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各地復工北京風險最大 習遇政治危機

人氣 16605

【大紀元2020年02月11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今天(2月10日),北京和上海也宣布實施「封閉式管理」,距離徹底封城一步之遙。至此,四大直轄市北京、天津、上海、重慶全部被新冠肺炎(武漢肺炎)攻陷。到目前,湖北、江西、遼寧和安徽已經封省,四大直轄市和廣州、深圳、杭州、南京、成都等80多個城市也已經封閉管理。

下午,習近平去了北京朝陽區安貞街道。中共官媒發出一組圖片,並表示習戴口罩深入社區,是調研指導新冠肺炎的防控工作。

這次露面,將「習帶著中南海的高官去了海南某地」的傳聞打破了。不過這次疫情對北京政權以及他個人權威的衝擊是不容忽視的。外媒分析認為,習近平「不僅要打疫情戰,還要應對政治危機」。

經濟壓力大 各地陸續開工

大疫當頭,全國上下都非常緊張,各地都在採取不同的手段,試圖防控疫情。但另一方面,經濟壓力越來越大。來自上海、四川、浙江、江蘇等多地的信息顯示,很多企事業單位都接到開工通知。

中共央視的官方微博貼出了一份「復工防疫守則」,要求民眾「通勤路上應全程配戴口罩,儘量不摸車內設施;辦公室內與人保持1公尺以上的距離,重視物品的消毒,準備帶蓋的水杯;食堂內單人單桌或隔座而坐,不要互相分享食物;使用廁所時蓋上馬桶蓋再沖水」等等。

但是這個守則有什麼實際意義嗎?網民問「保持1公尺距離?那得幾點上班啊?高峰不人貼人就很好了」,「地鐵怎麼保持距離?」還有口罩都被國家徵用了,讓老百姓去哪買啊?

我一位同事的上海親戚說,今天已經上班了,不過「輪流上班,儘可能在家裡工作」。

上海的楊先生向自由亞洲透露,儘管上海已經開工,但是因為人們對疫情的恐懼,很多人不敢出門。他上班的路上轉了3次公交,加上他本人,一共只有4個乘客。

這完全可以理解,如今疫情這麼嚴重,很多地方還在封城、封省、隔斷交通,這個時候去上班,那不是拿命賭嗎?

當局對信息不公開,誰也不知道身邊有沒有疑似患者,有沒有那種在潛伏期、沒有任何症狀卻傳染性很強的人。專家已經指出,新冠病毒在潛伏期也傳染,這讓人防不勝防,所以有網民表示「我決定辭職」。

不開工 中小企業生存成問題

但是對中小企業來說,如果仍然不開工,經濟狀況會越發惡化,生存已經成了問題。武漢封城後,全國的經濟活動幾乎陷入了休克狀態。

北京清華大學上週向995家中小企業發出了一份問卷調查,詢問它們對疫情的評估與看法。調查員首先問受訪企業手頭現金能支持多久,34%的企業表示只能維持1個月,33.1%的企業可以維持2個月,17.91%的企業可以維持3個月。只有9.96%的企業能維持半年以上。

美國之音表示,大陸4300萬家中小企業不開工就意味著「等死」。

江西的任女士表示,去年經濟不景氣,大批中小企業的日子更艱難,面臨廠房租金、貸款利息等等,所以各地都是「悄悄開始放鬆防疫禁令」。

華爾街著名經濟學家、研究機構Evercore ISI董事長海曼(Ed Hyman)表示,大陸今年第一季度GDP增幅或許是零。他對CNBC表示,中國的問題不僅僅是病毒,重要的是生意。「人們不出門,他們不想購物,這才是最傷害中國的」。

北京防疫風險「全國最大」

就在這種壓力下,大陸各地今天紛紛復工了。京通高速的車明顯多了,北京地鐵的乘客,也明顯比假期增加了不少。所不同的是,人們都戴著口罩。北京疫情防控小組發布了10條措施,進一步加強疫情防控。

通告中表示,嚴格居住小區封閉式管理,居民和車輛憑證出入,出入口設置檢查點,進入必須戴口罩並且測量體溫。外來人員和車輛「原則上不得進入小區」,快遞、外賣送到指定區域,由客戶自行領取。

對於來北京的人員,要求當天必須報告健康狀況。14天內曾在疫情高發地區或與這些地區人員接觸的,需要醫學觀察或居家觀察。此外,社區內不是生活必需的娛樂公共場所一律關閉,要求人們減少外出活動。

不過有一個相當矛盾的地方,北京今天宣布封閉管理了。當局一方面呼籲人們儘量少出門、小區施行封閉式管理,另一方面又陸續復工,這個執行起來如何把握尺度,有一定的難度。

有網友在《北京晚報》微博下面留言,講出了自己的現實問題:「這邊封閉那邊上班,是不是矛盾?封閉的意義在於隔離,上班了又聚集到一起了,這樣怎麼落實封閉社區管理?是不是有點搞形式主義?」

有大陸媒體報導,住在廊坊市大廠縣潮白新城、要到北京去上班的市民表示,居住的小區要求縣域外返回的居民,「自行居家隔離14天」。換句話說,只要去「上一天班,回家就必須隔離14天」。

一項通過人工智慧技術的分析顯示,在接下來的半個月,中國城市疫情危險係數排名前五位依次是北京、武漢、廣州、重慶、上海。其中北京的風險最高,比武漢還要嚴重。

北京,是中共的權力核心所在地。京畿要地是否穩定,直接影響著全局的安全穩定。一旦疫情逼近中南海,勢必成為中共政權的一大危機。

上海財經大學常務副校長徐飛表示,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的經濟活躍度最高,人流量最大。也就是說,人們發生交叉感染的可能性最高。

尤其是北京的疫情不能樂觀,他說,北京政府在2月3日的記者會上已經承認,發現了群體感染疫情事件,有5名醫護人員和4名患者感染了新冠肺炎。醫護人員被感染,這是疫情加快擴散的重要標誌。

強制封村釀血案

中共官方通報,至今累計確診40,235人,新增3073例。疑似病例23,589人,新增了4008例。死亡909例,新增了97例。

不過,對官方數字,外界普遍存在質疑。如果新增感染人數「穩定」在3千人,為什麼中國各地要接連宣布加強管制?

在北京當局的號令下,幾天內建起了幾個新醫院。習公開宣稱這是一場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要求人們打好「抗疫」戰爭,懲罰「不服從政府命令的人」。

不過疫情重災區湖北的醫院早已經人滿為患,醫療物資和食品供應都是嚴重匱乏,大約6000萬人正在接受有史以來涉及人數最多的隔離措施。為了防止病院擴散,地方政府各自為政,紛紛效仿湖北封村、封路、封社區,要求居民留在家中,禁止過年期間走親訪友。

謝女士是湖南衡陽市一名婦產科醫生,還有20天就退休了。她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一輩子從未經歷過今年這樣的事,這哪是過什麼年?簡直就是過難,度日如年啊!」

年前就被封閉在家中的謝女士,原以為正月初七可以解禁上班,但是宣布說假期延長到初九。到了初九,又要延長到十五。而看到衡陽發布的確診病例又增加了幾例,覺得「情況沒有那麼樂觀」。沒想到,就在這個時候醫院叫她回去上班,「這個情況我怎麼敢去上班?」「說不恐慌是假的,我們知道目前還沒藥可治(新冠肺炎)」。

謝女士表示,「成天悶在家裡,大人都煩透了,小孩更煩,哭個不停。反過來又影響大人,大家心情都糟透了。」

可想而知,整天被困在房間中,跟坐牢差不了太多。失去自由的情況下,人們的心情能好嗎?

昨天收到網友發來的一段視頻,是發生在河南睢縣潮莊鎮傳李村的一樁血案,就是因為封村引起的。提醒大家,這段視頻非常血腥,所以我們做了一點圖像處理。一是避免引起人們的過度不安,二是受谷歌旗下的YouTube限制,必須這麼做。

事情發生在2月5日下午三點左右。傳李村村民李海某因無法忍受長期的強制封村,想要出村。在村外的守護人員對李海某進行阻攔,於是發生爭執,李海某隨即砍傷了護村員並導致死亡。

隱瞞疫情,激怒民眾

這雖然是一起極端事件,但反映著民眾心中的怒火。地方當局隱瞞疫情,使不明真相的百姓遭受了巨大損失。昨天網友爆料,上海田林某小區有一例感染者,但是入院之後7天都沒有告知小區居民。並且居委會稱,「不能告知小區居民」。

而面對得知情況的居民電話詢問,工作人員搪塞說「以上海發布為準」。面對居民的進一步追問,工作人員支支吾吾,最後掛斷了電話。

我們來聽一下其中的部分錄音。為了安全,我們對錄音做了一些聲效處理。

居民:什麼時候的?什麼時候開始的?
工作人員:啊,這個以上海發布為準。
居民:上海沒有發布。
工作人員:可能從我們得到的消息啊,今天可能會發布了,待會我們就到居委會去。
居民:今天發布,他(感染者)什麼時候得的?
工作人員:那麼這個以發布的時間為準。
⋯⋯
居民:你們採取什麼措施了呢?
工作人員:採取了。一個就是該戶(感染)人家作為密切對象,已經在家進行居家醫學隔離,不出門啊,就是這個。由疾控中心對樓道、家裡進行消毒。
居民:那樓裡、過道,你們有沒有排查?有沒有不排查?
工作人員:排查的啊,就是居委會對這棟樓裡面的情況⋯⋯
居民:居委會告訴了「不要告訴居民」,你告訴我他排查了?
工作人員:哦,待會我們會到居委會去啊。
居民:居委會現在告訴我是要保密。
居民:他在沒有隔離前,你們知道,但你們也沒有採取任何措施。

其實疫情發生,做好防禦措施,並不可怕。人們氣憤的是當局隱瞞疫情,把人們蒙在鼓裡。不過《華爾街日報》表示,雖然民眾怒火主要集中在地方政府身上,指責地方當局掩蓋疫情。但許多人也在發洩對當局的審查制度和現任北京當局過去幾年形成僵化、集中的權威感到憤怒。

抗疫受質疑,衝擊北京權威

國難當前,國家領導人在哪裡?美國之音說,習近平的表現已經「令許多觀察家好奇」。

前天《紐約時報》用了這樣一個標題:「習近平在哪裡?中國(中共)領導人從安全的高處對冠狀病毒戰役發號施令」。副標題是「在中國面臨多年來的最嚴重的危機之際,習近平躲到了幕後。這一局面反映出假如阻遏病毒的努力失敗他所面臨的政治危險」。

同一天「工商內線」也用了類似的標題,「在中國的冠狀病毒疫情發展中,習近平不見了蹤影,很可能是為了預防萬一情況變得非常不妙時他可以自保」。

幾天前(2月4日)英國《衛報》也表示,「既搶功又避責?習近平在與冠狀病毒作戰的前線缺席。」

除了媒體質疑,民間質疑、批評聲浪也是沒有斷過,形成了輿論海嘯。儘管當局加緊審查,仍難以遏止洶湧之勢。特別是武漢疫情吹哨人李文亮之死,評論愈演愈烈。

化名王宇的武漢年青人向《紐約時報》記者展示了社交媒體上的大量評論,他說「李文亮的死是一個感性的觸發點」,但「李文亮的死根本不是悲劇的最高點」。

一個帖子寫道:「幾十年來,他們一直在操縱公眾輿論;他們堵住了我們的嘴,但能蒙蔽我們的心嗎?他們在騙誰?」

前天北大教授張千帆、清華知名法學家許章潤等人聯合向中共人大發表了公開信,《言論自由從今天開始》。昨天,中山大學退休教授艾曉明等人也向全國人大和全國同胞發表了公開信,《唯有改變,才是對李文亮醫生最好的紀念》。兩封信都強調,要保障憲法規定的言論自由。

大陸維權網消息,武漢十位教授實名發表公開信,要求警方向李文亮等8名醫生公開道歉。他們認為警方當初對8位醫生訓誡,違反了憲法規定的言論自由,要求武漢警方為他們平反。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研究中國互聯網學者肖強表示,「這不僅僅是一場公共衛生危機。習近平似乎也在應對一場內部政治危機。」

對香港抗議民眾的暴力應對、對新疆再教育營的極端政策,應對美中貿易戰的接連誤判,還有對法輪功的持續鎮壓。當局以往把這些問題都歸責是外國敵對勢力,試圖用這樣的藉口爭取公眾支持。

但新冠肺炎疫情不一樣,全國人都面臨著死亡威脅。所以不同階層都在發聲,用不同的方式,公開表達自己的意願。

獨立學者榮劍表示,「這是對執政黨合法性的一次巨大衝擊。它僅次於1989年的六四事件」。「沒有人懷疑他控制著權力,但控制的方式及後果已損害了他的合法性和名聲」。

《洛杉磯時報》表示,新冠肺炎疫情暴露了中國(中共)政治體制的漏洞,幾乎每天都能從中看出這個體制的腐敗無能、效能低下、缺乏透明與問責。而這種種漏洞犧牲的,就是一條條人命。北京當局的「掌控、宣傳、民族主義和武力等統治手段」沒辦法給人民帶來最迫切需要,這大大傷害了北京「自我形塑」的形象。

紐約智庫「亞洲協會美中關係中心」(Asia Society’s Center on U.S.-China Relations)主任夏偉(Orville Schell)認為,這或許是北京「失去天命」的時刻。他是個通過控制來統治的領導人,但「他的控制並不成功」,他現在遇到了「沒辦法控制的事」。

《華爾街日報》也認為,新冠肺炎疫情推動了一場危機的爆發,觸及到了北京當局「強有力的領導核心」,以及中共的威權體制。

清華大學知名法學家許章潤7日表示,「圍繞習近平的神話已經破滅」。

好,以上就是今天節目的完整內容,是否對您有一些幫助呢?如果您喜歡並希望繼續收看新聞看點,您可以點擊視頻右下角的歡迎訂閱,這樣我們有新節目上傳,您就可以第一時間得知消息,也希望您把新聞看點分享給您周圍的人。

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大紀元《新聞看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新聞看點】習浙江推復工 北京4動作惹非議
【新聞看點】中共封關3目的 湖北人仍受歧視
【新聞看點】習近平要求與川普通話 為四件事?
【新聞看點】二波疫情難避免?國際向中共索賠
最熱視頻
【珍言真語】Gary Mok:親歷721 政治冷感變黃店
【紀元播報】疫情下的中國經濟 面臨五大危機
【紀元播報】美政府派發救濟金 哪些人受益
【紀元播報】武漢檢測數據中的監獄無名氏
【直播】3·29美國疫情發布會 確診近14萬
【思想領袖】極左分子如何將美國制度極端化?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