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夢(8)

作者:老臏遜
Heaven

幾十年的事實已證明,在中共統治下,追求所謂共產主義的天堂,原來是一場惡夢。(製圖:大紀元)

  人氣: 171
【字號】    
   標籤: tags: ,

第六章 盜進狼窩

盜進狼窩肖癟三,泥人橋下耍無賴,

流氓成性姦少女,痞流合夥當盜匪。

示威遊行常參加,共產識賞進黨裡,

案破難藏江北逃,改頭換面成官員。

泥人橋位於滬地西藏路北端,南來北往的行人、上橋下橋的黃包車特別多,而下面的橋門洞裡住著一群小癟三,為首的叫肖澤。

他從小跟隨父母拾荒討飯逃難來到上海,因不肯好好讀書,所以在泥人橋的小癟三群中鬼混,他在打群架時總是衝在前頭,刀棒併用不怕死。他在推黃包車上橋時向顧客要錢多,如少給,他就拉著不讓下橋,甚至還動手打人,所以小癟三們都服他,推他為首,聽他指揮,稱他大哥。

後來他結識上海當地的地痞流氓宜興、林根、二度、大衛四人,並結拜成弟兄。勢力大了,於是他們就到烏鎮路橋、老垃圾橋、四川路橋、外白渡橋等地搶地盤,把那裡的頭頭打得頭破血流,非伏地稱臣為止,所以他在上海灘上小有名氣。

後來他被大世界旁的一間賭場領班保安黃金彪看中,叫他到賭場當一名保安,月薪20元大洋,還包吃包住,另外還能拿到贏家許多小錢。他的許多結拜弟兄知道他在賭場做事,經常到賭場裝成賭客混頓飯吃。

肖澤做白班時,晚上到四馬路住妓院嫖妓女,後來他在新疆路35弄租借一間亭子間住。不久他看見隔壁閣樓上住的一位年輕漂亮的女中學生華小琴,父母在興榮鐵行上班,白天不在家,於是肖澤澤就在這位女中學生身上動壞腦筋。

首先他每次回家總是穿得西裝畢挺,打扮似洋行小K,很引人注目。其次利用小琴下午學校沒有課,在閣樓溫習功課時,窗對窗經常與她搭訕聊天問長問短,還不時送點東西,小琴無奈,只是隨便應付。

一天下午小琴正在閣樓午睡,肖澤覺得機會來到,於是他爬出窗子,輕手輕腳爬進小琴的閣樓施行強姦,小琴發覺堅強反抗。二人扭在一起,在閣樓的地板上滾來滾去,但家裡無人,最終被他姦污。小琴痛哭不住,但出於害羞,怕父母知道,只好忍氣吞聲苦在心裡。

肖澤做夜班,白天無事,他經常帶著那幫小兄弟到紗廠絲廠和學校觀看罷工罷課及遊行示威,他也拿著標語隨著工人學生隊伍喊口號湊熱鬧。他每次的行動卻都被煽動指揮和操縱的共產黨人看中,認為把他拉進黨內很有用,不久閘北區批准肖澤為共產黨員。肖澤有了靠山和後臺,馬上神氣活現。

小琴三個月沒來月經了,所以她哭著把肖澤姦污她的實情告訴父母,他父母聽了急得跳腳,大罵肖澤流氓。後來在一個星期天的早晨,肖澤要去上班,卻被守候在弄堂口的小琴父母華盤生、李月芬截住,其母將肖澤抱住,隨即華盤生打了肖澤二個耳光,大罵你這個臭流氓幹得好事,扭住他去警察局。

肖澤雖用盡渾身力量企圖掙脫逃走,但小琴父母死死扭住不放,他想大打,但被看熱鬧的人圍在中間流氓耍不起來,後來人越來越多,他無計可施,十分尷尬。

在這緊要關頭突然人群裡出來一個人,這人大家都認識,他是興榮鐵行的小K,復旦大學學生,名叫楊森,今天一早去學校,正好遇上華盤生夫婦扭住肖澤不放。楊森認識肖澤是新入黨的同志,楊森怕肖澤扭進警察局後,三嚇二嚇說出共產黨的秘密。因為華盤生夫婦是自己店裡員工,所以他就進入人群為肖澤解圍。

他對華盤生說,華先生大家都是隔壁鄰居,有話好說,不要扭胸抱腰。華盤生聽了楊小K的話,鬆開了他的一隻手,對妻子說妳抓住他,不要讓他跑掉,我去打電話報警。這時揚森用眼神暗示肖澤,肖澤會意,他趁李月芬不防,用力掙脫逃走,從此肖澤再也不敢回35弄住了。

肖澤在賭場一幌半年過去,一天宜興請肖澤、林根、大衛、二度四人到家裡喝酒。酒間,宜興對肖澤說:「大哥你在賭台做事,賺了不少錢,不過吃人飯有人管受人氣,不自由,如今發大財的機會有的是,你我何不改行大幹一番。」

肖澤問:「改什麼行,財怎發法。」

宜興說:「日寇侵華社會混亂,群雄四起自立山頭,我們五個弟兄可以組織起來,打家劫舍,金銀財寶隨便我們拿,一夜之間即可成大富翁。」

肖澤說道:「好兄弟,這可不是鬧著玩的,如破案,是要坐牢和殺頭的,再說搶械從何而來。」

這時林根說:「大哥,813淞滬戰爭後我在蘇州河的一隻河泥船上買到二支手槍和二十發子彈,如果大家有興趣有膽量幹這行,我可奉獻出來。我想,要是我們人住在閘北,而作案地點選擇在租界,就是破案,他們也難抓到我們,萬一滬地無法藏身時,我們往蘇北共軍那裡一逃,更是萬無一失,所以大家不必害怕。」

最後二度、大衛表態,為改變自己命運願跟隨大哥赴湯蹈火大幹一番。於是眾人在肖澤主持下說道:「我等眾兄弟願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如若坐牢殺頭,決不連累他人,留下妻室兒女,有眾人負責撫養,如若背叛天誅地滅。」

會後大家開始分頭偵察,根據各人彙報,後來決定到淮海中路1312弄12號,裕興紗行徐仁發老闆家裡行搶,因為那個弄堂有好幾條分支小弄堂易於逃走,時間選擇在星期天多數巡捕休假時動手。

這天他們都打扮成商人模樣,肖澤派大衛在弄堂南口,二度在北口,二人負責望風警戒。肖澤親自帶領宜興、林根,以找徐老闆談生意為名去敲門。

當僕人把門打開,他們就一擁而入,隨即林根割斷電話線,肖澤、宜興把僕人捆綁起來,口裡還塞進毛巾,並把他們鎖在房間裡。然後肖澤、宜興衝上樓去,肖澤到大老婆房裡。

徐老闆的大老婆叫任豔芬,她見持槍的強盜,嚇得渾身發抖,尿屁直流,鑽到床下。肖澤隨手把她拖出,用手槍頂住她的胸膛說,快把金銀珠寶首飾現鈔統統交出來,否則別怪老子無情。

豔芬哭著說,「爺爺!我所有的積蓄都放在大廚上的小官箱裡,你們自己去拿吧。」

當肖澤把箱子打開,見到裡面亮晶晶的黃金、白銀、鑽石、珠寶、美元、英鎊和股票等物,肖澤隨手塞進口袋,並惡狠狠地說道:「就這一點點。」

豔芬回答:「我所有積蓄都在裡面了,如有說謊任你處置。」

肖澤說:「妳不怕死就藏著不交,現在妳老實點待在房裡,老子等一會再來拿。」隨後他把豔芬鎖在房裡。

宜興竄到小老婆房裡,手槍對著小老婆逼她交出錢財,誰知她愛錢如命,不肯實說,只是說我是徐老闆的小老婆,當家的是大老婆,我是沒有錢財的。宜興再三脅逼,她就是不說,宜興想這小賤人,如不給點苦頭吃吃,是不會說實話拿出錢來的。於是宜興把她的嘴塞住,說道妳是不想活的了,然後用門閂劈頭蓋腦亂打,打得她亂滾亂跳,但就是不說。最後小老婆實在熬不住皮肉之苦,只得領著宜興取出比大老婆多得多的金銀財寶。

肖澤、宜興二人正在興高采烈的時候,突然聽到淮海路上警車呼嘯, 由遠而近,隨即聽見樓下林根大喊:「不好了!快逃!」

這時員警已經衝進弄堂,並向12號房子包圍。肖澤見狀在視窗向員警開了一槍,員警見強盜開槍,停頓一下,隨後又重新向12號房衝去抓強盜。

於是肖澤趁弄堂民眾四散奔跑的混亂,大喊一聲跟我來,宜興、林根隨即跟肖澤翻上房頂,三人從房頂上逃到西邊的最後一家,再從二層陽臺跳下,又逃進向北的小弄堂,然後又從西面的小弄堂逃走。

肖澤逃的北弄堂口正好停著一輛三輪車,肖澤跳上三輪車,對車夫說要趕大光明影院5:30的電影,要快,車錢我可加倍付。車夫並不知道他是強盜,一聽車錢加倍付,就拼了命飛快地衝向南京路奔向電影院。肖澤付過車錢,發現一隻腳的皮鞋沒有了,在夜幕掩護下他重新買了皮鞋。

肖澤的這次搶劫計畫周密,但怎會暴露馬腳的?肖澤再思再想,百思不得其解。原來是宜興用門閂打徐老闆的小老婆時,正好對過裁縫店老闆娘上樓小便,她看到對過徐老闆家的窗簾布今天為什麼要拉上,而且布在晃動,她從縫隙中發現裡面有個人在舉棒打人。於是她叫了丈夫金阿興觀看,金阿興看過認定是強盜行兇,所以用電話向巡捕房報警,巡捕房根據報警,立即出動警車到現場抓捕。

雖然現場並未抓到強盜,但巡捕為拿破案獎金,所以在弄堂裡反覆搜查。在調查時有人告訴巡捕從屋頂上跳下來的三個人中,有一個好像是大世界賭場的保鏢,後來經調查核實確定肖澤是嫌犯,下令通緝捉拿。

肖澤獲悉後驚恐萬分,天天東躲西藏。一天他在北京路四川路口遇見昔日為他解圍的大學生楊森,肖澤把他拉到旁邊的一家飯店吃飯。酒過三盅,肖澤看四下無人便把自己做強盜的事如實告訴楊森,求他幫助渡過難關。

肖澤說,你救我一命,我永生難忘,如今生不能報答,來生也要效犬馬之勞來報答你。楊森看肖澤說得可憐,他皺著眉頭說道:「有錢人的錢是剝削勞動人民血汗所得,打家劫舍、殺富濟貧是我黨的階級路線,搶走他們的財富天經地義,我看到通緝令上有你的名字,現在遍佈密探,風聲很緊,你能躲過初一,但躲不過十五。要逃過追捕最好的辦法就是往共產黨控制區一逃了事,萬無一失。」

他又說原在上海的江洋大盜很多,他們作了案殺了人,都往江北一逃,還當上共產黨的大官。現在共產黨要在江北建立根據地,需要大批人才,這是個好機會。

肖澤說:「江北我沒有熟人,怎能去得。」楊說:「我有個同學叫丁益民,在二地委任組織部長,我給你寫封信,你去找他就是了,事不宜遲,不過你做過的事要絕對保密,千萬不能讓共產黨知道。」

於是肖澤千恩萬謝,拿了信,按楊森指點,來到天生港,找到一隻偽裝販運醃豬肉的蘇北船,船老大叫劉錦洲,是共產黨的交通員,劉錦洲的任務是接送來往江南江北活動的共產黨人,表面上是把醃豬運到上海銷售,但暗地是把蘇北緊缺的布匹藥品等軍用品運回蘇北。

肖澤坐在劉錦洲的船上經過好幾道關卡後,被送到蘇北的一個營地,這時華中二地委正在辦江南幹部集訓班,肖澤找到組織部長丁益民,丁益民就把肖澤安排在集訓班學習,分進陳堅、錢明、麗珍的小隊。

集訓班共有學員五百來人,分大隊、中隊和小隊,因為肖澤是上海灘上三教九流中鬼混慣了的人,所以他能看風使舵,能說會道,擅於奉承拍馬,所以領導命他為小隊長,從此肖澤忘乎所以,神氣非凡,把小隊成員都不放在眼裡。

開學的那天,肖澤走進草屋前面一塊空草地時,在那裡看到不少熟面孔。一個叫秦一彪的,他是老閘橋的癟三頭頭,肖澤曾和他火拼打過架,後來聽說他打死了人。還有一個是老賭鬼,叫王逵生,在賭場認識,他在一個晚上竟賭輸一萬多元,後來他和別人合夥持槍搶劫銀行,打死二名雇員。另外一個是在新疆路認識的,也常去參加罷工遊行的貢志發,後來聽說他為了女人和另外一個男的吃醋,把人打死逃到江北的。

這下肖澤才明白楊森說過的話,江北共產黨是土匪流氓殺人犯的庇護所,我今後的性命身價前程都寄託在共產黨身上了,今後我只有緊緊依靠它,偽裝進步革命,才有前途和出路。

這次開辦的江南集訓班目的是派更多的共產黨人潛入江南發動群眾,為推翻國民黨政權作準備,所以只學習二個月便結束,立即把他們派到江南,坑害江南眾生。待續@*

責任編輯:蘇筱薏

點閱【天堂夢】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家家戶戶的中堂不論是窮是富都掛上了漂亮的詩畫對聯:有掛喜鵲報喜、臘梅迎春,還有掛三星高照,而六十、七十壽星家都掛壽星圖。在中軸畫兩邊,還掛著幾幅長長的紅色吉祥對聯。
  • Heaven
    這明明蘇俄在隔山觀虎鬥,其用意是要借日軍的力量幫中共消滅國民黨軍隊,借日軍力量消耗英美盟軍力量,待時機成熟,讓中共下山搶勝利成果,蘇聯則趁機搶下東北,幫中共奪得國民黨政權。
  • Heaven
    他們利用中國人民,特別是青年學生的反日愛國熱情,和國民黨政府標榜民主自由的空子,領導指揮潛伏在各地學校學生中的共產黨人,要求國民黨全面抗日的罷課遊行示威活動。
  • Heaven
  • Heaven
    毛澤東竄進陝北,立腳未穩即大布殺機,隨後更是大搞恐怖,誅滅異己。
  • Heaven
    大家都感到灰溜溜,他們對毛澤東的亂指揮、瞎折騰,使紅軍損失那麼多兵員十分不滿。朱德對張國燾說,過去中央紅軍兵強馬壯,現在被折騰得剩下一付骨頭了。
  • Heaven
    1982年鄧小平對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布列津斯基,一語道破天機,他說18勇士搶奪瀘定橋的故事是為宣傳,為表現我軍不怕死的戰鬥精神而編造出來的。
  • Heaven
    在毛澤東看來,馬列提倡的用暴力推翻世界上一切資產階級政府,剝奪地主資本家財產和農民土地,和中共那樣的獨裁殘暴違背天理人性的主張,是最適合他向上爬,
  • Heaven
    回顧勝利的取得真是來之不易,這都是祖國人民的英雄兒女,用350多萬國軍的生命和鮮血與日寇拼殺的結果,所以我們和子孫後代應當永遠記住紀念他們。
  • Heaven
    嚴炳榮聽了說,妳要報國,但投錯了門,投到狼窩裡去了,共產黨善於花言巧語騙人上當,其實它是吃人的虎狼、殺人的魔鬼。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