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

出門買蛋去:小川糸的一年份幸福日記(一)

作者:小川糸 (日本) 譯者:陳妍雯

韓式烤肉。(肖龍/大紀元)

  人氣: 7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室友 6月13日

昨天吃了阿企烤肉。

企鵝從韓國食品店買了肉回來,用家中的烤網烤給我吃。

另外還有泡菜呀包肉生菜之類的,氣氛非常韓國。

肉是鹽味牛舌和橫膈膜,橫膈膜已經用醬汁醃漬入味了。

因為我負責吃,所以,光是坐著等而已。

做天婦羅時,我要負責炸,所以,幾乎都得站著吃,反而烤肉可以輕鬆來,真是開心。

接下來天氣變熱,廚房工作更難熬了,所以,我熱烈歡迎阿企烤肉。

話說回來,最近我家的陽臺上住了隻壁虎。

雖然牠不是一直都在,不過當我以為牠消失不見時,牠卻又回來了。

我很擔心牠會不會被百合根發現後,抓起來吃掉,但更讓人害怕的是企鵝。

因為他一看見昆蟲,就會鬧得天翻地覆。

前幾天,他也嚇得不停尖叫。

一直吵著叫我過去,我以為發生了什麼事,原來是有小蟲。

而且仔細一看,根本不是蟲,而是紙屑。

這種時候,企鵝真的成不了戰力。

看來,企鵝似乎還沒有遇見我們家的壁虎。

不過,有昆蟲才是正常的。

鎌倉也有很多昆蟲。

正好在二年前,我短暫住在鎌倉幾個月。

剛到的那天,就出現一隻蜈蚣。

聽說蜈蚣絕對不可以打,後來知道這件事時,我嚇得臉色發白。

如果打了,牠們會發出類似呼叫同伴的信號,召喚更多的蜈蚣聚集而來。

而且蜈蚣一定是成雙成對,看到一隻,表示還有另一隻在。

據說被咬到的話,會非常痛。

住在鎌倉的居民,各自都有對付蜈蚣的方法。

最常見的作法,是活活澆熱水在牠身上。

前幾天承蒙照顧的攝影師,會將蜈蚣浸泡在油裡。

據說萬一被蜈蚣咬時,這瓶油能拿來當藥擦。

其他還有很多對策,例如,預先準備好抓蜈蚣用的大型鑷子、拿取清洗衣物時,一定要確認有沒有蜈蚣跑進去,穿鞋時也要多加注意。

我問了很多防範蜈蚣的策略後,對方反而很訝異:

「咦?東京沒有蜈蚣嗎?」

東京似乎的確不太有蜈蚣。

說到可怕,鬼怪也很可怕。

雖然現在能平靜地寫出來,但我在鎌倉不知道經歷過幾次鬼壓床。

剛到的當晚我就被鬼壓床了,也是啊,鎌倉各地都發生過流血事件,有這些幽靈什麼的存在也不奇怪呀,我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可以接受。

有一次,我在大白天午睡時也碰上了,我還記得我心中埋怨,午睡就讓我好好睡吧!

我並不是常看到什麼或感覺到什麼的體質,比較敏感的人,應該相當辛苦吧?

我想,會有蜈蚣和鬼怪,是因為濕氣的關係吧。

比較乾燥的地方,應該就不會出現蜈蚣和鬼怪了吧?

那種悶悶濕濕的空氣,是不是容易招來各種東西呢?

在鎌倉,會有很多室友。

與之相比,真虧我們家的壁虎,能在我家索然無味的陽台生活下去。◇(待續)

——節錄自《出門買蛋去 》/ 悅知文化出版公司

(〈文苑〉登文)

出門買蛋去 》書封/ 悅知文化出版公司提供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用面紙擦拭雙眼。「她向來都有第六感,不管我有什麼困擾,不用開口跟她說,她就會主動提起。當我試著說服她說不是這樣,她就會看著我說,『布芮特,妳忘了,妳可是我生的,騙不了我的。』」
  • 「所以,按費歐娜的規定,我應該要延續寬恕的循環,多放一顆石頭到袋子裡,送給我傷害過的人。」我取出費歐娜寄給我的象牙白石頭,把第二顆鵝卵石留在絲絨袋子裡。「我現在就按規矩來,把這顆石頭跟我誠摯的歉意送給妳。」
  • 認識莎拉的人們去書店,都只是為了要找她聊天。然而,住在鎮上的其他鎮民或是附近區域的住民大多是一頭霧水。怎麼會這樣呢?突然就出現一個遊客,還有一家書店?他們需要很多不一樣的店鋪,但怎麼會有人選擇開書店?為什麼要大老遠從瑞典跑來開書店?
  • 有時候就是會發生這種事,一群人彷彿只為了襯托一個人而存在,讓應該被看見的人更為顯眼。現實中很少像電影演的那樣,滿屋子的人無意讓出一條路,讓女主角瞥見男主角,或讓男主角望見女主角。然而有些人就是體會過類似這樣的神奇時刻,明明轉身要望向一群人,卻只看得見那個人。
  • 湖
    他穿著三件式西裝,背心底釦沒扣。媽咪總是說,那是找對象時要注意的徵兆之一,她說,真正的紳士不扣底釦,表示這個人見多識廣,是個階級及社會地位恰到好處的優雅男人。
  • 湖
    星期五終於到了。我抵達辦公室的時候,同事已經圍在煮水壺的四周,聊著肥皂劇。他們沒理我,而我很久以前早就不再主動找他們聊了。
  • 湖
    討厭的訂婚贈禮活動結束之後,我拉起無袖外套的拉鍊,想到不久就能回家打開筆記型電腦,就覺得興奮。稍早,我從柏娜黛特那裡套出一點新資訊,也許可以在網路上找到一些關於他求學期間的實用資訊。
  • 十歲的女孩瓊恩,擁有不尋常的超強記憶力,卻因此而困擾不已。這年夏天,她和剛剛失去伴侶的哀傷男子蓋文偶然相遇,兩人成為莫逆之交。
  • 「如果已經沒人想寫信,這世界還需要郵差嗎?」莎拉問,她挫敗的語氣格外沉重,一字一句拉得很長。
  • 湖
    如果預知自己的死期,你會怎麼過你的人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