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 八個故事揭示中共無能 危及世界

人氣 12584

【大紀元2020年02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吳馨綜合報導)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在中國武漢爆發,並在全球蔓延。在中共處理疫情的過程中充滿著謊言和編織的故事。而中共病毒正在向人們展示相信謊言要付出生命的代價。

美國著名科學作家撰文揭示在中共肺炎傳播時,中共不斷編織出的八個故事,正在導致一場危及全球的災難。

勞里·加勒特(Laurie Garrett)是前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全球衛生高級研究員,也是曾獲得普利策獎的科學作家。2月15日,《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網站發表了她撰寫的一篇文章。加勒特在文章中認為,從中共病毒開始傳播以來,中共不斷變換說法,除了讓中國人民付出慘痛生命代價外,也讓世界在盲目的猜測中等待瘟疫降臨。

加勒特指出,新冠狀病毒的流行已經到了關鍵時刻。接下來中共領導人採取的措施對抵抗病毒的效果,以及病毒是否會在國際上傳播,成為真正的全球大流行病都會產生影響。雖然世界衛生組織和世界各地科學家起初曾稱認為和SARS相比,中共此次信息相對透明,但現在世界看到,中共其實一直在掩蓋、說謊和壓制,在不斷失誤的情況下,未能阻止病毒傳播,反而煽風點火可能助長疫情

文章寫道,中共正面臨著國際的指責和國內的動盪,其政權正面臨著自六四以來最大的生存危機。

中共不斷編織故事 信任正在減弱

加勒特表示,中共的政治危機正在促使全球關注中共政府所發布的疫情數據可靠性。自12月30日首次公布這一新病毒以來,出於國內政治目的,中共編織了一系列故事,讓官方公布的病例和死亡人數與這些故事保持一致。與此同時,國際衛生界、學術統計人員和傳染病分析人員,都試圖從可疑的中共官方日常統計中,推斷出中共病毒對世界其它地區可能帶來的危險程度。

這種故事編織有一條底線,那就是信任。加勒特指出,對中共政府的信任在中國國內似乎正在減弱,並且在世界公共衛生界也在日益瓦解。然而,除非政府和人民之間的信任紐帶能夠在抗疫的悲痛、混亂、激動和醫療挑戰中倖存下來,否則就無法戰勝這場瘟疫。中共政府在疏忽大意下破壞了這條紐帶,這也許是無法彌補的。

以下是在中共肺炎爆發以來,中共編織的八個謊言故事。

第一個故事:當地海鮮市場傳出病毒 不是非典

在12月上旬至1月19日之間,來自武漢疾控中心的主要故事是,與武漢當地的海鮮市場有關的很少一部分人感染了一種新病毒,導致一些人因肺炎住院。不論疾病的起因是什麼,該疾病不是非典,或類似非典的疾病。所有發布的數據都非常符合這個故事。於是任何像李文亮醫生一樣暗示事實的人都受到了壓制。

在武漢工作的李文亮醫生在12月30日通過社交媒體聊天室告訴同學,他在去年12月收治了貌似非典的病人。幾天后,由於所謂的造謠罪,李醫生和其他七名醫生被帶到公安局,被迫簽署了一份承認「散播謠言」的文件。幾天來,武漢當局一直試圖遏制李文亮的聲音,即使他因救治病人而感染了這種病毒,並被限制在重症監護病房內時同樣如此。2月6日,這位曾經健壯的34歲醫師去世,他的離世引發了空前的悲痛和憤怒,民眾譴責政府掩蓋。

華南海鮮批發市場。(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第二個故事:病毒不會人傳人 疫情得到控制

在除夕正式宣布新病毒後,第二個故事開始流行,該故事為關閉海鮮市場辯護,並稱已有效阻止了病毒的傳播,因為沒有證據表明該病毒可以在人際傳播。兩個星期內官方病例數幾乎沒有變化,甚至減少到41例。而中共當局向中國人民傳達的信息是:沒有什麼可擔心的,當地警察和衛生官員已經阻止了一場疫情的爆發,工作做得很好。世衛組織接受了這個故事情節。

在這重要的兩週中,對海鮮市場的積極控制可能已阻止那裡的疫情爆發,然而中共病毒至少從12月中旬起就完全獨立於海鮮市場而傳播。在整個12月和1月初,武漢大約有一半的中共病毒病例與海鮮市場無關,並且傳播規模每週增加一倍。倫敦帝國理工學院的研究人員估計,到1月12日,武漢已有1,723人被感染。

隨著國際社會的日益焦慮,中共控制疫情的故事受到懷疑,並且病毒人傳人的證據變得不可否認,中共採取了釋放信息的措施。

美國疾病與預防中心刊出的中共病毒的示意圖。(CDC網站)

第三個故事:借鑒SARS應對手法 封城封路

毫不奇怪,中共官方的故事突然有了變化,感染病例和死亡人數的統計也隨之出現變化,到1月19日感染病例翻了四倍。新故事不再提及海鮮市場,武漢的領導人互相指責,並將先前的故事和1100萬人口的城市大部分地區一道進行封鎖。

但是隨著中國新年假期的臨近,以及對隔離的日益擔憂,數以百萬計的武漢人棄城而去,去了中國各地的村落和其它城市,許多人不知不覺中就攜帶了這種病毒。

中共政府借鑒其2003年的SARS劇本,將整個國家置於一系列封鎖之下。武漢在物理上被封鎖,同時由於持不同意見和批評的聲音也將越來越多,所以在虛擬的世界裡也被封鎖。中共政府不鼓勵中國新年旅行,假期在全國范圍內延長,以儘量減少病毒在學校和工作場所的傳播;在湖北省及周邊地區,約有1億人被鼓勵待在自己的公寓和房屋中,以進行自我隔離。

香港大學的病毒學家管軼警告說,封鎖策略可能會失敗,而且肯定會爆發更大的疫情。他說:「保守估計,此次感染規模是SARS的10倍起跳。」也就是說,將有超過8,000死亡病例。

從科學上講,封鎖策略基於一個關鍵的假設:只有在病源發燒的情況下,病毒才能從一個人傳播到另一個人。因此,中共在全國各地,沿高速公路、在大型建築物的入口、在所有中轉站都建立了體溫檢查站,甚至是在武漢以外數百英里的城市街道巡邏的警察也可進行體溫檢查。火車、飛機、公共汽車和高速公路被完全關閉。通過識別中國每一個發燒的人,並將其隔離,該病毒將不再傳播,並很快結束疫情。

但是到2月3日,有證據表明,沒有發燒,只有輕度感染中共病毒的人也可以將病毒傳播給其他人。一個人可能感染另外兩個,甚至四個人。該病毒不僅可以通過咳嗽、唾液或鼻液傳播,而且可以通過糞便傳染。更糟糕的是,這種輕微症狀具有傳染性的潛伏期可能會非常長,達到24天。

突然,中共病毒看起來並不像SARS了,SARS的潛伏期只有三天左右,並且只有發熱病人才能感染他人。這種新病毒看起來更像是流感,可以通過握手或共享空間區域從無症狀的個人傳播到另一個人。但是即使那樣,這樣的類比還是失敗了,因為很少有人會在感染流感後24小時以上毫無症狀,更不用說24天了。

網上紛紛傳出,中國救護車在大街上頻頻運屍的畫面。圖為2020年2月13日的武漢街頭。(Stringer/Getty Images)

第四個故事:警察國家嚴控

到1月下旬,武漢成了一個幽靈城鎮,幾乎看不見人或車輛,全城人口要麼已離開這座城市,要麼就被隔離在家。然而,該病毒仍在繼續招致新的感染者。中共警告,病毒正在全國「加速蔓延」。由於封鎖的故事被證明是容易犯錯的,而且武漢以外的城市開始經歷這種疾病的可怕蔓延,中共又轉向了另一個熟悉的劇本:警察國家嚴控。

一夜之間,體操房、體育場館、賓館、大學宿舍、會展中心等大型設施被轉化成擁有數千床位的隔離區,裡面為上千人提供食品、盥洗用品、普通發燒檢測用具。毫無疑問,這些地方不是醫院,許多住在這些臨時檢疫設施中的人抱怨說,這裡不提供感染檢查,他們只是被集中起來,並被迫與數百名其他潛在感染者共享淋浴和衛生間等設施。

第五個故事:指責美國政府

隨著焦慮的加劇,中共還提出了另一個故事:美國政府應該對中國困境負責。1月30日,世界衛生組織宣布該流行病成為國際關注的緊急公共衛生事件的同一天,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向美國人發布了旅行忠告,警告美國人不要訪問中國。在2月的第一個星期,美國限制了航空公司、機場、中國移民、重返美國的旅客。中共開始指責美國對中國疫情過度反應。

到2月3日,中國全國各地的醫院都報告稱缺少檢測試劑盒,從而大大減少了診斷和病例報告的數量。中共國家衛生委員會的醫學專家和高級專家小組成員警告說:「早發現、早診斷、早隔離、早治療,目前在武漢還做不到,希望全國支持武漢。」

第六個故事:發動「人民戰爭」

當天,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召開會議,提出新的故事:由於管理不善,疫情已失控。現在,中共將領導一場針對該病毒的「人民戰爭」,更加嚴厲地隔離檢疫,並控制謠言。新的官方數據顯示,鑑於80%的受害者年齡超過60歲,75%的人身體有其它疾病,而令人好奇的是,很少有兒童感染,而66%是男性,該疫情應該易於控制。

中共呼籲愛國主義,敦促人們查明患病的鄰居,並把他們報告給當局。最後至少有一個城鎮承諾有償告發。識別出的人有時被強行從家中帶走,並被安置在學校和體育設施中的臨時現場醫院。當國際專家質疑這種病毒是否可以被阻止時,北京投入了更多資源用於可疑病例的倉儲和患者的住院治療。

但是據報導,到2月5日,武漢殯儀館和火葬場在處理死者屍體方面存在問題。儘管沒有提供任何數據來解決此問題,但武漢的封鎖不僅危及中共病毒感染者的生命,而且危及數千名需要藥物治療和特殊治療的患者生命,諸如艾滋病毒感染、腎臟疾病,糖尿病和高血壓患者。但醫院不再歡迎他們,藥品用完了,也沒有關於他們的數量或死亡數字統計。

在整個湖北,到2月的第一個週末,醫院的床、呼吸器、氧氣等設備用光了。隨著越來越多的城市看到病例數猛增,他們遵循了武漢的封鎖和隔離策略。2月14日,中共國家衛生委員會最終承認COVID-19正在對醫務人員造成傷害,稱有1,716人在工作中被感染,6人死亡。

中共肺炎疫情中,口罩等醫療物資被政府控制,老百姓被限購,很難買到口罩。(Getty Images)

第七個故事:疫情到頂峰 恢復生產

2月9日,官方數字顯示新病例報告的速度有所放緩,這種趨勢一直持續到2月12日數字激增。在這三天的時間裡,又出現了兩個新的故事:首先,此次疫情已達到頂峰。其次,是中國該恢復生產、恢復經濟的時候了。

但是在全國幾乎找不到穩定的地方。中共地方領導人說,在中國受災最嚴重的城市之一黃岡,該市每天只能測試900人。一項在全市範圍內的搜索確定了13,000名發燒患者。根據中共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數據,全國各地的死亡率各不相同,其中有4%的中共病毒患者在武漢死亡,而5%的病例在天門證明是致命的。但是人們很難相信這些估計,因為沒有人真正知道基數,即多少人被感染了,這或許意味著某些實驗室漏檢了一半。

2月10日,湖北省兩名高級衛生官員落馬,理由是該病毒可能使武漢市5%的人口患病。

第八個故事:堅持認為疫情正在逐漸消退

吳尊友(Wu Zunyou)是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首席流行病學家,負責最終估算和計算中共病毒流行病的死亡率。2月13日,他在與《美國醫學協會雜誌》(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主編霍華德·巴赫納(Howard Bauchner)談話時維護著中共疫情數字的準確性。他承認診斷試劑短缺,並且可能難以用來確診,但他堅持認為疫情正在逐漸消退。吳認為,隨著更多的感染者進入潛伏期的後期,傳播將會減慢,很明顯,(按照吳的說法)中共的控制方法確實奏效了。

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負責人羅伯特·雷德菲爾德(Robert Redfield)上週對CNN表示,他遠遠沒有那麼樂觀。雷德菲爾德說:「目前,我們處於積極的封鎖模式中,我們對該病毒了解不多。這種病毒可能會在這個季節,這個年度過後來到我們中間,我認為最終該病毒將找到立足點,並將在我們的社區傳播。」

不久前在日內瓦,約400名頂級傳染病專家聚集在一起,幫助世衛組織解決圍繞該病毒的許多謎團。其中之一是香港大學的梁卓偉(Gabriel Leung)教授,他認為中共的戰略不會成功,並擔心隨著學校的重新開門,以及成千上萬的人返回武漢,其它城市封鎖,這種病毒可能會再次激增。而且它可能會傳播到中國之外,可能會感染世界60%以上的人口。

即使中共病毒疾病僅殺死了1%的受害者,但70億人口中60%的人口中有1%的死亡人數也是驚人的(4200萬人),這將中共病毒與人類歷史上三大流行病的死亡人數相當,即14世紀的瘟疫、1918年的大流感,以及目前的艾滋病毒。

最後,加勒特指出,不幸的是,中共正在展示所有這一切都可能出錯,從而使危機成為一場災難。中共為世界提供了大量數據,但是它們缺乏可信度,與中共的執政、審查、恐嚇和奉承的方法密不可分。在不知道中共病毒這個敵人真正能造成多大浩劫的情況下,世界其它地區只能進行預測和準備。

本文首發於《真相中國》周刊 2020.2月號/第32期

責任編輯:林妍 #◇

相關新聞
盧比奧:新冠疫情證明中共擔不了全球角色
中共肺炎尚無特效藥 洛杉磯縣官員籲防騙 
美首例中共肺炎患者完全康復 解除隔離
中共病毒為何傳播迅速 兩最新研究給答案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制裁中共小心暗招 大陸囤糧能吃嗎
【紀元播報】蓬佩奧:病毒大流行讓全球看清中共
【十字路口】中共「制裁」美方 面臨四大風暴
【重播】伊萬卡與商業巨頭討論促職業發展
【紀元播報】內幕:中共防疫 嚴控國民回國
【紀元播報】閉關鎖國?中共稱經濟內循環惹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