殼的租戶們卻完全不知下一步去向哪裡,他們瞬間變成了「蛋殼難民」,面臨著寒冬之際無家可歸的困境,甚至有人跳樓自殺。

據那個自殺者的室友講,那個跳樓的小伙子剛剛大學畢業,還沒找到工作,他是以貸款方式繳納了一年房租,最近房東因沒有收到蛋殼公司的房租,要求租戶限期搬離。那個小伙子萬般無奈之下,點火燒屋後,選擇了從十八層高樓跳樓自殺。

很多租住蛋殼公寓的年輕人都是背井離鄉的打工者,他們在這個事件中成為最大的受害者。他們當時租房時,房租就是貸款借來的,現在不但沒有地方住了,還得面對還債的壓力。

最近中共高調宣傳脫貧,官媒宣稱「所有貧困縣全部脫貧」,「創造了人類減貧史上的奇蹟」。但這些令人心酸的現實,卻像一記耳光,響亮地打在中共的臉上。脫貧了,誰家77歲的老母親還需要去打工掙錢呢?脫貧了,為什麼還有人去住這種5元錢一晚的小旅店呢?脫貧了,誰還需要貸款去租房住呢?

如果不出來打工,劉桂榮每年的收入只有2000元,只相當於中共自己定的脫貧標準年入4000元的一半,是徹徹底底的絕對貧困人口,而在中國農村,這樣的老人何其多也。

那些正經歷著「畢業即失業,貸款租房,被房東趕」的絕境的「蛋殼難民」們,是真正的弱勢群體,成為了被收割的「韭菜」,瞬間就跌入了貧困之中。

今年受疫情影響,中國民眾生活本來就艱難,中共卻在忙著搞脫貧,現在脫貧「大功已告成」,下一步就是所謂的小康社會了。但如此多的事實擺在那裡,中共當權者卻視而不見,他們所熱衷的,就是掩蓋事實,為其自身的統治塗脂抹粉,欺騙中國老百姓,其所謂的脫貧就是天大的謊言!相信通過這一樁樁、一件件的事實,能使更多的中國人清醒,認清中共的本質,拋棄中共,中國人才能有更好的明天。

责任编辑:莆山

相關新聞
顏丹:「17人未脫貧」假在哪兒?
蛋殼公寓租戶維權無果 中國年輕人難捱寒冬
鍾原:中共編造脫貧的離譜數字又穿幫
蛋殼公寓租客被逼遷 縱火燒房後跳樓
最熱視頻
【唐浩視界】七根芒刺在背 中共犯台恐自滅
【時事縱橫】王岐山處境微妙 34科企恐遭共產?
【有冇搞錯】舊軍隊新裝備 中共戰力大有疑問
【秦鵬直播】阿里再被罰 習求助默克爾失靈?
【珍言真語】馮玉蘭:中共打壓港人 擦亮世人眼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