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平山:中共干擾美國大選的證據鏈

Dominion投票系統在大選舞弊中涉嫌起到關鍵作用。(李文淨/大紀元)
人氣: 167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0年12月14日訊】2020年美國大選出現了大規模,有組織,有計劃的選舉舞弊。大律師西德尼·鮑威爾(Sidney Powell) 和林·伍德(Lin Wood)多次指責中共深度參與了大選舞弊

鮑威爾說這次美國大選面對的敵人是整個國際犯罪集團,國外壞演員決定了我們的選舉。IT專家也出具誓言證據中共入侵了美國投票系統並且有可能直接修改了幾個搖擺州的大選結果。

2月6日美國國家情報總監約翰·拉特克里夫(John Ratcliffe)在接受FOX主持人瑪麗亞·巴蒂羅莫(Maria Bartiromo)採訪時說:中共蓄意讓病毒傳遍全球,不僅摧毀全球經濟,殺死幾十萬美國人,而且還干擾了美國大選。做為美國17個情報機構的掌門人,拉特克里夫代表美國官方情報界給這次大選舞弊的定性:中共干擾了2020年美國大選被。

鑒於中共對美國和整個西方全方面深度滲透,它干擾美國大選一點也不奇怪,它沒有干擾才是不可思議的怪事。中共是如何干擾的?證據何在?證據!證據!!大海撈針,我們試圖把證據鏈接起來,看能否形成一條證據鏈。

有預謀有組織的系統做票和大規模假票

美國本次大選舞弊五花八門,有人總結出了二十多種舞弊方法。除了死人票、非法票、一票多數、一人多票等在歷次選舉中都可能出現的個人舞弊行為外,最主要的是下面兩種特點。

本次大選舞弊的特點一是有預謀有組織,六個搖擺州的計票過程是同樣的模型:11月3日大選之日川普總統得票大幅度領先,11月4日凌晨突然停止計票,在沒有監票人的情況下拜登選票大量湧入,出現了拜登曲線,拜登得票「後來居上」,然後計票速度放慢,製造時間彌補漏洞。

本次大選舞弊的第二個特點是投票系統(Dominion Voting Systems)做票和數以千萬計的大規模假票。第一個舞弊特點是內鬼所為,第二個舞弊特點中共在投票系統和假選票兩方面都起了關鍵作用。我們不妨剝繭抽絲,披沙揀金,看看中共究竟做了些什麼。

Dominion投票系統是中共出資開發的

Dominion投票系統選票計數系統包含中國製造的硬件組件以及Smartmatic選票軟件。雖然在其公司網站上聲稱Smartmatic選票公司2000年在佛羅里達州成立,但在網絡檔案中的About US裡說:「七年前我們是由委內瑞拉Panagroup研發的。」 Smartmatic選票公司「贏得」了委內瑞拉選舉流程自動化的公開競標,成為委內瑞拉總統查維斯永遠勝選的保證。

2007年11月,根據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的一項裁決,Smartmatic被勒令出售給紅杉投票系統(Sequoia Voting System)。

2010年6月4日,以前鮮為人知的加拿大Dominion 選票公司(Dominion Voting Systems)購買了紅杉投票系統。紅杉投票系統的母公司是紅杉集團公司。

紅杉集團公司的主要投資者是紅杉資本(Sequoia Capital China),紅杉資本的創始人和全球執行合伙人是沈南鵬(Neil Shen,Neil Nanpeng Shen)。

沈南鵬2020年身價36億美元,1967年出生於浙江海寧,上海交通大學學士,耶魯大學碩士,紅杉資本全球執行合伙人,也是攜程旅行網和如家連鎖酒店的創始人。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中國企業家論壇理事和2015年輪值主席、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創業投資基金專業委員會副主席、香港特區行政長官創新及策略發展顧問團成員。紅杉資本的「紅色」背景已經不言而喻了吧!

原文鏈接:Who are behind Smartmatic, Sequoia and Dominion Voting Systems?

其實,鮑威爾律師說Dominion投票系統是從以開始就是由委內瑞拉,古巴,和中共出資開發的。只是她沒有向公眾公開證據。

大選一個月前中共控股銀行投資4億美元給Dominion母公司

新聞網站Summit news12月1日報道,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United States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簡稱SEC)一份文件顯示:2020年10月8日Dominion投票系統母公司Staple Street Capital自一家瑞士投資銀行瑞銀證券( UBS Securities)獲得了4億美元,而瑞銀證券75%的股份由中共政府掌控。

報道稱Dominion投票系統母公司Staple Street Capital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了一份名為「D表格(Form D)」的證券發行豁免註冊公告,公告顯示Staple Street Capital於2020年10月8日從瑞銀證券( UBS Securities)獲得4億美元,而瑞銀證券75%股權歸中共政府所有。其股權結構如下:

– 北京國翔資產管理有限公司(Beijing Guoxiang,北京市發改委下屬企業)33%;
– 瑞銀集團(UBS,瑞士跨國投資銀行)24.99%;
– 廣東交通集團(Guangdong Comm. Group)14.01%;
– 中國廣電集團(China Guodian)14%;
– 中糧集團(COFCO Group)14%

Summit news的報道說早在2014年12月Staple Street Capital就曾從瑞銀證券處獲得2億美元。

林曉旭(Sean Lin)博士在採訪退休空軍中將托馬斯·麥金納尼(Thomas McInerney)時也證實了這條消息。麥金納尼說他的消息來源告訴他,在大選前一個月中共控制的一家瑞士銀行向Dominion投票系統母公司撥款4億美元。這筆款項的用途尚不清楚,他的消息來源說正在調查中。

視頻鏈接: https://youtu.be/K_zxoYcgRhg

中共網絡黑客全程入侵Dominion投票系統

在亞利桑那州議會舉行的聽證會上退休上校菲爾·沃爾德隆(Phil Waldron)提供了誓言證詞。

沃爾德隆說亞利桑那州的選票發送到位於德國法蘭克福的服務器,對選票進行清點和處理後再送回美國。他的「白帽子」黑客識別出了發往德國的數據包並獲得了的副本。

沃爾德隆作證說來自中國,伊朗,和貝爾格萊德的黑客從11月3日開始入侵了dominion投票系統,並有可能對選舉結果進行了修改,黑客直到11月9日才離開。11月9日是美國特別行動部隊奪取法蘭克福服務器的日子。

美國思想者網站(American Thinker)12月2日報道說,已經向公眾公開的現役軍事分析員於11月25日發表的聲明說,在選舉後五天內,Dominion投票系統的服務器(URL dominonvotingsystems.com)被連接到中國,伊朗,貝爾格萊德,和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

原文鏈接:Evidence supports Sidney Powell’s claim about global election fraud

Dominion投票系統在大選舞弊中涉嫌起到關鍵作用

Dominion投票系統的貓膩早就被人識破。2020年11月12日德克薩斯州總檢察長帕克斯頓(Ken Paxton)告訴Newsmax電視台說,德州從2012年起對Dominion投票系統做過三次測試,該系統的硬件和軟件在每次測試中都失敗了。德克薩斯州2018年曾三次拒絕使用Dominion投票系統,2019年德克薩斯州政府再次拒絕使用Dominion投票系統。

為了證明2016年川普當選美國總統是由於俄國干擾造成的,華盛頓郵報曾做過一個報道,一位電腦教授當著他的一群學生的面15分鐘就劫持了Dominion投票系統。

既然Dominion投票系統如此名聲狼藉,為什麼還有人化大價錢購買使用這套系統?因為這套系統為選舉作弊大開方便之門,迎合了某些勢力的需求。

Dominion投票系統扮演的三個角色

Dominion投票系統在2020年美國大選舞弊中涉嫌扮演了三個角色。一是給所有的民主黨候選人(包括拜登)「獎勵」選票;二是給候選人的得票乘一個係數,將一位候選人的得票轉移給另外一個候選人;三是直接暴力修改得票數量。

1、給民主黨候選人(包括拜登)「獎勵」選票

鮑威爾在11月22日接受FOX電視台採訪時說喬治亞州Dominion投票系統通過算法給每一位民主黨候選人35,000額外選票。如果所有搖擺州的民主黨候選人都得到這樣的「獎勵」,僅僅刪除這些「獎勵」選票,川普就可以輕易贏回3個州。

2、「加權競爭功能」

Dominion投票系統涉嫌扮演的第二角色是給候選人的得票乘一個係數,將一位候選人的得票轉移給另外一個候選人。這是Dominion投票系統從Smartmatic選票軟件繼承來的「核心技術」。對於一般選舉來說,這項技術足以使選舉結果反轉。

鮑威爾在11月22日接受FOX電視台採訪時說,2016年民主黨黨內總統候選人競選,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就是利用這項技術幫助擊敗參議員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在本次大選中川普至少得到7400萬張選票,創造了歷史紀錄,也超出了作弊者的預料,原來設計的係數不足以改變選舉結果,逼迫作弊者直接暴力灌票。

Dominion投票系統在美國大選舞弊涉嫌扮演第二個角色是該系統的「核心技術」,這個技術叫做「加權競爭功能」,也叫「等級選擇投票模塊」( Rank Choice Voting Module)。因為是「核心技術」,因此也是最昂貴的。這個技術的每年使用許可費就高達54萬美元。

「等級選擇投票模塊」( Rank Choice Voting Module)每年使用許可費就高達54萬美元(包括每年的註冊費)。(推特截圖)

Dominion投票系統在美國大選舞弊涉嫌扮演的第二個角色曝出實錘。12月6日亞倫·J·卡彭特(Aaron J. Carpenter)發推說, 在佐治亞州韋爾縣(Ware County)所使用的一台Dominion 投票機上掃描了川普和拜登相同數量的選票,報告的結果是川普得票率87%,拜登得票率113%。 正確的結果應該是兩者都為100%。

亞倫·J·卡彭特(Aaron J. Carpenter)的推文。(推特截圖)

羅伯·赫斯特(Robb Hurst)是會計公司Hurst & Hurst CPAs的董事長,他在推特上發表了與卡彭特同樣內容的推文,並做了進一步解釋。赫斯特寫道:佐治亞州韋爾縣所使用的Dominion 投票機的算法被破解了:通過對川普和拜登相等數量選票制表計票,拜登的得票率領先26%。

羅伯·赫斯特(Robb Hurst)的推文。(推特截圖)

赫斯特在另一篇推文中寫道,運行同等數量選票,37張川普的選票被「切換」給了拜登。 用算法術語表示,這意味著川普的得票率被計為87%,拜登的得票率被計為113%。

37張川普的選票「切換」給了拜登這條消息已經被韋爾縣選舉委員會所證實。

羅伯·赫斯特(Robb Hurst)的推文。(推特截圖)

赫斯特說在不同的縣或州所使用的Dominion 投票機上可以配置不同的算法。重點是現在有了確鑿的電子操縱選舉的證據。

卡彭特和赫斯特的推文使IT牛人 Shiva Ayyadurai 博士非常得意。他推文說:「2週前我在大律師林·伍德(Lin Wood)和悉尼·鮑威爾(Sidney Powell) 喬治亞州訴狀裡提供的誓言證詞說,計算結果顯示22%的川普轉移給了拜登。現在從Dominion取得的證據證明我的分析正確。投票給川普的人只算4/5個人,美國不是一人一票。

Shiva Ayyadurai是麻省理工學院(MIT)的電腦科學家。在IT界他是個超級大牛,14歲時寫了50000行程序,發明了電子信箱EMAIL。在IT界無人不曉。

Shiva Ayyadurai 在接受OAN 電視台採訪時說,Dominion 投票機的說明書曾公開說該系統具有「加權競爭功能」,給不同候選人的得票乘一個不同的係數,即把一位候選人的得票轉移給另外一個候選人。在2020年大選中,不同的州採用了不同係數。密西跟州和亞馬遜州的係數是7/10,佐治亞州是1.22 。

3、直接暴力灌票

Dominion投票系統在美國大選舞弊涉嫌扮演的第三角色是直接暴力修改得票數量。在本次大選中川普至少得到7400萬張選票,創造了歷史紀錄,也超出了作弊者的預料,原來設計的係數不足以改變選舉結果,逼迫作弊者直接暴力灌票,因此出現了必將「永垂史冊」的拜登曲線。

一名叫Heide的人將威斯康星州的怪異直角圖貼給威斯康星州選舉委員會(WEC)的推特帳號,要求解釋。但WEC一直沒有回應。(取自威斯康星州選舉委員會推特)

美國數學模型專家、化學工程教授謝衛國說:「拜登曲線是一種非常低級的舞弊曲線,這種概率實在實在太低。這種情況相當於十萬多張牌的清一色一條龍,這個概率是十的負三萬多次方之一。你知道這種概率有多小。有人說進化論概率,相當於風吹過了一個垃圾堆,吹過以後會突然產生一個航天飛機。它(拜登曲線)比這種概率還要低。」

在密西根州議會聽證會上,一位議員說拜登選票數突然上漲,有沒有可能是因為一個地區把一天的選票積累起來,在某個時間突然向計票中心上載更新,從而產生了選票垂直上升?菲爾·沃爾德隆(Phil Waldron)上校回答說,每一個地區都一直在上傳選票數,沒有一個地區累積選票,突然上傳。他拿出了一個地區的選票上傳示意圖,所有時間點都有上傳,但在凌晨突然上傳了大批選票,超出了點票機能數的範圍。

密西根州和威斯康星州午夜幽靈票數量之多遠遠超出了Dominion投票系統的物理計票能力。一個合理的解釋是有人通過Dominion投票系統的後門直接暴力修改選票數量了。

數以千萬計的假票是中共印製的

Dominion投票系統涉嫌扮演了三個角色,遺留下兩個問題:拜登的物理票數比Dominion投票系統報告的得票數出現虧損,川普的物理票數比Dominion投票系統報告的得票數出現盈餘。拜登物理票數虧損和川普物理票數盈餘數量應該正好相等。彌補這個漏洞就要銷毀川普盈餘,補足拜登虧損。

銷毀川普盈餘好辦,把川普的盈餘選票挑出來,放入碎紙機攪碎,作弊者可能就是這樣乾的。鮑威爾向佐治亞州州務卿布拉德·拉芬斯珀格(Brad Raffensperger)和佐治亞州選舉官員加布里埃爾·斯特林(Gabriel Sterling)喊話說:「大量的證據表明佐治亞州存在機器粉碎選票和將選票轉投拜登的現象……他們正在儘可能快地擦除痕跡和銷毀證據。我辦公室裡現在有一大袋切碎的選票。」這些被被切碎的選票大概就是川普的盈餘選票。

視頻鏈接:Sidney Powell: I Have a Huge Bag of Shredded Ballots in My Office — Raffensperger and Gabriel Sterling Should Be Investigated (VIDEO)

鮑威爾估計至少有1000萬張選票轉移給了拜登。一位搞數理統計的網友估計,選票轉移的數量應在1000萬至5000萬之間。在美國本土印製數量如此龐大的假選票並非易事,很容易被人發現。中共助人為樂,承擔起印製假選票的重任。

鮑威爾律師:有中國製造假選票證據

12月4日,鮑威爾律師接受林曉旭(Sean Li)博士採訪時表示,假選票是在中國製造的,而且還在繼續源源不斷地運往美國。鮑威爾說:「我們從一個視頻得知有人從中國訂購選票。我們有證據表明,一整飛機的選票進入美國。我們有一位證人說,(假選票)持續運來,是因為他們打算在任何選舉中都使用偽造的選票,或是他們需要在重新計票中使用。」 「我們還有一位目擊證人」鮑威爾補充說,她也有跨越美墨邊界運輸選票的視頻。

中共紅三代:大量中國印製假選票進入美國

美國Gateway Pundit網站12月5日報導說,中共紅三代伊啟威(Vinness. A. Ollervides)公開的視頻顯示,中共偽造美國密西西比州、佛羅里達州、和北卡的選票,從今年7月份開始,每月製造50萬張假選票。

視頻中有兩名中國男子的電話錄音,一位在美國的男子與一名操廣東口音的工廠老闆交談,討論偽造美國選票事宜。老闆稱他們有『密西西比、佛州、北卡』的原始開模檔案,「這個版的原版開模我們有,之前有客人訂過,現在庫存還有一堆沒打出」。老闆說原版開模是『前一個客人』提供的,其他州的選票他們也可以做,不只這3州。並且「量不是問題,主要是你的錢到位,那量不是問題。」回答先前下單的人是誰的問題時,老闆只模糊的說訂單發送地來自北京,對方要求將成品先寄到珠海,然後再分批以醫療物資、私人信件、貿易等名目出口至加拿大、墨西哥等地。

11月9日伊啟威發推文說:中國廣東省的一家印刷廠從2020年8月至10月在印刷假選票,這些選票以醫療用品的名義郵寄到加拿大和墨西哥,然後流入美國。12月2日伊啟威發推文說:「此視頻的舉報人,是一個有良知和信神的人,通過釣魚來揭露中國(中共)對美國大選的干涉,我將提供更多信息,以證明這次選舉是假的!」 「我以我的人格和對神的信仰發誓,這次選舉是欺詐性的。」

網絡檢索結果顯示,伊啟威是滿清皇族正黃旗後裔,原名吳迪釗,祖父為前中共中央警衛局少數民族離休高幹,中共黨籍63年,前中共總理周恩來曾授與『共和國奠基人勳章』。因此伊啟威是正宗的 『紅三代』。伊啟威的父親曾在銀行系統任高管,2016年受習近平「反腐」運動牽連而入獄去世。伊啟威2011年曾出版小說 《救贖》,獲得中共國務院提名推薦。伊啟威稱自己算是中共的既得利益者,但他不屑甚至厭惡自己在中共體制內的成長經歷。因在公開場合演講宣傳滿洲、西藏、台灣等自由民主思想,而被中國當局封殺。

視頻鏈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7Mv5etgiRo

中共黑客盜取2100萬美國個人資料

2015年7月10日BBC報道,美國政府官員證實,有黑客入侵美國數據庫盜取約2100萬美國人的社會保障號碼和其它敏感資料。

美國政府在2015年年初表示,黑客曾入侵美國聯邦人事管理局人事數據庫,盜取了420萬人的個人資料。那次事件之後,黑客再次入侵了美國負責安全背景審查的某合同商的電腦網絡系統。受第二次黑客入侵影響的包括多達1900萬接受安全背景審查的人士,約200萬這些人的配偶,以及其他從未申請安全背景審查的人士。

美國公眾和許多國會議員認為,黑客攻擊是由與中國政府相關的組織所為。美國官員說他們懷疑中國是網絡攻擊的幕後主使。美國國家情報局主管克萊佩表示北京的「嫌疑最大」。

美國海關查獲大量來自中國的假駕照和其他身分文件

近年來美國海關和邊境局繼續在全美各地查獲大量來自中國的假駕照和其他身分文件。美國之音報道2020年截至8月10日,美國政府已截獲了54,718張假身分證件。台灣RTI網站跟蹤報道說去年截獲的數字是78,129。過去20個月截獲的數字是13萬多,自2015年以來截獲的總數是24萬多。截獲來自中國的假駕照和其他身分文件的數量有逐年增多的趨勢。

原文鏈接:來自中國的假美國駕照氾濫 美官員憂助長洗錢與犯罪

伊啟威表示,今年全美各地查獲大量來自中國的假駕照和假證件,可能與本次假選票有關。由於每張空白選票都必須匹配個人身分才能進行投票,有人偽造選票,又有人大量假造證件,背後的「客戶」明顯就是為了方便在當地把選票進行二次改造,進而介入美國選舉。

小結

本文簡單梳理了中共涉嫌深度參與美國大選舞弊的證據,雖然不算縝密,但相信已經大致形成了一條中共就是那個在2020年美國大選舞弊起決定作用的「國際壞演員」的證據鏈。隨著大選舞弊證據不斷地被揭示,相信這條證據鏈會日臻完善。

責任編輯:趙明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