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為何難控制 專家預測三種結局

人氣 65120

【大紀元2020年02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吳英綜合報導)去年12月底在武漢爆發中共病毒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短短一個月的時間讓多個國家拉警報,世衛組織宣布其為國際公衛緊急事件。人們關切這個新病毒將如何銷聲匿跡,科學家預測有三種可能情境。

過去一個月,中共病毒不僅肆虐中國大陸,甚至蔓延到全球20多個國家。繼世衛組織於1月30日將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定為「國際關注的緊急公共衛生事件」,隔天,美國川普(特朗普)政府宣布「公共衛生緊急狀態」,並發布命令自2月2日下午5點起,拒絕過去兩週去過中國的外籍旅客入境美國。週六(2月1日),澳洲亦跟進宣布採取類似的入境禁令並且立即生效。此外,全球60多家航空公司暫停往來中國的航線。

新型冠狀病毒爆發初期即採取此等限制旅行的大規模行動,美國衛生部門高級官員週五在白宮記者會上解釋,醫學界對這個新病毒所知不多,包括它的潛伏期、傳染力、傳播方式及速度、無症狀感染的程度、檢測的準確度,以及嚴重性等等。

在這種情況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Robert Redfield)說,目前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對美國公眾造成的風險是低的」,所有的預防工作目標是「努力維持這個低風險」。

他強調,這些舉措是「漸進且適當的預防步驟」,符合公共衛生的五大基本工作:識別可能有症狀或可能患有該疾病的人、診斷、隔離、治療,以及追蹤病患接觸過的人。

那麼這個現階段仍有許多未知數的新病毒疫情,將如何銷聲匿跡?傳染病學專家模擬了三種可能情境。

1)通過全球公共衛生干預措施控制病毒的傳播

這是最理想的結果。

2002年末出現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症(SARS,蕯斯或「非典」),它的起源也是一種冠狀病毒,部分科學家說目前的2019-nCoV是SARS近親,而且都是由動物「跳躍」到人體。

到了2004年,SARS基本上消失了。依WHO統計,2002年末和2003年末,SARS感染了8,096人(主要在中國),在17個國家中殺死了774人。

喬治亞州艾默里大學(Emory University)全球衛生醫學教授傑西卡・費爾利(Jessica Fairley)告訴Vox新聞:「SARS是各國政府採取公共衛生干預措施,有效阻止病毒蔓延的經典案例。」

在SARS爆發期間,多數國家及地區的衛生當局都致力於「儘快發現病例以及隔離感染者」,這樣可以爭取在病例本身免疫系統抵抗病毒前,不會將病毒傳播給任何人的黃金時間。

然而這個舉措需要相關部門的通力合作。費爾利舉例說:「醫生尋找病毒,衛生官員對每個病例進行深入調查,找出與其接觸的人,並在醫院採取嚴格的感染控制措施。」

「此外,其它部門要採取措施限制旅行,在機場篩查入境旅客,必要時立即隔離。」她說。

不幸的是,這個可能情境仍存在太多的不確定因素。

無症狀感染力不明

截至目前為止,醫學界對中共病毒所知有限,根據美國衛生高級官員的說法,2019-nCoV的最大挑戰之一是:無症狀感染。

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所(the 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 at)所長安東尼・福西(Anthony Fauci)博士週五在白宮記者會上在說到中共病毒很難控制時舉例說,它不像伊波拉病毒(Ebola),後者的患者只有在出現症狀時才會將病毒傳播給他人,但中共病毒的無症狀感染力有多大,科學家仍然不清楚。

WHO在2006年回顧SARS爆發時說,如果SARS病例在發病前就具有傳染力,那麼要控制這種疾病就會變得「更加困難,甚至是不可能的」。

福西指出,由於新型冠狀病毒有可能具有無症狀感染特性,將使得篩查工作更為困難。雷德菲爾德週五表示,美國出現的前六名病例中,只有一位是在機場篩查出來的。

病例檢測結果不穩定

另一個挑戰是,病例的檢測報告結果不穩定,也增加了防疫工作的困難。雷德菲爾德表示,根據美國前六名病例的臨床診斷數據,有些人的檢測報告出現反反覆覆現象,一下子呈現陽性反應,一會兒又變成陰性反應,三天後又出現陽性反應。這樣的情況會使衛生官員無法確定要隔離多久的時間才能萬無一失。

中共是否故態復萌

此外,還有一個不確定因素,即中共官方是否故態復萌隱瞞疫情數據。知名醫學期刊《柳葉刀》(The Lancet)1月31日刊登香港大學模型分析武漢市的感染人數,得出截至1月25日,該市可能多達75,815人感染了中共病毒。25日當天,中共官方公布的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病例數僅略超過1千人,約為該預估數字的1.3%,也就是該預估數據約是中共官方數據72倍。

2)病毒在感染所有或大多數易感者後自行滅盡

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流行病學家邁克爾・米納(Michael Mina)指出,疾病爆發有點像是火災,病毒是熊熊火焰,易受感染者是燃料。後者用盡後,大火會自滅。當病毒找不到受體時,就會自我了結。

他說,2015年到2016年發生在波多黎各和南美洲的茲卡病毒(Zika,又譯寨卡)大流行的終結,就是屬於這一類的情況。

「成千上萬的人被迅速感染」,米納說,「最終容易被感染的人越來越少了。」

2016年,波多黎各被茲卡病毒感染的病例超過3.5萬,隨後逐漸減少了。現在,茲卡病毒雖然在巴西仍出現病例,但為數很少,在波多黎各也不再出現大流行。

中共病毒的結局是否會和茲卡病毒一樣,米納說很難論斷,因為「我們並不知道它的覆蓋面會有多大,有多少人容易被感染。」

中共病毒有可能在中國大陸「大量燃燒」,具有完善隔離監控系統的國家或許可以阻斷火苗。

費爾利說:「通常爆發時會出現一個高峰,然後下降。問題在於我們是否能夠完全控制它。」

不論如何,這並不是理想的情況,因為可能涉及成千上萬的人死亡。

3)中共病毒成為日常生活中的病毒

2009年,一種新的H1N1流感病毒株在全球大範圍流行。「但是,過一陣子,它成為我們每個流感季節中的一部分。」米納說。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健康安全中心資深學者阿梅什・阿達利亞(Amesh Adalja)說,目前有四種冠狀病毒株以普通感冒或肺炎的形式感染人類。中共病毒或許是成為季節性病毒。不過,他強調:「世事難料,這只是一種可能。」

這也不是個好結局,因為人類並不需要再多一種常見的病毒。◇

責任編輯:華子明

相關新聞
最新研究四大發現 曝北京隱瞞中共肺炎疫情
最新研究再驚爆 去年12月中共肺炎人傳人
中共病毒疫情升級 最新研究證實無症狀傳播
美國首例中共病毒患者臨床康復全記錄
最熱視頻
【新聞第一現場】唐娟潛逃中領館 聯邦訴隱瞞身份
【珍言真語】金鐘:美驅逐中記者 意識形態脫鉤
【紀元播報】疫情二次爆發 遠離中共的再選擇
【一線採訪視頻版】黑格比襲溫州 頂篷被掀人被吹跑
美衛生部長訪台 分析:川普一石四鳥策略
【薇羽看世間】背叛孫中山 宋慶齡的悲劇人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