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失控 中共各派內鬥 陷「甩鍋」混戰

人氣 11498

【大紀元2020年02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古清兒報導)武漢新型冠狀病毒引起的疫情蔓延全球各地,引發恐慌。此次疫情早在去年12月初就爆發了,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中共內部早就知道此次疫情的嚴重性及「人傳人」的風險,但卻隱瞞疫情未告知國人,致使疫情失控。如今,中共上下都在推責,各方放風「甩鍋」,消息空前混亂。

中共從上到下 互相「甩鍋」

隨著被傳染人數劇增,矛頭直指湖北武漢當局。武漢市長周先旺1月27日晚間受訪時稱,傳染病必須依法披露,但他沒有上級授權,無權披露。

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1月31日也對央視說,2019年12月30日至31日,武漢還有其它醫院也發現病患,所以上報了中共國家衛健委。

周先旺和馬國強的說法被外界解讀為將疫情通報延誤責任歸咎於上級政府。

2月15日,中共黨媒《求是》雜誌刊登了2月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應對疫情的談話全文,指習近平早在1月7日便已得知武漢肺炎疫情,並舉行會議,對防控工作提出要求。

除了1月7日、20日就疫情作出指示和批示外,習還提到1月22日,鑒於疫情迅速蔓延、防控工作面臨嚴峻挑戰,他明確要求湖北省對人員外流實施全面嚴格管控。

習在講話中透露:「從年初一到現在,疫情防控是我最關注的問題,我時刻跟蹤著疫情蔓延形勢和防控工作進展情況,不斷作出口頭指示和批示。」

時政評論員夏小強表示,在武漢肺炎疫情不斷惡化、湖北武漢剛剛換帥的時刻,習近平立刻公開這個所謂的內部講話內容,顯示出中共高層政治鬥爭激烈。

夏小強認為,這是習近平公開明確向外界特別是武漢市長周先旺為代表的「甩鍋派」說,隱瞞疫情的責任是湖北和武漢政府,不是中央,這是習近平的無奈同時也是強硬的「甩鍋」動作。

旅美經濟學者何清漣分析,熟悉中共政治尤其是黨內鬥爭史的人都明白,哪怕上級錯得離譜,下級也是「奴才該死,臣罪當誅」。如果不是背後有人撐腰,借周先旺幾個膽子,他也不敢這樣公開「甩鍋」給中央領導(習近平)。

各派放風消息混亂

同時公眾又把矛頭指向中共疾控中心,指該中心主任高福等人掌握「人傳人」疫情訊息後,不公布疫情實際情況,反倒是在醫學期刊上搶發論文。

2月15日11時16分,多家地方官媒報導高福涉「嚴重違紀」被調查的消息。但隨後又糾正道歉,官媒也稱未在中紀委監委的網站上看到此消息。

就在上述消息出來後,網上出現不少替高「喊冤」的消息,並把矛頭指向中共中央。

香港《明報》2月17日的報導引述京城消息人士的話指,去年12月底,武漢傳出不明原因肺炎後,中共疾控中心隨即介入了解。今年1月初,該中心向衛健委等中央部門及中央領導通報預警,認為這不明原因肺炎有通過呼吸道傳播的風險,應立即採取行動,包括在公共場所防控等。隨著病例增加,專家分析病毒後認為,該病毒與薩斯病毒相似度極高,中央應及早行動。

消息人士指,在1月初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召開前,中共疾控中心的有關報告已上呈中央,並建議立即在公共場所採取緊急防控措施,但因臨近中國新年,中央領導人要求有關措施不要影響節日氣氛,防控因此錯失良機。

消息人士說,在1月7日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上,如何應對武漢不明原因肺炎並不是此次會議的重點。

報導說,在中央輕描談寫的指示下,在已發生人傳人病例後,湖北兩會照開,武漢也舉行盛大的萬家宴等聚會。消息人士還說,包括高福等專家,在中央及地方均未對疫情給予高度重視的情況下,採取了包括在國際期刊上發表論文的預警方式。

疫情發生後,包括武漢、湖北及中科院武漢病毒所等部門紛紛「甩鍋」。消息人士表示,有關專家並非如外界盛傳的那樣未盡責任,而是權力高層決策及基層執行環節都出現嚴重錯判。

2月16日,經濟學家、東南大學教授「華生2010 」的文章《如果群毆高福是搞錯了對象》也替高福「抱不平」,指高實際上是12月30日武漢幾名醫生在朋友圈發消息提醒的同一天晚上,體制內最高級別的報警人。並對外界對高的指責,一一為高做了回應等等。

不過,趨勢網2月17日的一篇文章大批高福。文章說,2019年12月31日,以高福為首的第一批8名國家級專家組趕赴武漢,進行實地考察、採集樣本、收集數據。高福對外界信誓旦旦地表示:這種新型冠狀病毒「可防可控」,「不會人傳人」。打臉的是,專家隊伍中的王廣發醫生就感染了新冠病毒肺炎。而事實也證明,新冠病毒肺炎極易傳染,人傳人概率比薩斯時期還高。

2020年1月22日,就是武漢封城前,在新聞發布會上高福言之鑿鑿地說:「目前證據確實顯示兒童、年輕人對病毒不易感。」對外宣布疫情後,高福仍樂觀地表示:「按照現在的措施,大家認為元宵左右就會有所好轉。」而高福個人更樂觀,判斷能更早轉好:「我個人比較樂觀,甚至我個人評估比這個還早。」

文章說,打臉的是,元宵時我們還復不了工,仍然禁足在家。國內確診新冠人數也早已超過高福認為海外專家高估的4000人,按實際發展勢頭全國新冠感染10萬人不在話下。

同時,海外中文網刊登了一篇網民樵夫的來稿,又為中共中央「洗白」。文章指來自北京的消息人士日前透露: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失控是武漢市政府、湖北省及衛健委等機構的官員與專家昏庸造成的。

文章說,有多位一線醫護人員和武漢市衛健委及市政府的一些有良心的官員,通過各種關係私下找到一些內參記者,反映武漢疫情的實際情況。這些內參記者繞過衛健委、武漢市及湖北省政府,通過內參直接密報北京高層:武漢出現極其嚴重的疫情,……疫情必將在全國大規模爆發。

這位消息人士透露,北京高層對武漢、湖北及國家衛健委的做法頗為火大。並表示,中紀委、最高檢等已派出強大的調查組分別進駐武漢及衛健委,對造成此次疫情失控的責任人進行調查,現在已經有一些官員被軟禁。

網曝王延軼電郵 指衛健委1月2日下令禁報疫情

2月16日,網上突然傳出一張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曾於1月2日給研究所人員發出的郵件截圖。信中要求嚴禁對外披露與武漢不明原因肺炎疫情的相關研究資訊,並強調這是「國家衞健委」提出的要求。

(網絡圖)

這封題為「【重要提醒】關於嚴禁披露武漢不明原因肺炎相關信息的通知」的郵件稱,國家衞健委明確要求,所有與此次疫情相關的檢測、實驗數據以及結果、結論,一律不得在自媒體和社交軟件上公布,不得向媒體(包括官方媒體)、合作機構(包括服務技術公司等)透露。

如果這封郵件屬實,說明中共衞健委在1月2日之前就對此次疫情作出內部指示,要求不得向外界公布,以免引發恐慌。

80後的正廳級女所長王延軼年僅39歲,被外界質疑靠院士丈夫舒紅兵上位。有海外自媒體爆料,舒紅兵背後是江綿恆操控的勢力強大的上海幫生物圈。

新型冠狀病毒的源頭眾說紛紜。但國際醫學界和外界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武漢新冠病毒很大可能來源於武漢病毒研究所,也就是武漢P4實驗室。

日前網絡上流傳,武漢肺炎的「零號病人」為武漢P4級實驗室的研究員黃燕玲,影射病毒從武漢病毒研究所流出。而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研究員石正麗則「以性命擔保」疫情與實驗室無關。

武漢大學教授披露中央對嚴重疫情早已知情

與此同時,2月16日,網傳武漢大學教授尚重生在朋友圈披露中共中央對新肺疫情的嚴重性早已知情。

信中說,1月9日,就武漢新疫情,尚重生曾接受中共總台央廣湖北記者站站長左艾甫的採訪,而這個採訪稿只作為內參稿。左透露,這個傳染病很厲害,他們採訪了好幾個患者,有一人花光了所有的積蓄還沒有確診,只能回家等待。此傳染病很可怕,他詢問,應急部門是否可以為看不起這個病的患者減免部分檢查費用和醫治費用?

(推特)

 

尚重生對該記者談到,危機管理應在黃金時刻處置,否則會導致更多的危機事件,到後面就越來越難以處置且代價更大,相關負責人趕緊處置等等。但不幸的是,2020年1月9日後面,不該發生的事都發生了。

2月16日,網上流出兩份中共內部文件,一份來自中共海軍工程大學,另一份來自上海市復旦大學附屬公共衛生臨床中心。文件顯示,中共內部很早就知曉新冠病毒類似SARS,有感染性,而中共軍方大學早在1月初就開始預防。

(網絡圖)

夏小強表示,種種詭異的消息反映出中共高層博弈的激烈。在武漢肺炎疫情肆虐、大量快速奪去中國民眾生命的同時,中共高層的激烈內鬥正在同時進行,一場更大的政治風暴即將來臨。#

責任編輯:林詩遠

相關新聞
陳思敏:武漢P4實驗室陷新冠病毒風暴眼的背後
重慶頻現「第四代感染」專家憂疫情恐擴大
武漢疫情蔓延 中共基層官員頻「臨陣逃跑」
夏小強:風暴來臨 習近平公開表示「不背鍋」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中共口罩外交藏詭計 小粉紅覺醒
【直播回放】3.31疫情追蹤:美逾3000人死亡
【直播回放】3.31紐約州每日疫情發布會
【拍案驚奇】中共欺詐術面面觀 紅二代染疫死亡
疫情下 經營14年的鄭州「金博大」商城關門
【有冇搞錯】沒有信任的制度 很快崩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