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夢(7)

作者:老臏遜
幾十年的事實已證明,在中共統治下,追求所謂共產主義的天堂,原來是一場惡夢。(製圖:大紀元)
  人氣: 547
【字號】    
   標籤: tags:

第五章             

投筆從戎

投筆從戎報國恩,熱血沸騰抗日寇,

誤入歧途認賊父,竟替豺狼害眾生。

馬行夾道難逆轉,從此人生改旅程,

悔恨上當為時晚,磨難纏身誤一生。

學校開學了,因為局勢混亂生意蕭條,明清叫麗珍、錢明、潔芬與陳堅一起暫在故鄉上中學。

而他們進入的一所桃村中學,校長叫陳正銘,原是二六年入黨的共產黨,他先在浙西搞農民運動,殺過不少地主土豪,因國民黨政府追捕,他就逃到蘇南長期潛伏在桃村中學,共產黨安排他當校長。抗戰爆發後省委交給他的任務是在這所中學設立秘密聯絡站,並動員青年學生參軍,以擴大共產黨的武裝。

陳正銘在學校第一批看中有愛國心正義感的錢明、麗珍、陳堅和潔芬等學生,因此在課餘,天天和他們在一起,向他們灌輸在涇縣和延安,由共產黨領導的新四軍八路軍,說他們是中國抗日力量真正的中流砥柱,在那裡官兵平等、軍民團結,他們一面戰鬥,一面利用空餘時間讓大家參加大學學習,所以全國有千千萬萬熱血青年都投奔到那裡參軍和繼續學習。那裡的領導是我的朋友,你們想去,我可給你們介紹,先讓你們到涇縣上大學,學習完了再參加工作。

大家聽了先讓他們上大學,心想我們是初中學生能進大學,這不是讓我們一跤跌進米囤裡,所以高興得不得了。

經過幾個星期的準備,在一個星期六下午回家途中,陳堅等鑽進路旁的一個大松墳圈,席地而坐。陳堅從口袋中掏出一張衛生紙,上面寫些什麼大家都看不清。他說這是陳校長開給我們去新四軍軍部的介紹信,上面寫的只有軍部的人才能知道。

陳堅說現在我們家庭這一關都通不過,我們只好用偷逃家門這條路了。抗日救國,冼雪國恥,為死難同胞報仇,這是愛國青年的神聖責任,你們願去的星期一上午7~8時我在這大松墳裡等侯你們。

麗珍說我向母親提過,母親說共產黨專門欺騙不懂事的青年,你父親已受過騙、上過當,吃盡苦頭死裡逃生,妳再不能重蹈覆轍,重走妳父親的老路了。我對她說,我是愛國抗日,不是跟共產黨搞階級鬥爭打天下奪政權,再說共產黨已改弦更張,與國民黨政府簽訂協定,接受國民黨政府領導,改共軍為八路軍新四軍,並放棄階級鬥爭。我母親說共產黨是邪教,它說的話都是用來騙人的,妳別不見黃河心不死,不見棺材不流淚,妳不聽父母之言是為不孝,到時受苦悔之晚矣……。聽了母親這席話,現在我有點猶豫。

陳堅說女孩子膽子小,妳們都不要去了。麗珍說,只要錢明去,我堅決跟他走。潔芬也說陳堅去,天塌下來我也要去。

這時墳圈外面突然有人大聲說道:「小小年紀偷逃家門,家裡好日子不想過,卻偏偏要去當兵送死,怪哉,怪哉!」把大家嚇了一跳。眾人看時,原來都認識,是旁邊湖西村的徐駿,他原是復旦大學學生,8.13淞滬抗戰時逃難在家鄉,因沒有復課,今天正好跟隨這群學生,見了他們進了大松墳,他想在墳圈外看個究竟。

聽過他們的談話,他才開口。並說你們的秘密我都知道了,我在學校時老師也經常給我們講,共產黨要在中國建立一個沒有剝削壓迫公平正義的共產主義社會,我也很嚮往這個社會,並願為它奮鬥和犧牲。我早聽說共產黨在涇縣和延安建立了這樣的一塊樂土,我羡慕這塊樂土,也想投身抗日報效祖國,你們能否帶我一同前去。陳堅說徐兄見多識廣,是我們的老大哥,歡迎你同路前去。

星期一早晨,太陽從地平線上升起不久,陳堅第一個來到大松墳等候,接著錢明、麗珍、徐駿來了,等來等去就是不見潔芬來到,等過8時,他們四人只好動身來到陳家橋約定好的蘇三大柴船上。在船上他們結識了同行的從「保安隊」調去軍部學習的秦傑和青年中醫沈如平。

白天他們隱蔽在這隻柴船,到了晚上9時以後,蘇三大的秘密交通船搖著六個青年在一片黑暗中沿著小河摸索前進。在一個長滿了蘆葦的湖灣裡停下,三大用力拍了3.2.1.六聲手掌,頓時蘆葦裡駛過來一隻小漁船。三大把這六個人交給他,這人叫李小二,是共產黨在湖中設立的交通聯絡站領導。

這隻小船在河中行駛了很長時間,過了好幾個據點的崗樓後,在一條小河浜裡靠岸,到了一個叫袁油灣的村莊,小二把這六人又交給一個叫王奇生的交通員。

此時天快亮了,於是這六人就藏在他家的小閣樓裡。第二天晚上王奇生帶著大家過封鎖線。在穿第二道鐵絲網時,被崗樓上的衛兵發現,他命令站住,但奇生帶著六人拼命向樹林中奔跑,日偽軍隨即出動追擊,結果交通員王奇生被打死,後來這六人成了無頭蒼蠅,迷失了方向。

徐駿、秦傑、錢明、沈如平向西北方向逃,經過三天三夜的翻山越嶺,終於找到了涇縣新四軍軍部的所在地。陣堅、麗珍是向西南方向逃,在黑夜裡摸來摸去,竟走到了偽軍的一個大隊所在地楊家橋,被巡邏兵捉住,送到司令部關起來。

第二天上午,大隊長芮達明在審訊時看到麗珍姿色美麗動了心,他要娶麗珍為妾,一反常態笑嘻嘻地對麗珍說,不管妳是共產黨還是國民黨派來的間細密探,只要妳肯跟我做妻子,我可饒妳不死,保證妳與我同享榮華富貴。

陳堅在旁邊說道:「芮司令,我們二人是夫妻,這次我陪她回娘家探親迷失方向,走到楊家橋被你們兄弟抓捕,我們不是間諜特務。我妻子叫周麗珍,是周橋浜36號周毅民之女,司令如不信可派人調査。」其實剛才陳堅所說都是王奇生昨晚出發前交代好,遇危險時應用的秘共地址姓名。

後來芮司令派人調查確有此事後,就把陳堅、麗珍釋放。陳堅和麗珍離開偽軍營地,走了好幾天後才與錢明在涇縣會合。他們在軍部把介紹信交給了組織科長,結果他們被分配到離縣城十多公里的教導團,學習軍事政治統戰階級鬥爭和群眾工作,根本不是陳校長所說上大學。

他們經過反覆冼腦,不久思想起了質的變化,完全接受了共產黨的說教,拉進了共產黨,鑽進了狼窩,改變了一生命運,吃盡了苦頭。

學習結束,他們被分配到一支隊16旅。秦傑、徐駿任副連長,陳堅、錢明任連文書,麗珍、沈如平到衛生連當排長。

他們到了部隊,憑著一股熱血想在戰場上與日寇拼殺,為國效勞,但他們在部隊好幾個月,雖與日軍遭遇幾次,總是一見就逃,從不與日軍戰鬥。大部隊只是在皖南、蘇南、浙北一帶竄來竄去,發動青年參軍擴大武裝,對此士兵們都莫名其妙議論紛紛。

有一次16旅在溧陽北部塘馬與日軍15師團的3,000日軍遭遇,在全體指戰員堅決要求下,總算與日軍打了一仗,結果被日軍打得大敗,戰死272人,只有1,000餘人突圍,旅長羅忠毅和政委廖海濤雙雙戰死,從此共軍見了日軍如同驚弓之鳥,早早逃之夭夭。

又有一次16旅被日軍包圍,情況十分危急,旅部準備背水一戰,衝出重圍。但很奇怪,日軍並沒有向16旅進攻,突然調頭回南京去了。這時在16旅的徐駿、秦傑、陳堅、錢明和全體戰士對日軍突如其來的舉措莫名其妙,成了大家心中難以解開的一個迷。從此,16旅和日軍從不發生像樣的正面衝突,而且新四軍改名換姓叫什麼江南抗日義勇軍、抗日游擊隊……在江南一帶轉來轉去,一心對付和消滅有礙它(共產黨)擴地擴武的國民黨忠救軍。

國民政府最高軍事統帥蔣介石得知共軍不聽命令,破壞抗日協議,擅自逃離戰區,鑽進敵後,私自成立共產黨政府,發動群眾,擴地擴武,照樣叛亂謀反,氣得他頓足捶胸說道:「張楊二賊誤我大事,簽署的第二次國共合作抗日協議,又是上當受騙,縱虎歸山,後患無窮,我多年的剿共努力毀於一旦,現在悔之晚矣。」

根據抗戰統一部署,國民黨劃給新四軍的抗日防區是皖南的涇縣附近一塊地區,南面有第五戰區顧祝同的三個軍十多萬人防守,而東面的蘇南有強大的日軍駐紮。根據毛的指示,所有共軍都要脫離與日軍的接觸,而在蘇皖一帶活動的新四軍一支隊陳毅就奉命帶了部隊闖到蘇北。而佔領蘇北的日軍只當沒看見,因此他在那裡消滅當地的忠救軍和游擊隊,擴大地盤及武裝,但蘇北防區屬國民黨66軍軍長,江蘇省游擊司令省長韓德勤管轄的防區,當然他要奉命驅趕,對拒不聽命的共軍進行圍剿。毛澤東則趁機把新四軍項英的大部隊調到江北,準備集中力量打垮國民黨韓的部隊,使蘇北和皖魯豫三省的共軍連在一起。

一天,16旅接到命令北撤江北,而日軍早已得到情報,卻有意讓出一條通道給共軍順利過江,讓他去消滅和自已在台兒莊大打的敵人國民黨66軍韓德勤部隊。16旅在湖蕪渡江抵無為,先後用了一天一夜的時間,但江面上竟沒有一艘日軍汽艇攔截。該旅過江後為防止日偽軍襲擊,所以選擇小路行軍,不久他們遇到一條湖泊擋住去路,這湖泊長滿著無邊無際的蘆葦,旅長命徐駿、秦傑、陳堅、錢明四個連隊先探路,並在對岸建立橋頭堡,以防止敵人水面上、陸地上的襲擊,然後大部隊再分多批乘船過湖。

當徐駿、秦傑、陳堅、錢明第一批部隊過湖,在船快行駛到對岸時,突然遇上了二艘日軍的巡邏艇,他們發現偷渡,就立即用機槍掃射,當場打死不少戰士,船全被打翻,士兵全落進了湖裡。因多數士兵不會游泳,落水後在水裡冒上冒下,而會游泳的戰士這時也顧不得救人,只是自己拼命游向蘆葦叢去。結果,這四個連的戰士被日軍打死淹死無數。後來這二艘汽艇被岸上密集的火力打跑,旅長怕引來更多日軍,所以命令在岸這邊的部隊立即改道北行。

躲在蘆葦叢中的戰士見汽艇已經遠離才敢爬上岸。這時這些活下來的人又冷又餓,有一個16歲叫邱惠生的滬地青年,經歷今天的凍餓和嚇,臉色蒼白連路都不會走了,先是大家扶著他走,後來因為大家也在冷和餓,已無力扶著他一起走了,只好把他放在蘆葦叢裡任憑他凍餓而死。

徐駿等連隊經過了一個多小時的行軍,找到一個叫閣子莊的村子宿營。這裡的農民住的都是很小的草棚屋,這幾個連的部隊無奈只好都擠進這幾十戶的農家。

戰士們來到這裡也已有一天一夜沒吃進一粒米了。徐駿、秦傑、陳堅、錢明等自從參加共軍幾個月來,沒有打過一次像樣的仗,沒有吃過一頓飽飯,睡過一個好覺,也沒有換過衣服洗過澡,成天東奔西逃,因此身上都散發出一股臭味,滿身癢癢。隨即連領導命事務長向農民借糧煮飯給戰士吃,然後弄柴火,烤乾衣服。

第二天下午找池塘,不管水冷不冷,大家下水洗澡捉蝨子。在陽光下,只見所有人的衣服領子上、衣縫裡、鈕扣邊都整整齊齊排滿了蝨子,好不噁心。

繞道走的16旅的大部隊來了,他們也住在附近村子裡,這是一塊日軍佔領的淪陷區,比較安全,所以旅部下令在這裡整休,進行思想教育,要求大家對領導、別人、自己在思想工作作風上存在的錯誤缺點提出批評和意見,幫助領導改進工作,爭取抗戰早日勝利,領導全國人民建成共產主義天堂。

在學習會上,大家對領導有日不抗,東竄西逃,東打一槍,西戮一刀,反引來日軍掃蕩、燒房屋、殺我同胞的做法極為不滿,要求領導作出解說。

半個月後整休結束,旅政委在總結時對戰士們說道:「我的心情也和大家一樣,很想在戰場上和日寇拼殺,但上級有不與日寇正面接觸,保存實力的命令,我們不敢違抗。你們想共產黨總共只有三萬多人馬,只要日軍出動一個師團,就可把我們全部消滅,我們是革命的種子,保存一個人等於保存發展千百人。這是我黨打天下,推翻國民黨政權的重要武裝力量保證,所以毛澤東的策略是陽奉陰違,把正面戰場讓國民黨軍去拼殺,我們則逃進敵後招兵買馬積蓄力量。

這次我們從皖南挺進江北,就是要在江北建立革命根據地,現在我們部隊在這裡,國民黨管不著,日軍與我們有協議,因此不會來打我們,所以很安全,這是天賜良機,機不可失,時不再來,今後革命的成敗就在此一舉,只許做好不許做壞。

至於我們的部隊幾個月來,一直東打西逃引來日軍掃蕩,殺我同胞,搶我財產,燒我民房,姦我婦女,這也是中央的策略和革命的需要,你們想如果沒有日寇對民眾的燒殺,怎能激起民眾仇恨,民眾沒有仇恨,我怎能動員青年參軍擴大武裝,沒有大部隊今後怎去奪取國民黨政權,建立共產主義社會。

過去在第一次國內戰爭時,我們用打土豪分地田鬥殺地主,煽動階級仇恨、保衛勝利成果等辦法動員青年參軍,為我們打天下。當時的口號是後方不鬥爭,前方哪有兵,現在形勢不同了,階級鬥爭辦法不能用了,所以改用民族仇恨辦法,發展武裝擴大地盤,現在我們的口號是,日本不侵略,我黨怎發展,日寇不掃蕩,我軍無兵源。中央的抗日政策很明確,就是一分抗日,二分應付,七分宣傳,十分準備奪取政權。」

陳堅、錢明等人聽了政委的這席話個個都瞠目結舌,此時大家才有點清醒,但為時已晚。

這天是秦傑的連負責巡邏保衛工作,他們在村口的三岔路口抓到十八個過路的陌生人,並從他們的身上搜到蘇魯皖邊區游擊司令部的證件,經審訊他們承認自己是國民黨蘇魯皖派來蘇北邊區一帶,開展民眾抗日游擊活動的人員。秦傑把上述情況報告上級,請示處理意見。

高司令答覆說,不論國民黨還是共產黨,現在都是抗日友軍,一律予以釋放。但在旁的政委不同意,他說國民黨是代表地主資產階級,如果讓這些人來建立抗日游擊隊,必然要妨礙我們在江北擴大武裝建立革命根據地工作,所以我們要堅決按中央的指示,交秦傑全部活埋。

為此秦傑怎麼也想不通,所以一晚未曾合眼。不久16旅接到江北指揮部劉少奇、陳毅的命令,部隊火速趕赴黃橋參加圍殲國民黨韓德勤部隊的戰役。

而陳堅、錢明、麗珍三人組織科通知他們,立即到二地委報到參加江南集訓班學習。待續@*

責任編輯:蘇筱薏

點閱【天堂夢】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家家戶戶的中堂不論是窮是富都掛上了漂亮的詩畫對聯:有掛喜鵲報喜、臘梅迎春,還有掛三星高照,而六十、七十壽星家都掛壽星圖。在中軸畫兩邊,還掛著幾幅長長的紅色吉祥對聯。
  • Heaven
    這明明蘇俄在隔山觀虎鬥,其用意是要借日軍的力量幫中共消滅國民黨軍隊,借日軍力量消耗英美盟軍力量,待時機成熟,讓中共下山搶勝利成果,蘇聯則趁機搶下東北,幫中共奪得國民黨政權。
  • Heaven
    他們利用中國人民,特別是青年學生的反日愛國熱情,和國民黨政府標榜民主自由的空子,領導指揮潛伏在各地學校學生中的共產黨人,要求國民黨全面抗日的罷課遊行示威活動。
  • Heaven
  • Heaven
    毛澤東竄進陝北,立腳未穩即大布殺機,隨後更是大搞恐怖,誅滅異己。
  • Heaven
    大家都感到灰溜溜,他們對毛澤東的亂指揮、瞎折騰,使紅軍損失那麼多兵員十分不滿。朱德對張國燾說,過去中央紅軍兵強馬壯,現在被折騰得剩下一付骨頭了。
  • Heaven
    1982年鄧小平對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布列津斯基,一語道破天機,他說18勇士搶奪瀘定橋的故事是為宣傳,為表現我軍不怕死的戰鬥精神而編造出來的。
  • Heaven
    在毛澤東看來,馬列提倡的用暴力推翻世界上一切資產階級政府,剝奪地主資本家財產和農民土地,和中共那樣的獨裁殘暴違背天理人性的主張,是最適合他向上爬,
  • Heaven
    回顧勝利的取得真是來之不易,這都是祖國人民的英雄兒女,用350多萬國軍的生命和鮮血與日寇拼殺的結果,所以我們和子孫後代應當永遠記住紀念他們。
  • Heaven
    嚴炳榮聽了說,妳要報國,但投錯了門,投到狼窩裡去了,共產黨善於花言巧語騙人上當,其實它是吃人的虎狼、殺人的魔鬼。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