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武漢方艙病人破牆逃跑 中南海內鬥

人氣 17435

【大紀元2020年02月18日訊】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嗎?

新冠肺炎疫情仍在世界各地持續蔓延,中國傳出有病患在方艙醫院裡「穿牆逃出」,究竟是怎麼回事?武漢病毒研究所被各界質疑是病毒外洩的源頭,近日傳出一封該所所長王延軼的內部信件,要求所內所有人員配合高層掩蓋疫情,不得透露。

此外,中共官場一年一度的重要事件「兩會」,原訂於3月初舉辦,但現在傳出北京準備推遲兩會,並且越來越多跡象顯示,中共高層內部出現不尋常的矛盾狀態。

究竟,武漢病毒所有沒有外洩病毒?王延軼為什麼要隱匿?中共為什麼要推遲兩會?有哪些線索顯示中南海內部派系勢力展開了激烈的博奕爭鬥?本集節目,與您探討。

⊙Opening

今天我們要繼續跟大家來聊新冠肺炎的疫情進展,主要要跟大家聊兩個問題:

問題一:中共為什麼要推遲「兩會」?
問題二:中共高層內部是否掀起新一輪政治鬥爭?

不過,我們先帶您來看幾個重點消息。

‧湖北方艙醫院 病人穿牆逃跑

這兩天,網絡上傳出一張截圖,指稱是「武漢方艙醫院有病人破牆逃跑」,說在方艙醫院裡,有病患把牆打穿一個洞,逃了出去,引發網友熱議。

稍後,當地媒體隨即跳出來「闢謠」,說這名病患是湖北孝感人,是「患有精神疾病的疑似(肺炎)患者」,已經被檢測為陰性反應,轉往精神病院治療。

我們稍微考察一下這條消息。首先,截圖上寫著「東南醫院」,而東南醫院確實位於孝感市,不是武漢。其次,截圖上寫著一個名字「鄒圓圓」,而網絡上確實也可以查到鄒圓圓是孝感市中心醫院感染科護士,被派往東南醫院參與肺炎醫務工作。所以,這張截圖的人名、地名,基本上是可信度比較高的。

至於穿牆逃出醫院的病患究竟有沒有精神病,這一點我們難以查起。不過,就在官方媒體出面「闢謠」之後,反而引發眾多網友的圍觀批評,認為中共「闢謠什麼,什麼就是真的」,充分反映了中國人民對黨的不信任。

特別是前幾天,黨媒央視為了美化宣傳方艙醫院,特意找人受訪說,在方艙醫院裡「住得不想走了」。結果,這名「不想走」的民眾隨即被網友搜索起底,發現她與央視稍早的另一條新聞裡的女護士幾乎是同一人,讓網友更加氣憤。

這種「黨媒不想走,人民穿牆走」的平行宇宙現象,反映了中共在這次疫情當中,依然不願對人民說真話,還在用老舊的宣傳戰來瞞騙人民。但是與此同時,越來越多中國民眾不再相信官方與黨媒的說法,反而認為「官方否認什麼,就等於承認什麼」。

這種人民對政府「零信任」的現象,已經構成中共政權的危機,而且形成了政治學上所謂的「塔西佗陷阱(Tacitus trap)」,簡單說,就是當政府公權力失去了人民的信任之後,那麼不管政權說什麼、做什麼,都會招來民眾的負面批評,認為你在說謊、造假。說白了,這正是中共長期「假大空」統治累積的危機。

‧武漢病毒所長涉嫌隱匿疫情、洩漏病毒?

武漢病毒研究所,最近成為海內外的新聞熱點,因為武漢病毒所被許多人質疑是這次病毒外洩的源頭。

2月16日,網絡上出現一封疑似武漢病毒所所長王延軼發給內部群組的信件,發信日期是1月2日。內容提及,「國家衛健委明確要求,所有與此次疫情相關的檢測、實驗數據以及結果、結論,一律不得在自媒體和社交軟件公布,不得向媒體(包括官方媒體)、合作機構(包括技術服務公司等)透露。」

這封信引發海內外熱烈討論,但截至我們拍攝節目為止,王延軼本人還沒出面回應。如果這封信是真的,那就代表中共衛健委從疫情在去年底發生之後,就下令掩蓋真相,甚至連黨媒都不讓知道。至於疫情消息有沒有再上報到中央更高層?我們不得而知。

巧的是,近日網絡又出現一封「實名舉報信」,自稱是武漢病毒所研究員陳全姣,要舉報所長王延軼「洩漏病毒」,指稱王延軼經常拿實驗動物賣給華南海鮮市場,也就是官方聲稱的病毒來源地。

不過,武漢病毒所在17日發表了一份聲明,署名是陳全姣,強調網絡上傳出的舉報訊息是被冒用身分、捏造信息,將追究法律責任。

這一連串訊息,虛虛實實,不容易查證,但都是針對王延軼而來。是不是代表武漢病毒所真的就是這次疫情的病毒外洩源頭?還是中共黨內想要政治卸責,想指控武漢病毒所外洩病毒,來轉移中共當局隱匿疫情的責任與焦點?值得我們繼續觀察。

‧世衛專家組抵華考察 竟不去武漢與湖北?

世界衛生組織(WHO)的12名國際專家,已經抵達中國準備考察疫情,不過令人意外的是,這次中方幫專家安排的考察地點只有北京、廣東、四川,不去疫情嚴重的湖北或武漢。

而根據路透社報導,這次的國際專家團並沒有公布名單,所以不清楚有沒有美國疾控中心(CDC)的人員。

所以,我們可以想見,世衛專家們很可能還是看不見湖北的第一線疫情真相,考察的都是中共預先布置好的「樣板地點」,聽到的都是中共提供的官方數據與說詞,最後得出的結論,很可能也得經過中共當局的過濾、審查。

如果這批世衛派來的專家,最後真的只是來當中共的橡皮圖章、替中共宣傳,那麼世界衛生組織真的就跟中共的「海外衛健委」差不多了。

⊙Comment

中共為什麼要推遲「兩會」

好,看完了這些消息,我們再來看中共為什麼要推遲「兩會」。

「兩會」是指中共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會議和「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會議,簡稱「人大會議」和「政協會議」,統稱「兩會」。

中共的人大,地位相當於美國的國會兩院或者台灣的立法院,是有政治權力的立法機關,這一點比較好理解。

而政協呢,則是一種具有「中共特色」的組織,它沒有政治實權。根據中共憲法說的,政協是「有廣泛代表性的愛國統一戰線組織」。說白了,政協就是中共用來統戰、收編社會各界精英的機制,假裝聽取各界精英的建言,作為政策參考,其實是用這個機制來籠絡各行各業的精英,用來加強對社會各界的控制,同時也營造中共組織裡「充斥精英」的形象。

有的人很積極地想擠進政協、掛個政協委員的頭銜來牟取利益,而有些社會名人則是被動地、不情願地「被加入」政協。這一點比較敏感,我們就不點名舉例了。

好,回到兩會。兩會是中共一年一度的重要政治事件之一,通常在每年3月初召開,因為人大會議閉幕後,通常會由國務院總理出面舉行記者會,接受記者提問,也因此「兩會」總是吸引海內外媒體前往北京。

不過,17日傳出,中共人大準備在24日審議是否推遲今年的人大會議,不在原訂的3月5日召開。如果真的人大會議通過推遲,那麼政協會議也會跟著推遲。兩會既然這麼重要,又是中共向海內外媒體自我宣傳的重要場合,為什麼要推遲呢?我認為,主要有幾個主因:

‧主因一:北京疫情嚴重 召開兩會恐失控

大家知道,新冠肺炎的疫情仍在持續擴大,北京一開始很有自信地說「不會封城」,後來在2月10日宣布實施「封閉式管理」,開始限制人員行動,大家就看出北京的疫情不妙了。

到了14日,北京又宣布所有返回北京人員都要隔離14天;現在又準備推遲兩會,種種跡象都顯示,北京的疫情顯然無法控制住,規模仍在持續擴大。如果在這個時候召開兩會,全國幾千名代表與大批海內外記者湧進北京,不但可能加重北京的病毒風險,還可能讓疫情擴大傳播到中國各地。

特別是這次病毒快速變異,出現了許多「無症狀感染者」,更讓北京當局難以防範。所以推遲兩會,等到疫情結束後再舉辦,是北京當局的首要考量。只是北京這個考量的基點,可能不一定是為了保護人民的健康安全,而是為了保護自己的政權安全。

‧主因二:隱匿真相被質疑 中共丟盡顏面

中共在這次肺炎疫情的處理上並不透明,不但持續製造假數據、掩蓋疫情真相,還不斷監控網絡、審查言論,避免人民對外傳播民間的疫情真相,中共也因此引發國際媒體的批評質疑。

目前中國仍是疫情最嚴重的國家,如果在這個時候舉辦兩會,海內外媒體大陣仗來到北京,勢必對疫情問題窮追猛打,讓中共官員難以招架,真話不能說,說假話又會穿幫,在記者會上很可能會坐立難安。如果不回答問題,或者避重就輕地實問虛答,同樣會引來國際社會的批評,中南海高層的面子也掛不住。

而且,現在最新傳出,北京市西城區政府爆發疫情,區政府的確診人數超過40人,引發內部恐慌。而北京市委書記蔡奇才剛去過西城區政府視察,因此生氣大怒。如果讓外國記者去到北京,挖出更多當地的疫情內幕,或者帶著病毒回國,就會讓中共更加顏面無光,摧毀中共大外宣強調的「疫情可控」的「大國形象」。

所以說,現在推遲兩會,是中共維護自己顏面、躲避各界追究責任的技術性手段。

‧主因三:經濟高度不穩 「全面小康社會」難實現

中共當局宣稱2020年是達成「全面小康社會」的收官之年,並高調宣稱中國人均GDP超過一萬美元。換句話說,經濟成績是北京當局今年最看重的政治宣傳。

不過,受到美中貿易戰衝擊,中國經濟增長在去年創下近30年來最低水平,不但產業外移、外資撤離,中國地方政府與企業都還面臨嚴重的債務問題。沒想到現在又遇上肺炎疫情來襲,讓許多企業不得不暫停生產,大批企業幹部與勞工被隔離或自我隔離,無法上班。即便勞工想復工上班,也得在「要錢還是要命」之間做選擇。

因此,海內外都評估,今年中國經濟高度不樂觀,不但今年第一季度GDP增長預計將下降到4.5%,很可能還要加速更多企業搬移海外、或者轉移更多產能到海外,也將造成中國境內的就業機會逐漸減少,人民收入也跟著減少。

所以,這個時候推遲兩會,對北京來說是避免被質問經濟問題的好機會,也可避免缺乏經濟成績可以對外宣傳的窘境。

‧主因四:疫情不穩 中共高層鬥爭激烈

最值得我們注意的一項重點是,中共高層的權力鬥爭也悄悄地在這波疫情背後愈演愈烈。

疫情爆發之初,武漢市長周先旺因為涉嫌隱瞞疫情而廣受各界批評。1月27日,周先旺在央視受訪時,坦言自己因為疫情沒有及時披露而遭到很多批評,不過,他竟然罕見地公開把責任向上推給中央單位。

隔天,1月28日,習近平在接見外賓時強調,這次疫情的防控工作,都是「我一直親自指揮、親自部署」,似乎在回擊地方諸侯的挑釁甩鍋。

2月8日,北京派出中央政法委祕書長陳一新前往武漢坐鎮疫情防控工作,等於是欽差大臣統領地方政府。

2月11日,隸屬武漢市宣傳口的「漢網」,突然刊登一篇文章叫做「『疫』流而上,何不多給武漢市長暖暖心」,公開幫周先旺叫屈喊冤,然而周先旺也從2月開始,就消失在眾人的視線裡,沒再公開露面過。

2月13日,中共中央宣布撤換湖北省委書記以及武漢市委書記,湖北省與武漢市的兩名「一把手」被一次撤換,意味著北京當局很可能想要向人民傳達「追究責任」的姿態,藉此劃下政治防火線,同時也換上自己信任的人馬來主導湖北官場、治理疫情。

同一天,中共港澳辦主任張曉明也被降職,而張曉明與1月4日被撤換的香港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剛好都是江澤民派系的人馬。

2月14日,網絡上傳出一篇文章,作者自稱是習近平女兒習明澤,文章說肺炎只是小事,真正嚴重的是中共高層已經發生激烈內鬥,鬥爭「火熱化」,而習近平正在處理。

不過,這篇文章顯然不是出自習明澤手筆,畢竟沒有人會公開說自己的父親「罄竹難書」,「罄竹難書」是負面用詞,跟「惡貫滿盈」差不多。但是,不管這篇文章是誰寫的,都不能排除中共內部有派系勢力通過網絡輿論戰來叫板中央。

到了15日,中共黨刊《求是》刊登了習近平在2月3日的講話,裡面提到習近平在1月7日就已經對肺炎疫情的防控工作提出要求,習近平又在1月20日,專門就疫情防控工作做出批示。

那麼,這篇文章傳遞出一個弦外之音是,習近平早在1月7日就已經知道疫情的狀況,但中共一直要到1月20日才對外承認疫情會「人傳人」,武漢到1月23日才封城。換句話說,這篇文章在這個時候刊登,究竟是為了宣示習近平統領大權、指揮若定呢?還是一種內鬥的「高級黑」,暗指習近平當局要承擔這次疫情的責任?

同樣2月15日,中共中紀委網站發布消息,指稱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已經被中紀委審查。

但不到半個小時,這篇消息又被撤下,報導這項消息的媒體又發出道歉信。這起高度詭異的事件,讓外界質疑中共內部的權力鬥爭相當激烈。也讓人質疑,究竟是高福背後到底有誰撐腰,可以擋下中紀委的調查?

更令人意外的是,到了16日,海外民運人士在推特上發表推文,寫「習近平,請你下台,向天下蒼生謝罪!」然而,讓人驚訝的是,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竟然在這篇推文上點「讚」。這個「讚」被發現後,華春瑩的帳號瞬間刪除了所有記錄,但是已經被網友截圖保存下來,也證實是華春瑩的帳號。

華春瑩按了這個讚,在向來嚴厲的中共官場裡,不但非常「政治不正確」,而且堪稱是「造反」之舉。長年在官場打滾的華春瑩不可能不知道這個遊戲規則,那麼究竟是她一時「手滑」按了讚,還是背後有人撐腰、讓她表態呢?

同樣是16日,武漢大學教授尚重生發給朋友圈的訊息在海外網絡傳開,內容披露他在1月9日,就曾經接受黨媒採訪,說明疫情的嚴重性與防疫建議,作為中共高層內部參考,也就是所謂的「內參」。但後來他的建議並沒有被採納,或者沒有被看見,各項疫情問題也接踵而來。

這封公開信,顯然是對外傳遞著,這次疫情的責任在中共高層。只是這次的「內參」,究竟送到了多高層?是高層看了之後不願採納嗎?還是有人從中截住了訊息,不往更高層傳?這個我們目前不得而知。

但是,從這一連串的事件梳理,我們可以看出,中共高層內部正在進行一場越來越火熱的政治爭鬥,而這場政治爭鬥又與肺炎疫情環環相扣。也就是說,這場肺炎病毒戰已經演變成一場暗潮洶湧的宮廷內鬥戰。

至於誰勝誰敗?誰將對這場疫情擔負主要責任?這場內鬥會不會動搖中共政權?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小結

好,最後再重複一次,中共推遲兩會的幾個主因:

‧主因一:北京疫情嚴重 召開兩會恐失控
‧主因二:隱匿真相被質疑 中共丟盡顏面
‧主因三:經濟高度不穩 「全面小康社會」難實現
‧主因四:疫情不穩 中共高層鬥爭激烈

⊙Ending

好,今天就先聊到這裡,如果你喜歡我們的節目,請記得訂閱、留言、按讚,跟你的親朋好友分享。

訂閱我們頻道之後,記得打開旁邊的「小鈴鐺」,這樣,當我們有新的節目出來,你才會收到通知。

我們下次再見。

—紅黨自亂

古城聚群妖
魔鬥邪焰囂
疫狂爭權亂
崩裂惡黨消

大紀元《世界十字路口》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

相關新聞
【十字路口】300記者進駐疫區 中共升級輿論戰
【十字路口】李文亮病逝 武漢肺炎致七大危機
【十字路口】中國經濟重創 民眾如何避險自保
【十字路口】業界爆料:中共要趕製百萬屍袋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美政府應在大學保障言論自由
【直播回放】4.6疫情追蹤:歐洲疫情現緩和跡象
【直播】4.6紐約州疫情發布會 確診逾13萬
【紀元播報】楊寧:替中共撇罪 美國病毒獵手確診
【紀元播報】中共隱瞞疫情 英要清算或解約華為
【珍言真語】吳明德:匯豐不派息 英政府禦通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