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無處透析 尿毒症染疫形同等死

人氣 5835

【大紀元2020年02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常春、方淨採訪報導)武漢疫情失控,大量病患得不到安置和醫治,在生死線上掙扎。對於許多原本需要定期做透析才能延續生命的尿毒症患者,感染上新冠病毒,更是雪上加霜。大紀元採訪多位患者及家屬,呈現他們的現況。

有原本做透析的醫院,拒絕讓患者繼續做透析,要求轉院治療;有人找不到能做透析的醫院;也有人費盡心力轉院成功,卻被醫院拒絕做透析。家屬表示,「在家等死,在醫院也是等死。」目前許多患者陷入瀕死邊緣,束手無策的家屬,更是處在椎心的煎熬中。

一位馮女士對大紀元表示,她的父親因為尿毒症,原本每隔兩天就要去醫院接受透析治療,可是醫院發現她父親疑似肺炎後,便要求改去其它醫院。一家人費了好大勁終於進了另一家醫院,沒想到院方又說做不了透析。馮女士揪心地說,「請救救我的父親,他隨時都有生命危險,已經在生死邊緣了。」

武漢另一位染疫患者吳女士的兒子也無助地說道,「我媽媽本來就是尿毒重症患者,每週需要透析兩次,她確診後,沒有地方安排她去透析,也沒有地方安排她隔離,只能在家裡面,現在相當於等死了。」

社區不管 醫院不收 兩頭架空

吳女士的兒子表示,母親困在家中,已經十多天了,「透析的醫院也是說上報等著,社區也是說排隊等著。」他焦慮地說,「一個透析的患者等不了啊,在感染上新冠病毒方面,我媽媽至今沒有症狀,不發燒不咳嗽的,但她不做透析,再拖幾天就不行了。」

他提到整個求助過程中的無奈和辛酸,「母親可能就是在做透析的醫院感染的。後來醫院讓所有患者做CT,說我媽媽是疑似患者,讓我們聯繫社區做檢測,社區看了CT報告又說不是疑似,做不了核酸檢測。」

「我們被人架空了,我媽媽在家裡待了兩三天,又做不了透析,實在沒有辦法,自己跑到醫院去求著,做了一個核酸檢測,檢測出來說是陽性。」

等到確診後,狀況依然未得到處理,「以前做透析的醫院說,因為你是新冠患者,只能上報到別的地方去透析,讓我們在家等著,已經等了十幾天了。」求助社區也無果,「我們聯繫社區,社區說幫我們上報,如果有醫院可以透析會聯繫我們,就這樣一直等著。」

他著急地說,「一個透析的患者實在等不了啊!因為我媽媽一週要透析兩次,如果不能透析的話,相當於慢性等死了,跟得肺炎是一樣的。」

家屬:入院也做不了透析 在醫院等死

另一位5年來每隔兩天都要去醫院接受透析治療的馮先生,也同樣遇到透析被中斷的危機。馮先生女兒說,「做透析的醫院為父親做了CT,說雙肺膜剝離改變,要求核酸確診後,再去有能力醫院治療做透析。」

在經歷多日的等待和呼救後,「好不容易昨天我爸爸就被收治到醫院了,但是現在又出現了新狀況,爸爸是重症透析,又加上新的這個新冠肺病,他現在透析又做不了了,今天他本來今天要正常透析,他做不了。」

她表示,「這是醫院的說法,反正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醫院說他沒條件,醫院它不具備給中共肺炎病人做透析的條件,應該就是這個狀況。」

「反正到現在為止,就是病人做不了透析,昨天是在家裡,本來以為到了醫院是好,現在到了醫院又透析不了。」馮女士呼救,「病人透析一定要把它解決,要不然的話就是昨天在家等死,今天在醫院等死。」

現在一家人中已有多位染病,馮女士著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她和她丈夫也都已感染。

患者用藥陷兩難 家屬崩潰欲哭無淚

中共肺炎患者彭先生也是尿毒症患者,確診後醫院表示無法治療,彭太太說,「醫生說做診一個多月,發燒的病人沒見過你這個情況的,他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沒有床位,我們就回來了。」

彭太太說,回家後只能每天吃藥,等待有醫院能收治。「現在社區也說在等,好多管道都求助了,到現在都還沒消息。因為生病的人太多了。」她強調,「他在家裡多耽誤一個小時,生命就危險,一直都發燒。」

她也談到先生染疫後,用藥也陷入一種兩難的困境中,「我先生原先是尿毒症患者,去年2月做了一次手術。他現在吃排疫的藥,就是免疫抑制劑,這藥是降低人的免疫力的,但不吃的話,腎功能就不行,可能腎就報廢了。」

「但是新冠肺炎它沒有特效藥,靠自己免疫力,現在我就擔心我先生他沒有免疫力,他現在吃藥也不能停,所以現在情況很矛盾的,很複雜。」

她強調,「所以現在最難就是這個地方,不可能腎病的藥不吃,不吃腎功能就完了,但是吃了藥之後一點免疫力都沒有,但是中共肺炎非得要免疫力強才行。」

她表示一家三口,除了先生已確診,女兒也被感染了,幸好症狀較輕,「我女兒沒做核酸,做了CT,也肺部感染。」「我們三個人擠在一間房裡,沒有隔離,我們家房屋很小,我先生每天都要消毒,用紫外線的燈,每天用酒精抹桌子。」

為了尋求醫院救治,她們也是四處求助,「目前我女兒在微博上,同學群朋友圈,在網上發出消息,她高中的校長也都知道這個事情,都在想辦法,但是現在目前都還沒有結果。」

彭太太表示自己已經身心交疲,「我也是實話實說,現在你看我們這個情況,真的不知道怎麼辦才好,我都崩潰了。因為我身體也不好,我也做過大手術的,我是腫瘤患者,現在一家擠在一個房間,你說怎麼辦呢?我真的欲哭無淚。」

責任編輯:李沐恩 #

相關新聞
【一線採訪】武漢醫師:大疫面前 壓力巨大
【一線採訪】武漢5名護工染疫 被迫流落街頭
【一線採訪】武漢肝病病患命危也住不上院
【一線採訪】「快喘不過氣來」武漢病患呼救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習近平一句話讓富人不寒而慄
【時事縱橫】拜登無實權?習讚打土豪
【財商天下】東北人口危機 全國爆發前兆?
【探索時分】從未被敵機擊落過的戰機F-15
【直播】2021保守派大會首日 政要發言
【珍言真語】謝田:中共搶奪民企 馬雲是標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