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外逃求生?武漢一天出走2.8萬人

人氣 62779

【大紀元2020年02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何堅報導)源自中共防疫指揮部的大數據顯示,儘管當局對疫情始發地武漢市實施了史無前例的封城措施,仍擋不住民眾外逃出走,僅2月16日一天至少有2.8萬人離開武漢市,截至目前每天從武漢出走的人數都超過2萬。

武漢市民在網上發布的求救信息、醫院和火葬場的恐怖實景讓外界關注,武漢人民在重維穩、輕人命的中共體制下的生存狀況。

大紀元獲悉的內部文件顯示,湖北省通信管理局根據中共要求,聯合了中國電信、中國移動、中國聯通等相關單位,統計出從湖北以及武漢漫出的手機用戶大數據。大數據顯示,2月16日從武漢漫出的國內手機用戶共計2.79萬人次;15天內(2月1日至2月15日)從武漢漫出的手機用戶共計13.87萬人次。

2月18日、2月19日從武漢漫出手機用戶分別為2.29萬人次、2.33萬人次,其中流入湖北省內其他地市的比例分別為85%、83.8%;而截至2月18日、2月19日的15天內,從武漢漫出手機用戶維持在13.05萬人次,其中流入湖北省內其他地市的數量占比約為69%;省內主要流入地是孝感、黃岡、咸寧和鄂州這4個地級市。該大數據報告直接抄送中共湖北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辦公室。

漫遊,是指手機用戶在離開本地區後,可以繼續使用手機服務。

湖北省通信管理局統計出的從湖北及武漢漫出的手機用戶大數據。(大紀元)

封城後 想要離漢不容易

1月23日凌晨2點,武漢疫情防控指揮部發布1號通告,1月23日10時起,全市城市公交、地鐵、輪渡、長途客運暫停運營;無特殊原因,市民不要離開武漢,機場、火車站離漢通道暫時關閉。一夜間,武漢突變瘟疫孤島;懵懂中,千萬市民已無出路。

1月23日,中共交通運輸部就「做好進出武漢交通運輸工具管控全力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發布緊急通知。通知要求,嚴格管控營運車船駛離武漢,嚴禁載客駛離武漢。同日,湖北省運輸廳高速公路管理局發布最新交通管制信息,對共計39個收費站所入口(出城方向)實行交通管制。

1月23日,中共交通運輸部發布緊急通知,要求嚴格管控營運車船駛離武漢,嚴禁載客駛離武漢。(網絡截圖)

這意味著,包括輪渡、飛機、火車、客運和高速公路在內的水陸空離漢通道全部被封鎖,市民只有「特殊原因」才能被放行、離漢。

據黨媒新華社報導,自1月24日起,湖北省交通運輸廳對運送醫療救援物資、運送群眾生活物資、運送保障城市運行的水電氣等相關物資的三類車輛高速放行。

各交通大隊執勤民警現場查驗後,凡是進城為武漢市供應醫療器械、藥品類物資、生活必需品(活禽除外)、建築材料等的貨運車輛,一車一證,發放特別通行證並放行;出城貨運車輛,現場回收特別通行證,駕駛員及乘車人員無發熱症狀的,予以放行。特別通行證,全稱「疫情防控特別通行證」,由武漢市交通管理局簽發。

據陸媒報導,即便是運送醫療救援和群眾生活物資車輛,要想拿到一張「特別通行證」也並不容易,而且一張通行證也只能出城一次。但有運輸醫療物資的民眾稱,向紅十字會申請「專用通行證」,或者由醫院開具證明文件,貨車司機也可以出入武漢。

圖為武漢市交通管理局簽發的「疫情防護特別通行證」。(網絡截圖)

對於普通民眾,若無與防疫相關的「特殊原因」,中共當局並未公布任何可以離開武漢的政策或通道。

也就是說,普通人想要離開武漢,必須另尋他途,自謀逃生之路。根據社媒等網絡信息,熟悉當地交通的司機可以走小道(不經高速公路)離開武漢。

另據「湖北省疫情防控指揮部物資與市場保障組交通保障專班」的內部文件可知,2月19日當天,湖北省內協調的與疫情防控相關的人員流動,約為2100人次左右;其中還包括天河機場運送的、進入武漢的醫護人員824人。

「中共湖北省疫情防控指揮部物資與市場保障組交通保障專班」2020年2月19日每日專報的截圖。(大紀元)

換言之,2月19日當天,由中共當局安排的、與防疫相關的進入和離開武漢的人數,不會超過省內協調的2100人次,其中主要是進入武漢的醫護人員和運輸物資的司機。

而該「交通保障專班」文件還透露出,被困武漢的民眾想要獲准離開是何等的艱難。例如南昌大學校長周創兵,身陷武漢,想要離漢復工,他的申請都得遞交到湖北省疫情防控指揮部物資與市場保障組交通保障專班上,作為重點事項來開會討論,但結果也只是「已與武漢市溝通,後續跟蹤做好協調工作」。然而,一旦涉及到監獄系統以及黨政官員的進出武漢事宜,文件顯示防控指揮部都是大開綠燈。

漫出武漢?逃出武漢?

不過,從武漢市漫遊離開的國內手機用戶數據可以看出,1月23日開始實施的武漢封城,未能阻斷受困民眾的出走之路。

這些從武漢漫出的手機用戶,去向如何?

2月16日當天,流入其它省只有2725人次,流入湖北省內其它地市有2.52萬人次。15天內(2月1日至2月15日),流入其它省份4.17萬人次,流入湖北省內其它地市9.70萬人次。

鑒於武漢市是湖北省內經濟最發達的中心城市,若是以復工為目的,外流人群多數應流向省外的經濟發達區域。但2月16日當天,逾9成是流入湖北省內其它地市。

這一數據反映出,從武漢漫出的手機用戶,大多數不是為了返工,而是在逃難、例如逃回家鄉或親朋處,逃離缺醫少藥、恐慌蔓延的武漢市。

事實上,在15天內,從武漢漫出、流入其它省份的人次在總漫出人次中,占比也僅為30%,70%是流入省內其它地市。這種趨勢也表明,人們正在試圖逃離武漢。

從武漢漫出的國內手機用戶在湖北省內流向統計表(2月16日)

地市 小計(人次) 占比 地市 小計(人次) 占比
黃岡 9808 38.97% 襄陽 152 0.60%
孝感 8247 32.77% 荊門 110 0.44%
咸寧 3066 12.18% 隨州 106 0.42%
鄂州 2557 10.16% 宜昌 85 0.34%
黃石 428 1.70% 恩施 63 0.25%
荊州 262 1.04% 十堰 29 0.12%
省直轄縣 252 1.00%

總計

25,165

從武漢漫出的國內手機用戶國內流向統計表(2月16日)

省份 小計(人次) 占比 省份 小計(人次) 占比
湖北其它 25,165 90.23% 雲南 47 0.17%
廣東 352 1.26% 河北 43 0.15%
河南 349 1.25% 天津 30 0.11%
湖南 337 1.21% 北京 26 0.09%
江西 274 0.98% 山西 22 0.08%
安徽 180 0.65% 廣西 22 0.08%
陝西 149 0.53% 貴州 16 0.06%
江蘇 138 0.49% 遼寧 13 0.05%
上海 125 0.45% 海南 12 0.04%
四川 114 0.41% 寧夏 11 0.04%
浙江 93 0.33% 新疆 10 0.04%
福建 92 0.33% 黑龍江 5 0.02%
山東 87 0.31% 吉林 4 0.01%
甘肅 62 0.22% 內蒙古 2 0.01%
重慶 58 0.21% 西藏 0 0.00%
青海 52 0.19%

總計

27,890

封不住求生路 維穩反令疫情更難控

2月16日當天,自武漢離開,湖北省內流入最多的前4個地市分別是黃岡(占38.97%)、孝感(占32.77%)、咸寧(占12.18%)、鄂州(占10.16%)。

15天內,湖北省內流入最多的前4個地市分別是黃岡(占33.57%)、孝感(占32.67%)、鄂州(占10.51%)、咸寧(占9.51%)。

根據湖北衛健委發布的「中共版」疫情數據,湖北省內,除了武漢市之外,疫情最嚴重的4個城市依次為:孝感市、黃岡市、荊州市、鄂州市。這4個城市正是與武漢來往最緊密的城市。

而電信部門的大數據顯示出,即使是在武漢封城之後,從武漢出來的民眾,絕大多數依然是流入這4個城市。

15天內(2月1日至2月15日)從武漢漫出國內手機號碼在湖北省內駐留情況

地市 小計(人次) 占比 地市 小計(人次) 占比
黃岡 32,558 33.57% 襄陽 1395 1.44%
孝感 31,688 32.67% 宜昌 1112 1.15%
鄂州 10,195 10.51% 隨州 794 0.82%
咸寧 9227 9.51% 荊門 649 0.67%
省直轄縣 3838 3.96% 恩施 484 0.50%
黃石 2554 2.63% 十堰 421 0.43%
荊州 2082 2.15%

總計

96,997

15天內(2月1日至2月15日)從武漢漫出的國內手機號碼在各省駐留情況

省份 小計(人次) 占比 省份 小計(人次) 占比
湖北其它 96,997 69.94% 河北 602 0.43%
湖南 5455 3.93% 雲南 495 0.36%
廣東 4995 3.60% 廣西 454 0.33%
福建 4905 3.54% 北京 443 0.32%
江蘇 4617 3.33% 天津 439 0.32%
上海 3176 2.29% 山西 317 0.23%
安徽 2565 1.85% 青海 221 0.16%
河南 2350 1.69% 貴州 192 0.14%
重慶 2242 1.62% 寧夏 182 0.13%
四川 2161 1.56% 內蒙古 166 0.12%
江西 1389 1.00% 海南 104 0.07%
山東 1073 0.77% 吉林 81 0.06%
陝西 887 0.64% 黑龍江 72 0.05%
浙江 720 0.52% 新疆 68 0.05%
甘肅 680 0.49% 西藏 4 0.00%
遼寧 633 0.46%
總計 138,685

不願被困在武漢而大舉出走的武漢「難民」們,不但令流入地的防疫形勢變得更為複雜;同時,亦讓無法獲得有效醫治和真實資訊的當地民眾,變得更為惶恐。

也就是說,暫不提中共的封城封區甚至封戶封門的文革式防疫措施,能夠多大程度阻斷新冠病毒的擴散或變異。中共自己的大數據就預兆了其防疫戰的前景。以武漢甚至湖北數千萬人命為代價的「維穩防疫」,在製造出全國、甚至全球恐慌的同時,也必定會迫使成千上萬的武漢人/湖北人/中國人竭力出逃。

這正是武漢封城三個多星期後,依然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逃出來的緣由。

附錄:湖北省通信管理局手機用戶大數據。

責任編輯:張憲義

相關新聞
【獨家】一天燒百具屍體 殯儀館員怒斥狗官
【疫情最前線】死亡人數恐上萬 6成病逝家中
中國街上運屍影片頻曝光 傳殯儀館高薪聘運屍工
中共病毒病毒重創下的武漢家庭 就醫無門
最熱視頻
【現場視頻】疫情未完 安徽黃山萬人扎堆爬山
【現場視頻】武漢楚河漢街已人來人往
【珍言真語】蔡陳葆心:世局難測 持有現金為上
【思想領袖】美政府應在大學保障言論自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