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黃偉豪:疫情衝擊中國模式

人氣 3280

【大紀元2020年02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葉依帆、梁珍香港報導)反送中運動後,香港又面臨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的強烈衝擊,政府不作為,民間發起自救行動,香港未來是否會和中國危機聯繫起來?香港中文大學公共政策研究所副主任及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黃偉豪在接受本報《珍言真語》主持人梁珍專訪時表示,反送中運動令中共權威掃地,港澳辦主任張曉明成替罪羊,林鄭月娥的命運將於3月揭曉。另外,他還表示,中國由於中共肺炎長期不能復工,經濟受到巨大衝擊,與中國有著緊密聯繫的香港,其國際金融地位也可能因為港府的無能而被其它高端城市所替代。

張曉明被降職是問責 反送中運動中共權威掃地

記者:這一個多月來,中聯辦主任王志民被免職、港澳辦主任張曉明被降職,有何見解?

黃偉豪:我想是一個追究責任的問題。因他們都是導致中共甚至是香港政府,在反送中運動裡權威掃地。持續半年運動,也是很大的抗爭,史無前例了。所以這是一個問責的表現。

但最關鍵的不是說他做得好不好,(中共)現在調走他,其實是有意損他顏面的。王志民被貶去管圖書館這些的,這很明顯是一個投閒置散的位置。那張曉明就更慘了,雖然官階沒變,但職級由主任變成副主任,很明顯給外界看這是懲罰。很多人在討論會不會是改變「路線」,因為他們其實都是強硬的,整場反送中運動,(中共)中央強調都是「止暴制亂」,用警察打示威者,用武力去鎮壓整場運動,那會不會轉向偏軟呢?大家都有些期望。

但是當駱惠寧來了之後,因為駱惠寧也是習近平的親信,官階也是很高了。駱惠寧也重提止暴制亂,那就沒有改變路線了。它(中共)只不過覺得王志明做得差,現在要駱惠寧代替他繼續做止暴制亂。所以用這一個方向去看這事呢,其實張曉明被撤換其實也就是換人,不會換路線的。所以大家現在關注的焦點都是說他會不會去重新部署,甚至更強硬就不知道了。有一個討論說會不會立第23條法例呢?我想起碼會維持到原有強硬的力度。而下一個焦點就是立法會選舉,所以我想其實換人,但是不換策略的方法重新部署,我估計也是強硬的了。但是他實際會做些什麼,要觀察一段時間才能知道。

特首林鄭月娥命運3月見分曉

記者:為什麼會選這個時候呢?

黃偉豪:我感覺是延遲了,因為其實整件事都是由(三人組)做的:王志民、張曉明,第三就是林鄭,所以大家現在都開始猜林鄭幾時會退下來。我估計為什麼是現在,其實我覺得可能是遲了,只不過是中央太忙於處理武漢肺炎,但是等著等著,又覺得等太久了,不如現在就公布。所以我覺得這個時間其實不是最重要的,我覺得它(中共)公布遲了,但是又不想太遲,我也在想它應該在考慮怎麼部署,因為整個想法都是將三個人全換掉,王志民、張曉明、林鄭。

有很多媒體透露換林鄭的時機,大概在3月兩會期間,好像會像董建華、梁振英之類那樣,先高度評價她。跟著就把她升上中央,做一些虛位,會不會是政治副主席這就不知道了。我估計要安排撤換林鄭,根據原有的計劃,我想它也要早點公布,我想是一個原有的部署來的。但是會不會因為現在疫情很嚴重了,北京也要實施封城,預計兩會其實都很多人的,我數過有5,6千人的。5,6千人開會是很高危的。那林鄭的命運能否在3月份就能確定了呢?這可能也是中央在考慮的一個問題。

遵循中央路線錯誤 習近平往下推責任

記者:林鄭和張曉明和王志民之間是怎樣的關係?

黃偉豪:他們三個都有個特色,都是很遵循(中共)中央的路線。整場運動維持了半年(政府)都還是那麼強硬,如果不是習近平在背後,有誰可以頂著半年的壓力而不轉呢?他們三個都緊遵循中央路線,當然也很明顯路線錯了,習近平又未必想自己承擔責任,一切的責任當然是由身邊的人承擔,說「你誤導了我,辦事不力。」現在換人其實就是希望趁機給別人一個新的印象,同樣也可能是建立習近平的威信。所以我想他們三個都未必有自己的主觀意志,背後有,當然策略上可能有,像如何部署警察,放多少催淚彈,放不放催淚彈,我想他們都有一些行動上的決定。但我想所有的路線其實最後都是北京決定的。

反對比例高達八成 林鄭政治前途已完結

記者:林鄭到時會有什麼下場呢?從反送中運動到中共肺炎,民眾對她的不滿程度,更加深了。

黃偉豪:在香港來講,林鄭的政治前途應該是完結的了。她繼續有現在的位置全靠中央支持她。她所有的民望,民意調查都落到谷底的了,歷史上都沒出現過。她的反對比率高達八成,支持率也只有一成四左右,6個百分比的人在中間。預計(支持度)是會跌得更多的,因為這場運動連她最基本的支持者,一些公公婆婆,年紀比較大的,受教育程度未必很高的,和收入較低的人,其實很憎恨她,因為她令他們到處去尋找口罩,覺得生命上有危險。我想她的政治前途是完結了,連建制派都不想和她站得太近。我想她現在就在等候中央的發落,大家猜她時日無多了。但關鍵是她究竟會有一個較為體面的下場呢?還是有些受懲罰的下場。我估計有體面下場的可能性會多一點,因為像張曉明和王志民,雖然都有點損他們面子,像是管圖書館,或者做副主任,但也沒有很嚴重的懲戒,或者甚至是三規,或者追究他法律責任。所以我估計,在兩會期間找個虛位給她,這樣去處理她,這個可能性比較大。

但我想林鄭本身也未必想留在中國,她可不可以像陳馮富珍那樣在國際組織找個職位?但是經歷過反送中和這場疫情後,國際社會未必接納她。那所以我覺得比較可能的下場,就追隨張曉明、王志民,被外間看到都有些懲罰,降了級啦,或者對她不是很優待,調離她。我估計會在立法會之前大概半年,因為要部署,應該是3月,如果兩會開不了的時候那怎樣去做呢?我想中央也有考慮了。如果要特意開個位置給她,其實也是做得到的。

林鄭爛攤子太爛 普選一定大敗

記者:但是之前說如果她要走的話,在香港這裡普選,好多憲制方面是否可以這樣安排呢?都有不少的爭議。

黃偉豪:這個講得很好,因為現在有個爛攤子就是,其實換她這事也講了很久,但是誰想呢?就沒什麼人肯做的,因為這個攤子實在太爛了,同時如果他一上來又要處理立法會選舉這個問題。那如果一上立法會選舉又大敗,新行政長官又不滿意,負擔這個政治責任中央又問責呢,所以一時傳有很多方案的。因為下一個里程碑就是立法會選舉,一選舉又是有些變數的。

因為又贏得區議會,那裡已經滿了一些人,說不定,商界已經蠢蠢欲動,田北俊、曾俊華說不定他們動員了一些商界的選委左右一些勢力,所以我想如果林鄭真的不退是很麻煩的,因為想不到她如何再持續半年,但是換了又沒有人肯上。所以坊間就流傳一個方案,就是因為行政長官退了之後,署理行政長官先做半年才選舉,所以我估計可能出現情況就是,中央不可以委任問責官員,如果換了林鄭,就看張建宗做不做,或者中央喜不喜歡張建宗做,如果不喜歡的話就換一個人做政務司司長,那個人先頂著半年,等到立法會選舉完了,塵埃落定了,再去部署一個新的局勢。我覺得這是可行性,操作上面都比較簡單的。

民建聯上街派口罩 欲與政府劃清界線保議席

記者:反送中運動,使建制派選舉大敗,這次又輪到中共肺炎疫情,他們的表現,包括林鄭的表現會不會影響到未來的立法會選舉。

黃偉豪:林鄭的表現影響了所有建制派人士,林鄭在位多一天,他們的選情,都受到很大威脅。雖然立法會選舉是一個比例代表制,看投票率,現在連淺藍的、甚至中藍的,很多派口罩的都是中藍的,那些都可能是一個很憤怒的,不投政府、不投建制派,所以你會看到現在的操作,民建聯出來派口罩,民建聯和政府劃清界限,現在各個都和政府劃清界限,就希望在形象上不太過親政府,到選舉的時候容易翻身。他們現在就是輸少當贏,儘量保持距離,甚至給一些壓力給政府,希望減少在立法會裡喪失議席的數目。

搶奪基礎物資是對政府極度不信任的結果

記者:眾志想盡辦法從美國那邊,換了10萬個口罩,已經開始到位了。現在口罩荒,政府說要買5000多萬個口罩,現在運到香港才400萬個,怎麼看政府這次的表現和民間眾志他們的表現?

黃偉豪:外媒彭博有個評論文章,說香港是出現失敗政府的徵兆,文章比較短,內容比較簡單,但最特別的是一提到失敗政府,就很多人有共鳴。很多人都覺得這個政府是徹底失敗的,做什麼都不行的,沒有人再相信政府了。現在超級市場出現搶購,剛開始搶口罩。因為口罩可以防止病毒的感染。然後搶米,怕沒有飯吃。再多看幾天,很多東西都被搶購了,速食麵也沒有了,很多基本物資都沒有了。其實就是民眾對政府的不信任。現在出現用一個「失敗政府」去形容,不單只是抗疫,被人覺得很政府無能,很多香港市民覺得她(林鄭)做什麼都是不行的,很多人甚至都不斷地問,為什麼還要交稅?為什麼我還要承認這個政府?因為保障市民不受疫症的影響,是一個基本生命的保障,這也是政府基本的責任,港人就是覺得政府廢到(沒有用)沒有辦法再低了。

政府不作為促民間自救 最終輸家是政府

記者:大家現在都在講民間自救。

黃偉豪:現在民眾給林鄭零分,因為調查沒有負分,如果有負分,他們就給負分,零分已經是低無可低了。很多民眾對整個政府各種表現徹底失望,很多人都歸咎警察裝備很好,警察的防疫裝備是最頂級的,比醫護人員更加高級;也出現警察覺得危險工作可以不做,警察去巡邏,覺得危險可以不做,但是醫護就不行,政府表現已經是到最低,跟著民間自救就開始了。

但民間自救也都有一個問題,因為民間所擁有的資源有限,和黃色經濟圈不同。黃色經濟圈商鋪開鋪,大家吃東西去幫助他。口罩、很多戰略物資,例如不給人高價搶購口罩、屯積、去炒賣,這就是政府的權力,所以我覺得民間自救是一種好的精神發揮。但是為什麼有困難,就是很多要靠政府的權力去做,包括在哪裡做隔離營,它(港府)喜歡就在你家旁邊,不去給解釋。所以民間自救不了,也使人進一步譴責政府,有權力的政府又不做,所以就變成了一個互動下轉的螺旋,民間要自救,又譴責政府,政府又太差,跟著民間自救,所以最終的輸家是政府。

中國人開始懷疑中國模式 中共肺炎衝擊體制不合法性

記者:中共肺炎爆發後,香港一直不封關,現在搞到全世界都封了香港,香港政府無能,民間自救這種形勢,對中共的政權衝擊或者對世界局勢有怎樣的演變?

黃偉豪:現在出現了一個問題很嚴重,我覺得有兩方面,第一,就是以往有人覺得中國模式可能有一點好處,甚至比華盛頓模式、那些民主自由優越,現在沒有人相信了;那麼再退一步,中共模式出口西方社會不行,自己管理行不行。中國人很多人都信,我們有領導人幫我們做很多事情,但是武漢告密吹哨者李文亮醫師過世之後,反響都很大,微博幾百萬條簡訊一夜之間(中共)要給人清除了,(民眾)質疑這是沒有言論自由引起的問題,所以現在這個中國模式,連中國人自己都開始懷疑了。

中國模式最頂尖的一個人掌握一切,在習近平的領導下,經濟一沉不振,向下行,跟著中美貿易戰又大敗,因為他簽了很多不平等條約,買了很多東西,這次連最基本的衛生各方面都搞得亂七八糟,很多人因為武漢肺炎而犧牲了,所以我覺得最大的問題是體制的合法性問題,整個武漢肺炎對中國的衝擊。

各國直接封香港 金融人才或撤離

黃偉豪:而對香港的衝擊在哪裡呢?第一,香港是一個國際城市、一個金融中心,國際城市現在被很多封關了,台灣去不了了,美國很多飛機不過來,加拿大又減了,澳洲、意大利就直接封了所有東西,國際城市要有各國的聯繫,國際城市的聯繫就已經減了一半了。

那麼另外一件事就是,其實金融中心靠兩樣東西,資訊自由。沒有資訊自由,原來很多運作是有問題的,雖然我們反送中那裡保得了,但現在始終是要有一批外國人才、金融人才願意在香港工作,他都要有人運作,去買盤和了解,比如核數各方面的事情。這批人如果萬一離開了香港,現在很多人擔心,會不會有國家在香港撤僑,所以美國的消息,美國的外交人員可以選擇離開香港,因為很多金融人才,其實真正的金融中心在紐約,是最重要的。如果金融的人才因為安全問題都撤離香港,我們已經沒有了國際城市的地位。

長期不能復產 中國面臨巨大生存危機

黃偉豪:最近有一個新聞,地底下的電纜,Google和Facebook開放了洛杉磯去太平洋的地底電纜,連接臺灣、菲律賓那一段開通了,但是從洛杉磯開去香港和內的地底電纜,其實暫時未開通,因為擔心有一些國防、國安的憂慮。

所以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說,如果武漢肺炎,再加上之前的問題沒有解決,大家開始與中國分手。就是那個意識形態又很差,以前是世界工廠,國際金融中心與世界聯繫的,現在世界開始和我們分手,這個就很大問題了。因為大家相不相信,如果中國沒有美國,能不能生存?但是美國沒有中國可以生存,中國的生存又靠香港,現在香港靠的是和國際的聯繫,香港又被人封關,如果到時撤僑,跟著就撤資了。因為它(中國)都是透過香港將資本放入中國,中國現在復產都有問題了,因為它怕肺炎擴散。如果長期不復產,它(外國投資)要搬生產基地,有的已經搬了,那其實對中共的危機是很大的。因為當中國的聯繫是與世界撤離的時候,那麼中國的生存就有很大的問題。長期以來中國的武器都是靠西方社會的資本、人才的,如果肺炎疫情不能夠儘快平息,是有深遠影響的。

恢復不到初始 西方世界或放棄香港

記者:以前說要保住香港,因為香港是一個集資中心,不封關就是因為有權貴要跑來這裡。但如果香港集資中心地位動搖,他們會不會考慮要放棄香港。

黃偉豪:從經濟效益的角度,叫短期均衡,短期永遠很難替代,長期的三到五年,五到十年行不行,其實很多東西都可以做得到,所以我想他們決定放不放棄,就要看前景問題。如果他們覺得前景越來越差,現在事實上中國是越來越差,當初經濟下滑,生產成本又高,他想將自己提升產業去到金融的話,又不行,因為它資本管制,就剩下香港。香港經歷一場返送中運動,再加上肺炎又在半死的狀態,我想西方社會都會想,它需不需要中、長期有個計劃,如果短期不能復原的時候,西方社會就會啟動這個計劃。但是最大的問題,整個體制就好像,香港就有林鄭話事,中國就是習近平話事,其實很多專家學者或有心的幕僚給意見,整場反正中運動,其實一個撤回就全都搞定了,不用搞半年了,但是她也不去做。所以現在比較擔心的就不是沒有解決方法,而是一個這麼高度極權的體制下,主政的領導人是不是真的有這樣的智慧,去做出明智的決定,根據以往他們就是很固執的,其實都不是太過樂觀的,對於整件事。

新冠狀病毒源頭是否為中共合成 真相遲早浮現

記者:現在全球、美國開始追查中共的病毒的源頭,如果真是中共合成的話,前景會怎麼樣?

黃偉豪:從它(中共)開始搞P4實驗室,跟著加拿大有P4實驗室,法國人又幫它搞,其實整件事歷經很久,經過很多人,很多衛星的圖片,P4所在各樣事情,情報收集上面,有些已經發生了。美國的情報網絡都很大,我估計如果真的有合成病毒,其實美國是掌握了的。

但是究竟他會什麼時候放出來做這樣事情,現在放可能會從策略上面,有一個反效果。現在中國就很危難,大家在救災,突然就放出來說,我不幫你了,其實你是自己搞自己,現在大家都裝好人幫你抗災,美國又送物資等東西。但這會是一個很大的憂慮,也可能是一個炸彈,我估計,如果真是合成的時候,在適當的時候,會放出來,特別大家會看到,因為習近平都要換屆的,所以延續了自己,應該是2022年換屆,現在都2020年了,如果這件事再發展下去,真是有不尋常合成病毒的情況,我想到事件慢慢開始平息的時候,就被人拿出來,因為中共都有權鬥的,不單止美國都可能想使中國氣焰不要太大,甚至在中共內部權鬥裡面都想,有人想這件事可以去到曝光,使習近平的權威受挫,甚至可以真的在換屆的時候把他換下來。我估計如果真是有這件事的話,稍後時間,當疫情穩定了,就會慢慢浮面了。

曆法顯示庚子年大動盪 未料是一場疫症

記者:今年比去年會更加動盪,是不是?

黃偉豪:一般估計,今年是比較動盪的,但是大家都估計不到是這麼快的。因為這次是庚子年,看回以前的曆法都是比較動盪的。甚至看回120年前,中國人60年一個甲子,就是八國聯軍。大家都在想今年有什麼事發生,令人覺得意外的是這麼快就發生了,未過年就已經發生了。還未到庚子年武漢就封關,大家都估計不到是因為一場疫症。

整個問題就是,中國經歷過薩斯(SARS),香港也經歷過,理論上,經歷過這樣一場疫症的時候,起碼在經驗上會掌握了,應不會重蹈覆轍,沒想到又隱瞞、擴散、爆發。設備上面也應該都會有多了的,比如會囤積多些、儲存多一些口罩,沒想到連醫管局都缺口罩的,整個中國都口罩荒。所以我想比較令人意外的就是,估計不到這麼快就有場這麼大的疫症。大家也都估計不到,中國的抗疫能力,原來是這麼差的。#◇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專訪劉細良:中共病毒不及共產黨的病毒
【珍言真語】專訪劉細良:中共肺炎是對中共致命一擊
【珍言真語】吳明德:港府應提取儲備救急
【珍言真語】劉達邦:疫情重創港資企業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遭全球控告 中共大外宣再出招
【直播回放】4.7疫情追蹤:追責中共聲浪起
【現場視頻】廣州三元里瑤台村用水馬封鎖
【紀元播報】中共官媒甩鍋意大利 遭意專家打臉
【珍言真語】薛浩然:炒作23條是藉機大做文章
【直播】4.7紐約州疫情發布會 疫情似平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